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军训

    第一百四十七章 军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哎,我说秦风,你小子的身体真好啊,军训站了一天,居然一点事儿都没有?”

        在研究生宿舍里,莘南看着正坐在桌边鼓捣电脑的秦风有些无语。

        想当年他们参加军训的时候,一天下来累的浑身都要散架了,回到宿舍恨不得倒头就睡,哪里像秦风这样生龙活虎的?

        “南哥,我从小就锻炼,这点强度不算什么?!?br />
        秦风拿起桌子上的啤酒喝了一口,莘南不知道的是,像这种队列和军姿练习,秦风在监狱里面整整练了将近四年,压根就没不习惯一说。

        而且每天早上五点,莘南还在熟睡的时候,秦风就早已起床出去练功了。

        不管是刘老爷子还是师父载昰,对秦风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功夫千万不能放下,否则就再也拎不起来了。

        “南哥,这电脑就是用来玩游戏的?”

        秦风右手拿着鼠标操纵着显示器上的人物,左手在键盘上飞快的敲打着,口中说道:“这游戏也没什么难度啊,真搞不懂你干嘛一玩就是一夜?!?br />
        “嘿嘿,这电脑是导师专门给我配的,是分析数据用的?!?br />
        莘南嘿嘿一笑,从床上跳了下来,不过当他看到显示器的屏幕时,不由吃了一惊,喊道:“你用虫族把系统给干掉了?你小子第一次玩这游戏?”

        莘南下的这款游戏叫做《星际争霸》,是九八年刚刚问世的一款网络游戏,操作性和趣味性非常强,莘南只不过是个菜鸟,当他看到秦风的战绩后,不由有些无语。

        秦风用鼠标退出了游戏,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好玩的,还不如魂斗罗和超级玛丽好玩呢?!?br />
        进入到大学之后,他就像是一块没有沾水的海绵,在拼命吸取着大学中所能学到的所有知识,即使是在军训里,秦风也用晚上的时间学会了简单的电脑操作。

        “你小子是个怪胎,我这电脑主要是用来比对考古数据的,里面也有些文物修复的相关资料,没事你也能看看?!?br />
        面对秦风,莘南感觉深受打击,体力不如人也就算了,能进入京大的哪一个不是天之骄子,这智商上有差距,却是让莘南有些受不了。

        “咦,这么多文物的照片???”

        点开莘南所指的文件夹,秦风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出现在他面前的,是数千张的古董照片,从青铜鼎到清朝字画,无所不含。

        “这是故宫博物馆的一部分藏品,外面可是看不到的?!陛纺辖淮溃骸扒胤?,你别出去乱说?!?br />
        因为京大考古研究所在进行现场发掘的时候,经常需要一些实物和出土物品进行比对,所以他们拍摄了大量的实物文物照片。

        由于大部分的文物对于光是非常敏感的,尤其是纤维质地的文物包括像彩陶之类的物件,它上面的色彩对闪光灯里面含有的紫外线和红外线非常敏感。

        这些光线会造成文物纤维的断裂和结构上的断裂,久而久之,光线的累加会造成它色彩的褪色,甚至会使文物表面裂化,并造成它的发脆、发黄。

        所以这些照片都是用非常特殊的手段拍摄的,仅是这数千张照片,就花费了高达几百万元的专项资金,也难怪莘南会如此紧张了。

        “南哥,放心吧,我嘴严实着呢?!?br />
        看着这些照片,秦风如获至宝,有这些可以放大观察的照片,在秦风眼中,那就是一个个制假的原型,如果被莘南知道秦风此时心中的想法,怕是会直接上去掐死他吧?

        “怎么,这还没上专业课就有兴趣啦?”

        看着秦风目不转睛的样子,莘南笑道:“别鼓捣了,早点睡觉吧,明儿可听说你们是擒敌训练,等有功夫咱们去潘家园逛逛,李然那小子上次还淘弄了块好玉呢?!?br />
        学考古的,几乎都和收藏沾点边,莘南这些人自然也不例外,平时只要一有时间就会往潘家园跑,大大小小的也收罗了不少玩意儿。

        只不过以秦风的眼光,莘南视若宝贝藏在柜子里并且还上了锁的几个物件,都是现代高仿的,现在的古玩市场,想捡漏那简直比买彩票中奖还难。

        将秦风赶回到床上后,莘南在那玩起了《星际争霸》,伴随着音箱中传来的声音,秦风却是沉沉睡去。

        每日晚上十点到凌晨两点,这是休息睡眠的最佳时间,一般要不是有事,秦风从来不会超过晚上十点钟睡觉——

        “都用点劲,昨儿晚上没吃饭吧?声音再大点!”

        在学校军训的操场上,到处都是在进行军训的学院,操场一个角落处,秦风所在的班,正在进行军体拳的训练。

        以前军训是没有这个项目的,不过为了让学生们增强自我防范和自我?;さ囊馐?,临时加上去的。

        当然,相比在队伍前面打的虎虎生风的教官来说,学员们未免都是些花拳绣腿了,虽然看上去很卖力,但那胳膊腿却是软哒哒的一推就倒。

        秦风也混在队伍里敷衍着,在他看来,这所谓的军体拳强身健体还成,但一点儿都不实用,比之八极拳差的远了。

        要是换成别人,或许还会想着在操场上表演一番,吸引下京大女学生的注意,可秦风心性之成熟,完全和这些学生们不再一个水平面上,低调才是王道。

        “教官,休息下吧,别的班都休息了??!”

        半个小时后,看到别的队列已经在休息了,树下的凉阴地都被别人占了,来自京城本地的冯永康忍不住嘟囔了起来。

        “谁在说话?不知道说话之前要喊报道吗?”

        或许是教官今儿心情不好,长着满脸青春美丽疙瘩豆的年轻教官,用手一指冯永康,说道:“围着操场跑五圈,否则你军训成绩不合格!”

        军训对于大学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军训成绩卡片会随同专业结业成绩,一并装入学生档案,没有军训成绩卡或成绩卡中训练科目不全、不合格者,是不能毕业的。

        所以听到教官的话后,冯永康的脸色顿时苦了起来,说道:“教官,我错了还不行吗?俗话说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您要给次改错的机会??!”

        冯永康的父亲原来是京城一家大学的老师,后来下海做起了古玩生意,从小跟着耳濡目染,冯永康倒是生就了一副伶牙利嘴,没有一点书呆子的样子。

        冯永康操着一口京城话和教官泛着贫,引得众人笑了起来,原本严整的队列也变得东倒西歪。

        “十圈,再废话就是二十圈!”

        年轻教官的脸上现出一丝怒色,能来带大学生军训的都是身体素质过硬的老兵,但老兵相对也很油滑,平时在部队里被新兵伺候惯了的,哪里会吃冯永康这一套?

        “跑吧,别和教官过不去,不过你跑步的时候,可以装晕倒啊?!闭驹诜胗揽瞪肀叩那胤?,低声出了个坏主意。

        “晕倒?还是算了吧,多丢人啊?!?br />
        长得有点小帅的冯永康摇了摇头,跑步事小面子事大啊,俗话说京大多美女,这操场上有不少?;兜男律诰?,他要是晕倒一次,恐怕后面五年就要打光棍了。

        看到冯永康和秦风在那私语,教官顿时喝道:“还不出列?再嘀嘀咕咕的你们全班一起跑!”

        “得,死道友不死贫道,哥们,你自己去跑吧!”

        秦风右腿膝盖一抬,顶在了冯永康的屁股上,这哥们打了个踉跄之后出了队列,满脸悲愤的看着一脸无辜的秦风。

        “兄弟们,姐妹们,我可是为了大家去跑步??!”

        冯永康搞怪的高喊了一声,没等教官开口,兔子般的窜了出去,他是聪明人,可不想十圈再变成二十圈。

        “好了,其余人都休息十分钟,再有不遵守纪律的,都和他一样?!?br />
        年轻教官的话让队伍里响起一阵欢呼声,教官很享受这种感觉,这些天之骄子也不过就是那么回事,还不是都要服从自己的管理?

        当教官的命令一下,这个班里的七八个大男孩顿时东倒西歪的坐在了地上,浑然不顾太阳早已将地面晒的滚烫。

        秦风刚才的动作也就只有教官没看到,却是瞒不住队伍里的人,一个眼角长着颗黑痣的男生碰了碰秦风,说道:“哥们,你太坏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都一起军训好几天还不知道呢?!?br />
        “我叫秦风……”

        秦风闻言撇了撇嘴,说道:“那可不怪我,难道你也想陪着去跑步?你可以主动向教官申请的!”

        别人不认识秦风,秦风对班级里的那八个人可是都能记下名字,说话的这个男生叫朱凯,来自豫省。

        秦风看他平时行事的样子,颇有几分盗墓贼的影子,恐怕不是出身考古家庭,就是盗墓世家了。

        不光是朱凯,报考文物鉴定与修复专业的另外几个人,对于文物古玩似乎都精通一些,如果秦风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家中长辈有从事这个行业的。

        “别,我可不想惹那怵头?!?br />
        朱凯缩了缩脖子,看着正在操场上挥汗如雨跑动着的冯永康,幸灾乐祸的说道:“那小子仗着自个儿是京城人,不是挺横的嘛,活该!”

        有着京城户口的人,报考京城大学,和外地人的录取分数线是不同的。

        否则就以冯永康那成绩,要是放在别的省怕也就是个二本,但有个京城户口,就堂而皇之的进了京大,这让别的省的学生心里还是有些疙瘩的。

        “时间到了,都起来,现在教你们军体拳的第二套动作,看清楚了,这是分解动作!”

        十分钟后,当气喘吁吁的冯永康刚跑回来,教官就掐着时间结束了休息,平时在军营里无聊惯了,有这么好的机会修理大学生,教官自然很卖力。

        只不过这次训练还没开始十分钟,一个挂着少校军衔的军官来到了秦风他们这边,对着教官喊道:“张大明,过来!”

        “是!”

        在学生面前威风八面的教官,一个立正之后,解散了队伍,跟着那个少校军官往操场外的一处凉阴地走了过去。

        “好人啊,终于能让哥们休息下了?!?br />
        贫嘴的冯永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过眼睛还是不老实,盯着周围的队列,嘟囔道:“都说京大美女多啊,这穿的都一样,有美女也看不出来啊?!?br />
        “有美女你敢上吗?也就是练练嘴……”一旁的朱凯不屑的撇了撇嘴,他一直都不大看得惯冯永康的做派。

        “打赌不,你说哪个?”冯永康伸出了个王八的手势,说道:“不敢上的是这个,哥们要是敢,晚上你请客!”

        “赌就赌,回头我找好目标,看你敢不敢?”

        朱凯的目光开始在那些女新生身上转悠了起来,旁边的几个人也跟着起哄,倒是让那些练军体拳或者站队列的班级羡慕不已。

        “哎,我说秦风,刚才是不是你小子在后面踹了我一脚???”

        喘过气来的冯永康顾不得和朱凯斗嘴,将炮火又宣泄到了秦风的身上,按照他的本意,有难一定是要同当的,谁知道还没来得及拉别人垫背,就被秦风给顶了出去。

        “冯壮士,俗话说牺牲你一个,幸福全班人啊?!?br />
        秦风哪里会被这小毛孩子给吓住,当下嬉皮笑脸的说道:“你看,哥几个都对你感恩戴德呢?!?br />
        “嘿,真没看出来,你还有做青皮无赖的潜质,在天桥混过的?”冯永康闻言顿时乐了,他发现秦风贫起嘴来,未必就比他差多少。

        和冯永康斗着嘴,对秦风来说也是一个很新奇的体验,因为以前和刘子墨交往的时候,两人都是少年老成,很少如此说话。

        而在结识李天远谢轩等人之后,他们都是将秦风当做大哥来看待的,对秦风非常尊重,平时说话都很在乎秦风的感受,自然也不会用这种腔调聊天了。

        “嗯?那教官怎么还不回来?”

        一直过了差不多十来分钟,秦风都没见那个叫张大明的老兵回来,不由站起身来,往他离开的方向看去。

        “咦?是那个叫周逸宸的家伙?”

        秦风的视力非常好,虽然相隔了五六十米远,他还是看清楚了,在操场外面花坛的一棵大树下面站着的四五个人里,就有自己报到时见过的那个纨绔子弟。

        应该是头上的伤势还没好,周逸宸的头上还包着一块白色的纱布,很是显眼。

        “**,那小子怎么查到是我的???”

        秦风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倒不是怕那小子来找后账,关键是他想不出周逸宸是如何找到自己的。

        蹲了四年的监狱,秦风现在做事都是谋而后动。

        在行事之前,他会将所有的隐患都消除掉,否则宁可不做,因为他比谁都明白,像自己这种草根式的人物,是无法与国家法律相抗衡的。

        像火车站的那件事,秦风从下车到撞击周逸宸的整个过程里面,除了说了一句话之外,根本就没抬起头来。

        等到秦风扶住周逸宸的时候,周逸宸早已疼的没了感觉,秦风有十足的把握他不会认出自己。

        但教官被叫走的事实,让秦风意识到,自己做事情还不够慎密。

        周逸宸只不过是个有背景的学生而已,如果放在国家强力机关,那自己所做的事岂不更容易被查出来?

        “**,找知道就搞残他了,省得这么多麻烦事?!?br />
        秦风眼中露出一丝凶色,以他的手段,当时就是想让周逸宸半身不遂也不是难事,留存了一丝善念,却是给自己招惹麻烦。

        正琢磨该如何化解这场麻烦的时候,秦风发现,那个教官已经起身往操场这边走了,而周逸宸则是和刚才的那个少校,在树下说笑着——

        “小宸,我估计那个学生也不是故意,用得着大动肝火吗?”

        让手下的兵离开之后,少校军官皱着眉头看着周逸宸,这小子真不是个省油的灯,隔三差五的就要给自己找点麻烦。

        “姐夫,我都差点死掉了,能不生气???不废掉他,我这口气憋的慌!”

        周逸宸是周家的一脉单传不假,但他却是有好几个姐姐,而且嫁的还都不错,面前的这位是他二姐夫韩铭,也是京城世家子弟,年不过三十,就已经挂上了少校的军衔。

        秦风还真低估了周逸宸睚眦必报的性格,在昨儿病好之后,他也不顾头上包着纱布,直接赶到了京大。

        要说周逸宸还是有几分小聪明的,他直接找到了学校用车的单位,查询了那班车从火车站的发车时间,然后核对了当时火车站的新生报名登记表。

        一辆车也不过就是拉四五十个学生,如此一来,周逸宸搜索的范围就大大减少了,找到几个名单上的人一问,坐在车前的秦风,于是就暴露了出来。

        不过京大是什么地方?那是全国最高的学府,京大校长是受中-央直管的,相当于省部级领导,周逸宸虽然纨绔成性,但也没胆子在京大打人闹事。

        但是在得知秦风正在军训的时候,周逸宸的歪点子顿时就冒出来了。

        京大军训一向都是由他姐夫那个部队负责的,在这上面动点手脚,最多就是出点训练事故,学校也奈何不了军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