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古玉(下)

    第一百四十一章 古玉(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也是,有胡局长罩着你,原本也不用我这等江湖人的?!?br />
        常翔凤自嘲的笑了笑,他已经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了,这番话说出来的确有些不合适,如果传出去,未免会让人感觉常四爷有些不甘心。

        秦风并没有反驳常翔凤的话,而是淡淡的说道:“四爷,我还年轻,以后的路长着呢,日后究竟怎么样,谁又能知道呢?”

        说实话,秦风现在自己也很困惑。

        他知道自个儿身在江湖之中,但心底偏偏又有那么一点排斥,放着津天现成的古玩生意不做而去参加高考,或许就是秦风内心挣扎最真实的写照。

        “现在的年轻人啊,不得了……”

        听到秦风的话后,常翔凤叹了口气,说道:“放心吧,柳会长是国家邀请来的,不会给你惹任何的麻烦,和他交好,对你日后也有好处……”

        洪门早年虽然是帮派组织,但时过境迁,它身上的政治色彩已经变得非常浓厚了。

        而且到了现代,致公堂和国内的联系也非常紧密,有一些国家不好出头的事情,往往就是由洪门组织去完成的,柳山志回国,接待规格是非常高的。

        “谢谢四爷,柳老应该看完玉了,咱们进去吧?!?br />
        秦风笑着没有搭话,人要有自知之明,别说是柳山志了,他的身份就是与常翔凤相比,也有着天堑般不可逾越的鸿沟,根本就不能与其相提并论的。

        “我这是老了吗?”

        看着秦风走回到了屋里,常翔凤站在那里有些愣神,放在往日,他如何会去如此扶持一个小辈?可这小辈还偏偏一点都不领情。

        秦风可没管常四爷在想什么,他回到屋里之后。发现柳山志刚将那个仕女玉人放入到锦盒里,不由笑道:“柳老,怎么样?这几块玉可还看得入眼?”

        “小兄弟来的正好,你这几块玉,可是真正的唐朝古玉,少见。罕见??!”

        柳山志站起身来,在阿彪端来的脸盆里洗了下手,说道:“咱们国家的古玉,汉玉刀法最好,明清两朝的玉器款式造型最多,但若是要说稀少,还是唐玉……”

        唐代经济发展,国力强盛,开拓西域。畅通丝绸之路,和田玉料源源内输,玉器制作在秦汉的基础上得到发展,出现了新的高峰。

        唐朝的玉器与当时其他工艺品一样,渗透着一种青春活力,不论器物大小均具有很高的艺术水平,出土与传世的玉器皆能证明。

        就像是秦风拿出的这一套玉佩饰,在唐朝的时候只有达官显贵才能佩戴。是一种等级身份的象征。

        只是唐朝多难,在末年的时候五代十国割据混战。为了筹集军饷,几乎所有的唐朝帝王将相的墓葬,都曾经被乱军盗掘过,里面的殉葬品十不留一。

        所以唐玉大多都早已现世,成为别人手中的传承古玉,像秦风拿出的这一套玉佩饰和玉人。的确当得柳山志“少见”和“罕见”这四个字的评价。

        “柳老,我对玉石不是很懂?!?br />
        秦风给柳山志倒了杯茶,开口说道:“前几天有个人拿着这玉问我收不收,我看着雕工还不错,就给收下来了。至于是不是唐玉,我还真不知道?!?br />
        “你小子运气真不错,好东西,真是好东西的??!”

        柳山志倒是没怀疑秦风的话,他研究玉石数十年,才堪堪看出这几块古玉的沁色都是自然形成的,以秦风的年龄,想必没那辨玉的本事。

        “嘿嘿,借柳老您吉言?!?br />
        秦风闻言一笑,说道:“我那店刚开业,正缺点镇店的玩意儿,要是这东西真金贵,那我就留着了?!?br />
        “哎,我说,小兄弟,不带这么吊人胃口的啊?!?br />
        听到秦风的话,柳山志脸上的笑容顿时卡住了,没好气的说道:“这东西既然给我看了,那就说明你要卖,开个价吧,我全要了!”

        以柳山志的身份,根本就不屑以势压人,他这话就像是家里长辈倚老卖老一般,说出来并不让人厌烦,反而让人有一种亲近的感觉。

        “柳老,不卖!”秦风脸上笑眯眯的,但确实一口回绝了柳山志。

        “嗯?怕我老头子开不起价?”

        柳山志的脸色这次变得是真有点难看了,好像有那么十几年的时间,没有人如此直截了当的拒绝过自个儿了吧?

        “不是价钱的问题……”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柳老,我以前跟随仓州刘老爷子学习鉴别古玩,他曾经说过,八千年浩瀚历史,九万里广阔天地,华夏子孙,千秋万代,无不与玉息息相关,故有“玉魂”之说也,这古玉,我是不敢卖!”

        秦风这番话,并不是出自仓州刘运焦,而是玉经中的一段话,不过最后一句,却是他的心里话,那就是真的不敢卖。

        出土古玉,属于出土文物的范畴,这是国家明令禁止买卖的,秦风虽然将这些玉进行过简单的处理,但在行家眼中,还是一眼就能断出其出土时间的。

        如果将这批玉卖出去,一个倒卖文物的罪名是跑不掉的,秦风可不愿意给人留下这样的把柄。

        第二就是,载昰当年教秦风古玩制假的时候,曾经说过,靠制假赚钱可以,盗墓发掘也不是不行,但有个前提,那就是绝对不能把祖宗的宝贝给卖出去。

        柳山志并不是中国国籍,他拿的是美国的绿卡。

        如果将东西卖给他的话,不但会给秦风留下倒卖文物的隐患,而且还违背了师父的教诲,所以秦风没加考虑就拒绝了柳山志。

        听到秦风的话后,柳山志面色变得凝重了起来,开口说道:“仓州刘老爷子?莫非是刘运焦?”

        “正是!”秦风点了点头,说道:“小子曾有幸跟随刘老爷子学过一些八极拳和古玩鉴赏的知识?!?br />
        秦风知道,即使胡保国改动过自己的档案。但自己之前的那些经历,绝对是瞒不过有心人了,他也没必要刻意隐瞒。

        “原来是故人的晚辈?刘老为人,我也十分敬佩?!绷街究嘈ψ乓×艘⊥?,说道:“那老爷子用玉经来教导你,这真是让我辈羞愧啊?!?br />
        刘运焦当年跟随败兵逃往台岛。但他身为神枪李书文的弟子,在海外有着诸多的师兄弟,其中很多人就是洪门中人。

        所以不管从年龄还是辈分上,刘运焦都要高于面前的柳山志。

        江湖中的老辈人最重的就是辈分传承,听到秦风是他的传人,柳山志的态度顿时起了变化,就连刚刚进屋的常翔凤都愣了一下。

        “秦风,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过这事儿?”

        常翔凤忍不住开口问道,他虽然是津天江湖道上的大佬。在冀省鲁东也有不小的势力,但终究是这一二十年才崛起了,要是论底蕴,他比仓州刘家差远了。

        “四爷,没事我说这个干嘛?”秦风轻声说道:“当年我际遇不太好,刘家对我有恩,都是过去的事情,没必要再提了?!?br />
        在秦风心中。他只欠三个人的恩情,其中第一个就是刘老爷子。没有他的默许,秦风根本就不可能偷学到八极拳。

        如果没有拳法健壮身体、磨练意志,秦风真的不知道还能否带着妹妹生活那么多年,怕是也无法干掉那几个人贩子。

        至于另外两个人,就是载昰和胡保国了,一个有授业之恩。一个却是真心关心他的大哥,秦风虽然刻意和胡保国保持距离,但内心对其却是非常尊重。

        “既然都是自己人,这玉不买也罢了?!?br />
        柳山志哈哈一笑,化解了屋内那丝略显尴尬的气氛。原本以为自个儿身份够高了,没成想秦风一个小孩子,辈分居然不在他们之下。

        “啧啧,真是可惜……”

        柳山志是真的爱玉,话题一转,拿起了锦盒中的那个玉人,说道:“秦风,你看这玉人,有五种沁色,而且还有最珍贵的血沁,难得,实在是太难得了?!?br />
        玉石沁色,是指玉器在环境中长期与水、土壤以及其他质相接触,自然产生的水或矿物质侵蚀玉体,使玉器部分或整体的颜色发生变化的现象。

        常见的沁色有水沁为白色,朱砂沁为红色,土沁为土褐色和红色,水银沁为黑色,铁沁为暗红色,铜沁为绿色,此外还有血沁是红色的。

        一般单沁色的玉器是很常见的,有三种沁色以上的古玉,就很少见了,这个玉人上有五种沁色,也难怪柳山志爱不释手了。

        看到柳山志的样子,秦风忽然开口问道:“柳老,您在国内有居所没?”

        “有??!”柳山志点了点头,说道:“我在京城有套房子,不过不经常住,年龄大了,回国也不方便?!?br />
        “那成,柳老,这套玉器,是您的了!”秦风拿过柳山志手中的玉人,将其放入到锦盒中后,连着锦盒一起递给了柳山志。

        “这……这是个什么意思?”

        饶是柳山志见惯了大风大浪,也不由一愣,刚刚为了回绝自己还搬出了仓州刘运焦,这一转眼的功夫,怎么就将玉器要送给自己了?

        “老爷子曾经交代过,文物不出国界,您把东西留在京城,这不算违背老爷子的意愿?!?br />
        看到柳山志脸上的表情,秦风笑道:“柳老你也应该能看出来,这东西出土时间不是很长,买卖我是不敢的,送人就没问题,只是柳老您敢不敢收而已了!”

        “好小子,将我老头子的军??!”

        柳山志先是一愣,继而马上就明白了过来,面前这个年轻人心思之慎密,就是比起他们这些老江湖,怕是丝毫都不逊色。

        秦风的这套玉器,来路恐怕并不怎么正当,他此刻既然拿了出来,就算是不卖,也有被人盯住的风险。

        但是秦风这一送,风险就完全嫁接到了柳山志的身上,以他的身份,当然要将此事完全承担下来,让任何部门都不能再去找秦风的后账。

        而且秦风的这层意思,还是在其次,因为处理这样的小事,对柳山志而言太简单不过了,压根就不算是个事儿。

        让柳山志犹豫的是,他如果接下了这批玉器,那等于就是欠了秦风一个人情,他所说的将军,正是源于此。

        柳山志是何等身份,他要是欠下这人情,可不是用钱就能还得上的,日后如果秦风出什么事,他必须全力相助,才能配得起今日赠玉的情分。

        “柳老,玉为王,古玉为皇,我这几件东西可不常见?!?br />
        秦风老神在在的看着柳山志,笑道:“过了这村,未必就还有这店,柳老,我可是真心相送,没有任何的附加条件??!”

        正如柳山志所想的那样,拿出这些玉器,对秦风本身就已经造成了麻烦,不卖出去,这批东西放在手上以后说不定就有人找后账。

        而卖出去的话,那指不定就是个倒卖文物罪,没事的时候怎么都好,万一秦风日后走了背字,这些都是可以落井下石的证据。

        现在将麻烦送出去,还能落个天大的人情,秦风自然不会放过这等机会了,说出那番话后,秦风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柳山志。

        “少年可畏,少年可畏啊?!?br />
        柳山志这一生见过不少国家政要和商界大亨,但他从来没想过,自己居然会被个少年挤兑,偏偏心中还生不得气。

        “得,算我老头子欠你的,东西……我要了!”、

        当着一屋子那么多人,如果不收下秦风的这套玉器,倒显得他柳山志怕秦风日后提条件,柳山志捏着鼻子也得将东西给收下了。

        当然,能看出这一幕的人,也只有常翔凤和阿彪,至于小胖子谢轩则是有些迷糊,怎么原本好好的买卖,现在变成了白送了?

        不过谢轩却是不知道,虽然柳山志得了一批价值百万的玉器,但对于他而言,此行真的是亏大发了,致公堂会长的人情,岂是钱能买得到的?

        “秦风,这是我片子,上面的电话随时都能打通!”

        柳山志都六十多岁的人了,虽然吃了秦风一个瘪,但也没放在心上,随手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镀金的名片,说道:“日后有需要打这个电话就行,不过可别在算计老头子啦!”

        看到柳山志拿出的那张名片,就是常翔凤都有些感概秦风的好运气。

        有了柳山志的这张名片,且不说国内,如果秦风日后在国外干出什么杀人放火天怒人怨的事情,都有人会帮他擦屁股的。(未完待续……)

        ps:ps:四千字章,八月下旬了,有月票的朋友还请支持一下,新书月,需要大家的呵护啊,拜托诸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