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冷落

    第一百九十一章 冷落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喂,韩哥,我是军子??!”

        借着去洗手间的机会,陶军拿出手机拨通了韩铭的电话,刚才听到吕兵的话后,他心里有些不安,不弄明白事情的原委,怕是要平白结识个仇家了。

        这些京城的纨绔,看着一个个横得似乎鼻孔朝天,其实谁能惹谁不能招惹,他们心里清楚的很,万一不小心惹到了厉害的人,他们也会马上进行补救。

        “军子,什么事儿?我现在忙着呢?!?br />
        韩铭的确挺忙,虽然昨儿他的坚持让周家妥协了,但丈母娘和媳妇那一关却不太好过,总归是他把周家那位少爷给弄出国的。

        今儿一天媳妇都板着脸,韩铭是买菜做饭外加打扫卫生,正在家里忙得不亦乐乎,这会正用歪着脑袋将手机夹在脖子上讲电话呢。

        “韩哥,小逸那边是怎么回事?”

        陶家和韩家也是有亲戚的,韩铭的大姐就嫁在了陶家,是以陶军也没客套,开门见山的说道:“今儿来参加华哥会所开业的典礼,遇到了个叫秦风的小子,韩哥,我听说他和小逸那件事有关系?”

        “秦风?”听到这个名字,电话那端沉默了下来。

        电话里半天没声音,陶军不由有些着急,说道:“韩哥,我今儿惹到那个秦风了,到底有没有这事,您给我交个底??!”

        “军子,给他陪个礼道个歉,这事儿应该就能过去?!?br />
        韩铭叹了口气,说道:“也不用在人多的地方赔礼道歉,你私下找个机会就行,军子,别怕抹不开脸,这人很狠,不是你能招惹的起的?!?br />
        想到在孟林那里看到的秦风资料,韩铭还是感到一阵不寒而栗,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竟然就敢手刃五人,这得有一颗多么强大的心脏?

        更让韩铭不想招惹秦风的是,在坐了几年牢之后,秦风整个人变得更加内敛和深不可测了,自己和周逸宸的那些算计,早就被秦风不动声色的给识破了。

        再加上张大明的遭遇,韩铭明白,秦风绝对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如果不是韩铭见机快,上门赔罪并且答应了秦风的条件,怕是那段录像早就送到警备司令部去了,而自己在军队的仕途,也必将就此终结。

        “韩哥,我知道了,谢谢您??!”

        听到韩铭的话后,陶军后背冒出丝丝冷汗,要知道,韩铭在他们这个圈子里也是个狠角色,眼下却说出秦风更狠的话来,可想而知秦风是个什么人了。

        挂断电话后,陶军在洗手间里站了半晌,用凉水冲了把脸后,这才走了出去,他可不想因为得罪秦风,而被家里给送出国去。

        这会差不多已经四点左右了,在礼仪小姐的带领下,众人正往外走着,会所开张是有一个简单仪式的。

        看到秦风走在后面和两个年轻人说着话,陶军凑了过去,说道:“秦风兄弟,能借一步说话吗?”

        “军子,你还想干什么?”

        走在前面的李然听得陶军的话后,不由皱起了眉头,说道:“这是华哥会所开张的日子,闹出事来你担待的起吗?”

        “然哥,没事,我和军子哥聊几句?!鼻胤缤W×私挪?,说道:“军子哥也是性情中人,不会对我怎么样的?!?br />
        多个朋友就少个敌人的道理,秦风比谁都清楚,来参加个聚会就招惹一帮纨绔,那对秦风压根就没任何的好处,看到陶军有化解的意思,秦风当然不会拒绝了。

        “秦风兄弟仁义……”

        秦风的话让陶军听得十分舒服,连忙拱了拱手,说道:“刚才是我胡言乱语,当年小时候,我们不也是喝二锅头嘛……”

        “那好,改天我请客,军子哥您一定要来啊?!?br />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这些纨绔子弟也不全无是处,至少能装得起逼的同时,也能拉的下来脸,对付这种人还真没什么好办法。

        “老弟请客我一定去?!碧站钠鹆诵馗?,说道:“你既然好这口,回头我去二锅头的酒厂给你搞点原浆去,一准让你喝的尽兴……”

        俗话说花花轿子人抬人,陶军先示好,秦风再给台阶下,两人这一寒暄,刚才的事情就像是没发生过一般,有说有笑的往会所门口走去。

        这一幕,也让不少看到之前陶军和秦风冲突的人大跌眼镜,很多原本以为秦风只是钢琴弹的不错的人,此刻心里也明白了过来。

        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就算有争执不和,基本上也不会完全撕破脸,说不定过几天就坐在一起喝酒了,但这只是局限于他们这个圈子内被认可的人。

        如果是外面的那些地方官员、商贾或者是没有背景的人得罪了他们,那下场就会很惨,这些纨绔子弟们成事不足,但败事却是绰绰有余的。

        眼下陶军摆出的那副架势,让众人很容易就明白了过来,纵然秦风没有他们这种官场的背景,但一定有其让陶军忌惮的地方,不是易于之辈。

        再看向秦风的时候,很多人的眼神中的那种倨傲和优越感,也就消失掉了,再也没有把秦风当成一个学生或者是钢琴师了。

        对于这种改变,秦风自然也是心知肚明,他也没再刻意做出那副草根的模样,言谈举止间变得也和周围这些人相差无几,说笑着往开业的地方走去。

        会所开业的场所,自然不会放在楼道里,一行人坐着电梯下了楼后,在古玩城的大门口,已经是摆满了花篮,地上还铺着红地毯,搞得十分隆重。

        “很高兴诸位能来参加《思雅轩》的开业仪式!”

        韦华红光满面的站在了古玩城的门口,拿着麦克风说道:“感谢王局长、刘馆长、赵司长几位领导还有齐功老师能在百忙之中,能来小店指导工作……”

        在古玩城最不缺的就是同行,听着韦华宣读的名字,围观的一些古玩行的人,脸上顿时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那几位可都是与古玩行息息相关的人物。

        王局长就是国家文物管理局的大局长,刘馆长则是故宫博物馆的一把手,至于齐功,更是享誉海内外的国学以及古玩界泰山北斗的人物。

        这几人联袂前来参加一家古玩店的开业仪式,可想而知这家古玩店的背景有多深厚了。

        只是这些人不知道,此次的开业仪式上,几乎集中了全京城的官场子弟,另外还有一些很知名的藏家,只是身份不及那几个人没有上台而已。

        在几位领导分别讲了话之后,又进行了剪彩仪式,到这里会所的开业典礼就算是完成了,一行人拥簇着几个领导上电梯去到了会所。

        这个过程让秦风感觉有些无趣,他原本以为能近距离接触下齐功老师,就古玩修复的几个问题向其清缴一下,但在这么乱的环境下,他几乎没有任何机会。

        “喂,秦风,你怎么老是走在人后面???”正当秦风吊在人群最后等着电梯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韦涵菲的声音。

        “后面清净?!鼻胤缧ψ趴鹆送嫘?,说道:“我和那些当官的又没什么关系,不用去拍马屁的?!?br />
        “嗯,你和别人不太一样?!蔽ず频懔说阃?,说道:“秦风,你能告诉我一共学了多久的钢琴吗?”

        “四年!”

        看到韦涵菲张大了嘴一脸震惊的样子,秦风叹了口气,说道:“韦小姐,我之前就说过,这是需要天份的,而且女人在这上面的成就,真的很有限……”

        从钢琴出现到成为世界公认的乐器之王这个过程中,出现过无数的天才,但他们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少年成名,这也说明秦风的天才论并不是妄言。

        “我知道,我就是太喜欢钢琴演奏了?!?br />
        韦涵菲脸上露出一丝失落,以她的身世家产,自然不需要靠这个去谋生,一直支撑着她学习钢琴的动力,真的只是爱好。

        “算了,不说这个了?!蔽ず埔×艘⊥?,笑道:“秦风,以后我可以向你请教一些钢琴演奏的技巧吗?”

        “当然可以,只要我有空,随时都行?!?br />
        秦风笑着答应了下来,对于这个性格有些西方化的女孩,他并不反感,不过秦风也没有和她过多接触的打算,他平时忙的很,基本上没空。

        秦风话中的潜意,自然不是韦涵菲能听得出来的,见到秦风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女孩很是高兴,和秦风说着话进了电梯。

        “几位领导,我准备了一些茶点,大家过去品尝一下吧?!?br />
        韦华对孟林招了招手,说道:“林子,帮我招呼下几位,我和齐老师还有些别的事情要做?!?br />
        “好,华哥,放心吧,这边交给我就行了?!泵狭值懔说阃?,招呼王局长等人往休息室走去。

        别看在外面王局长等人赚足了面子,但是进到会所之后,他们一个个都很谦卑的很,因为这里几乎集中了京城所有的世家子弟,随便哪个的父辈官职都在他们之上。

        安排走了那些前来捧场的人,韦华也松了口气,将坐在入门处休息的齐功搀扶了起来,说道:“齐先生,这里都是我这十多年从海内外收集到的一些藏品,今儿还要麻烦您给鉴定一下……”

        “韦小姐,失礼了,我得去学习下?!?br />
        出了电梯刚来到会所的门口,秦风就听到了韦华的声音,不由眼前一亮,向韦涵菲告了声罪,能亲眼见到大师鉴定物品,这机会可是难得的很。

        “难道我还没那个老头子有吸引力吗?”

        虽然不是那种喜欢被追捧的人,但看着秦风匆匆离去的背影,对古玩一窍不通的韦涵菲,还是有一点点被人冷落了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