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说哭了

    第一百六十一章 说哭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孟瑶同学,我和你不一样!”

        听到孟瑶的话后,秦风并没有生气,脸上露出一丝黯然的神色,说道:“我从小没有父母,能走到今天,考入到了京大,你知道我吃过多少的苦吗?”

        没等孟瑶回答,秦风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说道:“算了,和你们这样的天之骄女说这些,你也听不懂……

        报道随便你写了,我无所谓,大不了这几年上大学的时候,多打几份工吧,我相信,有手有脚的,我一定能在大学、在这个生活上生存下去的!”

        千门就是骗子门,但想要骗人,首先就需要别人相信你,没有好的演技,就甭想吃这口饭,秦风所说的事情,基本都是事实,这也算是本色演出。

        尤其是秦风的声音变得低沉失落,那缓缓诉说让人听上去有种揪心的感觉,没人会怀疑秦风这番话的真假,因为那种表情,除非奥斯卡影帝级别的人物,或许才能表演出来。

        原本还在心里骂着秦风小人的孟瑶,此时就像是在坐过山车一般,一颗心忽然向下沉了下去,看着悲伤的秦风,她突然觉得自己真的不应该说出方才那番话来。

        “对……对不起,秦风,我……我不是故意的?!?br />
        孟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再怎么说秦风都是帮助过自己的人,她刚才的行径和语言,是非常不应该的。

        而且自己应该早就看出来的,秦风穿的很朴素,浑身上下没有一件名牌,那天报道的时候,居然连一床被子都买不起。

        这样的人,为了追求生存,只要不损害别人的利益,无论他做出什么事情,孟瑶感觉自己都没有权利去指责。

        “没事,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br />
        秦风从枕头下面掏出一个信封,说道:“学校领导给我补发了两千块钱,够我这一年的生活费了,等我病好之后再去打份工,明年的学费也没有问题!”

        看着脸上恢复了阳光笑容的秦风,孟瑶总感觉在他的眼底,还有那么一丝阴影。

        听到秦风说一年的生活费只有两千,孟瑶瞪大了眼睛,说道:“两千块钱哪够吃的?你……你军训的时候身体不舒服,不会是饿的吧?”

        孟瑶每天早上除了在食堂的早点之外,还要喝一杯牛奶,大概需要花费四块钱左右,中午差不多也是四块钱,这加起来就是八块。

        晚上孟瑶不吃饭减肥,但会喝一些营养餐,那东西很贵,如果换成钱的话,最少也要四五十块。

        这还不算隔三差五的和华晓彤还有宋颖等人去吃一顿肯德基或者是麦当劳,去逛街买衣服,当然,喜欢吃全聚德鸭皮美容的孟瑶,一星期总归是要吃一次的。

        另外还有牙膏牙刷毛巾肥皂以及女人最重要的化妆护肤品,七七八八的加起来,孟瑶一个月的开销,最低也要在两千块钱以上。

        就算秦风不吃全聚德不吃营养餐也不吃肯德基和麦当劳,但是一天十块钱的饭钱,那绝对是必不可少的,这样算下来一个月就要三百,一年就是三千六百块钱了。

        仅靠两千块钱维持一年的生活费,孟瑶真的无法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难道每天都不刷牙洗脸,一年到头都穿着固定的一身衣服吗?

        所以在此时孟瑶的眼中,秦风已经是从贫困山区来的学生了,在秦风面前,她对自己以往那种和京城世家子女比起来根本就不算奢侈的生活,都感到了万分的羞愧。

        “哪里是饿的,我现在每天吃的好饱的,大学里比家里要强多了……”

        秦风身体微微向前坐了下,挡住了放在另外一边床头柜上的保温瓶,掰着右手给孟瑶算道:“你看,学校里的馒头便宜,才一毛钱一个,我早上吃两个,有家里带来的咸菜,开水不要钱,这样早上就只花两毛钱。

        中午还是四个馒头,不过我会买个素菜,炒豆芽或者土豆丝才三毛钱一份,这加起来就是七毛钱,一天加起来吃饭只需要九毛钱而已啊……”

        “那晚上了?”看到秦风停住了嘴,孟瑶不由追问道。

        “嗨,孟瑶同学,一看你就不会养生?!?br />
        秦风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古人说,早上吃饱,中午吃好,晚上吃少……

        这就是说,早饭一定要吃饱,这样一天才有力气,到了中午是补充营养的时候,吃的东西要好才行,我每天中午都吃菜呢。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不容易消化食物,那就一定要少吃了,其实吧,吃不吃都无所谓,反正睡觉也不会感觉肚子饿,所以我就省下来了……

        你算算,一天我吃饭最多只花一块钱,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不过有时候我也会吃顿肉菜的,算四十块钱好了……

        另外每个月还要买点牙膏什么的,大概需要10块钱左右吧,这样每个月就是五十块钱,一年才六百,2000块钱要是省着用,我能用三年呢……”

        说到这里,秦风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说道:“告诉你个小秘密,我那一宿舍的哥们是考古研究所的,每个月可是都拿工资的……

        按照我的估计,要是蹭他一点的话,牙膏和厕所用的卫生纸,那些都能省下来了,说不定这笔钱就不用花了!”

        说完之后,秦风一脸得意的看着孟瑶,似乎在等着对方夸奖他一般。

        “你……你以后打算每个月就……就这样生活?”

        孟瑶的声音颤抖了,她怎么都无法想象,在马上就要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竟然还有人能一个月靠着五十块钱生存?

        “是啊,这不挺好的吗?”

        秦风奇怪的反问道:“我小时候吃饭的时候,别说馒头了,捡到什么吃什么,有时候别人家里养的狗都比我吃的好,现在天天有馒头吃,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秦风倒是真的投入了感情。

        因为他想到了自己牵着妹妹的小手捡破烂的样子,大的八岁多,小的还不到五岁,那个时候秦风甚至去和野狗争过食物,他小腿处有个咬痕,就是被野狗咬的。

        “你……你别说了……”孟瑶再也听不下去了,泪水夺眶而出,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了。

        孟瑶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个感性的人,她做事情,都是很理性并且非常理智的,即使再催泪的电影,她看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哭过。

        京大的贫困生很多,宋颖就是一个,但也没有凄惨到秦风这种程度,秦风脸上的表情和那充满了对未来生活向往的态度,终于让孟瑶同学泪如雨下。

        “孟瑶同学,你……你这是怎么了?”

        秦风愕然的抬起头,看着孟瑶不断用手里的纸巾擦着脸,不解的问道:“我……我不向学校要钱了还不行,你……你哭什么???”

        “我没哭,谁说我哭了?”孟瑶转过身体,说道:“我先走了,等一会再回来,你等等我!”

        看着孟瑶转身推开房门就走,秦风有些傻眼,抓起了孟瑶扔在柜子上的本子,喊道:“哎,你那采访本子还没拿走呢!”

        不过除了“咣当”一声关门的声音,孟瑶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病房里,除了那一丝女人的体香之外,病房中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当病房内只剩下秦风一个人的时候,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喃喃自语道:“哥们是不是演的有些过了???”

        他原本是想将自己说成是个穷学生,让那天之骄女产生厌烦的心理,从而离自个儿远一点,但是看孟瑶那泪流满面的样子,好像失态的发展,有些不一样了。

        “奶奶的,管她呢,反正她的那些破事别沾染到我身上就行?!?br />
        摇了摇头,秦风从孟瑶买来的果篮里拿出了个苹果,用刀片削去皮后,放在嘴里啃了起来。

        经过这段时间中药炖鸡汤的滋补,秦风体内的元气早就恢复了,而脱臼的左臂骨骼也完全好了,不会留下一丝后遗症。

        之所以还赖在病房里不走,秦风就是为了让周逸宸周公子更爽一点,他住院的时间越久,代表着伤势越重,而他的伤势越重,周公子也就越高兴嘛。

        按照秦风的说法,现在社会上,向他这种事事都为别人着想的人,已经不多了,为了照顾周公子的情绪,秦风已经白吃白喝很久了——

        “不行,他的胳膊肯定是因为我的事情被打脱臼的,现在又需要营养,我一定要帮帮他……”

        离开了医院的孟瑶一路小跑,径直往医院五十米外的一处银行跑去,那里有个银行的自动提款机,孟瑶想去取一些钱给秦风,以缓解她心中的愧疚之情。

        “哎,老大,那妞又出来了?!?br />
        蹲守在医院门口的一个小痞子,在看到孟瑶出来后,连忙用胳膊肘捅了一下老大,说道:“大黑哥,你看那妞的身材真棒,腰是腰屁股是屁股,上面那两团一跑起来乱晃荡??!”

        眯缝着眼睛,那小弟色眯眯的看向了孟瑶,他真恨不得追上去在那屁股上摸一把,这辈子要是能睡个这样的女人,就是死了也心甘情愿了。

        “**,想死去上吊去,别他娘的连累我!”

        正当那小弟想入非非的时候,冷不防一巴掌拍在了头上,“那小妞连我都惹不起,你小子还敢惦记?信不信周公子让当兵的把你给拉去打靶?”

        大黑是知道周逸宸对这小妞的紧张程度的,有一次就是因为有个男同学和孟瑶说了话,周逸宸让大黑整整堵了那人三天,最后将那男生的腿给打骨折了。

        当时这件事曾经闹出了很大的风波,不过大黑是晚上下的手,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加上周逸宸在派出所里使了劲,这事儿最后才不了了之的。

        当然,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大黑才敢答应将秦风的手脚打断,反正万事有周逸宸担着,他最多花点钱找个二杆子手下去自首,怎么都牵扯不到自己身上的。

        “大黑哥,我就是说说而已,我哪儿有那胆子啊?!?br />
        小弟挠了挠头,眼睛看向了孟瑶跑去的方向,悻悻的说道:“大黑哥,那小妞去取钱了,不会是给医院那小子的吧?咱们要不要告诉周公子?”

        “**了,你***就不能长点脑子???”

        小弟话声未落,又是一巴掌拍在了头上,“**,男人和这妞说句话就要打断手脚,这小妞要是他娘的倒贴小白脸,姓周的还不要发疯?到时候他让我干掉那小子,是你去还是我去???”

        大黑简直差点被这小弟给气疯掉了,刚才打电话告诉周逸宸孟瑶来的事情,他就一直在后悔,他相信,如果这通电话再打过去的话,周逸宸一定会让他杀掉秦风的。

        大黑违法的事情做的多了,但大多都是些豪取强夺收点?;し阎嗟?,再有就是打打闷棍吓唬下学生,这些罪行即使被抓起来,也就是判个三五年的事儿。

        而像杀人放火这样要以命抵命的事情,大黑是从来不沾的,他知道法律的底线,一旦出了人命,是谁都扛不住的,他可不想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

        想了一下,大黑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落实,开口说道:“明天我不过来了,你带几个人守在这里,要是那小子出来,把手脚打骨折就行了,下手别太狠了?!?br />
        大黑是今儿才过来,他并没有见过秦风,不过这个手下却是到病房区转悠过,隔着窗户看到过秦风的模样,后来秦风出来买水果,更是认的真切。

        “大黑哥,您就放宽心吧,这点小事,我一定干好!”

        小弟信心满满的拍起了胸脯,他衣袖里藏的那根无缝钢管,专门就是敲腿砸胳膊的,去年那个男学生的事就是他下的手。

        “你小心点,回头我给你拿一万块钱?!?br />
        大黑点了点头,说道:“事儿做完就离开京城,没接到我的电话不准回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