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零八章 谁坑谁?(中)

    第二百零八章 谁坑谁?(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这市场里,卖铜钱剑的摊子并不少,这东西的成本不过就是百十块钱,出售的价格也就在三百到五百之间,有些焊接而成的假铜钱剑价格就更低了,百八十块的都能买到。

        所以即使搭上一把铜钱剑,马猴老板还有一千多块钱的赚头,他要是真放冯永康走了,那才是脑袋被驴踢了呢。

        “愿意送了?”冯永康斜着眼睛看了马猴一眼。

        “愿意,愿意,就当交个朋友嘛,这东西您拿着?!?br />
        马猴老板连连点头,弯腰从摊位上捡起那把铜钱剑,塞到了冯永康的手里,生怕他不要似的。

        “我说你这人就是不实在,早说送不就完事了?!?br />
        冯永康撇了撇嘴,打量了一下手中的铜钱剑,有些摸不清秦风的想法了,这上面的铜钱多是清朝和北宋的制钱,流传数量很大,并不怎么值钱的。

        “哥们,这三样东西我根本就不赚什么钱,可是吐血白送啊?!甭砗锢习逑肮咝缘幕瓜肫都妇?,不过看到冯永康阴沉的脸色后,悻悻的闭上了嘴巴。

        “鼻烟壶180块钱,黄花梨根雕700,漆盒八百,加起来一共1680块!”

        拿着个计算器噼里啪啦的敲了一番之后,马猴老板将计算器的显示屏摆在了冯永康的面前,说道:“几位是一起付款,还是各付各的?”

        冯永康从兜里掏出了一叠钱熟了下,却是只有一千五百块,在刚才的时候,韦涵菲和朱凯将他们俩的钱都给了冯永康。

        “嗯?超了啊……”冯永康拍了拍手中的钱,说道:“老板,就取了一千五块钱,你看卖是不卖吧?”

        “这个,已经给你便宜那么多了……”

        马猴老板一张脸拉的愈发长了,为难的说道:“本来就是小本生意,三个物件加起来才赚你们几十块钱,这……这要再去掉一百五,我……我可就赔钱了啊?!?br />
        但凡是做生意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不管你赚到了对方多少钱,都不能表现出来,所以明明这单生意赚了一千多,马猴老板仍然摆出一副赔了老爹棺材板的面孔。

        “你也知道,我刚才钱包才被偷了,就只有这么多了,你就说要不要吧?!?br />
        冯永康有些不耐烦了,他自然知道这几件东西值多少钱,要不是秦风之前的那番话,他才懒得和这奸商磨叽呢。

        “小兄弟,你和那哥们姐们的钱包被偷了,可……可是……”

        马猴老板指着秦风谢轩还有莘南三人,说道:“他们的钱包没被偷吧?你们都是一起的,借个一两百块钱不算什么,我看这三位也不是小气的人啊?!?br />
        在这潘家园摆两天的摊子,一共需要200块钱,马猴老板自然不肯轻易松口,他知道像秦风那样的年轻人都要面子,自己这么一说,对方肯定掏钱。

        果然,马猴老板话声未落,那个长着圆圆脸,一脸憨厚的小胖子掏出了两百块钱,说道:“冯大哥,不就是差了一百八十块钱吗,我给了!”

        看到冯永康将钱递给了马猴老板,谢轩笑着说道:“老板,钱是您的了,东西可归我们了??!”

        “那当然,您几位拿好,买定离手,要是磕了碰了的,您也别回来找我!”

        找了二十块钱给冯永康,马猴老板的脸上乐开了花,那根雕哪里是什么黄花梨木的?整个就是一杨树树根,他屁股底下的货箱里还有十几个呢。

        至于那漆盒,自然也不是从晋省进来的,而是在廊市小批发市场买的,两个东西加起来不到200块钱的成本,这生意算是赚大发了。

        旁边的那些地摊老板们,则是一脸羡慕的看着马猴老板,他们虽然一开始的时候起哄咋呼,但生意进行的过程中,却是没人再多说一句话了。

        这也是古玩行里的规矩,在客人上手要买之后,同行只能吹捧抬高,而不能竞价打压,否则那样的人在潘家园是混不下去的。

        “**,整个就一奸商!”听到马猴老板的话后,冯永康忍不住骂出声来,他家里全是做古玩生意的,自然知道马猴的意思。

        “秦风,这铜钱剑到底有什么玄机啊,这玩意还不如黄铜贵呢……”

        朱凯则是一脸不解的看向了秦风,他刚才也把玩了一番铜钱剑,几乎是一枚枚铜钱看过来的,但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

        古代的铜钱除了秦朝之前多为刀币之外,秦始皇以方孔铜钱应天圆地方之说,将钱币改为了这种样式。

        古代可没有纸币,于是人们在出远门办事探亲之时,只能带上笨重的成串铜钱。

        把铜钱盘起来缠绕腰间,既方便携带又巡全,因此古人将这又“盘”又“缠”的旅费叫“盘缠”了。

        自秦朝以来数十个朝代更迭,铜钱始终都作为钱币在流通,2000多年下来,历朝历代的累积,可想而知一共发行了多少铜钱?

        虽然每个朝代都会融化以前的铜钱重新烧铸,但是在现代,仍然有海量的铜钱留存了下来,其价值甚至还不如卖纯铜值钱呢。

        “老朱,你没看仔细吧?我耍套剑法你就看明白了……”

        秦风笑着将那铜钱剑从朱凯手上接了过来,走出摊位四五米外的一个店铺门口,像是小孩子般的在手上挥舞起来。

        “秦风,你还小吗?这练的是独孤九?;故强ūΦ浒??”

        看到秦风的举动,冯永康等人都是哭笑不得,只是朱凯的话声未落,秦风像是一个失手,铜钱?!芭尽钡囊簧?,掉落在了地上。

        铜钱剑有两种制作方法,一种是用红丝线或者是金银丝线,将一枚枚铜钱穿在一起,做出剑的形状,这是古代沿袭下来的办法。

        到了现代,为了追求美观,有些人则是将铜钱的边角融化,将一枚枚铜钱焊接在一起,然后再镀上一层金粉,使其看上去精美漂亮。

        秦风拿在手上的这把铜钱剑,是用第一种方法制作的,按理说是不怕摔的。

        不过这把铜钱剑上的红绳似乎有不少年头了,这一摔之下,掉在地上的时候看上去还是无恙,但秦风往上一拎的时候,红绳脱落,整把剑却是散开了。

        “哎,怎么散开了?”

        见到秦风将那铜钱剑搞散掉了,几人顿时围了上来,好在秦风拎动剑身的时候就散开了,不是从高处坠落的,铜钱并没有滚的到处都是。

        “秦风,你说你不是闲的蛋疼啊,好好的非要整一堆破铜钱回去?”

        冯永康满腹牢骚的蹲下来捡起了铜钱,再怎么说也是花钱买来的,总不能就这么扔在地上不管吧?

        “老冯,哪儿来的那么多牢骚?”

        秦风在铜钱剑散架的时候,眼睛却是紧紧盯着那双层剑身里面的几枚铜钱,几乎在红绳散开的瞬间,他就将那四五枚铜钱抓在了手里。

        “喏,给你看看,这是什么?!?br />
        秦风一脸笑意的将一枚满是铜锈的铜钱,交在了冯永康的手里,说道:“你小子也算是古玩世家出来的,如果不认识这玩意,我会鄙视你的?!?br />
        “不就是枚铜钱吗?”

        冯永康翻了个白眼,厉害哄哄的说道:“你也太小看哥们了吧?告诉你,就是古钱五十名珍,我都见过七八枚,家里现在还有收藏着两枚呢?!?br />
        作为国家钱币,铜钱一直就是历朝历代研究的对象,到了近代虽然已经退出了钱币流通的历史舞台,但仍然具有很高的历史研究价值。

        在一九八二年的时候,国家成立了古钱学会,由多位著名古钱研究专家和学者们,列出了五十枚最为珍贵稀少的古铜钱钱币。

        只要位列古钱五十名珍的钱币,几乎都是身价不菲的,最便宜的一枚也要在万元以上,是所有钱币收藏者们都梦寐以求的铜钱。

        “嘿嘿,老冯,那你看看这枚?!鼻胤缫膊凰祷?,只是笑嘻嘻的看着冯永康。

        “这枚的锈迹太厉害了???”看着手中的铜钱,冯永康不由皱起了眉头。

        这枚铜钱的方孔几乎都没锈迹给堵塞掉了,整枚钱的品相极差,也无法辨别钱面上的文字,冯永康手头又没工具,想了下将那铜钱使劲的在牛仔裤上蹭了几下。

        “咦?这枚钱好像鎏金???”铜锈只是附在铜钱表面的,在粗糙的牛仔裤上蹭了几下之后,钱面依稀浮现了出来。

        “老冯,你他祖母的小心一点?!?br />
        刚才秦风没来得及制止冯永康的动作,看到铜钱并没有损坏,这才松了口气,一把抢过那枚铜钱,指着上面模糊不清的几个字,说道:“再仔细看,一点儿眼力介都没有!”

        这次不光是冯永康,就连莘南等人也围过来去看铜钱上的字,不过谢轩离得最近,他最先还了出来:“风哥,我……我看清楚了,好像,好像是天……天荣府宝吧?”

        “天荣府宝?好像没听过这种钱吧?”

        莘南摇了摇头,正想说话的时候,脑中忽然闪过一次考古发掘时的发生的事情,不由失口惊呼道:“秦风,这……这枚铜钱,不会是天策府宝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