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奸商

    第一百三十九章 奸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风哥,你考证出那是谁的墓了吗?”

        谢轩一头大汗的进了四合院,推开秦风的屋门,说道:“我联系的那个买家一会就会到家里来,这东西要是有传承的话,最少价格能翻三倍??!”

        回到津天已经有三天的时间了,在听闻了李天远出丑的事情后,谢轩心里倒是也平衡了,更何况秦风将那些盗来的文物,尽数保管在了他那里。

        为此谢轩专门去买了一个大保险箱,将所有的东西都锁在了里面,有李天远这武痴和大黄每日守在家里,倒是不怕被人给黑吃黑掉。

        “废话,我不知道传承有序的物件价格高?”

        秦风翻着桌子上的资料,随口问道:“买家是什么人?靠谱吗,咱们这些东西宁可砸在手里不放出去,也不能低价出售或者被条子给盯上!”

        回来之后,秦风原本并不怎么想出手这批文物的,不过小胖子想打响《文宝斋》的名头,上蹿下跳的联系了不少买家。

        这几天陆续来了五六个人,只不过连东西都没见到,就被秦风给打发掉了,那几人一看就是文物贩子,压根就不是想买去把玩的藏家。

        听到秦风的话后,谢轩不以为然的说道:“风哥,咱们胡叔就是津天的警察局长,哪个条子敢来动您???”

        谢轩年龄虽小,但颇有几分谢大志的小聪明,他很懂得借势,有次古玩街派出所临检的时候,他故意将胡保国的名片,放在了桌子上。

        津天是直辖市,局长是和普通省份的厅长平级的,甚至还要高半格。他的名片,岂是一家古玩店老板能有的?

        那派出所的所长也是个人精,见到这名片顿时赔上了小心,一番打听之后,从谢轩口中又听到了胡保国司机沈昊的名字,自然明白了这家店的背景。

        再加上彪子曾经到店中来过几次。经过小胖子聊天时有意无意的提及,古玩街上的人也都知道,这《文宝斋》是黑白通吃。

        平日里古玩街上的一些小混子见了谢轩,都是一口一个小胖哥,那些原本将谢轩排斥在外的古玩老板们,也都尽力拉拢,否则谢轩也没那么快就能找到买家。

        “风哥,您干嘛这样看着我???”谢轩说出上面那番话后,发现秦风放下了手中的铜钮印。目不转睛的盯住了自己。

        “轩子,好话说一遍,你听清楚了!”

        秦风的眼睛眯缝了起来,说道:“大道各两边,江湖路不同,贼和兵,永远不是一家,胡保国是警察局长不假。但他也能把你送上断头台……”

        从古至今,江湖中人。最忌讳的就是结交官府,从东汉末年张角的黄巾起义、明朝白莲教,再到清末的义和拳。

        这些原本的江湖势力,都和官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他们的下场都是被当朝清缴,最后无一能得善终的。

        在秦风看来。历朝历代,江湖人士都是在朝廷和官府豢养之中的,就像是养猪一般,等到腰肥膀圆了,再对其进行宰杀。

        就算是在现代。当年东北那位道上大哥何等风光,但被京城发来的一句话就连根拔起,直接拉到刑场去打靶了,最后只留下了一段传说。

        而秦风所接受的传承和身份,注定他这一生不可能走上白道,只能在诡秘莫测的江湖中探寻出一条道路,所以秦风绝对不愿意和官家有着太深的联系。

        就算胡保国和秦风的关系不同寻常,平日里秦风也从来没有主动上门或者给胡保国打过一个电话,多是胡保国来看他。

        地位不同,人的思想也会产生变化,有句话叫做屁股决定大脑,人的头脑想的什么是与他所在的位置、所坐的位子相关联的。

        秦风不想将自己的人生压在别人的身上,所以谢轩如今的行为,在他看来十分的危险,当官和匪混肴不清的时候,那也将是末日来临的时刻。

        “风哥,没……没那么夸张吧?”谢轩闻言瞪大了眼睛,显然被秦风的话震惊到了。

        “轩子,咱们走的路,一开始就是偏门,那些是洗不掉的?!?br />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石市翡翠,那是诈骗,抓住就是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盗墓更是重罪,最高可以判死刑,你知道这次所盗的,是谁的墓吗?”

        “不……不知道?!毙恍耸币丫盗搜?,呆呆的摇起了头。

        秦风面色阴沉如水,指了指桌子上的那个铜钮印,说道:“我刚查出来的,这人叫祢素士,是隋唐时期祢氏家族的后人,影响非常大,就凭我开了他的棺,都够得上一颗枪子了!”

        秦风也是刚刚查出那座唐墓主人身份的,说起来这人还真是不简单,而且他所在的那个家族,在隋唐都有记载,但又非常神秘。

        根据资料显示,祢氏家族在十六国至隋末,曾多次来回迁徙,迁徙原因是因为躲避战乱而渡海到了朝鲜半岛,祢氏家族曾在百济和隋朝均任过高官。

        660年,唐朝联合新罗出兵,百济国灭亡,百济大将祢植带领百济义慈王向唐朝投降,之后入唐为高官。

        祢寔进的儿子祢素士,15岁时授游击将军(从五品),神龙元年,授左武卫将军(从三品),属十六卫(中央禁军)的高官。

        景龙二年六月,祢素士奉命出使徐兖等四十九州慰问,途中去世,皇帝深为缅怀。

        祢素士死亡的地点,应该就是在保市,根据铜钮印上的名字可以证实,那座殉葬品丰厚的唐墓,正是祢素士的墓葬。

        “风哥,后……后果那么严重?”

        听到秦风的话后,谢轩被吓的胖脸通红,急声说道:“那东西咱们不卖了,我……我这就把买家给回了去!”

        “轩子,我并不是说东西不能卖!”

        秦风叹了口气,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江湖险恶,一步相差踏错,那就将万劫不复,你日后做事要谨小慎微,别以为认识了什么人,就能保得你高枕无忧!”

        “风哥,我……我知道了,您放心,我以后一定学会低调!”

        谢轩擦了把脸上的冷汗,他发现自己已经被秦风这一席话,吓得背后的衣服全被汗水给浸透了。

        “嗯,我这里还有几万块钱,暂时咱们还不缺钱?!鼻胤绲懔诵恍痪洌骸叭媚隳贸龆髦皇谴蛎?,而不是卖的,你懂吗?”

        秦风刚才那番话说的很严重,但其实他手脚做的实在太干净了,就算警察明知道那座墓是秦风盗的,也无法给他定罪。

        第一,主墓室中的陪葬品,尽皆被秦风一扫而空,官方并没有陪葬品的资料,即使秦风拿出那些陶瓷俑,他们也不能断言就是祢素士墓葬出土的。

        第二当然是抓贼拿赃了,现在是法治社会,没有证据最多只能将人羁押几天。

        就像是现在的一些老贼王,江湖上无不知其名号,就连派出所的警察,也都知道自己辖区的贼王是干什么的。

        但是警察没法抓到贼王出手的证据,就无法给其定罪,当然,那些贼王们也都垂垂老矣,早就不亲自出手了,只是接受一些徒子徒孙的供奉而已。

        至于盗墓这件事,去到平庄的是何教授,与秦风有屁的关系?那一庄老少都能证明的。

        就算警察搜出保险箱里的文物,秦风也大可以用马路上捡到古玩街上拾到的话来回答,最多也只能窝赃之类的名义判他个一两年而已。

        “风哥,我明白了……”谢轩点了点头,说道:“东西拿给他们看,但又不出手,咱们这是吊他们胃口吧?”

        “干嘛不出手???咱们手头也不宽?!?br />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说道:“把我整理好的那几块古玉拿出来,不过这次不要交易,回头等三五个月,等我做出一批货来,你自然就能卖了……”

        秦风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跟师父载昰所学的技艺里,就没一个是正当门道,他这是想拿手中的古玉做幌子,再制出一批假玉来狠狠赚上一笔。

        这古玩买卖考究的就是个眼力,买定离手概不退还,到时候拿些买家辨别不出来古玉的真假,自然也怪不得秦风的。

        “高,风哥,您真是高!”听完了秦风的解释后,谢轩的小眼睛里顿时射出了精光,摆出一副鬼子汉奸的模样来。

        此时谢轩对秦风崇拜,那简直就是五体投地,他原本以为自己就挺有奸商的潜质了,但是和秦风一比,他真算得上是遵纪守法的好良民。

        “风哥,彪哥来了!”

        就在秦风和谢轩两个小奸商在屋里密谋的时候,院子里忽然传来了李天远的声音,秦风连忙收起了桌子上的东西,起身迎了出去。

        “彪哥,咦,四爷您怎么也来了?”刚走到院子里,秦风不由愣了一下,阿彪倒是常来他这里,但常翔凤可是第一次登门。

        “四爷,这位是……”

        没等常翔凤开口,秦风的目光就看向了走在中间的那人,以常四爷的身份,居然还站在他身侧稍后的地方。(未完待续……)

        ps:ps:推荐本女频作者的书:重生之废材逆世,废材又如何?她照样逆天斗狠!

        天才又如何?统统都将成为她的垫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