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莘南

    第一百四十五章 莘南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莘南……莘大哥,您怎么在这儿???”

        秦风看到的这个熟人,正是《文宝斋》的老东家,也是将《文宝斋》转让给他的莘南。

        此时莘南坐在最边上的一个棚子里,和周围挤满了报名新生处相比,他这儿的生意就要差了许多,正百无聊赖的打量着那些入学的新生。

        “你是……”

        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莘南将注意力从那些年轻的学妹身上转移开来,盯着秦风看了好半晌,才不确定的说道:“咱们好像在哪见过,对了,你是不是姓秦,去过我家以前在津天的古玩店?”

        要说莘南的记性还算不错了,距离和秦风在《文宝斋》相遇,已经过去了一两年的时间,而秦风也只不过和莘南是一面之缘,后来再也没有见过。

        “莘大哥好记性……”

        秦风往左右看了一眼,说道:“莘大哥不是早就毕业了吗?怎么还在学校里?您这是读研还是考博了?”

        在来的路上,大巴车有老生告诉过秦风这样的新生,报名点所有的接待人员都是学校的志愿学生,老师是在教导处呆着的,并不会到这边来,所以秦风才有这么一问。

        “我跟着导师硕博连读,现在在京大的考古研究所工作,这不就被导师派过来帮忙了吗?!?br />
        见到熟人,莘南也很高兴,看了一眼秦风,说道:“你这是过来干什么的?送朋友来上学?”

        倒不是说秦风长得不像学生,实在是他的行装太简单了,除了肩头背着个不大的背包之外再无他物,浑然不像别的学生那样,被褥床单什么的带了一大包。

        “莘大哥,我是来上学的啊?!鼻胤缥叛孕Φ溃骸罢伊税胩烀徽业轿夷亲ㄒ档谋?,这不正着急来着?!?br />
        “你考的是什么专业???”莘南奇怪的说道:“除了医科大不在这边,京大各专业的报名点基本上都在这里了……”

        “我报的是文物鉴定和修复专业……”秦风拿出录取通知书书递了过去,说道:“莘大哥,这个和你们考古专业应该也搭边的吧?”

        “嘿,没想到你小子考的是这个专业???”

        听到秦风的话后,莘南一拍桌子,顿时引得周围不少目光看了过来,莘南拉了一把秦风,说道:“怪不得你找不到报名点呢,这专业太冷僻,是属于博物馆系的,那边导师让我顺便帮你们报名……”

        “这得冷僻到什么地步?居然连个报名点都不设了?!?br />
        秦风有些无语,他不知道自己报考这专业是对还是错了,看这模样,估计怕是连一个班都凑不齐。

        “嘿嘿,你知道全国报京大这专业的,一共多少人吗?”莘南笑的很古怪。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三四十个人总归有吧?”

        “三十四?那就够一个小班了?!?br />
        莘南伸出了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比划出了个八字型,说道:“全国一共八个人,系里的教授都傻眼了,所以你们这届的专业课,只能跟着考古系和博物馆系读了?!?br />
        “八个人?这真够冷僻的?!笨醋疟鸬谋闳饶值难?,秦风是欲哭无泪。

        “人少才好呢,你真不懂假不懂???”

        莘南撇了撇嘴,说道:“给你们上课的老师,都是国内古玩鉴定行业中泰山北斗级的存在,能讨得他们欢心,被收为弟子的话,你小子最少能少奋斗几十年……”

        按照莘南的说法,这次文物鉴定与修复专业,是博物馆系专业衍生出来的一项新的专业课程,就京大而言,尝试性的意义要大于课程本身。

        正如莘南所说,这个专业的导师,可不是一般人能担任的,几乎全都是国内知名的文物鉴定专家,其中有数位都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人物。

        在民间古玩热日益兴起的当口,这些专家都是身价倍增,就是他们的弟子外出进行一次鉴定活动,出场费恐怕都不比那些歌星明星走穴来的少。

        所以在莘南眼中,文物鉴定与修复专业,可以说是一项极有钱途的专业。

        只是这年头的学生包括家长,大多考虑的都是什么计算机金融之类的专业,很少有人能看明白文物鉴定与修复这个专业的前景。

        “还有这好处?”

        秦风闻言摇了摇头,说道:“我就是想学点关于文物修复方面的东西,至于其他的倒是无所谓,莘大哥,你帮我办理下入学手续吧!”

        秦风身兼外八门数门技艺,但那些大多都是见不得光的,秦风可不想一辈子都活在阴暗角落之中,所以他需要一个被社会所认可的身份,这才是秦风上学的初衷。

        “行,你过来登记一下,然后去趟教导处分配宿舍就行了?!?br />
        莘南点了点头,将手中的纸笔递给了秦风,随口问道:“秦风,你后来有没有去过我那家《文宝斋》???你不知道,那次咱们聊天不久之后,我就把店给转出去了?!?br />
        莘南不是江湖中人,对于袁丙奇那等人也是畏之如虎,从转让了《文宝斋》之后,他再也没有回过津天,是以并不知道袁丙奇集团覆灭的消息。

        不过终究是爷爷留下的产业,莘南心中还是多有牵挂的,眼下见了秦风这个和《文宝斋》有过一些关联的人,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莘大哥,你不问我也要说的?!?br />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说道:“那家店其实是我的一个亲戚接手的,现在经营的还不错,你仓库里的那些存货都已经卖的差不多了?!?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莘南吃了一惊,连忙问道:“你亲戚接手的,他……他和姓袁的有交情?”

        莘南是在津天市长大的,袁丙奇的恶名他是最清楚的,当年爷爷在的时候袁丙奇还顾虑三分,可是爷爷一去世,对方马上就露出了獠牙,尽显黑-社会的本质。

        “莘大哥,你不知道吗?袁丙奇团伙涉嫌制毒贩毒,早就被抓起来了……”

        秦风奇怪的看了莘南一眼,这哥们还真是个书呆子,这场贩毒制毒大案闹的北地人心惶惶,他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好!好!”

        莘南先是一愣,继而大喜了起来,连叫了几声“好”,右手重重的拍打着桌子,喊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抓的好!”

        《文宝斋》是莘老爷子一手创办起来的,将其卖掉,莘南也是无奈之举,心底早就将袁丙奇恨之入骨。

        眼下听到如此大快人心的消息,兴奋的莘南全然不顾周围人的眼光,拍完桌子又拍上了秦风的肩膀,说道:“秦兄弟,走,咱们喝酒去,如此好的消息,当浮一大白!”

        “这京大还真是多狂儒啊?!笨吹捷纺险飧蹦Q?,秦风不由苦笑了起来。

        他的师父载昰和京大当年那位著名的狂儒辜鸿铭是忘年交,对京大的学风多有赞赏,称其为国内风气最开放的大学,眼下从莘南身上也是可见一斑。

        “莘大哥,喝酒没有问题,不过我总得先安置下来啊?!?br />
        看到莘南将登记本一收拾就要走,秦风不由拉住了他,他今儿是来报道的,现在连住宿都没安排下来,晚上总不能去睡校园操场上去吧?

        “安置?这个好办,走,哥们今儿高兴,给你开个后门?!?br />
        莘南拉了一把秦风,说道:“别看他们那些专业报考的人那么多,一个大班百十号人,挤都挤死了,咱们考古和博物馆专业比他们舒服多了……”

        秦风不明所以的跟着莘南出了招生点,坐上莘南骑来的一辆山地车后,往校园深处行去,饶是秦风记忆力超好,也差点被拐的七晕八素摸不清方向了。

        “秦风,回头我带你买辆自行车去……”

        在一栋小楼前下了车,莘南回头说道:“在这京大校园里甭管是上课还是吃饭,没自行车可不行,去年老生走的时候留下不少车子,你回头自己挑个,给五十块钱就行?!?br />
        “成,谢谢南哥?!?br />
        秦风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朝中有人好办事这句话果然不假,即使是在大学里也很适用,要不是遇到了莘南,秦风哪里知道这些门道?

        “刘师傅,带个学生上去,住我那屋,您给登记下?!?br />
        走到宿舍楼的门口,莘南站住了脚,让秦风拿出了录取通知书,说道:“这是我学弟,一会去教导处补办下住宿手续,先让他把东西拿上去吧?!?br />
        门口伸出了个戴着老花镜的脑袋,对着秦风看了几眼,笑道:“小莘啊,你这一个人住的好日子可要到头喽,得了,上去吧?!?br />
        “大爷,谢谢您啊?!?br />
        秦风笑着把手往窗户里一放,一包中华烟出现在了窗户后面的桌子上,俗话说礼多人不怪,这些小节上的事情,秦风一向都很注意的。

        “包放那吧,怎么样,知道咱们这冷门专业的好处了吧?”

        带着秦风上了三楼,莘南打开了一个房间,进去之后赫然是带有独立洗手间的套间,偌大的房间里,仅仅只摆放了两张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