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零七章 谁坑谁?(上)

    第二百零七章 谁坑谁?(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行了,包找回来了,钱没了,就当是破财消灾吧?!?br />
        冯永康很阿Q的安慰了下自己,又将主意打到了秦风的身上,“我说秦风,今儿可是跟着你来的,钱丢了,吃饭你总得管吧?”

        “我让你跟来了?”秦风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冯永康。

        “哎,我来,今儿想吃什么,都算我的,秦风你别和我抢啊……”

        一直没开口说话的莘南站了出来,今儿别人丢钱,他是感觉丢了面子。

        在进潘家园的时候,莘南将胸脯拍的震天响,可就在他眼皮子底下,三位学弟学妹的钱包都被人顺去了,他还一点都不知道。

        所以这会抢着请吃饭,也算是莘南给冯永康等人的一点补偿吧。

        “有人请吃客我干嘛抢啊?!?br />
        莘南显然低估了秦风脸皮的厚度,话题一转,秦风说道:“随便吃点就行了,回头咱们再去古玩市场,今儿的损失总得找补回来??!”

        “找补损失?”莘南闻言愣了一下,说道:“秦风,你这话的意思,是想去捡漏?”

        莘南从小就是在古玩街长大的,虽然有点书呆子脾性,不太会处理生意上的那些关系,但他对古玩街的了解却是很深。

        捡漏这种事儿不是没有,而且经?;岱⑸?,不过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所谓的捡漏都是买到了赝品,真正淘到好东西的人,最多只有那百分之一。

        所以莘南跑潘家园,一来是想寻个店铺开个古玩店,二来只是打发时间,他心底还真没有捡漏的心思。

        “没错,韦涵菲有钱不在乎?!鼻胤绱蛄烁鱿熘?,说道:“老冯和老朱要是不赚点,以后还不要来天天吃我的?”

        “谁说我不在乎的?那……那也是我一个月的零花钱啊?!蔽ず贫郧胤绲幕昂懿宦?,虽说花着老爹的钱心安理得,但最起码这个月的零花钱没了。

        “问你爸要去呗,回头我给你挑个玩意儿,你就说花一万块钱买的?!?br />
        秦风很无良的给韦涵菲出起了馊主意,反正她老子的钱这辈子都花不完,女儿帮着败败家,那也是天经地义的。

        “好主意……”韦涵菲果然是聪明孩子,当下就举一反三道:“我……我就说花两万买的,老爸肯定会再给我一万的?!?br />
        “好,好,就说两万!”

        秦风强忍住笑,这真的是坑爹啊,不知道回头韦老板见了那最所值二十的玩意,不知道会是种什么表情?

        出了寻钱包这一档子事,众人对秦风简直就是高山仰止、倾慕不已。

        既然秦风说能捡漏,那就跟着呗,反正现在一分钱没有,兜里比脸干净,就算是敞开怀在潘家园里逛,也不怕再遭小偷惦记了。

        不过秦风显然是不想让几人如此安心的去逛街,在潘家园附近找了家小馆子坐下后,秦风对谢轩说道:“轩子,带钱没有?借给他们每人五百?!?br />
        “带了,身上装了两千呢?!毙恍统隽烁銮?,从里面拿出一叠钱来。

        “哎,秦风,你让谢轩兄弟给我们钱干嘛?”冯永康不满的说道:“你是不是经常欺负人啊,别人喊你声大哥,你还真以为是大哥了?”

        要说谢轩还真有本事,这才相处多长时间啊,就忽悠的冯永康把他当兄弟了,眼下居然出来帮他打抱不平。

        秦风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老冯,我说的是借,难道不用还的吗?”

        “靠,我明白了,怪不得你小子让谢轩兄弟拿钱,敢情你……你真是个贱人!”

        冯永康眼珠子一转,顿时明白了秦风的打算,因为秦风知道,他要是掏出钱来每人给五百的话,韦涵菲先不说,反正他和朱凯是一定不会还的。

        但谢轩掏钱就不一样了,不管今儿是不是能捡漏找补回损失,等回到学校这钱还是要还的,毕竟他们还没熟到和秦风的那个份上。

        “哼,就你们两个还想算计我?”秦风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大声喊道:“老板,上菜,一人一碗二两拉面,不加肉??!”

        “去你的,还真当我是葛朗台?一顿饭都请不起吗?”莘南在一旁听得是哭笑不得,连忙出去点菜了,却是将冯永康和朱凯的注意力转移开来。

        其实秦风倒不是在乎那一两千块钱,主要是他真的想找补点东西给二人,不光是此次丢失的钱,就连开学时住院坑这二位的,秦风也想给补偿过来。

        不过秦风很了解这冯永康和朱凯,别看他们两个平时大大咧咧的,似乎可以随便花秦风的钱,一点都不生分。

        但如果是秦风给了他们的钱,并且指出了捡漏的物件,这哥俩一准不会要的,就算买下来,那也会算到秦风的头上。

        所以秦风这才让谢轩掏钱的,至于冯永康和朱凯这哥俩会不会将捡漏的物件算谢轩一份,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看到三人接了谢轩的钱后,秦风交代道:“老冯,韦涵菲,回头咱们还去那摊子,你们把开始要买的几件东西都给买下来?!?br />
        “凭什么买他的???”

        冯永康不满的说道:“那人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说不定小偷掏钱包的时候,他就在一边看着呢?!?br />
        “就是啊,秦风,潘家园卖那些东西的摊子多的是,咱们非要买他的吗?”

        朱凯也是连连摇头,这几人都算是古玩世家出身的,虽然不防小偷,但察言观色还是有一套的,在那摊主说话的时候,朱凯也发现他的眼神有点闪烁。

        “和人可以生气,但绝对不要和钱怄气?!?br />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你们听我的就对了,老冯,你要买东西的时候,我会拿起个物件,到时候你就嚷嚷着要添头,那人不给,你就扔东西走人……”

        “他摊子上真有好东西?”

        冯永康闻言一愣,半信半疑的说道:“就他那摊子,我和老朱看了半天了,没发现有什么好东西啊?!?br />
        秦风玩的这一套,是古玩行里很常见的,有些眼力高明的行家,在看中一个物件的时候,往往会和老板讨价还价去买另外一个不值钱的东西。

        当价钱僵持住之后,行家往往就会故作随意的拿起个东西,让老板当成添头,这样的东西,一般都是不起眼和不值钱的。

        但就是这不起眼不值钱的物件,才是行家真正看中的,往往其价值要比他所买的东西高出百倍千倍,这才是真正考验眼力的捡漏。

        “别问那么多,你们懂得怎么做的……”

        看到服务员开始上菜了,秦风立马闭嘴不谈,那哥俩如果还听不明白,算是白生长在那种家庭里了。

        秦风找的是间兰-州拉面馆,除了叫了盘大盘鸡之外,也就是羊肉那些菜,几人简单的吃了点之后,又杀向了潘家园市场。

        他们走的依然是那条小道,进入到了市场里面,刚好还是那个拐弯的地方,看到地摊还摆在那里,秦风心中一喜,带着几人走了过去。

        “哎,我说你们几个怎么又来了?”

        地摊老板看见秦风几人走了过来,不由皱起了眉头,说道:“这市场见天的丢钱,没见过你们这么执着的,有本事找贼去,找警察也行,可是找我干嘛???”

        “找你当然是买东西了?”

        冯永康叫道:“我说你嚷嚷什么???哥们专门回家拿了钱来买东西,不卖是吧?那我去别的摊儿买,没了张屠户,还要吃带毛猪了?”

        “哎,哥们,别……别介啊,你看我这臭嘴!”

        这长年练摊的人,大多都是二皮脸,那地摊老板一把跨过摊子拉住了冯永康,不轻不重的在自己脸上打了一记,说道:“我说哥几个,咱们能认识,那也是缘分啊,在我这摊上买就好了,几位放心,东西一定比别家的便宜?!?br />
        原本在丢钱包之前,冯永康等人就是准备掏钱包买东西的,说明这几人是真心要买的,而且那几样东西加起来足足有一千多块钱呢,在这地摊上也算是个大生意了。

        “缘分个屁,刚才谁赶人的???”冯永康不依不饶的说道,甩开那老板就要走。

        “您当我是个屁放了不就完了?生意归生意啊?!钡靥习宓牧称す还缓?,嬉皮笑脸的将不情不愿的冯永康,又拉回到了自己的摊位前面。

        “马猴,又在忽悠人呢?”

        看到这场景,旁边几个地摊老板纷纷起哄道:“小哥几个,到我们这边来看看,东西绝对比马猴那的便宜?!?br />
        “去,去,都一边去,不带这样抢客户的啊?!蹦抢习逖秤械阃?,整个人干瘦干瘦的,长得还真像只大马猴。

        “几位,刚才要买的是这几样吧?”

        马猴老板记忆力不错,为了怕被人抢走了生意,三下五除二的就将冯永康等人之前想买的东西挑了出来。

        “没错,一共多少钱???”

        冯永康见到秦风已经蹲下身体在摊位上寻摸起来,当下说道:“价格贵了可不行,那几位大哥摊子上都有这些物件!”

        “小兄弟,您放心,一准的比他们便宜?!?br />
        马猴老板冲着那几人呲了呲牙,指着摆在面前的东西,说道:“漆器可是晋省的物件,这漆盒是明朝传下来的,我也不多要,八百块钱不算贵吧?

        这东西是人工手艺的根雕,用的是老黄花梨,按理说最少值一千,当老哥给几位陪个罪了,我只收七百,算是厚道人吧?

        还有这个鼻烟壶,您看,这里面画的是刘姥姥进大观园,多有名的故事啊,说不定就是当年康熙爷把玩的,六百块钱,您拿走……”

        “康熙爷?康熙爷的时候,曹雪芹还没写《红楼梦》呢!”

        冯永康脸色不善的瞪着马猴老板,说道:“大爷的,还刘姥姥进大观园,您是把我们哥几个当成乡巴佬进京城,可劲的拿刀子准备宰的吧?”

        “小伙子说的不错,这明摆着蒙人的啊?!?br />
        “就是,连年代都分布清楚,就敢胡吹大气?”

        旁边几个摊位正在看东西的游客,听到冯永康的话后,不由都乐了出来,也有人在谴责那不良摊主。

        “哎,别生气,别生气,我这不是说顺嘴了吗?”

        看到自己惹起了众怒,马猴老板一脸悻悻的说道:“得,这鼻烟壶200块钱您拿走,怎么样,我这可真的是赔本赚吆喝啊?!?br />
        “两百块?二十块都不值?!?br />
        冯永康家里就是开古玩店的,虽然是开在大栅栏那边,经营的都是高仿艺术品,但对于京城周围一些进货的渠道他还是知道的。

        像这种鼻烟壶,基本上都是在津天附近的小作坊里吹成型然后烧出来的,说白了就是玻璃而已,成本最多就是几块钱。

        “二十块钱,大哥啊,二十块钱我连裤子赔的都没了?!?br />
        马猴老板做出了一副可怜相,说道:“要不这样吧,我喊个最低价,一百八十块钱,行,您就拿走,不行,我只有留着了?!?br />
        “老冯,一百八就一百八吧,这内壁画上的工艺还不错?!?br />
        站在一旁看冯永康讲价的朱凯,突然见到秦风冲着自己使了个眼色,往前走了一步,从秦风手上接过了个物件,说道:“老板,三样东西我们要了,不过这玩意当个添头给我们吧?!?br />
        朱凯拿在手中的,是一把铜钱剑,这东西有个学名叫做青蚨剑,传说把青蚨的血摸在铜钱上,你花出去它还会自动会来,用铜钱穿的剑就有招财的寓意。

        另外像是一些风水先生,在给人堪舆风水寻龙点穴的时候,也多会使用这种青蚨剑。

        朱凯拿的这把青蚨剑并不是很长,大概是由两百多枚铜钱穿制而成的,不过那些铜钱都已经被氧化了,看上去黯淡无光,并不怎么显眼。

        “哎呦,哥们,这可不行啊,这个可是我的镇摊之宝??!”

        见到朱凯手中的铜钱剑,马猴老板发出一声怪叫,继而面不改色的说道:“几位要是真想要的话,这铜钱剑六百块钱拿走,哥们我不赚你们一分!”

        “我说你就不能实诚点?买了你那么多东西,要个搭头你还那么多废话?”

        冯永康做出一副大怒的样子,一把从朱凯手中抢过铜钱剑扔在了摊子上,怒道:“老朱,走,整个就他**一奸商,不在他这里买东西了!”

        “哎,哎,我说哥们,别冲动啊……”

        见到冯永康真要走,马猴老板顿时急眼了,哭爹喊娘的拉住了冯永康,忙不迭的说道:“有话好好说,那铜钱剑我搭给你还不行嘛?”

        要知道,单是漆盒加上根雕这两个物件,那一千三的价格,马猴就能净赚一千。

        再加上他十二块钱进货卖了一百八的鼻烟壶,这单生意马猴足足能赚一千一百八,对他来说,这可是笔大生意了。

        至于那铜钱剑,虽然是真铜钱穿制的,但铜钱再真,它也不值钱啊,在这古玩市场里,想买铜钱都是论斤称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