•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主门(下)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主门(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外八门之外的传承?”

        听到秦风的话后,苗六指似乎想到了shime,闭上眼睛陷入到了沉思之中,他依稀记得,这个名字hǎoxiàng十分的熟悉,只不过年代过于久远,他的记忆yijing有些模糊了。

        随着苗六指的回忆,往日尘封的记忆像是开闸的河水一般,在脑海之中浮现了出来,那却是师父临终之际,躺在病床上向ziji交代遗言时的情。

        “小六子,师父怕是难以看到盗门一统的那一天了?!?br />
        六十多年前的一天黄昏,一代江湖奇人江一手的生命,也将走到了终点,早年独闯关东义气风发的江一手,在病床上瘦骨嶙峋残喘苟息,早已不见当年风采。

        “师父,您放心,弟子有生之年,一定完成您的这个愿望!”

        跪倒在病床前的苗六指,此时yijing二十多岁了,早已在沪上闯下了偌大的名头。

        在得到江一手病危的消息后,匆匆赶回家中,见到形容枯槁的师父,忍不住悲从心头起,跪在床前大哭了起来。

        苗六指是东北人,原本只是个流浪在民间的孤儿,被江一手从关东带回到了江南,授予了神偷绝技,在他心中,江一手既是师父又是父亲,感情深厚之极。

        “你……你不行?!?br />
        听到苗六指的话后,江一手艰难的摆了摆手,说道:“小六子,我zhidào你孝顺,不过你在偷技上有天赋,在功夫上,却是远不如那个逆徒……”

        说到这里,江一手的话被一阵剧烈的咳嗽声给打断掉了,虽然话没说完。但苗六指却是yijingzhidào了师父的意思。

        盗门并非只有神偷一脉,还有诸多分支,苗六指可以在偷术上称雄,但想要折服那些纵横在白山黑水之间的土匪胡子们,却是力有不逮。

        看到江一手脸上失望的样子,苗六指心如刀割一般。跪下重重叩了个头,说道:“师父您放心,我先统一了江南盗门,慢慢再向北方发展!”

        “罢了,这也是天意如此?!?br />
        咳嗽了一阵,江一手的脸上现出一丝潮红,开口说道:“大乱之后必有大治,当政者肯定会打击各江湖门派,除非主门中人出现。否则还不如就此一盘散沙,或许还能为江湖留些一些传承……”

        “师父,shime是主门?”跪在地上的苗六指猛然抬起头。

        “江湖下九流多是外八门中人,在元末明初的shihou,朱元璋就是以江湖起家,其后又对江湖中人大肆杀戮,有一高人不忍,将外八门一统。留下传承,此就为主门一脉?!?br />
        江一手叹道:“只是那位高人逝去后。江湖外八门又变得分崩离析,除了清廷入关时曾经聚集过之外,这数百年再也听不到主门传人的消息了……”

        主门有传承,江湖外八门中的每一门,也都有ziji的传承所在,即使盗门数百年来一直都被分成了南北两派。但传承也从未断绝过。

        江一手就是盗门的正宗嫡系传人,也唯有每一门的门主和嫡系传人,才能得知主门的事情,眼下弥留在即,江一手就向徒弟说出了这个秘密。

        “老天。竟然有人能一统外八门?”

        听到江一手的这番话后,苗六指大惊失色,他可不是初出江湖的菜鸟,自然zhidào江湖外八门的势力之大,几乎渗透到各个行业之中,影响力之深远根本就是苗六指所无法想象的。

        ruguo真的有人能一统外八门,那其在江湖上的地位,就等于是朝堂上的帝王,集世间权利富贵于一身。

        “师父,主门传人真的有nàme厉害吗?”

        苗六指听得胸怀激荡,要是能寻到主门之人,那别说统一盗门了,就是一统外八门,也不是不kěnéng的事情。

        “当年那位高人将外八门各种最核心的传承,都保留在了主门之中,你说厉害不厉害?”

        江一手脸上露出了黯然的神色,“不过主门久未现江湖,说不定早已yijing断了传承,这是我外八门之不幸也!”

        “不甘心……我不甘心?。。?!”

        说到这里,江一手的呼吸急促了起来,想要再多说一些的shihou,却是一口黑血喷出,双眼圆瞪,原本坐着的身体,重重的仰倒在了床上。

        “师父!”苗六指发出一声悲呼,扶起师父的shihou,却发现江一手已然是气息全无了。

        “你……就是主门传人?”

        随着记忆中的一幕幕在脑海里浮现,苗六指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脸上现出了激动的神色,一个甲子过去了,终于被他见到了师父当年口中的主门传人。

        “正是,我师父正是外八门主门一脉……”

        秦风并méiyou否认,时过境迁,在当今的政权下,再想一统外八门,无异于是天方夜谭,即使三丰祖师再生怕也是无能为力。

        所以现在的主门传人,yijing不再有往日的那种光环了,秦风也不怕直言相告,因为他还想从苗六指那里zhidào更多的事情。

        “师父所言不虚啊……”

        看着秦风,也yijing是风烛残年的苗六指叹道:“你如此年纪,就能将神偷绝技练得出神入化,错非主门传人,谁又能做到呢?”

        原本一些解释不通的事情,在得知秦风的身份后,苗六指yijing完全想通了,心中对师父的话再无怀疑,看来外八门失传的那些技艺,的确都在主门之中。

        “我也是机缘巧合,才拜在师父门下的,对外八门的技艺,也只是稍有涉猎而已?!?br />
        听到苗六指的话后,秦风脸上忍不住一阵汗颜,他能掌握外八门的那些失传绝技,天赋固然是主要的原因,更重要的却是秦风得到的那枚古玉传承。

        在载昰去世之际,秦风从古玉中得到了完整的外八门传承,自那之后。往日秦风怎么苦练都无法施展出来的一些手段,居然就变得水到渠成再无滞碍。

        而且秦风的身体柔韧度和修炼的功法,也有了明显的进步,随着shijiān的推移,他脑海中的那些知识,正逐步与他的身体在融会贯通着。

        所以说。秦风有现如今的诸般成就,那神秘传承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当然,这些都不足以向外人所道的了。

        “当年ruguo不是日本人的飞机捣乱,或许很多事,都会发生改变了?!毕胱帕嗄昵昂驮貢g的相遇,苗六指只感世事无常,人生的际遇莫过如此。

        “主门一直人丁不旺,所以很少显露江湖?!?br />
        秦风闻言也有些唏嘘??谒档溃骸暗蹦晖獾腥肭?,师父本有心统一外八门抵抗日本人,奈何他过于急迫,反而适得其反了……”

        “是啊,ruguo鬼见愁前辈能早已认识我师父?!?br />
        苗六指的拐杖重重的在地上顿了下,摇头不已道:“以师父的能力和前辈所掌握的各门功法,或许当年能一统外八门也说不准呢?!?br />
        “对了,苗老。江前辈当年到底是因何退出江湖的?”

        听到苗六指的话后,秦风不由说道:“江前辈当时应该也不过四十来岁的年龄吧?那会正值当年。为何会隐遁江湖呢?”

        江一手在鼎盛的事情退出江湖,这是解放前江湖上最大的一桩谜案,甚至很多人都不zhidào江一手是死是活,眼下遇到了江一手的徒弟,秦风自然要问个mingbái。

        “你是主门一脉的传人,咱们之间也算是渊源不浅。我可以告诉你!”

        苗六指长叹了一声,这件事深藏在他心底数十年,从未向任何人提及过,就连他所收的nàme多弟子,也无一人zhidào苗六指的师门传承。

        “我师父是清末盗门南派的唯一传人。他天资聪颖,不但习得神偷绝艺,像是挖坟盗墓,内家拳法无所不通,二十年的就闯下了偌大的名声……”

        说到这里,苗六指眼中露出了一丝恨意,接着说道:“只不过师门不幸,我的那个师兄行为不端,在被师父处置后,心怀怨恨,他……他竟然在师父酒中下了毒药……

        ruguo不是师父内家修为精湛,怕是当时就命丧黄泉了,不过即使后来师父逼出体内的毒素,整个人也是废掉了,只能终年卧在床上……”

        苗六指那浑浊的老眼中流下了两行热泪,当年为了追杀师兄,他走遍了大江南北,只不过苗六指功夫不济,有两次反倒是差点死在了师兄的手上。

        “竟然敢弑师?简直是天理不容,他到底是谁,叫shime名字?”

        秦风闻言大怒,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面前的石桌上,那光滑坚硬的石面,顿时出现了一个浅浅的掌印。

        “秦兄弟好功夫!”

        看到秦风的这一掌,苗六指忍不住暗自心惊,开口说道:“我这些年一直都不屑于提起那人,既然秦兄弟问了,我也不隐瞒了,我出身燕子门……”

        “燕子门?原来江一手居然出自云中燕这一脉?我zhidào的,你的师兄就是燕子李三吧?”

        听到苗六指的话后,秦风眼中露出了恍然的神色,至于苗六指所说弑师的师兄,他也mingbái是谁了。

        在清光绪年间,江湖上曾经出了一位侠盗,叫做云中燕,由他而起创建了燕子门,燕子门中人行侠仗义,劫富济贫,在江湖上名声很好。

        不过秦风却是zhidào,燕子门其实就是盗门的一个旁支,源于神偷一脉,像是门中的缩骨功、轻功还有内家拳法,都和神偷绝技有很深的关联。

        不过在1900年左右的shihou,云中燕加入到了义和拳中,被清廷所不容,后来云中燕包括燕子门,就逐渐在江湖上失去了消息。

        而到了三十年代的shihou,燕子门又重新纳入到了人们的视线之中,原因却是京城出了位大盗,叫做燕子李三。

        当时的燕子李三有好几个版本,有说燕子李三劫富济贫行侠仗义的,也有说燕子李三烧杀掳掠无恶不作的。

        不过秦风听师父说过,此人真名叫做李圣武,出身不详,行事胆大包天,曾经到过临时执政段祺瑞的府邸行窃,还偷过国务总理潘复、执政秘书长梁鸿志等人的财物。

        这人在二十年代的shihou,行事还算端正,但是当他沾染上了鸦片和女人后,就变得堕落了起来,正如后面的传闻所说那样,烧杀掳掠无恶不作。

        载昰原本和李圣武有过一面之缘,那时的李圣武还很规矩,后来听闻到李圣武的恶行之后,载昰曾经专门去京城寻找过他,想将其铲除掉,但却是没找到他的行踪。

        听到秦风提及李三的名字,苗六指咬牙切齿的说道:“正是这个恶贼,师父待他如亲子一般,只不过教训了他几句,恶贼竟然就在师父酒中下了药……”

        原来,当“燕子李三”在江湖上的名声越来越大的shihou,李圣武也变得飘飘然了,沾染上了赌博鸦片和嫖娼这些恶习。

        有了这些毛病,那就是再多的钱也不够他花了,于是李三就开始疯狂的出手,不管老弱病残还是达官显贵,他一个都不放过。

        触犯了盗门三不偷的规矩,江一手自然不能容忍,当时在南方整合盗门的江一手,就把李圣武召了过去,狠狠的训斥了一顿,言之再敢如此,就收回他身上的功夫。

        谁zhidào此时的李圣武早已丧心病狂了,表面上痛哭流涕要痛改前非,但暗地里却是在给师父赔罪的酒中下了剧毒,想将这个老不死的给毒死掉。

        但是李圣武没想到江一手的功夫如此精湛,竟然用内劲将毒素逼了出来,而且还打了他一掌,吓得李圣武连夜逃回了北平,一直到死,往南都没敢出津天一步。

        “该死!”

        听到苗六指的讲诉后,秦风还是怒火难歇,在他心中,师父是最为敬重的人,李圣武欺师灭祖,将其挫骨扬灰也不为过。

        “他是该死,而且死的也很惨!”

        苗六指幽幽的笑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师父被他下药导致修为全废,在床上躺了好几年才去世,而他李圣武,也是死在药上,这算是一报还一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