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脸面

    第一百八十四章 脸面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嗯?还真是她!”

        秦风抬头望去,穿着一袭黑色晚礼服的孟瑶,和平时在学校里简单的打扮完全就像是两个人,那清纯的面孔加上性感的身材,让秦风看得都是为之一愣。

        孟瑶的右手挽在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手臂处,那个男人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子,更将穿着高跟鞋的孟瑶衬托的犹如女神一般,顿时吸引了整个休息厅众人的目光。

        相比清纯与诱惑并存的孟瑶,走在男人另外一边的华晓彤,也是丝毫都不逊色。

        一向胆大的华晓彤,今天居然穿了一身豹纹的连体短裙,将其魔鬼身材展露的淋漓尽致,也让不少人暗中往肚子里流口水。

        一时间,几乎所有人,对站在二女中间的男人都是嫉恨有加,恨不得那个左搂右抱的人换成是自己才好。

        “这……这是咱们京大的学生?”

        朱凯嘴边的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他没想到认识的二人只不过换了件衣服,竟然会有如此大的改变,直接从青涩的少女变成了男人心目中的女神。

        见到秦风的目光只是在两个女人身上扫了一下,就放在了中间男人的身上,坐在秦风身边的李然笑道:“小子,别吃醋,那个人叫孟林,是孟瑶的哥哥,他很有出息,在京城小一辈的人里面,没人能超过他……”

        秦风的目光盯在了孟林的脸上,点了点头,说道:“这人脸型方正,神情刚毅,的确是个人物,他适合走仕途?!?br />
        相面并非是像许多普通人误解的那样,认为是封建迷信,其实面由心生,从面相上可以看出很多东西,孟林生就的就是一副官相。

        这会厅里已经有不少人向着孟林三人迎了过去,李然也没这凑热闹,说道:“秦风,孟林对他妹妹可是爱护的紧,你要想把孟瑶拿下,可要先过大舅子这一关……”

        “得了吧,然哥,这玩笑咱们别在开了,成吗?”

        看到几乎要把孟林几人围起来的众人,秦风苦笑了起来,说道:“您也是圈子里的人,像我这样的癞蛤蟆,真的能吃到天鹅肉?”

        指了指一个个装得都像个绅士般的那些男人,秦风笑道:“我可不想成为那些人的公敌,一个周逸宸就让我头大了?!?br />
        话刚出口,秦风就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李然并不知道周逸宸对付的自己的事情。

        果然,李然脸上露出差异的神色,开口问道:“周逸宸?那小子怎么了?你惹到他了?”

        “没,不是听说孟瑶是周逸宸的未婚妻嘛……”秦风自嘲道:“我这么一穷光蛋,哪里养得活这样的女人?!?br />
        “你小子,倒是不怕贬低自己?!?br />
        李然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秦风,现在的年轻人在别人面前时,都喜欢吹嘘自己多厉害,秦风却是与那些人恰恰相反,总是习惯将自己缩在角落里,不愿引起别人的关注。

        就像是冯永康和朱凯在和李然打牌的时候,下意识的就会说出一些吸引人注意的话题,在很多人看来,这其实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

        “嗯?和李然坐在一起的那人挺眼熟的???”

        正在应酬着那些各家子弟的孟林,忽然感觉到似乎有目光盯着自己,抬头看去,正是秦风等人坐着的那个方向。

        “瑶瑶,去那边坐吧……”招呼了妹妹一声,孟林有些无奈对着围过来的那些年轻人说道:“哥几个,别围着了!”

        孟林在京城三代小一点的子弟中,也算是个领军人物了,三十出头就坐到了副厅级别,下去几年从警队转到地方,一个地级市的书记是跑不掉的。

        加上孟林现在的工作,也让那些年轻人对他有几分畏惧,听到孟林的话后,顿时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不过目光却是都盯在了儿女身上。

        带着孟瑶和华晓彤走到了秦风等人的那处卡座,孟林笑道:“李然,见了我也不打个招呼?”

        “林哥,您这一进来就变成当红炸子鸡了,我哪里挤得进去???”

        李然调侃了孟林一句,看向孟瑶,挤了下眼睛,说道:“今儿是不是京大同学会???来了这么多京大的人?”

        “秦风,你们怎么在这里?”

        孟瑶此刻也看到了正往沙发里面缩的秦风,话刚问出口就反应了过来,这还有问吗,自然是李然带进来的了。

        “呃,是孟瑶同学??!”

        秦风装作刚刚看到孟瑶的样子,开口说道:“我们跟着然哥来长长见识的,你们随便坐,听然哥说这里的红酒一杯就要好几百,我得多喝几杯?!?br />
        说着话,秦风毛手毛脚的用掌心贴住了面前的高脚杯,端到面前一饮而尽,嘴中嘟囔道:“怎么一股子馊味?真难喝,还不如二锅头呢?!?br />
        秦风此话一出,顿时引得周围一些沙发上的人看了过来,心里都在想着李然从哪里带来这么个土鳖?简直就是来丢人现眼的。

        “嗯,我也觉得红酒不如二锅头好喝,秦风同学说的没错?!?br />
        在听到妹妹喊出秦风的名字时,孟林的注意力几乎在瞬间,都全部集中在了秦风的身上,连秦风最细微的表情都没放过。

        秦风刚才的那番话以及他喝酒的样子,都是非常自然的,至少他看不出丝毫的做作。

        这就让孟林有些困惑了,因为从秦风之前针对周逸宸所做出的这些事情来看,他应该不是如此肤浅的一个人?但偏偏孟林看不出他是在装。

        “这小子,就那么讨厌孟瑶吗?”

        早上才被秦风指点过一番红酒鉴赏的李然,打死也不相信秦风就是二锅头的品味,他也是聪明人,当即就看出秦风似乎不太想和孟瑶接触,故意说出这番话恶心人的。

        摇了摇头,孟林对着秦风微微颌首,转脸说道:“瑶瑶,去那边坐吧!”

        不管秦风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他身负五条人命并且坐过牢的事情,却是不可抹杀的事实,孟林自然不愿妹妹和他过多的相处。

        “哥,就在这里坐好了?!?br />
        孟瑶看着哥哥指的方向,没好气的说道:“我不喜欢那边几个人,咱们就坐在这里,晓彤,你说好不好?”

        以前孟瑶出席这种场合的时候,很多人都知道她和周逸宸有婚约,极少有人在她面前献殷勤,不过昨儿的事情场内大部分人都听说了,眼下想打孟瑶主意的人确实不少。

        孟瑶嘴中不喜欢的那几个人,就是刚才表现最热情的,甚至那位刚从英国留学了两年回来的家伙,还拙手拙脚的想要来个吻手礼。

        华晓彤点了点头,说道:“那坐这吧,我也烦那几个人,每次都像是个求偶的孔雀一样,恨不得把身家都掏出来给你吹嘘?!?br />
        孟瑶讨厌一个人,最多就说句不喜欢,华晓彤可不一样,她上次可是当众泼过那其中一人一脸酒,自然也不愿意坐过去。

        “好吧,那就坐这里?!?br />
        孟林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他对秦风也有几分好奇,难得能有这么个机会观察一下他,当即在秦风等人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这个卡座是对组的,两排沙发形成一个隐秘的空间,坐上十来个人都不多,加了孟林和二女之后也不是很拥挤。

        “秦风,瑶瑶的事情多谢了?!?br />
        不管怎么说,秦风总是帮过妹妹的,孟林是个恩怨分明的人,纵然他对秦风的过往很在意,也不会因此去排斥对方。

        “碰巧了而已?!鼻胤绮辉谝獾陌诹税谑?,说道:“孟瑶谢过我了,这事儿算完了?!?br />
        “什么事???”

        一边的李然听得有些莫名其妙,他没想到一向都有些傲气的孟林,坐下之后不和自己说话,反倒是去谢秦风了。

        “没事,然哥,我报道那天帮了孟瑶同学个小忙?!?br />
        秦风轻描淡写的将话带了过去,说道:“然哥,主人搞这聚会,不会就是让咱们品酒听那老是走调的钢琴曲的吧?在这喝酒,还不如昨儿在那酒庄呢?!?br />
        “你小子就不能有点雅骨???”

        李然算是看出来了,秦风这是在故意装粗鄙,刚才孟林等人没来的时候,秦风还说那女孩钢琴弹的不错呢。

        “嘿,哥们,你听得懂钢琴曲吗?”

        李然话声未落,从对面那排沙发处站起了个人,一脸鄙夷的看着秦风,口中却是在对李然说道:“李然,你虽然不在圈子里玩,但带人来也带点靠谱的,这不是丢份吗?”

        那人话刚说完,身边又站起了一人,接着说道:“陶军这话说的没错,李然,你的品味是越来越低了???”

        刚才秦风说红酒不如二锅头的话,被旁边座位的几个人听在耳朵里就很不爽了,眼下居然又说别人钢琴谈的不好,这简直就是不懂装懂嘛。

        “军子,吕兵,我带什么人来,和你们没关系吧?”听到那两人的话,李然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了。

        秦风是自己带来的朋友,就算有什么失礼的地方,也容不得别人当众指责,这却是在扫他李然的脸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