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章 余波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韦华请客的地方,是在京城饭店的谭家菜,和潘家园这边还有段路,一番安排之后,那些前来彭城的世家子弟和收藏界的人士,都被安排了车辆送到了饭店。

        而秦风、甘亚夫和齐老还有几个文物鉴定专家,则是被韦华多留了一会,因为他安排的记者,还需要对其进行一番采访。

        采访的重点一开始自然是齐老爷子,不过被老爷子几句话引出了今儿的“重大发现”后,焦点一下就聚集在了秦风的身上。

        传承古镜的发现让记者看到了亮点,尤其秦风大一学生的身份,更是将这亮点无限放大,再加上甘亚夫和齐老对秦风的夸奖,记者相信,在文物鉴定界,又升起了一颗冉冉新星。

        齐老的可以栽培,秦风也没理由推托。

        而且这个身份,对秦风也是有很大好处的,至少以后在从事古董买卖交易时,行内人不会因为自己的年轻而看清于他。

        半个小时的简短采访后,几家报纸和电视台的记者拿着厚厚的红包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秦风等人则是坐上韦华的车子,去往京城饭店。

        看到秦风与韦华和齐老那些人一起到来,开始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世家子弟们,都感觉有些诧异,他们自问身份要比秦风高贵的多,也没受到这般待遇?

        不过秦风展露出来的才华,也让场内许多人心折,再没有不开眼的想着去挑衅秦风了,而且当秦风鉴定文物的事情一传出,他在众人心里的分量又被加深了不少。

        之前和秦风发生了冲突的陶军,也刻意上前敬了秦风几杯酒,回到自己的桌子上后,陶军却被几个呼朋唤友拉着审问,不得已说出了秦风和周逸宸离京有着莫大关系的事情。

        这个消息,足以让那些原本眼高于顶的世家子弟们感到震惊了,于是秦风也成了这场酒宴最惹眼的人,几乎一刻不停的都在应付着众人的寒暄。

        或许是因为年纪差不多的原因,秦风和冯永康朱凯两个同学,还有韦涵菲孟瑶几个女孩安排在了一桌,在秦风的左边坐着的是华晓彤,右边则是韦涵菲。

        华晓彤不喝酒,好像也闻不得酒味,她和朱凯换了位置,坐到了孟瑶的身边,而韦涵菲则是不在乎,还喝了好几杯红酒。

        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韦涵菲的双颊都现出一丝红晕,看着敬酒的人少了许多,韦涵菲碰了下秦风,说道:“秦风,能请教个问题吗?”

        “嗯?韦小姐,什么问题?”刚才喝了一肚子的酒,秦风正往肚子里填着食,听到韦涵菲的话后,不得已停了下来。

        “刚才你说的破镜重圆,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呢?我看好像所有人都知道一样?”韦涵菲这话憋在心里半天了,此刻终于有机会问了出来。

        “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秦风闻言愣了一下,不过随即意识到韦涵菲是在国外长大的,看了眼坐在身边的朱凯,秦风说道:“老朱,给韦小姐讲解下破镜重圆的故事,我先吃点东西……”

        “嘿,哥们够意思,知道老朱还单着呢?!?br />
        朱凯低声在秦风耳边道了声谢,可怜他和冯永康来了大半天,连个衬托秦风这朵鲜花的绿叶都算不上,直到此刻才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存在感。

        朱凯声情并茂的讲解了一番破镜重圆的故事,不过韦涵菲似乎并不怎么领情,听得有些心不在焉,眼睛时不时的扫在了狼吞虎咽的秦风身上。

        “我长得有那么讨人嫌吗?”

        听着朱凯的解说,韦涵菲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庞,似乎桌子上的龙虾鲍鱼比自个儿吸引人多了,韦涵菲心中对秦风的兴趣是不减反增。

        秦风开始吃饭的时候,别人已经吃的差不多了,等秦风吃个半饱,酒席也就结束了,这让秦风大呼可惜,差点没让人动手打包。

        不过在出酒店的时候,有个会所的服务人员,将一个写有秦风名字的信封交给了他,捏着里面厚厚的一叠,倒是让秦风心中宽慰了许多。

        “秦风,你小子真是深藏不露???”来到李然的商务车上,几人均是用一种很异样的眼光打量着他。

        虽然他们都能看出来平时行事低调的秦风很不一般,但是今天秦风的表现,还是让几人大为震惊。

        先是展露了一手钢琴演奏的技艺,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其后在青铜器的鉴定中,秦风的表现更称得上是惊艳,居然连齐老都对他推崇不已。

        这让秦风身上似乎笼罩了一层神秘的光泽,使得平时和秦风处的最好的冯永康和朱凯,都不敢和他冒然开玩笑了。

        “得,然哥,骂我是吧?”

        看到冯永康和朱凯的脸色,秦风一手搂住了一个,说道:“今儿敬酒的人太多,哥们没吃饱,咱们再去吃掉宵夜,不过要朱凯你请客,刚才哥们可是给你介绍了个美女??!”

        “我说疯子,你真无耻,美女和我有屁的关系啊,人家眼睛只看着你,应该你请客才对啊?!?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那种熟悉感又回到了几人心里,还是那个无耻喜欢算计人的秦风,话说他们几个可都看到秦风领红包的举动了。

        打打闹闹的回到学校附近找了个烧烤摊,几人又喝着啤酒吃起了烧烤,相比在谭家菜吃,这种地方反倒让人更加放得开。

        不过放开的结果,是冯永康和朱凯又喝多了,好在是周六,秦风和李然直接在学校门口找了个小旅馆,给二人开了个房间。

        秦风更是使了个坏,把两人的衣服都脱光后,扔到了一张床上,至于这哥俩会不会从此改变性取向,那就和他秦某人没什么关系了。

        第二天是周日,秦风没回学校,而是泡在了游戏室里,学校休息的日子自然是游戏室生意最好的时候,有李天远那彪悍的个头凶恶的脸庞镇着,倒是也没人敢来找事。

        没有了周逸宸那颗老鼠屎,秦风的大学生活,终于恢复了正常。

        后面几天里,秦风大多数时间都是泡在图书馆里,只有几个老教授的课他才会去听,就连冯永康和朱凯与他见面的机会都不多。

        不过在三天之后的一个晚上,秦风买了些礼品去看望了齐功,对这位真心爱护自己的老人,秦风还是非常尊敬的,更不要说他与师父还有那么一番渊源了。

        齐功告知秦风,那面破碎了的两面铜镜,在被故宫博物院还有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联合鉴定之后,被确认为是“破镜重圆”那个故事中的传承古镜。

        这件事也在古玩界掀起了一场轩然大*,由此韦华的会所也连带着水涨船高。

        韦华顺势推出了VIP会员制度,正式组建了京城第一家集古董交易鉴赏的私人会所,并且聘请多位国内知名的专家为会所的古玩鉴定师。

        除了那些平均年龄都在五六十岁以上的老专家之外,年不过二十岁的秦风,居然也拿到了这么一份聘书,而且还是由韦华亲自去京大交到他手上的,这件事也在京城里传遍了。

        只是除了那天在场的几个人之外,极少有人真正见过秦风,他也是那会所最年轻和最神秘的一位鉴定师。

        至于让秦风进国家鉴定委员会的事情,虽然有齐功和甘亚夫等人的推动,还是受到了一些阻碍,实在是秦风过于年轻了,除了会所的一次出手外,他没有任何资历可言。

        齐功在和秦风商议之后,决定先在京大特招秦风为自己硕博连读的学生,如此一来,秦风住在那硕士研究生的宿舍倒是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有了发现传承古镜的这么一档子事,再加上齐功弟子的身份,齐功有理由相信,在未来五年之内,他就能让秦风进入到国家鉴定委员会之中。

        对于老爷子的好意,秦风自然不会去推诿,而且日后有了这层身份,对他的事业肯定也有很大的帮助。

        齐功本身就是博士导师,加上他在学术界的地位,破格招收一位学生,京大那边还是很给面子的。

        于是在一个星期后,刚刚入学不过一月有余的秦风,居然就连跳了两级,从本科直接升入到了硕博的行列之中,和莘南李然算是成了同学。

        当然,这并不是说秦风的本科就不需要读了,但学校网开一面,只要他能够通过各学科的考试,随时都可以发给他本科的毕业证——

        “秦风,你小子最近在忙什么呢?”

        好不容易在宿舍里抓住了秦风,莘南自然不肯轻易放过他,对于自己那次有事没去参加会所的活动,莘南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这段时间莘南谈了女朋友,平时很少回宿舍,但关于秦风的那些事情他都听李然说了,一直嚷嚷着让秦风请客呢。

        秦风老老实实的说道:“南哥,我这段时间都在图书馆看书呢,打算年底把本科的考试都考下,看看能过几门?!?br />
        相比本科学业,硕博无疑更加自由一些。

        秦风这是想在最短的时间内通过考试,然后跟着齐功去做修复的项目,自由惯了的秦风,还真不习惯在学校这种像是在鸟笼中的生活。

        “最近几天孟瑶来找过你,还有个我不认识的女孩……”

        莘南在桌子上翻了下,找出了个本子,说道:“对了,还留了电话号码,你看下,也给人女孩回个电话啊?!?br />
        “韦涵菲?她来找我干什么?”看到本子上留的手机号码和名字,秦风不由愣了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