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哑巴亏(中)

    第一百七十七章 哑巴亏(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风回到宿舍后,刚好莘南也在,看着秦风养得白白胖胖的样子,不由笑道:“我说秦风,你这是去养病还是疗养???回来整个人都胖了一圈?”

        “南哥,我都成全京大的笑柄了,还不许将养下身体???”

        秦风笑着将自己那简单的背包扔到了床上,看到靠墙的桌子上摆了一个大玻璃酒罐,不由皱起了眉头,说道:“这玩意不能摆在这里受阳光直晒的,否则药性会变质?!?br />
        莘南无所谓的说道:“你那同学搞的,我没动,不行就挪个地方呗?!?br />
        秦风左右看了下,最后抱着那四十斤的大酒坛子,将其放倒了床底下,他所泡的这种药酒不需要太长时间,有一个月的功夫就能让药性浸入到酒里面,到时就可以服用了。

        “秦风,你那酒是管什么用的?滋阴补肾不?”

        莘南放下手中的活凑了过来,他最近谈了个医学院的女医生,正打的火热,虽然肾不亏,但这玩意是越强越好,没哪个男人会嫌弃的。

        “南哥,省省吧,我这个是补气血的,您要是喝了,保准整天流鼻血?!?br />
        秦风闻言连连摇头,他这一坛子酒用了不少珍稀中草药,称得上是弥足珍贵,可不能让莘南给当强肾酒给糟蹋了。

        “你就吹吧?!?br />
        听到不是补肾的酒,莘南顿时兴趣乏乏,坐回到椅子上后,说道:“明儿是故宫博物馆的一位修复专家来讲课,你小子去听听,那位可是国内文物修复泰斗级的人物,听说要从你们这些人里面挑选几个,帮他们做一个文物修复的项目……”

        “知道了,谢谢南哥!”

        秦风闻言眼睛一亮,他虽然知晓不少文物修复的方法,但实践却是少的可怜,学这门专业的目地,就是想多一些实践的机会。

        第二天早上秦风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活动了下身体,也没回宿舍,直接去食堂吃过早餐后就赶往了课室。

        让秦风意外的是,不但自己那八个专业的同学都来了,就连莘南和他的同事李然这些已经参加工作的助教也都成了旁听生。

        “秦风,你小子不是说出院请哥几个喝一顿的吗?”

        冯永康和朱凯一左一右的将秦风夹在中间,面色不善的说道:“昨儿我们两个去医院,你居然出院了,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秦风闻言苦笑了一声,举起双手做投降状,说道:“两位大哥,中午我请,什么地方你们选,好酒随便喝,成吗?”

        秦风原本就不是小气的人,吃喝了这哥俩那么多天,也想着回报下,只是昨儿和谢轩的那些事情,却不方便让他们知晓。

        “秦风,要请喝酒怎么不喊我们哥俩???”坐在后排的莘南说话了。

        “南哥,您也来宰我???刀子别太狠啊?!鼻胤缈奚プ帕乘档溃骸澳忝怯植皇俏颐亲ㄒ档?,跑这儿来凑什么热闹?”

        莘南往左右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齐老先生的课,可不是随便就能听到的,他老人家手上项目多,又不在乎钱,说不定被挑出去做项目,那就赚到了……”

        原来,今儿来的这位人物,可是大有来头,这位大师姓齐,单名一个功字,是国内当代著名的教育家、古典文献学家、书画家、文物鉴定修复专家、红学家、诗人,国学大师。

        而且齐功不但在学术上造诣极深,他本身还是前朝皇室成员,不过在近代,清皇室成员的际遇都不怎么好,齐功也是幼年失怙且家境中落,完全靠着自己才成就了这么大的名声。

        所以今儿来的人,并不局限在文物鉴定与修复这一个专业,还有有历史系的,考古系的,甚至还有美术学院的,老先生已经八十多了,他的课可是听一堂少一堂。

        “师父当年要不是进了监狱,或许在学术上的成就,也不下于此人吧?”

        听完莘南的介绍,秦风有些心酸,没人比他更清楚载昰在学术上的造诣,他可谓是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尤其那一手雄厚刚劲的书法,比之古代大家亦然不遑多让。

        只是载昰时运不济,小半辈子都埋没在了监狱之中,现在还能记得他名字的人,或许只有当年一些也是垂暮之年的江湖大佬了,而这些人,有一多半还都是在国外。

        在等待中,老先生上台了,齐老先生个子不高,说话有些轻柔,但讲起课来引经据典,学识十分的渊博,课堂不时被一阵掌声给打断。

        “咦,秦风呢?”

        老先生的课向来都不会令人感到枯燥,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只是在下课的时候,莘南等人发现,秦风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刚才好像见他出去了,应该是上厕所了吧?”朱凯不确定的说道,听齐老先生的课,很多人都憋的膀胱难受的,生怕少听那么一会。

        等了大概七八分钟后,也不见秦风回来,冯永康不禁嚷嚷道:“我x,不就是一顿饭吗?至于尿遁吗?”

        “南哥,难得聚一起啊,怎么着,中午搓一顿?”

        眼珠子一转,冯永康将主意打到了莘南的身上,前段时间他给秦风泡酒,经常要往宿舍跑,倒是和莘南也熟悉了。

        “臭小子,你们个个都是大款,打我什么主意???”

        莘南闻言笑了起来,摆了摆手说道:“走吧,今儿我请客,回头逮到秦风,一定要把他吃破产!”

        继承了莘老爷子遗产的莘南,手上几十万还是有的,请吃顿饭自然是小意思,当下一行人往学校外面走去,当然还不忘记骂秦风几句——

        放了冯永康等人鸽子的秦风,其实距离出来吃饭的莘南那些人并不远,他现在就在美食街上的游戏室内。

        转让后第一天营业的游戏室,此时的生意并不好,店面的整扇落地玻璃都被打碎掉了,收银台的那张桌子也被砸烂了,门口的两台机器,正往外冒着火花。

        在游戏室的一角,四个精壮的小伙子瘫软在了地上,李天远就站在那里,看到有谁想爬起来,马上就是一脚踹过去。

        那几人眼中虽然透着怒火,但无奈技不如人,脸上身上到处都是伤痕,浑身骨架都像是散了一般,厚重的喘息声,隔着好几米都能听到。

        “风哥,远子哥手狠,把人打的不轻!”

        谢轩脸色凝重的看着闻讯赶来的秦风,低声说道:“风哥,这几个人虽然没带士兵证和穿军装,但绝对是当兵的?!?br />
        谢轩这小子蔫坏,刚才在李天远放倒几人之后,他将其中两人的裤子给扒了下来,里面统一的制式内裤,将几人的身份给暴露了出来。

        “远子,你没事吧?”秦风看到李天远的脸上也有些伤痕,开口问了一句。

        秦风是在齐老先生的课快要结束的时候,感受到手机震动才出去接的电话,听到有人闹事后马上就赶了过来。

        “风哥,没事,他们学的那些都是花架子,不禁打!”李天远裂开嘴笑了起来,开游戏室当老板,没事还能打打架,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

        “**,看什么看?等会就把你们送派出所去!”

        见到地上一人脸上露出不忿的神情,李天远又是一脚踢了过去,不过却是收住了劲,否则他这一脚最少能踢断那人几根肋骨。

        “纵兵行凶,真以为部队是他们家开的?”

        秦风冷笑了一声,脸上露出怒意,对方也忒欺人太甚了,军训打伤了他不说,竟然还让当兵的来闹事,秦风已经决定将事情给挑明了。

        “过程都录下来了吗?”秦风回过头,低声问道。

        “风哥,放心吧,都录下来了……”

        谢轩嘿嘿笑道:“幸亏昨儿您提醒我,这几个小子到门口我就感觉不对,马上就打开了摄像机了……”

        昨儿听到秦风的话后,谢轩就花了六千多买了一个小型的摄像机,上午正在那里摆弄着玩的时候,看到这几个人一脸不善的来到门口,顺手就给录下来了。

        “**,这几个家伙挺横的嘛!”

        秦风凑过去看着录像机的回放,那几个人是骑着两辆摩托车过来的,走到门口停好车后什么都没说,其中一人拿了根钢管就将玻璃门给打碎了,另外三个人则是冲了进来,直接就砸起了游戏机。

        再往后,就是李天远动手的情形了,那几人虽然在部队里都练过,不过和李天远比起来还是差了许多,拼着挨了几棍子,李天远一一将几人击倒在地。

        “轩子,把远子动手这一段给删除掉!”

        秦风脸上露出了冷笑,说道:“部队里的人穿便装出来打架,还是打砸抢,如此猖獗,我倒是要看看,军委是不是他姓韩家开的?”

        秦风听胡保国说过部队里的事,由于军队里都是些十八九岁的小青年,年轻人火气就旺,打架不算什么,越是嗷嗷叫的部队,战斗力也就越强。

        但是部队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万一和地方上起了冲突,打赢了回来没奖励,但如果打输了,一个处分是跑不掉的。

        像韩铭这样私下里派人来捣乱,明显就是底气不足,加上又是地处京城,秦风料想韩铭也不敢像一些偏远山区那样开着卡车带兵出来闹事,这次却是吃死他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