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五十章 意外(中)

    第一百五十章 意外(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团长,张大明进行实战对练,也是跟我汇报过的?!?br />
        部队可以说是最护崽子的地方,韩铭自然知道团长的意思,只不过是要给学校领导个交代而已,当下说道:“我认为学生多增加一些实战对练,有益于增强学生的体魄和毅力……

        至于这件事,真的只是个意外,团长您看,这地上是摆有护垫的,谁都不愿意出现这样的事情,我愿意承担领导责任……”

        听到韩铭的话后,中校有些意外,他知道韩铭是有背景的人,来自己团里也不过就是镀镀金,说不定很快就会升上去。

        平时韩铭为人很低调,从来不拉帮结伙,中校也没想到韩铭居然会为了个班长说话,他本来想给那班长一个处分,将这件事给压下去的,韩铭这一出头,倒是让他有些难办了。

        “胡闹,那也要注意学生们的安全,韩铭,你给我回去写报告,写不好我处分你!”

        中校将连一绷,话虽然说的很狠,其实还是准备和稀泥了,为了次训练意外和韩铭结仇,未必是好的选择,就当这一次卖韩铭个人情了。

        “孙副校长,您看这事,实在是对不起,我回去一定要好好处分他们……”

        中?;毓防?,看向身后的一个人说道:“这位同学所有的医疗费用,都由我们部队来出,当下最紧要的,是先要抢救学生,您放心,我们会尽最大努力的!”

        处分不出分的,还不是中校一句话的事情,他这么说,只不过是为了消除学校领导的不满情绪,军民共建,其实还是部队落得的好处多。

        “王团长啊,每一个学生,都是社会的宝贵财富,看到他们受伤,我很痛心??!”

        孙副校长痛心疾首的说道:“孩子在我们这里受到了伤害,这让我们怎么和孩子家长交代呢?”

        孙副校长是全权负责此次军训的,往日里学生晕倒那些都是小事,但这次不同,看那学生的样子,说不定会留有残疾的,这的确让学校非常的被动。

        听到孙副校长的话后,王团长连忙表态道:“孙校长,您放心,我们会派出专人到学生家里解释的,就是把他们请来都行!”

        虽然说军队和学校,都有些脱离社会,但是天下的官员都是一样的,像这样的突发事件,他们首先考虑的还是如何将影响消弭到最低。

        “嗯,我让人查一下那个学生的档案,先就这样处理吧?!?br />
        孙副校长点了点头,说道:“你们的那个班长,也不要处分了,军训既然有个“军”字,那就是上战场,流点血流点汗,这也是不能避免的,同学们,你们说是不是?”

        “是!”

        要说孙副校长还是很有水平的,话声刚落,操场上就响起了一阵应和声。

        冯永康和朱凯虽然满心的不情愿,但他们敢得罪部队的人,却是在校长大人面前缩起了脑袋,毕竟以后几年他们还要在学校里混呢。

        “那就这样吧,王团长,你和我去医学院那边看看受伤的学生?!?br />
        虽然是不同单位,但孙副校长是正厅级别的官员,要比王团长高出不少,是以说起话来也有种领导的口吻。

        “好,韩铭,今天军训暂停半天……”

        王团长答应了一声之后,看向韩铭,说道:“你把所有带班军训的班长,都集合起来,强调一下军训纪律,危险动作一律不准再做,至于那个张大明,回来后先让他写检查!”

        “是!”

        韩铭敬了个军礼,拿出对讲机开始召集起人来,三千多名新生的军训,几乎遍及了学校的每一个角落。

        “哎,我说,秦风那小子干了件好事??!”听到王团长的话,朱凯摸了摸下巴。

        “是啊,能免除半天军训,还要整顿纪律,咱们的日子是不是要好过了?秦风同学真是大好人啊……”冯永康很难得的和朱凯达成了一致意见。

        “受伤的是咱们同学,你小子怎么能这么说呢?一看就是个贪生怕死的家伙,我怎么和你考了一个专业???”

        听到冯永康的声音,朱凯才意识到自个儿是在和他说话,顿时话风就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也是属狗的家伙,翻脸就不认人。

        “**,姓朱的,老子又没扒你家祖坟,你怎么事事儿都针对我???”

        冯永康一听朱凯的话,也是邪火直往上冒,身体一动就想转悠到朱凯身后去,话说刚学的那手抱膝压摔,是要从后面进行偷袭的。

        朱凯也是看其色知其意,坚决不将菊花暴露人后,两人顿时在操场上打闹了起来,典型的就是精力过剩欠收拾。

        闹腾了一会之后,两人停歇了下来,朱凯说道:“行了,咱们去看看秦风吧,那哥们为人好像还不错!”

        “是啊……”

        冯永康比较会来事,点了点头说道:“哎,我去买点东西,你打听下秦风住哪里了,咱们一会就过去!”——

        京大最著名的几个专业里,就有医科大学,这里出过不少医学界的泰山北斗,作为这样的一座学府,各种医疗设备,绝对是要比国内最好的医院还要齐全的。

        只不过医科大距离京大校园有些远,张大明背着秦风走了五六分钟累的像个死狗之后,才有辆救护车接到电话开进了校园里,将秦风拉上了车。

        张大明当然没有权力跟着去了,看着秦风上了车后,他只能悻悻的回去写检查。

        当然,秦风的死活和张大明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此时他的心中,是欣喜若狂,毕竟完成了任务,也就代表着他终于能在部队里呆下来了。

        “刘教授,这个学生怎么样???要不要紧?”

        十多分钟后,孙副校长和王团长等人也赶到了京大旁边的医科大学,在医科大外面附属医院的手术室里,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刚刚从里面走出来。

        刘教授不仅是京大医科大学的教授,同时也是国内知名的骨科专家,今儿正好在学校有课,接到通知后,临时过来为秦风进行诊断。

        “问题不大,肘部骨关节没有损伤,是肩膀脱臼了?!?br />
        刘教授的话让一行人都将心放回到了肚子里,他们虽然不懂医学,但是还分得清脱臼和骨折的区别的。

        “刘教授,严重吗?这学生昏迷是怎么回事?”

        孙副校长还有些不放心,毕竟秦风当时的样子实在是太凄惨了,那鬼哭狼嚎的声音,让他们在百米之外的地方都听到了。

        摘下口罩后,刘教授拿着一张片子,说道:“脱臼是因为外力骤然打击之后肩部脱臼的情况,由于学生已经成年,这种伤害还是尽量避免的好,不然等年龄大了,会有些后遗症的……

        至于昏迷,我看是因为学生体质弱,在军训中本身就已经透支了体力,突然间身体再遭受外力打击,神经系统承受不住,这才会昏迷不醒的……”

        刘教授摆了摆手,说道:“你们不用担心,学生的生命迹象非常强,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给他做个脑部的核磁共振,看看有没有别的毛??!”

        “好,谢谢您了,刘教授!”听到刘驾驶的话后,王团长不由松了口气,开口问道:“那这个学生什么时间能醒呢?”

        秦风没有大碍,那部队的责任相应就减轻了一大半、

        部队没责任了,更谈不上领导责任,只要等秦风清醒过来,王团长代表部队送点慰问品和慰问金,这事儿基本上就算是解决了。

        “这个……不好说,再过半个小时这样子应该就能醒过来了吧?”

        刘教授是骨科专家又不是脑科的,想了一下之后,说道:“就算病人清醒,身体也比较虚弱,你们今儿就别打扰他了!”

        “好,好,那我们明天再来看他……”

        王团长连连点头,看向孙副校长,说道:“孙校长,要不要我派个勤务兵过来照顾这位同学?也算是部队的一点心意吧?!?br />
        “这……还是算了吧?!?br />
        刚刚接了个电话的孙副校长摇了摇头,说道:“孩子没那么娇贵,回头让医院里的护士多照顾下就行了?!?br />
        如果不是刚接的这个电话,或许孙副校长就答应了王团长的心意了,不过那个电话却是让孙副校长知道了一个信息,就是秦风是个孤儿。

        孤儿的意思,就代表着不会有家长来找学校的麻烦,对于孙副校长而言,到时候只要给秦风一些奖学金,这件事同样不会影响到他主持的军训工作。、

        “孩子没事就好,咱们都回去吧……”

        秦风没有醒过来,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孙副校长进行了总结发言:“这件事只是个意外,让部队里的小伙子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一定要让今年的军训工作圆满结束!”

        “意外??”

        手腕上挂着吊针,刚刚被从手术室里给推出来的秦风,闭着眼睛再心里骂道:“去你**意外,明明是蓄意的啊,放你身上试试胳膊脱臼疼不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