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九十六章 鉴定(上)

    第一百九十六章 鉴定(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要说在社会上的各种行业里,古玩行无疑是最考究眼力和经验的一个行当。

        因为千百年中,几乎每个朝代都有大量的赝品出现,文物的鉴赏,已经脱离鉴定的本身,而是需要结合考古、历史等各种知识和因素在内。

        尤其是在近代,很多造假分子为了牟取暴利,制造出的赝品古玩足可以以假乱真,就是最有经验的鉴定师,看走眼都是常事。

        齐功让秦风去给韦华掌眼也就罢了,但最后一句话却是说的有些大了,众人相信齐老有那份经验眼力,不过放在秦风身上,就让场内一些人不太舒服了。

        “老师,这……这是不是有点儿戏???”

        一个五十出头的老人站了出来,这人叫甘亚夫,是故宫博物院的一位研究员,专职青铜器鉴定的,在国内古玩界也是一位非常知名的鉴定师。

        齐功摇了摇头,说道:“小甘啊?你说老师我可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

        “老师,但……但是他行吗?他可是今年才入学的?”众人都知道齐功在文物鉴定上的态度很严谨,在这上面,齐功是不会开玩笑的。

        “小甘,秦风是我一位长辈的弟子,他在古玩鉴定上的造诣恐怕不比我来得差,刚才那块玉不就是他看出来的吗?”

        齐功摆了摆手,说道:“咱们也要给年轻人创造一些机会,要不然古玩界都是咱们这些老头子,暮气未免太重了些吧?”

        与其说齐功相信秦风,不如说他更相信载昰,以他对那位宗亲前辈的了解,秦风只要能学得他的五成本领,应付今儿的这场鉴定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这……这……”

        几位古玩行的鉴定名家听到齐功的话后,不由面面相觑起来,如果不是年龄差的太多,他们都甚至怀疑秦风是齐老的私生子了,这种推荐也太不遗余力了吧?

        “这老头莫不是在捧杀我???”

        就连秦风自个儿,此时心中都有些忐忑,他也没想到老爷子一出门就将自己给摆了出来,虽然有句话叫做不遭人妒是庸才,但秦风也不想得罪场内这些文物界的大佬们。

        “小甘,这样吧,今儿我也不走了,等会你们一起鉴定?!?br />
        齐功想了一下,说道:“如果秦风真有本事,就让他加入到咱们委员会里来吧,另外这次故宫文物修复的项目,也算他一份?!?br />
        听到齐功的话后,甘亚夫和另外几人对视了一眼,他们似乎有点明白这位老爷子的意思了,脸上不由露出了苦笑。

        在文化界,论资排辈的现在比较严重,而在文物界,这种现象比文化界还要严重的多,也就是前文说的越老越吃香。

        像是齐老担任顾问的那个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里面的平均年龄基本上都是在六十岁以上,其中年龄最大的已经九十开外,年龄最小的也有五十多岁了。

        要知道,文物鉴定委员会可不是闲置部门,

        像是文物相关法律的制订包括文物鉴定证书的出具还有等等一些事宜,都是由他们来掌握的,这其中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利益。

        能进入委员会担任个委员,代表着他在文物界就有了一定的话语权,以秦风现在的年龄,只是不是像周逸宸那种四六不通的人,他日后的成就,怕是还要在齐功之上。

        不过以秦风现在的年龄,即使齐老爷子力推他,恐怕进入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可能性也不大,齐功演了这一出的意思,却是要场内的那几个人,联合提名。

        齐老爷子在行业内德高望重,再加上这几位担任实职领导的委员,尤其是是甘亚夫那位常任理事一起使劲的话,秦风进入到鉴定委员会的事情,还真有可能办成。

        “老师,您要是想让他进项目组和委员会,私下里打个招呼不就行了?”

        甘亚夫扶住了齐功,低声在他耳边说道:“今儿是韦先生会所开张的日子,万一小秦要是搞砸了,这提名的机会都不会有了?!?br />
        和李然一样,甘亚夫也是齐功弟子,老师交代的事情,他自然不敢推辞。

        不过甘亚夫对齐功推秦风上台的这种方式却不怎么赞同,毕竟文物鉴定这行当,还是需要长时间的经验积累的。

        “小甘啊,没本事的人,你认为我会向你们推荐?”

        齐功闻言笑了起来,说道:“大胆放心的让他去看,要是出了错,这事儿就当我没提,他还回学校做他的学生去!”

        “好,有您老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碧狡牍Φ幕昂?,甘亚夫心中顿时轻松了不少。

        像文物鉴定委员会里多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老前辈,秦风如果无德无能没本事的话,将他强推进去,那他们几个得罪的人就海了去了。

        当然,秦风要是有那等本事,将他推荐进鉴定委员会也未尝不可,一来能落个推荐后进的名声,二来也能完成老师交办的事情。

        “这老爷子,竟然也……也不问问我的意见?”

        原本就是秦风搀扶着齐功出来的,他和二人之间的距离并不远,两人的对话都被他听在了耳朵里,不由有些哭笑不得。

        只是秦风却是不了解齐功的性子,这位老人,一向喜欢提携晚辈,只要是有本事的人,他都会不遗余力的去帮助。

        像现在的甘亚夫,之所以能当上鉴定委员会的常任理事,就是因为齐功的帮助,而甘亚夫本身在古玩鉴定上的造诣和成就,也让那些老人们无话可说。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见到甘亚夫同意了自己的建议,老人很高兴,看向秦风说道:“秦风,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从哪个馆开始?”

        秦风点了点头,老爷子如此力捧他,如果不能给其长脸,那未免有些太不识抬举了,而且只是鉴定古玩而已,又不是制假,秦风完全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你所专的是哪项?”没等齐老回话,甘亚夫就出言问道。

        古玩文物类别众多,仅是大项都分为青铜器、陶瓷、字画和玉器这四项,其中杂项包含的范围的最广的。

        假如把古玩再分成“大古玩”与“小古玩”的话,那么“大古玩”的概念是包括陶瓷器在内的所有非纸质收藏品。

        “小古玩”的概念,就是指除陶瓷器之外的玉器、金银器、铜器、竹木器、牙角器、琉璃器、料器、珐琅器、紫砂壶、鼻烟壶、砚台、古墨、印章、钱币、翡翠、琥珀、珊瑚、水晶、珍珠、玛瑙、果核雕等等。

        俗话说人力终有穷尽时,人的精力也是有限的,古玩这么多的类别,想要全懂的话,那就是全不精,所以很多鉴定师,一生往往只专精一样。

        像是甘亚夫,他专精的项目是青铜器和杂项中的金银器,在国内是首屈一指的专家,文物分级的时候,他的意见往往就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就算是齐功,他也只是在字画和玉石这两项上造诣很深。

        另外齐功还涉猎一些杂项中的钱币、古墨、印章等几个小类别,至于别的物件,他也不敢冒然去帮人鉴定,实在是因为懂得不多。

        “我对杂项还有青铜器和字画,基本上都懂一些……”

        齐老爷子给搭好了台子,怎么唱戏就是秦风的事儿了,秦风知道没点真才实学甭想被别人认可,当下也不谦虚,居然将古玩四大项说了三项。

        其实秦风这还是藏拙了那么一点,因为对陶瓷类的古玩,他也是很精通的,尤其是烧制赝品瓷器,从宋时的四大名窑到明清的青花官窑,那些配方几乎全都在秦风的脑子里。

        “你精通青铜器和玉石字画这三项?”

        不过旁人可不是那么想的,秦风此话一出,场内几位年龄都在五十开外的老鉴定师,脸上不禁有些难看,甘亚夫更是开口说道:“年轻人,大话可不是那么好说的?”

        要说懂得字画的精通印章砚台和古墨,这倒是能说得通,因为都是相关的东西,古代许多大画家的印章,往往都是自己篆刻的。

        但秦风所说的青铜器字画和玉石这三项,相互之间并没有多少关联,很多人究其一生都无法完成一项的研究,秦风竟然敢夸言懂得三项?

        “不敢说精通,只是略懂罢了?!鼻胤绲幕八淙凰档暮芮?,但脸上的表情,分明是在告诉众人,这三项都都能拿得起来。

        其实话说到这份上,秦风再谦虚也没用了,不在这些老头子面前显露一手,怕是根本就得不到他们的认可。

        “那好,我对青铜器有些研究,咱们就从青铜器这个展馆开始吧?!?br />
        甘亚夫也想看看秦风是在吹?;故怯姓娌攀笛?,当下带头往会所展厅方向走去,原本站在茶室门口的众人,也只能跟了上去。

        “我这好好的会所开业,怎么就成了考验那小子的考场了?”跟在人群后面的韦华,此刻心里却是有些郁闷。

        原本他请这几位专家来,只不过是想让会所的影响力在行业里能更大一些。

        但自从秦风出现之后,会所开业的主题和焦点,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转移到了秦风这个莫名其妙的小子身上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