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意外(上)

    第一百四十九章 意外(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教官,我……我身体真的很不舒服!”

        秦风站在那里的身体像是在打摆子一样,不断颤抖着,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滑落,这会不仅是韩铭看出了秦风身体不适,就是旁边的那些同学,也没人再起哄了。

        “你放心,一个示范动作而已,只要你自己不紧张,就不会发生意外的?!?br />
        看到秦风的样子,张大明心底也是一沉,秦风再三强调自己身体不好,等到自个儿下手之后,会不会因此而被人指责?

        不过面对着提干后的锦绣前程,张大明还是咬了咬牙,决定遵从韩铭的命令。

        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少年断条胳膊最多几个月就能好,但这可是关系到自己一辈子的大事。

        “那好吧,教官,您要轻点??!”

        秦风像是认命了一般,站在了张大明指定的位置上,脑袋无力的耷拉了下来,额头的头发遮挡住了他的眼睛。

        “妈的,要断老子一条胳膊,没那么容易!”谁都没看见,垂下头的秦风,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秦风早先的性格,是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亏,他八岁带着妹妹流浪,就算白天受了人欺负,晚上也会去别人家里砸窗户的。

        虽然跟着载昰学到了吃小亏占大便宜的道理,但古人说须发受之父母,秦风又哪里肯让人白白打断条胳膊?

        “这个动作的要点是,当歹徒从你的正对面走过来时,你要面对他走过去,脸上不要有任何慌张的表情……”

        张大明一边缓步向秦风走去,口中一边还在讲解着:“等到两人快要接触的时候,用你的左手。迅速抓住歹徒的右手,往后一拉的同时,用右肘砸像歹徒手臂的后关节部位!”

        张大明口中说着话,人却是在和秦风错身而过的时候,一把抓住了秦风的右手手腕,猛地往后一带。将其右臂呈现了向后反弓的姿势。

        “提干,只要砸下去就能提干了!”

        此时张大明心中充满了兴奋,他的脑海完全被“提干”两个字充斥着。

        韩铭的许诺,让张大明将身下的秦风当成了歹徒,腰身一转,借助那扭动的力量,右小臂重重的对着秦风的肘关节砸了下去。

        “教官的姿势好帅??!”

        “这一招很实用,回头咱们也练练!”

        “你看那个人,弯着腰背着手。真像劳改犯……”

        围观的新生们,只是将这场面当成了一场游戏,在张大明右臂重重砸下的时候,很多人的脸上还带着兴高采烈的表情,纷纷议论着教官的动作。

        “这下砸下去,以后怕是要落下后遗症吧?”

        唯有人群外面的韩铭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情,人的关节本就脆弱,如果伤到肩关节还好。但是肘关节受伤的话,恐怕就是治好。以后对小臂的弯曲也会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妈的,干死他,干死这小子!”

        听到身边的叫声,韩铭不由无语的摇了摇头,他那亲爱的小舅子此时双眼通红,正握紧了拳头在那低吼着。瞧那模样,倒是恨不得亲自上去。

        “?。。。?!”

        场内发生的情形,的确让周逸宸如愿以偿,就在张大明的右臂重重砸下之后,只听一声“咔嚓”清脆响声。紧接着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在操场上惨烈的响了起来。

        “疼死我啦,疼,疼死我了!”

        秦风的身体不断的在地上滚动着,双脚乱蹬,左肩软哒哒的垂在了身体边上,喊声之大,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远在操场外面一个棚子下面的中校军官和几位老师,在听到喊声后也是豁然色变,连忙往声音传来的地方跑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可是清楚的听到了那骨头错开的“咔嚓”声。

        而满地打滚的秦风口中发出的声音,已经都快要嘶哑了,显然是疼到极处,才有这样惨烈的表现。

        “我……我不是故意的!”

        说实话,不光是周围的学生们愣住,就连罪魁祸首张大明,此刻也有些不知所措,倒不是说他后悔干了这件事,而是张大明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打断秦风的胳膊?

        就在张大明的小臂砸在秦风关节处的时候,他感觉到秦风有一阵挣扎,似乎小臂滑了下,好像没使上力,这才让张大明心中有些迷惘,他不确定自己究竟有没有完成任务。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扶住这位同学?”看到张大明在场内发傻,韩铭连忙大叫了一声,此时张大明表现的越好,他才有把握帮张大明脱罪。

        “哦,哦,秦风,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听到韩铭的话后,张大明如梦方醒,抽眼看了一下韩铭身边的那个手舞足蹈的年轻人,张大明知道自己的行为,应该是让他们满意了。

        念及此处,张大明心中顿时兴奋了起来,秦风的惨叫声,在他耳中也变得悦耳无比,心情大好的张大明决定将秦风送去医院,算是对他一个小小的弥补吧?

        张大明在部队里军事素质极强,平时就算是收拾三五个流氓地痞都不成问题,眼下秦风几近昏厥,他却是想将秦风给扶起来。

        只是张大明没想到,满地打滚的秦风,还混带着无影脚,那双腿一直在乱蹬乱踢,他刚刚走近,就被秦风的脚尖踢中了小腹,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从小肚子处传遍了全身。

        只不过这阵疼来的快去的也快,很短的时间内,疼痛就消失不见了,但就是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在地上翻滚的秦风已经没了声息,敢情是晕了过去。

        “姓张的,你狭私报复,我要告你去!”

        原本就和张大明不对付的冯永康,此刻站了出来,大声说道:“秦风在之前就说自己生病了,你不依不饶的非要拿他对练,现在把秦风的胳膊打断,你安的什么心???”

        “就是,秦风已经说了生病,你这不是把人往死里整吗?”

        和秦风挺对脾气的朱凯,也站了出来,其实在张大明和秦风对练的开始,他们也看出秦风的状态很不好,只是谁也没想到,居然会发生如此严重的后果?

        “我……我……”

        张大明蠕动着嘴唇,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做贼心虚之后,没几个人还能理直气壮的,更何况受了好几年部队教育的张大明?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在此时,部队领导和学校老师终于赶了过来,看到地上晕迷不醒的秦风,顿时面色大变。

        虽然历年军训都有学生忍受不住高温昏倒之类的事情,但地上的秦风,模样未免太凄惨了点儿,脸上满是眼泪鼻涕不说,那身上更是沾满了灰尘,像是刚从垃圾堆里爬出来一般。

        “报告团长,是训练中出了点小意外,我正在处理!”

        见到顶头上司来了,韩铭也吓了一跳,他虽然在部队关系很深,但是官大一级压死人,要是被团长看出点儿端倪,他也没有好果子吃。

        在赶走了周逸宸之后,韩铭站出来说道:“张大明在进行军体拳对练的时候,不小心碰伤了这位同学的胳膊……”

        说到这里,韩铭对着张大明大声吼道:“张大明,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把人背到医务室去?”

        “啊,是,是!”张大明知道韩铭是在维护自己,连忙在朱凯等人的帮助下,俯下身体将秦风背了起来。

        “等一下……”

        中校伸手拦住了正要往人群外面走的张大明,说道:“你送人去医务室之后,马上给我写一个事情经过,半个小时内要交给我!”

        见到这种情形,中校的心情十分的恶劣。

        和京大进行共建,这不是随便哪个部队都能争取来的,现在出现了训练事故,如果大学方面不依不饶的话,对他来说都是件非常棘手的事情。

        “韩铭,你是不是也在现???”

        中校转头看向了韩铭,说道:“你同样给我写个事件报告,另外麻烦在场的同学,有看到整个事情过程的,如果是我的官兵有不对的地方,你们可以向我来反应!”

        中校对于处置突发事件的经验,还是相当丰富的,这一席话基本上做到不偏不倚,并没有偏袒自己手下的兵,让人听着心里比较舒服。

        “首长,我有话要说!”

        冯永康的站了出来,说道:“这个班长体罚学生,曾经让我跑过操场五圈,而且秦风之前就说自己生病,他还不依不饶的要秦风对练,我怀疑他的动机!”

        京城人就有那么点好处,那就是不怕事情大,冯永康原本就看这教官不顺眼了,现在有机会,自然要恶心他一下,能把他调回部队换个教官才好呢。

        冯永康此话一出,背着秦风在几个同学的搀扶下刚走出十多米的张大明,脚下猛地打了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嗯?韩铭,这是怎么回事?军训之前没给这些班长讲条例条令吗?”

        听到冯永康的话后,中校严厉的眼神看向了韩铭,此时他必须做出表态,因为那几个学校的领导,此时脸上已经露出了不豫的神色。(未完待续……)

        ps:ps:第一更,争取继续爆发,朋友们的月票能再多点吗,拜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