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零二章 同学

    第二百零二章 同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风,你小子太不义气了,好容易露次面,还要把我们哥俩给甩了?”

        刚刚走到京大校园门口,后面就传来了冯永康的喊声,秦风回头一看,冯永康和朱凯这哥们气喘吁吁的从后面追了上来。

        “韦小姐好,咱们又见面了啊?!?br />
        看到秦风身边的韦涵菲,朱凯忍不住冲着秦风眨巴了下眼睛,那眼神分明是在鄙视秦风的重色轻友。

        “韦小姐现在是韦同学了,你们都认识,不用我介绍了吧?!鼻胤缫怖恋媒馐?,开门见山的说道:“我们现在要去潘家园,你们俩去不去?”

        “当然去啊,南哥专门给我打了电话,能不去吗?”

        朱凯嘿嘿笑着贴了上来,压低了声音在秦风耳边说道:“秦老大,我家老子听说我见过齐老爷子,差点没买个一万响的鞭炮挂在家门口放……

        我说,你能不能给齐老说一声,再收个关门弟子,哥们以后回家,那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朱凯是豫省人,他父亲是豫省有名的古玩商人,不过“有名”这两个字,也只是局限在豫省地界,和齐功这等古玩行的泰山北斗级的人物相比,简直就是天差地远了。

        所以在听闻朱凯曾经和齐老有过近距离接触后,可把朱老爹给乐坏了,如果儿子能拜在齐老门下,那他在豫省古玩行里,真是可以横着走了。

        “还有我,还有我??!”

        冯永康也不甘示弱,拉着秦风的胳膊像个怀春的少女一般摇晃了起来,嘴中说道:“秦老大,你可不能忘了哥们我啊,一只羊是放,一群羊也是赶,收弟子一定要算我一个!”

        齐功本身就是老师,授课多年,学生遍及世界各地,但继承他古玩鉴定和修复这些专业的弟子,却只有寥寥数人,而这些人现在,无一不是知名的学者或者鉴定专家。

        所以只要能抱得齐老这根大腿,国内古玩界的人都要给上几分面子的,要不是莘南早已拜在另外一位大师门下,说不得也要缠着秦风的。

        “你们哥俩是不是搞错了?”

        秦风翻了白眼,一把甩开了冯永康,说道:“我是齐老的弟子,不是他的老师,他想收谁当弟子,我根本就没任何话语权的……”

        “哎,你可以帮我们敲敲边鼓啊?!?br />
        冯永康双手作揖,摆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说道:“秦风,亲哥啊,只要你帮了这忙,以后赴刀山下火海,哥们都在所不辞!”

        “真的?”秦风不怀好意的在冯永康身上打量了起来。

        “当然是真的?!狈胗揽低α送π乜?,说道:“只要你答应,让我往东绝不往西,让哥们赶狗绝不撵鸡!”

        “那好吧,老冯,听人说你身材不错啊,打篮球的时候很多女生给你加油啊?!鼻胤缁敌α似鹄?。

        “那当然,秦老大,谁欺负你了?哥们马上就去收拾他!”冯永康还以为秦风是被人欺负了,让他去帮着找场子呢。

        “没,我只是觉得你的身材不在学校秀一下,未免太可惜了!”

        秦风很认真的说道:“这样吧,老冯你在这校园门口来回裸奔一百米,你那事包在我身上了,怎么样?”

        秦风话声未落,身边的韦涵菲已经笑得花枝乱颤了,她在国外多年,对同学之间这样的恶作剧,早就是司空见惯了的。

        “老大,你……你也太难为人了吧?”

        冯永康看着学校门口进进出出的学生,那张脸顿时皱了像是个苦瓜一般,转脸看向秦风,咬了咬牙说道:“哥们,能给留条内裤吗?”

        “不能,那就不叫裸奔了?!?br />
        秦风蛊惑道:“老冯,这就叫一脱成名,俗话说往日辜鸿铭舌战群儒,今日冯永康裸奔校园,都是一段佳话啊?!?br />
        “得了,你就别难为哥们了,我要是这一脱,恐怕明儿就要被劝退了?!?br />
        冯永康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这件事的利弊,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他脱了秦风未必能办成事,但一定会被学校给处理的。

        “你也知道难为?那我给齐老开口就不难为了?”

        秦风的脸色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说道:“让你们拜在齐老门下,我是没那本事,但是过段时间有个齐老主持的修复项目,你们哥俩可以参与进来?!?br />
        秦风顿了一下,说道:“这个项目可能会进行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有了这段经历,再加上齐老也在京大授课,你们以后就算对外称自己是齐老的弟子,他也不会说什么的?!?br />
        国语博大精深,学生和弟子,这其实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传授知识的只能叫学生,被传授技能的才是真正的弟子。

        像齐老公开授课,听课的人都是其学生,但只有在私下里传授不公开技能的人,才有资格成为他的弟子,学到一些真正的本事。

        像这样的事情,从古至今都是如此,尤其是在江湖中最为常见。

        当年秦风学艺的仓州刘家,现如今开了一家武校,收了好几百名学生,但是能到八极拳核心功法的,怕也就是寥寥数人而已。

        “嘿嘿,那敢情好,秦风,多谢了??!”

        听到秦风的话后,冯永康和朱凯顿时激动了起来,正如秦风所说的那样,能跟着齐老做项目,日后就是称其为老师,以齐老的涵养,想必也不会去否认的。

        “秦风,够哥们,回头看中了什么,只管说?!?br />
        朱凯财大气粗的拍了拍口袋,说道:“我家老子一高兴,给了不少银子,今儿你的开销哥们全包了!”

        原本朱凯和冯永康就有心交好秦风,现在有求于人,花点钱对他们俩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得了吧,我要是看中个几十万的物件,你家老子还不要巴巴的跑京城来送钱?”

        “说的也是……”

        想到今儿要去的地方,朱凯顿时不吭声了,古玩市场鱼龙混杂,但并不是说卖的东西全是假的,只要你有钱,就是几百上千万的东西,潘家园都是能淘得到的。

        “风哥,这呢……在这呢!”

        和冯永康等人说笑着走出了校园,秦风远远就听到了谢轩喊声,循声望去,谢轩站在那辆黄色的昌河面包车旁,正使劲给秦风挥着手。

        “轩子,等了一会了吧?”

        秦风带着几人走了过去,介绍道:“这是我兄弟谢轩,这几位是我的同学,他叫冯永康,那个是朱凯,这位是南哥,就是《文宝斋》的前老板?”

        当年秦风是带着李天远去的《文宝斋》,出面将其盘下来的也是谢大志,谢轩从始自终都没露面,是以两人并不相识。

        “哎呦,都是哥哥,快请上车!”

        谢轩多有眼色一人,听到秦风的介绍后,连忙拉开了车门,说道:“来,来,几位哥哥喝水,你看这都十一月的天了,怎么还那么热?”

        “谢兄弟真是厚道人啊?!?br />
        上了车后,冯永康忍不住夸了一句谢轩,那小胖子天生就长着一副忠厚老实的脸,再加上这份殷勤,尽管是初见,也会让人对他印象大好的。

        “厚道?恐怕卖了你还要帮他数钱吧?”

        听到冯永康的话后,秦风的脸庞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在现如今的津天古玩街上,谁不知道谢老板的大名???

        “风哥,这位美女是谁???”

        谢轩早就看到秦风身边的韦涵菲了,只不过他知道秦老大在女人一事上向来脸皮有点薄,所以一直强忍着没问。

        “她也是我同学?!?br />
        秦风转脸看向韦涵菲,说道:“韦小姐,要不让南哥陪你打个车吧,你看这面包车实在挤不下人了?!?br />
        谢轩从黑子那里得来的这辆车,是黑子花了三千块钱,从一出租车司机手上接下来的,前后加起来连上司机最多只能坐五个人,算是韦涵菲刚好多了一人。

        “不用,我有车,秦风,我带你吧?!蔽ず埔×艘⊥?,从包里拿出了个车钥匙按了一下,二十多米远顿时传来来嘟嘟的声音。

        “跑车??!”

        顺着声音看去,谢轩的眼睛顿时直了,那居然是一辆红色的跑车,至于是什么牌子的,谢轩这土鳖就不认识了。

        “行,那咱们也享受一回?!?br />
        秦风倒是没有扭捏,只不过却是拿过了韦涵菲手中的钥匙,说道:“我路熟一点,我来开车吧?!?br />
        “秦风,你开过法拉利?”

        看着秦风熟练的发动车子挂档倒车,韦涵菲一脸的惊奇,这辆车是她一直在国外开着的,为了进口到国内,光是过海关报税的钱,就足够再买几辆的了。

        而且据韦涵菲所知,整个京城有这车的,也不超过三个人,她刚才给钥匙的时候,还想着看秦风出丑,向自己询问这车子性能的。

        “没开过,不过我能把这车拆了再组装起来?!?br />
        秦风摇了摇头,右脚微微一点油门,巨大的推背感顿时传到了后背上,一阵低沉的轰鸣声中,跑车一个漂亮的甩尾,车子已经从停车位驶到了马路上。

        秦风自然不会告诉韦涵菲,他对汽车原理知识的了解,就是从拆卸拖拉机和监狱的那辆老东风车开始的。

        不过后来经过秦风的改装,石市少管所的那些老爷车,几乎每一辆都能当跑车来用,当然,为此而报废的几辆车,都被胡大所长当成正常损耗打报告处理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