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找谁?

    第一百五十八章 找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好,我带你去!”

        宋颖无奈的摇了摇头,她是知道孟瑶脾气的,别看平时话不多,但决定的事情,就连华晓彤那种女王性格的女生,都要顺着孟瑶的。

        “要不……我还是自己去吧?”孟瑶的眼神看向了十多米外,那里分明站着个男生,正对着宋颖挤眉弄眼呢。

        “???咱们一起去,我给他说?!?br />
        宋颖回头一看,被冯永康吓了一跳,连忙推着车子走了过去,说道:“冯永康,我和同学一起去医院,今天就不用你送了?!?br />
        “好……好吧?!?br />
        看着穿了一身白色连衣裙,亭亭玉立像是女神般的孟瑶,冯永康也没什么抵触的心理,答应了一声骑着车子跑掉了。

        不过后面的孟瑶和宋颖都没发现,冯永康去的方向还是医院,这哥们想着,去的时候有人陪,回来的时候不是还能送下吗?

        孟瑶和宋颖也上了车,九八年可不像后世,学校里的学生也有开名车来上学的,这会的人还比较低调,不管是有钱还是没钱的,基本上都是一辆自行车。

        让宋颖吃惊的是,在来到医院后门的时候,孟瑶居然花了五十块钱买了一个水果花篮,这事儿如果传出去,恐怕京大有一半男生的心都要碎了——

        “咦,那女的不是周老大的女人吗?”

        就在孟瑶买花篮的时候,医院后门处一棵树下蹲着抽烟的一个男人,猛地站起了身体,碰了碰身边的另外一人,说道:“和那小护士一起来的,不会是去看叫什么秦风的人吧?”

        说话的这人,正是周逸宸找的那个叫大黑的混子,事情过去了一个多星期,秦风整日呆在医院里,周逸宸昨儿冲大黑发了火,让他找机会在医院下手。

        大黑哥虽然吃遍大学生,但心里还是明白,在医院里殴打学生,就是派出所也护不住他,最后倒霉的绝对是他。

        听到小弟说秦风经常出来买水果后,大黑就动了心思,今儿专门守了过来,他准备等秦风再次出来的时候,找个茬教训一顿对方。

        因为孟瑶的事情,大黑帮周逸宸教训过不少京大的男生了,所以他也认识孟瑶,眼下看到孟瑶在那里买水果,明显是要去看病人,大黑心里像是明白了些什么。

        “**,又是女人的破事,**他大爷的!”

        虽然不是第一次帮周逸宸干这种事,但大黑心里却是说不出的腻歪,他堂堂一有理想有抱负的新时代混混,难道整天就帮着人争风吃醋?

        不过形势比人强,想想那天冲进店里二话不说就打砸的大兵们,大黑哥还是只能忍了,想了想之后,大黑拿出了手机拨了个电话。

        “周少,是这么回事,我刚才看到孟小姐了……”大黑也没废话,直接将孟瑶买水果的事情说了一遍。

        “操,大黑,你三天之内,一定要干掉那小子!”

        电话里的传来了周逸宸歇斯底里的声音:“打残,把他打残废,万事有我担着,打断他的双手双脚,**,和我抢女人?”

        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消息,周家老爷子知道了周逸宸在火车站的行径。

        躺在病床上已经一年多的周老爷子,把周逸宸叫过去大骂了一顿,声言周家丢不起这人,如果周逸宸在婚前再敢去骚扰孟瑶,他就亲自出面解决这婚约。

        周逸宸并不怕那快死的爷爷,但是他真的怕老家伙去解除婚约。

        周逸宸虽然纨绔,但心里并不傻,他知道如果连这口头上的婚约都没了的话,那他和孟瑶这辈子怕是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所以周逸宸这段时间很老实,甚至还去上了几天哲学课,虽然还是没搞明白老师口中的柏拉图是谁,但总归在入学一年后,认识了自己的辅导员。

        原本还想着改邪归正洗心革面用真情去感化孟瑶的周大少,在听到了大黑的电话后,算是彻底的暴走了,要不是还有一丝理性,他恐怕自个儿就要冲过来了。

        “周少,把人打残了,我要承担很大风险的,万一要是……”

        听到周逸宸的话后,大黑狠狠的给了自己一耳光,自个儿不是闲的蛋疼吗?干嘛要将这消息告诉周逸宸?这简直就是没事找事。

        “没有万一,你打,有什么事我全给你担下来,不就是个学生吗,你别怕,他无父无母,没有人来找后账的!”

        孙副校长能查出来的事情,周逸宸自然也能查出来,他也是个吃软怕硬的家伙,不知道对方的背景之前,是不会放开手脚去对方秦风的。

        “周少,您看东边那家店,是不是给韩哥说一声,盘给我得了???”

        听到秦风无父无母,大黑的心顿时放下来了,没有父母那不就是孤儿吗?即使把秦风给打残废了,这没有苦主,派出所只要稍微运作一下,应该就能对付过去的。

        当然,该争取的东西,大黑哥还是要争取的,原本在美食街东头的地方有个火锅店,店老板在锅底里放罂粟壳子提味,去年被查了出来,老板被抓不说,店也被封了。

        那店位置不错,紧靠着大学城,大黑早就盯上了,他想把店改成了个棋牌室,一楼是正常营业的地方,二楼专门用来赌博。

        这店是被派出所封的,他知道只要周逸宸愿意帮忙,肯定能低价盘过来,眼下周逸宸正在火头上,大黑不怕他不答应。

        “好,不就是一家店吗?回头我就让人去说!”正如大黑所想,周逸宸现在只想着让秦风去死,不管大黑提什么条件,他都会答应下来的。

        “好,周少,您放心,三五天内,我一定让这小子断手断脚,乖乖的滚出京城去!”

        听到周逸宸的话后,大黑心中大喜过望,盘下那家店,二楼最少能新增三十台赌博机,大黑哥感觉自个儿日进斗金的日子,仿佛已经不远了。

        至于打断秦风手脚,对于大黑这种专业人士而言,根本不算什么,而且根据小弟的报告,秦风几乎每天都要出来买水果,只要自己盯个三五天,肯定能找到机会。

        当然,大黑哥自己是不会动手的,现在性格冲动的傻孩子那么多,他只要拿出个万儿八千块钱,恐怕有人连自己是日本赤军都敢承认,顶个罪根本就不算事儿。

        “好,记住,打他的时候一定要给我电话?!敝芤蒎范窈莺莸乃档溃骸拔腋喜还ヒ惨慕猩?!”

        挂断电话后,周逸宸也没心思上课了,拐到校外开上了自己的车,径直往京郊驶去,一想到孟瑶,他心里就有股子邪火需要发泄。

        跟着京城那些人,周逸宸算是坏到了骨子里,吃喝嫖赌无所不精,这次去的却是一个商人开的会所,里面的服务嘛,自然就是男人喜欢的那种了——

        孟瑶和宋颖,自然不知道她们俩的举动被人盯在了眼里,在门口买了果篮,上到住院部的高干病房区之后,宋颖说道:“孟瑶,秦风住在503,要我陪你过去吗?”

        “不用,小颖,你去忙吧,我进去问点事情就走?!?br />
        孟瑶摇了摇头,她不想让人知道秦风是代已受过,那样的传闻要是传出去的话,怕是要涉及到很多人和事。

        “那好吧,有事你按病房里的铃,我马上就过去?!彼斡笨戳讼率奔?,距离接替已经很近了,连忙往护士值班室走去。

        其实说起来高干病房是最舒服的,一年四季没几天有人住在里面,但人却是不能缺的,基本上24小时都需要人值班。

        “当当!”两声敲门的声音之后,紧接着一个女生响起:“有人在吗?”

        “谁?”

        秦风躺在床上,对着在那啃苹果的冯永康说道:“老冯,你也学学老朱,别一来就知道吃,起来去开门,看看来的是谁?”

        护士来换针之类的事儿,向来都是不敲门的,一般直接就推门进来了,来的显然不是护士,而且这女声似乎有些耳熟,冯永康起身后,秦风也张着脖子往门口看去。

        “是……你!”

        冯永康刚走到门口,病房的们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看着面前的女孩,冯永康有些傻眼,站在那里像是被点了穴道一般愣住了。

        “哎,老冯,别挡着???让人进来!”

        病床上的秦风和坐在床边的朱凯有些不满了,冯永康那傻大个往门口一站,他们俩根本就看不到来人。

        “哦,哦,孟小姐,你……你是来找我的吧?”

        冯永康此刻心里是天人交感啊,在他想来,孟瑶似乎只是和自个儿见过一面,除了来找自己,似乎没别的理由出现在这里了???

        “可咱是有女朋友的人啊,如果面前这妞要是向我表白?那我是不是应该甩了宋颖答应她呢?”冯永康的思绪飘忽着,甚至连孟瑶手中的果篮都没看到。

        “请问秦风同学,是住在这里吗?”

        看着冯永康站在那里不让路,孟瑶微微皱起了眉头,她也没想到病房里居然还有别的人在,而且还不止一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