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服了

    第一百七十二章 服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秒记住【】/manghuangji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风哥,事情都办好了,明儿和大黑去办理下营业执照变更手续,那间游戏室就是咱们的了?!?br />
        将被李天远玩的奄奄一息的大黑扔到游戏室门口后,谢轩拨通了秦风的电话,笑道:“没想到这小子还挺遵纪守法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一样不缺?!?br />
        “没出什么纰漏吧?该做的事情都做了?”秦风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比他预计的时间要稍微长了一点。

        “放心吧,风哥,吓破他的胆子,也不敢玩花招?!?br />
        谢轩有点兴奋,他发现自己也喜欢上了豪取强夺这种手段,转眼间的功夫,价值十来万的游戏室,就变成他和李天远的了。

        想到李天远最后当着大黑的面,将那玩具手枪拆散之后大黑如丧考妣的样子,谢轩忍不住笑出声来,相对于手上的伤势,大黑精神所受的打击还要更大一些。

        “这事儿偶尔为之行,没我的话,以后别擅自去做?!?br />
        秦风听出了谢轩语气中的兴奋,淡淡的说道:“行了,按照计划办,对那几个小子下手别太重,另外,明儿小心点?!?br />
        “风哥,您放心吧,我和远子又不是没进去过?!?br />
        谢轩闻言笑了起来,不过他的胆子总是要比李天远小点,紧接着说道:“风哥,您那边也要安排好,羁押时间太久,外面的事情不好处理!”

        “我知道,抓紧办事去吧!”秦风答应了一声,将电话给挂断了。

        “现在这社会。黑白两道都要有人??!”

        躺在床上盯着外面的月光看了好一会,秦风用手机又拨通了一个号码,这是胡保国的私人号码,知道的人不超过五个。

        “秦风?你小子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老子才刚刚睡下!”

        电话响了好一会才被接通。胡保国有些恼怒的声音传了过来,他今儿为了督办一个案件,十二点多才回到家里,这刚刚睡了没一个小时。就被电话吵醒了。

        胡保国在津天算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不过秦风从来不买他的帐,张口笑道:“胡大哥,嫂子又没跟过来,你身边不会睡着另外的女人吧?”

        秦风知道胡保国的妻子还留在石市,并没有跟过来,拿这事儿和他开玩笑也不是第一次了。

        “滚一边去,老胡是那样的人吗?”

        胡保国也拿秦风没办法,骂了一句之后。说道:“半夜打电话来。是出了什么事儿吧?我说你小子都上大学了。就不能安稳几年,出来老老实实的找个工作?”

        对于秦风,胡保国比自己的小子还伤脑筋。一来有载昰的情分在,他和秦风算是同门师兄弟。几年相处下来,感情很深。

        第二就是,他胡保国能坐在直辖市的局长宝座上,全凭了秦风对袁丙奇集团的举报,甚至后来案件的侦破,也是秦风起了关键性的作用,这个人情胡保国怕是一辈子都还不清的。

        “胡大哥,您别冤枉我,我可没干什么?!?br />
        秦风在电话里连声叫冤,说道:“是远子和小胖出了点事儿,怎么说他俩也是您管教出来的,就伸把手拉拉他们吧!”

        “谢轩和李天远?妈的,你糊弄我是吧?”

        胡保国对于他们几个人的关系是一清二楚,忍不住骂道:“那俩小子对你是唯命是从,甭管出什么事,都是你指使的,还敢和我装?”

        “得,您老明鉴,不过这事儿也不怪我……”

        秦风嘿嘿笑着,将他来京城后所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给了胡保国,末了说道:“胡大哥,被人这么盯着,我这几年学也甭上了,这不是被逼的吗?”

        “无法无天,真是无法无天,知道吗?你们这叫强取豪夺,叫做绑架!”

        秦风电话里说出的事让胡保国听得的目瞪口呆,习惯性的想去拍桌子,却忘了自个儿是坐在床上的,一下拍空差点没闪到腰。

        秦风也不生气,笑着说道:“胡大哥,那货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整天用赌博机毒害学生,我这不是让他改邪归正嘛,小胖和远子那叫为民除害!”

        “妈的,现在是法制社会,你就不知道收敛些?”

        胡保国叹了口气,问道:“没出人命吧?要是出了人命,你叫那俩小子自首得了,谁都救不了他们!”

        “胡大哥,您觉得我做事,有这么不靠谱吗?”

        秦风在电话里咳嗽了一声,说道:“其实就是让您打个电话,给那边点压力就好了,派出所的那人屁股也不干净,他不敢追究的……”

        “你小子是他娘的派出所杀手???刚扒掉一个所长的警服,这又招惹上了个副所长?”

        听到秦风的话后,胡保国也是哭笑不得,想了一下之后,说道:“行了,这事儿我知道了,秦风,我警告你,再出这样的事,老子把你的腿给打断!”

        “胡大哥,不用打,我自己敲断给您送去成不?”

        秦风嘿嘿笑着,没等胡保国开口,连忙说道:“胡大哥您平时那么辛苦,半夜打扰真不好意思,我先挂了啊,拜拜了您??!”

        “嘟嘟嘟……”

        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忙音,胡保国气的差点没将手机给扔了,这他娘的叫什么事???

        当所长那会,胡保国要帮着师父载昰窝藏他从墓葬里盗出的赃物,现在当局长了,还要帮师弟擦屁股,他当的是公安局局长,不是养老院院长和幼儿园的园长!

        “妈的,下次见了这小子一定要好好收拾他!”胡保国苦笑了一声,将电话扔到床头沉沉睡去。

        秦风所做的这事儿,虽然不合法,但在胡保国心里也算不得什么,他一没贪污二没受贿,仅仅是打个招呼而已,出了事也牵扯不到他的头上。

        职务越高,越是需要平衡各方面的关系,胡保国和津天道上的大佬常翔凤做朋友,未必就能逃得过国家的耳目,但那有怎么样?黑与白之间,原本就是说不清楚的。

        “你……你们真敢来?”

        第二天一早,一夜未睡的大黑就被堵在了家中,惊恐的看着满脸笑容的谢轩和一脸冷酷的李天远,整个人差点都崩溃了。

        昨天夜里大黑那经过包扎的左手是钻心的疼痛,按照那家黑诊所的医生所言,他的整个左手,基本上是废掉了,以后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动作。

        当时急怒攻心的大黑,马上就给疯子打了电话,但电话接通之后,里面传来的却是谢轩的声音,还伴随着一阵鬼哭狼嚎声。

        谢轩很好心的建议大黑报警,或者连夜潜逃,那样他们就不会再见了,吓得大黑挂断电话后大半夜都没敢关灯,就那样瞪着眼睛撑到了天亮。

        “大黑哥,走吧,等着您办手续去呢?!?br />
        谢轩笑眯眯的说道:“我们都是正经生意人,公平买卖童叟无欺,办理了手续,才能接管游戏室??!”

        “两位大哥,办了手续,能放我走?”

        大黑昨天也不是没想过逃走,但他被李天远的手段给震慑住了,在他求饶之后,仍然被李天远一下一下的将左手另外两根手指砸断。

        而当时李天远面上的表情,就和现在一样,没有丝毫的波动,大黑心里明白,这是个真正的狠人,万一自个儿逃走失败的话,他真敢要了自己的小命。

        现在大黑已经不去想什么游戏室了,他只想拿着这几年辛苦赚下的五十万,回到自己的市郊老家买上几套房子,安心的过完下半生。

        正如谢轩所言,大黑见识了真正的狠人,才明白自个儿真不是混江湖的料,他一不能打二不够狠,即使没有昨儿这件事,他早晚也会被人连肉带骨头吃的渣都不剩。

        “大黑哥,咱们一无怨二无仇,转让了游戏室,您想去哪儿去哪儿,我们管得着吗?”

        听到大黑的话后,谢轩不由笑了起来,他能看出来,大黑是真服了软,江湖本就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没有一股狠劲和实力,别想在江湖上混下去。

        “好,我陪你们去办理手续!”

        大黑咬了咬牙,昨天他被李天远收拾的连父母和小老婆生的儿子住在什么地方都交代了,这也是他没逃跑的原因之一。

        “大黑哥是聪明人,聪明人往往能活得很久的!”

        谢轩看向了李天远,说道:“大哥,我陪着去就行了,随时手机联系,万一有事儿您就去大黑哥家里住好了,京城人一向都很好客的!”

        “别,两位大哥,我……我真的服了,求求您,别骚扰我的家人好吗?”

        谢轩的一句话让大黑真的崩溃了,他虽然混蛋,但却算是个孝子,蹲大狱已经让老父亲气得卧床不起,要是李天远这杀神去到家里,指不定将父亲吓出个好歹。

        “就是随口说说的,大黑哥,走吧,早点办完您也能老婆孩子热炕头,早点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不是?”

        谢轩一边贫着嘴,一边拉着脸色苍白,左手包着厚厚绷带的大黑出了门。

        当然,游戏室的相关手续也都带上了,按照秦风的说法,开店做买卖,那一定要坚决拥护国家的法律法规,按章纳税,不钻国家的一点空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