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九窍玉

    第一百三十八章 九窍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风哥,搞到什么好东西了?”

        回村的路上,李天远时不时的瞅着秦风腰间那个不大的包裹,脸上满是傻笑。

        秦风摆了摆手手,说道:“明儿再说,回去睡上几个小时,你还要开车?!?br />
        虽然得到了那枚铜钮印,秦风对墓葬主人的身份也很好奇,但现在的时机却是不对,没有离开保市,他们随时可能会遭遇一些突发的事情。

        回到唐村长家里后,鼾声如故,昨儿的那场宴席,几乎让整个村子的人都醉倒了,秦风等人一直睡到正午,才被唐村长叫醒了吃午饭。

        还是昨天吃剩的菜,混在一起加热了一下,味道却是异乎寻常的好,让忙活了一夜的秦风等人胃口大开。

        “何教授,下次来给老汉说一声,我叫马车去镇上接你们!”

        吃过午饭后,在平庄的村头,上演了一出十里相送的戏码,整个村子的男女老少们都来了,咬着手指的小孩子,还在想着昨儿的美味。

        “唐村长,多谢您了,到时候一定再叨扰乡亲们……”

        秦风拿着最后一包红塔山,给村子里德高望重的几个老人一一敬了根烟,这才返身上了车,和平庄的父老乡亲们依依作别。

        出了平庄秦风直奔镇上的派出所,不过杨所长去了县里开会,并没有见到,在回到保市后,秦风给地质局的王主任打了个电话。

        已经付出了一万块钱感情投资的王主任,早就在等秦风的这个电话了,当即表示要给秦风接风洗尘,并隐晦的表示,他们局长也需要这一次进修的机会。

        秦风以学校催他回去,谢绝了王主任的好意,当然,事情秦风是大包大揽的答应了下来,直言半个月内就帮他们办理相关手续。

        这也使得王主任在苦等将近一月未果之后,又不敢贸然打听,最后只能驱车前往彭城,却发现,重金属勘测专业教导处,根本就没有姓何的主任。

        这个消息让王主任像是中了晴天霹雳一般,再和校方联系,得知彭城地质大学根本就没有派出人员前往保市,直到此刻,王主任才知道自个儿遇到了骗子。

        好在这骗子的心不怎么黑,只骗了他一万块钱,王主任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生生的将这口气给咽了下去,只是偶尔在喝醉酒的时候,还会记起那杀千刀的何主任。

        这些自然都是后话了,此时的秦风,出了保市之后,没有直接回津天,而是将车子上彭城大学的标志撕掉,往鲁东方向开去。

        在车子进到鲁东省后,秦风又换了京城的牌照,这才走高速回返津天,一折一返,足足多耗费了五六个小时的时间。

        “风哥,看您怎么有点不高兴???咱们这次收获不行?”

        开着车子的李天远,小心翼翼的看着秦风的脸色,他发现从保市出来后,风哥的脸色就一直不怎么好看,确切的说,应该是在打完了那个电话之后。

        “唉,本来还能赚个几万的……”

        秦风郁闷的叹了口气,说道:“算了,这次是盗墓不是出老千,要不然非要那什么局长大出血不可!”

        王主任那句隐晦的暗示,差点让秦风答应见他了,办公室主任为了张文凭出手就是一万,局长没个三五万的怕是拿不出手吧?

        不过凡事戒贪,此行的目地已经达到,秦风可不想干那因小失大的事情,因为单是这车上的物件,怕是最少价值百万。

        “风哥,咱们这次都搞到些什么东西???给我们说说吧?”

        坐在后排的冷雄飞插嘴问道,他也是下过那座大墓的,只是没敢深入,对于里面的东西实在好奇的很。

        “飞子,这趟的收获,你能拿这个数……”秦风伸出了两个手指头。

        “两万?风哥,这太多了吧?我什么都没干??!”冷雄飞闻言愣了一下,继而连连摆起了手,他这一行除了吃喝望风之外,还真没做什么事儿。

        “两万?你小子忒没志气了?!?br />
        秦风笑着说道:“最少二十万,而且这还是找不到合适买家的情况下,小胖那边如果能找到行家,四十万都有可能!”

        在保市盗墓之前,秦风曾经许下冷雄飞两成的分子,按照秦风对那批陶瓷俑的估算,价值最少在百万以上,而且这还是黑市出手的价格。

        “二……二十万?”

        一个月前还在工地上拿着几百块的冷雄飞,被这个数字给吓着了,结结巴巴的说道:“不行,太……太多了,风哥,这钱我不能要!”

        “飞子,该你的就是你的,不过……我有个建议?!?br />
        秦风打断了冷雄飞的话,说道:“这批东西出土的痕迹太重,贸然出手的话,我怕被人给盯上,所以最好在手里放一段时间……

        不过你放心,它们的价值只会往上涨,而绝对不会掉的,过上个几年,你那两成份子的东西,说不定就能值个百八十万的!”

        秦风在入狱之前,就曾经跟随刘老爷子学习古玩鉴赏,拜载昰为师后,更是系统的学起了古玩造假和鉴别,对于古玩行情,远比一般人要了解的深。

        他能看出来,古玩热已经开始兴起,未来的几年内,国内艺术品市场,将呈现出一幅昌盛的局面,他现在这车上的物件,放上几年之后都会价值大增的。

        “风哥,我听您的,只要让我跟着您有口饭吃就行!”

        听到秦风的话后,冷雄飞反而松了口气,他不知道自己拿到二十万会去做什么,反倒不如和秦风等人在一起安心。

        “咱们哥几个都是天嫌地弃的,有我们一口饭吃,就有飞子你的!”

        秦风回头看着冷雄飞,说道:“飞子你现在最欠缺的就是经验,先跟着小胖在古玩街上呆着,有机会把冷老爷子相面占卜那一套给人摆摆,说不定也能走出条路子?!?br />
        “嗯,我知道了,风哥!”

        冷雄飞重重的点了点头,人是群居生物,自从爷爷去世之后,冷雄飞对这个社会就失去了认同感,直到结识秦风等人之后,他才重新找回了那种感觉,是以也倍加珍惜。

        “远子,下车换牌!”看到距离津天还有十多公里的时候,秦风叫停了李天远,在高速辅道上将车停了下来,换上了原本的车牌。

        上车的时候秦风换下了李天远,从中午十二点,他已经整整开了十来个小时了,为了消除他们所有的痕迹,秦风这一圈兜的可不小。

        坐到副驾驶上的李天远有些不老实,看着脚下的那个包裹问道:“风哥,这包里的东西我能看看吗?”

        从墓葬里出来后,这个包裹就没离过秦风左右,李天远和冷雄飞都好奇的很,毕竟他们也全程参与了此次盗墓,但居然不知道偷上来了什么东西?

        “看吧,就是些玉器,还有一些金银器?!鼻胤缈醋懦?,说道:“你小心点,那些都是古玉,价值连城,别给碰着了?!?br />
        “嘿嘿,哪儿能呢,那些都是钱啊?!?br />
        李天远嘿嘿一笑,将包裹从脚下拿了出来,伸手在里面一抓,手心里多了几块古玉,有玉佩玉蝉等物件,雕工十分精湛。

        李天远在古玩街也呆了一些日子,知道古玉的珍贵,只是翻来覆去的看了半晌,他也看不出什么门道,悻悻的道:“这些东西又不能吃喝,真搞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

        “你小子就是一粗胚……”

        秦风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自己日后要是想重组千门,这李天远绝对是只动手不动脑子的天字第一号打手。

        “哎,远子哥,你干什么呢?”

        秦风突然听到后排的冷雄飞喊了一句,侧头一看,李天远正拿着一件微微泛黄,黄中带有一丝血沁色的古玉往嘴里送呢。

        李天远伸出舌头在那古玉上舔了下,大咧咧的说道:“我记得以前听谁说过玉是甜的,舔下看看有味道没?”

        “味道?”秦风和冷雄飞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一种说不出的古怪神色。

        “怎么了?这玉我都擦干净了,舔一下怕什么?又不脏?!奔角胤绾屠湫鄯傻哪Q?,李天远有些莫名其妙。

        秦风脸上的肌肉不断的颤抖着,强忍住笑,说道:“远子,你知道那是什么玉吗?”

        “不知道?!崩钐煸兑×艘⊥?。

        “飞子,你告诉他吧!”秦风还开着车,他怕自己控制不住,别一头撞到了马路边的树上。

        冷雄飞看来也是知道这东西的,当下开口说道:“远子哥,你手上的那玉,叫做九窍玉!”

        “九窍玉,什么玩意儿?”李天远拿着那玉在鼻端嗅了嗅,没什么问道啊。

        “远子哥,九窍指的是人的两只眼睛,两个鼻孔,两个耳孔,一个嘴,以及生殖器和肛门,九窍玉,就……就是塞在那些地方的?!?br />
        随着冷雄飞的话声,李天远的眼睛瞪得越来越大,而冷雄飞的声音还继续传入到了耳中。

        “你手上拿着的那个,叫做玉肛门塞,是……是专门塞在那地方的!”

        当冷雄飞这句话出口后,李天远终于一把摇开了车窗,向外狂喷了起来,差点没将胆汁都给吐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