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猜测

    第一百六十八章 猜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当然,对于张大明的状况,秦风一无所知,他此时正在给李天远和谢轩讲着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

        “风哥,我去把那个姓周的做掉吧?”

        听完秦风的讲诉,李天远捏了下拳头,脸上露出了狞笑,练武之人血气旺盛,遇到事情往往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用武力去解决。

        “做掉他?那你要不然出国,要不然就一辈子东躲西藏吧!”

        秦风看了一眼李天远,说道:“远子,在国内,不是万不得已,尽量不要惹出人命来,否则很难摆平的……”

        当年秦风还没成年,因杀人就被判了四年,眼下李天远要是干掉周逸宸,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谁都救不了他。

        “风哥,那怎么办?您就等着姓周的再来找麻烦?”李天远的情绪显得有些急躁,他这年把的时间进入到了瓶颈之中,一直没得以突破,心绪有些不稳。

        “找我麻烦?他算老几?”

        秦风脸上露出冷笑,转脸看向说道:“轩子,医院后门蹲了三个人,估计就是周逸宸派过来的,你先去摸摸底,回头再想办法……”

        在谢轩二人来之前,秦风曾经去一楼看过,那哥三个依然守在了后门,看来等不到自己是不肯善罢甘休了。

        “是,风哥,您放心吧,我一准将他们老底掏出来!”谢轩嘿嘿一笑,他最擅长干这种事儿,那胖胖的脸庞憨厚的外面,机具欺骗性。

        “风哥,我也去!”李天远也站起身来。

        “你坐下,又不是去打架?!鼻胤缫话牙×死钐煸?,说道:“来,陪我搭搭手,看看你这段时间功夫有进展没?”

        对于李天远,秦风可不敢放他离开,从李天远爷爷去世之后,恐怕在这世上,只有两个半人能让他听话了。

        第一个自然是秦风,李天远对他是心服口服,可以说是言听计从,只要是秦风说出来的话,李天远从来都不争执。

        第二个人就是胡保国了,胡大所长手底下硬,最关键的是当年不止一次收拾过李天远,这哥们见了胡保国,整个就一耗子见猫。

        还有半个人,却是刚刚出了病房的小胖子谢轩,出狱之后谢轩算是李天远的半个老板,加上鬼主意又多,所以李天远也能听进去一些他的话。

        除了这两个半人之外,李天远可谓是无法无天,秦风要把他给放出去,估计这小子能在京城把天都给捅破。

        “好,咱们搭搭手?!碧角胤绲幕昂?,李天远大喜,说道:“风哥,从你走了之后,我练功就一直不得劲……”

        在武术中,搭手就是切磋的意思,是一种比试方式。

        双方各自先伸出一个胳膊,搭在一起,在狭小的空间内,用挤、按、推、引等巧劲相互笔试,长辈考校晚辈的时候,通常也喜欢用搭手。

        “远子,小心了!”

        两条手臂搭在一起,秦风小臂微微用力往前一推,李天远连忙将劲力运到了胳膊上,却冷不防秦风的手臂传来一股黏力,带的他的身体往前冲了过去。

        秦风身形一闪,右手闪电般的抓住了李天远的后心衣服,没好气的说道:“你小子,还是用蛮力,不知道一巧破千斤吗?”

        “风哥,我哪是你的对手啊?!?br />
        站住身形后,李天远挠了挠头,说道:“我就是领会不到那个巧字,不过风哥,不也有一力破十会的说法吗?”

        “滚一边去,我教你的是最纯正的内家心法,你小子当外门功夫练,还有理了?”

        秦风一巴掌拍在了李天远的头上,八极拳虽然刚猛脆烈、大开大合,但却是正宗的内家拳法,一向都有“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的说法。

        李天远倒好,完全不管拳法中阴柔巧妙之处,只懂得和人以攻对攻,秦风纠正了很多次他也不听。

        不过李天远倒是有练外家拳的天赋,真要是强打硬攻,就算秦风和他对上,恐怕也要吃些亏才能将其拿下。

        “嘿嘿,风哥,我就不喜欢那些小巧的功夫!”被秦风教训,李天远笑嘻嘻的也不生气。

        “遇到内家拳的高手,有你哭的时候?!鼻胤缫×艘⊥?,也懒得说他了。

        李天远天生蛮力,除非遇到暗劲高手,一般人也真奈何不得他,在现在这国术凋零的年代,除非一些老拳师,年轻一辈中,他的确可以横着走了。

        谢轩出去打听消息,不见得能很快回来,秦风当下在房中指导起李天远来,他从八岁开始偷师,当李天远的师父还是绰绰有余的——

        “啊啊啊……”

        从医院出来后,来到校园一处无人的人工湖旁边,华晓彤不顾形象的喊叫了起来,今儿晚上的遭遇,让华大小姐倍受挫折。

        以前在街上对付那些登徒子小流氓,华晓彤的拳脚功夫无往而不利,没成想今儿却是在那傻大个面前吃了瘪,一个照面都没走过去,就被别人赶苍蝇般似的一把给推开了。

        “晓彤,知道天外有天了吧?”

        看到华晓彤那气急败坏的样子,孟瑶一阵好笑,说道:“知道天外有天了吧?以后看你还敢不敢和人动手?那人今儿是让着你的?!?br />
        “什么???瑶瑶,我好厉害的?!?br />
        听到孟瑶的话,华晓彤愈发气急,道:“那傻大个就是个子高一点,力气大一点而已,我当时也没准备好,不然一准能将他打趴下!”

        跆拳道的功夫,有百分之七十都是在腿上的,按照华晓彤的想法,自己还没来得及用高踢腿的,否则一招就能将那大个子个KO掉。

        只是华晓彤不知道,在实战性极强的国术中,讲究的是腿不过膝。

        那种高抬腿或者是回旋踢的动作,固然好看花俏,但根本就没什么杀伤力,她今儿要是用出来的话,恐怕会输的更难看。

        见到华晓彤真要急了,孟瑶笑着说道:“好吧,咱们晓彤最厉害,是最喜欢打抱不平的侠女,天下无敌,好不好???”

        “天下无敌那还差了点?!?br />
        华晓彤倒是有自知之明,很认真的想了一下,说道:“刚才出现在秦风病房的那个大个子不简单,我……我感觉他身上有种杀气!”

        “杀气?你武侠小说看多了吧?”孟瑶不以为然的说道:“那里有什么杀气,那人只不过长得凶恶了一点,是你的错觉吧?”

        要说李天远的卖相是不怎么样,尤其那眼睛一瞪起来,估计不用化妆直接就能去演黑-社会老大了,和港岛的那位演员绝对有得一拼。

        “不是,肯定不是错觉,我……我在小叔身上见过那种感受?!?br />
        华晓彤的脸色变得认真了起来,说道:“那个大个子一定不是好人,说不定手上还有人命呢,瑶瑶,你没事离秦风远一点……”

        华家从建国以来,最早是在?;ぞ┏前踩奈朗慷?,后来又进入到公安系统,和京城中诸多武术名家都有来往。

        华晓彤的小叔,五岁的时候就拜在一位八卦掌名家门下,十八岁时参加了对越战争,战争结束后,进入到了总参某特殊部门工作。

        华晓彤是在十岁的时候,才第一次见到这个小叔,从小就有点男孩性格的她,居然被小叔给吓哭了,当时只不过是因为小叔瞪了下眼睛。

        后来学武之后,华晓彤才知晓那叫做杀气。

        随着对小叔的慢慢了解,她也知道,小叔经常去执行一些见不得光的任务,十岁初见小叔那次,他刚在沙漠里呆了半个月,击毙了十多名准备偷逃出境的罪犯。

        而在李天远的面前,华晓彤居然也感受到了这种气势,一开始她没联想到这方面,现在回想起来,脸色不由变得异常的难看。

        “晓彤,捕风捉影的事情不要乱猜?!?br />
        孟瑶关注的事情却是和华晓彤有些不一样,微微皱起眉头,说道:“那个大个子和小胖子,为什么都叫秦风大哥???看年龄,好像两个人都比他!”

        “有什么好奇怪的,秦风上大学之前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br />
        华晓彤撇了撇嘴,说道:“那两个人叫他大哥,说明他在这个小团体里是老大,瑶瑶,我要不要叫人去查下他?看看他以前到底做过什么坏事?”

        “别,瑶瑶,秦风现在是咱们同学,不要做这种事情?!?br />
        孟瑶摇了摇头,说道:“我怀疑秦风在火车站那次,是故意帮我解围的,而且他这次受伤,应该也没看上去那么严重,他是在装……”

        要不怎么说女人的第六感,往往都是十分准确的,和秦风接触了不过两次,孟瑶居然就将事实猜测的八九不离十了。

        “那秦风岂不是你的恩人了?”华晓彤翻了个白眼,说道:“瑶瑶,我看你是春心动了,想要以身相许吧?”

        “臭丫头,又乱说话,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孟瑶做生气状,两个青春洋溢的女孩在湖边嬉闹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