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零六章 包在钱空

    第二百零六章 包在钱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小伙子,你们几个的钱包找到没有???**,现在的贼胆子越来越大了!”

        那地摊的老板倒是认得冯永康几个人,虽然在这市场里丢钱包是常事,但一次丢了三个人的事情,还真的很少发生。

        更重要的是,本来将要做成的生意也不翼而飞了,所以那老板对这几个人是记忆犹新,对那偷钱包的贼,却是恨之入骨。

        “找个鬼???警察都没办法?能找到才怪了呢?!?br />
        冯永康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他这会正在心里埋怨秦风呢,钱包丢就丢了吧,还非要回来丢人现眼,话说这丢钱包,也有一半的责任在他们人粗心大意上的。

        “大哥这摊子上的钱币倒是挺齐全的,哎呦,这铜钱都锈成这样了,还能卖吗?”

        秦风笑嘻嘻的蹲了下来,伸手在那摊位上挑挑拣拣,浑然没在意冯永康正在身后拉扯着自己的衣服。

        “小兄弟,这你就外行了,这个可不是铜钱,它叫做元宝,知道什么叫光绪元宝吗?”

        摊位老板对秦风的话很不满,看着冯永康说道:“哎,哥们,我说这鼻烟壶你还要吗?正宗乾隆朝传下来的,说不定皇帝老子就用过……”

        这个摊位是个杂货摊,从铜钱到陶瓷木雕鼻烟壶应有尽有,刚才冯永康就是看上了那个内壁雕画的鼻烟壶。

        而韦涵菲则是看中了摊位上的一个内有双开门的漆盒,她是想买回去放在宿舍里装置化妆品用,没成想两人的钱包都被偷了,一样都没买成。

        “钱都被偷了,拿什么买???”冯永康没好气的瞪了那老板一眼,这会他火气特别大,看着这老板都像是和小偷一伙的。

        “哎,不买你们倒是让让啊?!碧椒胗揽嫡饣?,那三十来岁的老板顿时不耐烦了,摆了摆手说道:“哥几个赶紧让让,我这还要做生意不是?!?br />
        “这就走,耽误不了大哥您的生意?!鼻胤绨淹孀乓幻锻?,随口问道:“这位大哥,刚才丢东西拿好,您那会就没看到点什么?”

        “没有,我看自己的摊子还来不及呢,哪儿有功夫管那些闲事!”地摊老板摇了摇头,甭看他刚才还在骂着那些小偷,但其实就算是真看见了,他也不敢吱声。

        一个在明处一个在暗处,这些地摊老板每到周日都会来摆摊,万一把小偷指出来,那就是结了怨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报复。

        在去年的时候,就曾经有个地摊老板抓住了个小偷,将其扭送到了派出所,当时是人赃并获,那小偷很快被刑事拘留了。

        可事情过去没一个礼拜,那个见义勇为的地摊老板,就在一个夜晚被人拍了黑砖,头破血流不说,还得了个轻微脑震荡,打那之后就没在潘家园出现过。

        所以从那件事之后,这些地摊老板们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对有些事情也是视而不见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派出所抓贼不力,也是和群众们不配合有很大关系的。

        “得,那不耽误您练摊了?!?br />
        秦风的眼睛看在一枚钱币上,闪过一丝异彩,不过还是站起身来,目光并没有在那枚钱币上停留多少时间。

        稍微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地形,秦风看到了一家店铺外的指示牌,当下招呼了冯永康等人一声,按着指示牌出口的方向走去。

        虽然不知道秦风要干什么,但几人还得跟着。

        三绕两转之后,一行人已经是出了古玩市场,眼前是条四通八达的马路,他们此刻正站在人行道上,十多米外则是地铁的入口。

        “我说秦风,咱们还是去吃饭吧?!?br />
        冯永康有气无力的抓住了秦风的胳膊,说道:“秦老大,钱丢了我认了,您能请我吃碗拉面吗?这会哥们都快饿死了?!?br />
        本来冯永康就没吃早饭的习惯,这会都快下午一点了,他早就饿的前胸贴肚皮,而且脑子里就没找回钱包的心思,眼下只想找个地方吃东西。

        “老冯,想要钱包还是想吃饭?”秦风笑着问道。

        “吃饭!”

        冯永康脱口而出这两个字后,神情却是犹豫了起来,迟疑着问道:“真的能找回钱包?我说秦风,你可别忽悠哥们姐们啊?!?br />
        “是啊,秦风,找不到就算了……”朱凯也说道:“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以后来这种地方多长个心眼就行了?!?br />
        “钱包应该能找回来,不过钱嘛……估计就没了?!?br />
        秦风指了指四五米外摆在地上的一个绿皮垃圾桶,说道:“老冯,去,去那垃圾桶里扒拉一下,看看有没有你的钱包?!?br />
        “你是说小偷会把钱包扔里面?”

        冯永康闻言愣了一下,半信半疑的看着秦风,说道:“这不大可能吧?那市场的出口有七八个,你怎么就能断定小偷是从这里跑的呢?他凭什么又会把钱包扔这垃圾桶里?”

        “信不信随你,反正我又没丢钱包……”秦风摊了摊手,做出一副爱信不信的样子来。

        “秦风,我的钱包也在里面?”一直都有些闷闷不乐,好长时间没有开口说话的韦涵菲出言问道。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如果贼是一个人,那应该也在里面?!?br />
        “那好,我去找!”

        挂念着母亲与自己的那张合影,韦涵菲哪里管这垃圾桶又脏又臭?当下卷起袖子就要去掀垃圾桶的盖子。

        “唉,还是我来吧……”

        看到韦涵菲这娇滴滴的美女要亲自动手,而秦风还是抱着膀子一动不动,冯永康无奈的走上前去,回头瞪了一眼朱凯,说道:“老朱,还不过来帮忙,你丢的不是钱???”

        “你还真信秦风的话???”

        朱凯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走了过去,这会用的还是那种铁皮垃圾桶,两人合力才将上面的盖子给搬了下来。

        “秦风,要是找不到,你小子死定了!”

        垃圾桶里能有什么好东西?不是烟头就是吃剩下都馊掉了的盒饭,那股子问道闻的冯永康和朱凯都是眉头紧锁,练起了闭气的功夫。

        “**,谁他娘的跑大马路上玩野战,这东西也扔里面?”

        用一根树枝子挑出一团东西,冯永康忍不住破口大骂,那分明是个用过的避孕套,里面不知道承载了哪位仁兄的万千子女。

        “哎,还真有个钱包……”

        正当冯永康转头去呼吸的时候,朱凯忽然嚷嚷了起来,说道:“是个红色的钱包,看皮子还不错啊,应该是个女孩用的?!?br />
        “红色的钱包?”

        站在不远处的韦涵菲,眼睛一下亮了起来,也顾不得那一股子的馊臭味,跑到垃圾桶前往里面看了过去。

        “是……是我的钱包?!钡笨辞宄歉銮?,韦涵菲瞬间激动了起来,直接就将手伸到垃圾桶里,将自己的钱包取了出来。

        “谢天谢地,妈咪的照片还在?!泵Σ坏慕蚩?,韦涵菲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对着照片看了好一会,韦涵菲小心的将那照片和钱包里的几张卡抽了出来,鼻尖却是闻到了垃圾桶里的问道,“哎呀”一声,又将钱包扔了回去。

        “钱包又不脏,扔了多可惜啊?!鼻胤缍晕ず颇前芗倚形苁遣灰晕?,因为他看出来了,那钱包是个名牌,能值好几千块钱呢。

        “我的钱包也找到了,老朱你的也在,还真是一个人……不,**,是一个贼干的!”

        这边韦涵菲刚将钱包扔进去,旁边的冯永康却是从里面又拿出了两个,正是他和朱凯两人的钱包。

        打开一看,里面的证件银行卡一个不少,不过钱却是一分都没给剩下,冯永康平时包里放着坐车的几块钱硬币都不见了踪影。

        “行了,老冯,满足吧,身份证能拿回来就不错了?!?br />
        朱凯将自己钱包里的东西都拿出来后,看了看钱包,一甩手也扔进了垃圾堆里,虽然钱包并不是很脏,但想想刚才翻出来的东西,也只能忍痛割爱了。

        冯永康也是如此,不过在扔钱包的时候,他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嚷嚷道:“哎,哥几个,里面还有好几个钱包呢?!?br />
        话音刚落,冯永康就转脸看向了秦风,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秦风,你怎么知道贼一定会把钱包扔这里的?他就不能跑远点再扔?”

        “东南两个出**叉的中间是派出所,小偷没事不会从那边过的,另外几个方向都是市场人流量大的地方,小偷在那里不方便转移包里的钱?!?br />
        秦风指了指他们来时的小巷,说道:“这地方是小道,游客几乎不走的,而且从市场出来这一路都没有摄像头,小偷完全有时间将钱取出来,这钱包自然就没用了……”

        “秦风说的对!”

        秦风话声未落,朱凯就接口道:“前面还就是地铁,往地铁里一钻,就算是他**的神仙也逮不到他们了,更不用说那些警察了!”

        “秦风,你是怎么猜到的???”

        找回了母亲的合影,韦涵菲实在是很感激秦风,不过国外长大的孩子好奇心强,秦风的这一番举动,又让韦涵菲将其惊为天人了。

        “猜到的?”

        秦风闻言笑了笑,说道:“我在监狱里呆了好几年,什么样的天才小偷没见过?这种手段哪里用猜???”

        “秦风,你小子连美女都骗啊?!?br />
        秦风此言一出,几人先是愣了下,继而大笑了起来,冯永康更是指着秦风说道:“还蹲监狱呢,就你这样,不蹲监狱都坏的流水了?!?br />
        秦风笑了笑也没分辨,谢轩则是在一边眨巴着眼睛,场内或许只有他才知道,秦风说的全都是大实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