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刺激

    第一百三十七章 刺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按照古代盗墓者的说法,那就是在人的身上,一共有三盏油灯,一盏在头上顶着,另两盏在肩膀上。

        这三盏灯都是是人身上的阳火,晚上走夜路的时候,如果有人叫你的名字,千万不要向两边张望,若给吹灭了,便给鬼招了魂。

        所以在盗墓时,需要在墓室中点上一盏灯,如果墓中鬼魂不让你盗墓,就会把灯吹灭,这也算是一种活人和死人之间的协议。

        当然,秦风知道,这种说法,其实未免有些扯淡,现代科学对此早已有了解答。

        真正点灯的目地,是因为墓室中缺乏氧气,盗墓者们点上一盏灯或者是蜡烛,当其快要熄灭的时候,说明墓室内的氧气不够了,那时就要快速撤离出去。

        有一些盗墓者对此不以为然,结果就是因缺氧而死在墓中,古时候的人可不懂得什么叫氧气,所以就认为是被墓中鬼魂给杀死的,才传出了这个人点烛、鬼吹灯的传闻来。

        不过入乡随俗,干一行一定要爱一行,来到这诡异莫测的古墓之中,就是胆大包天的秦风,也忍不住心中忐忑,点燃了这根蜡烛。

        “还是先收敛一下墓中残余的东西,最后再启棺吧!”

        秦风想了一下,并没有着急去石棺内搜寻,而且在四边走动了起来,将一些掉落在地上的陶瓷俑以及金银制品收敛到了身后的背包里。

        主要是因为秦风也是第一次下到墓葬里,虽然并不忌讳和那千年老鬼亲热一番,但总归心里会有那么一点儿障碍,这是想等棺椁内的气味散发一些之后,再去取里面的东西。

        “咦,好东西还不少???”

        原本来到这个主墓室之后。地上除了灰尘之外,掉落的东西并不是很多。

        但秦风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在墓室的四周处,由于常年积水导致青砖墙塌裂,很多泥土淤积在了一起,使得整间墓室的角落都被泥土覆盖了起来。

        当秦风用工兵铲小心的铲除掉了那些泥土。留在下面的殉葬品顿时显露了出来,看得秦风眼中精光大盛。

        唐朝出土的文物,以唐三彩为代表的各种陶俑为贵,秦风刚刚清理出了一个边角,就从里面发现了十多尊诸如鼓吹仪仗俑、双高髻小女俑、鼓吹骑马俑、风帽俑、陶驼、的陶俑。

        另外还有一些铜制的铜镜、镇墓兽、天王俑等物件,这些东西虽然体积不大,但造型非常精致,脸部表情惟妙惟肖,称得上是陶俑中的精品。

        “宝贝。就是这些玩意,也不枉这一趟了!”

        秦风拿出了一瓶矿泉水,混合了那些泥土,使其变得湿润,每清理出来一个物件,都用一层泥灰将其涂抹了起来,然后用毛巾包裹,小心翼翼的收入到了背包里。

        懂收藏的人都知道。出土文物最怕的就是风化,这些在地底埋藏了千年的物件。当大面积接触到氧气之后,青铜器和陶瓷,表面都会发生氧化的现象。

        而像是一些木制品,甚至出现过在考古学家面前直接腐朽成粉末的状况,当年在鲁东出土的一座春秋大墓中,那些珍贵的经卷就是如此损毁的。让许多考古学家追悔莫及。

        载昰出身清朝皇室,见闻远非一般的江湖人士可比,对皇室保存珍贵文物的方法,也是熟知于心。

        这地底下的土,千年不见阳光。集地气于其中,算是至阴之地至阴之土,用这种土将文物包裹,可以将其和氧气隔离开来,在一段时间内防止文物的氧化。

        只要出了墓葬,不管是秦风还是考古学家,多的是办法保存这些文物,所以秦风盗墓,从根本上来说,对文物的损坏甚至会小于国家考古发掘的行为。

        “嗯?这是什么俑?”

        当秦风清理完了三个角落,来到东南方位的时候,一个露在淤泥外面的怪模怪样的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这个东西呈扁平状,比婴儿巴掌稍微小了一点,像是个脑袋,但仔细看去,画的却是只猴子的模样。

        “莫非是生肖俑?”秦风扔掉了工兵铲,用双手在那泥土两边扒拉了起来,陶瓷极脆,一个不小心就会将其损坏。

        “这……这是什么玩意?生肖兽头怎么他妈的还长着人的身体???”用了几分钟的时间,秦风清理出了那个泥土中的陶俑,这一看,顿时愣住了。

        这个陶俑高约二十公分,俑应该是为泥质红陶模制出来的,上面还带有别的色彩。

        最为难得的是,这是呈猴头的陶俑,身上居然是褒衣大袖的人身,双手拢于胸前,毕恭毕敬站立,如同大臣模样。

        “宝贝,这绝对是宝贝!”秦风捧着陶俑的双手都有些颤抖了。

        他从载昰那里看过不下百本古玩传承典籍,但从来都没见过这种生肖兽头人身俑,也就是说,在以前出土的文物里,从没有这种东西出现过。

        什么叫物以稀为贵?眼下秦风手上的陶俑就是如此,如果他肯拿出来,恐怕在国内外古玩考古界,都将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妈的,十二生肖,应该还有的!”

        秦风心中忽然一动,用阴土将那猴面兽头人身俑保存好之后,立即又在角落里清理起了堆积的泥土来。

        “发财了,哈哈,发财了!”

        秦风的猜测果然没错,随着泥土被一层层的扒去,另外十一尊兽头人身俑也出现了,不过有点可惜的是,其中的鸡首和蛇首,由于距离墓墙太近,被砸成了几段。

        即使残缺了,这些也都是无价之宝,秦风一一将其小心的收了起来,他回头要学的就是古董修复,还怕不能让这宝贝重见天日吗?

        “不行了,要先出去透透气……”

        忙活完十二生肖的清理后,秦风站起身来。忽然感觉一阵眩晕,差点将背包都给摔到了地上。

        抬起手腕一看,秦风顿时吃了一惊,他是一点四十下的墓,而现在的时针,却已经指向了三点五十。也就是说,秦风整整在里面呆了两个多小时了。

        虽然有鼓风机不断的向墓中输送着空气,但地下的空气仍然十分的浑浊,要不是刚才秦风时不时的抽取一口氧气罩里的氧气,这会怕是要更加不堪。

        看着装得鼓鼓囊囊的背包,秦风没有再犹豫,快速的退出了主墓室,沿着墓道来到了他打通盗洞的地方。

        “风哥,是你吗?急死我们了!”

        当秦风轻轻拉动了垂在盗洞下方的绳子后。上面顿时传来了冷雄飞的声音,只不过那声音里已然是带着哭腔了。

        “怎么了?滚蛋,都离我远点!”

        秦风将绳子寄在腰间,任由上面的人把他拉了上去,只是双脚刚一站到地面上,就看见李天远和冷雄飞恶狠狠的扑了过来。

        “风哥,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我要下去。飞子不让我下!”李天远死死的拉住了秦风的胳膊,那表情委屈的就像是个孩子一般。

        和冷雄飞不同。秦风在李天远心里,那就是最亲近的人,容不得一丝闪失的,刚才那两个多小时,他无论在上面怎么喊秦风都得不到回应,着实把他给吓坏了。

        “没事的。是我忘了和你们打招呼了!”看到李天远的样子,秦风心中也生出一股暖意。

        其实按照规矩,收取殉葬品的人在下墓之后,每隔一二十分钟都应该和上面有交流的,但是见到那十二生肖后。秦风不知不觉的就清理了两个多小时,却是忘了这茬。

        “风哥,你把我们吓坏了?!?br />
        冷雄飞的眼睛也红红的,虽然秦风在他们几个人里面年龄最小,但却是主心骨般的存在,这些天对他也非常照顾,冷雄飞是真心实意将他当成大哥的。

        “行了,先别说这些?!?br />
        秦风看了看天边的那颗启明星即将升起,开口说道:“还有些东西需要清理出来,远子,你把这个包裹先送到车里去,小心,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给碰碎掉!”

        “风哥,您放心吧,我抱着走!”

        见到秦风没事,李天远的精气神也回来了,当下小心翼翼的抱起了那装满了陶俑铜器的包裹,沿着田坎往村头走去。

        “飞子,最多二十分钟我就能上来,你先把这边的东西给收拾好!”

        秦风转过头又交代了冷雄飞一句,按照倒斗的规矩,鸡叫之前是必须退出墓葬的,而且最后清理的又是棺椁,秦风心中还是有那么一丝忌讳的。

        “风哥,等您上来,我一准都收拾好!”冷雄飞也点了点头,抓着绳子将秦风送下盗洞后,马上开始清理起地面的东西来。

        “任你生前威风八面,死后也不过是白骨一堆!”几分钟后,秦风重新来到了那石棺前,借着强光灯,将石棺内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

        这个石棺内只安放了一个人,上面铺盖着厚厚的金银丝编就的被子和衣服。

        只是尸体腐烂后的尸水,将那些衣服也都腐朽掉了,除了石棺顶出的那颗骷髅头之外,整个身子看上去都是黑乎乎的一片。

        “奶奶的,好东西都埋在这低下了!”

        看着那骷髅头和脏乎乎散发着恶臭味道的腐尸,秦风心里那叫一个纠结,他知道,在这些锦罗绸缎之下,肯定有不少的好物件。

        “妈的,老子现在算是知道那些土耗子身上的味道是怎么来的了?!?br />
        秦风咬了咬牙,手腕一翻,一把外科用的手术刀出现在了他左手食指和中指之间,纵深一约,秦风站在了石棺上,刚好和那头颅面对着面。

        “师父,您这切字诀一定要有用??!”

        秦风拿出了个口罩带在了脸上,口中嘟囔了一声,右手闪电般的在那骷髅头上摸了一圈,收回来的时候,手中却是多了个黄铜钮印。

        “官???得,权当哥们这次顺带着考古了?!?br />
        见到这铜印,秦风不由愣了一下,他此行原本只不过是想给《文宝斋》开辟条古玩经营的路子,哪里会去管盗的是谁。

        但是这铜印的出现,也代表着墓主人的身份,就算秦风不想知道也不行了,除非他肯将这铜印再给扔回去。

        “我说,你可千万别姓秦啊,否则我可是将祖宗给盗了!”当然,此时秦风可顾不上去看铜印,往腰间背包里一放,继续忙活了起来。

        嘴里虽然在念念有词,秦风的左手却是一刻没闲着,顺着那锦罗绸缎被往下一拉,只听“嗤啦”一声,那纠结缠绕的腐烂物,被秦风从中间给划开了。

        矿洞里用的强光灯,将这不大的石棺映照的是分毫毕现,秦风左手尸解,右手不停的从里面拿取着物件。

        秦风的动作看上去有些怪异,他只用两根手指,但速度快捷无比,每次伸出缩回来的时候,总是会夹着一个东西,不是玉佩就是眼色有些发黑的金银饰品。

        也就是七八分钟的时间,整个石棺内纠缠在一起的腐烂物,被秦风切割的七零八落,里面所有的东西,都被秦风收入囊中。

        “最后一步了,干完走人!”

        秦风抬头看了一眼已经续了第二根也快燃尽的蜡烛,身体猛地往下一沉,双手从那腐尸头上一直摸到了胯下。

        双手往腰间背囊一放,秦风跳下了石棺,收起工兵铲后,头也不回的就往盗洞赶去。

        虽然秦风知道在别的墓室里或许还有东西,但这座墓葬最珍贵的东西已经被他得到,做人要知足,秦风从八岁的时候就明白这个道理了。

        上到地面之后,秦风直接说道:“清土,填盗洞,把周围的痕迹全给清理干净!”

        听到村头传来的第一声鸡鸣,秦风心中也忍不住狂跳了一下,怪不得以前载昰说起盗墓时神色古怪,敢情这活计还真的是挺刺激。

        填土的工作自然不用秦风再干了,李天远一人就给包圆了,十多分钟后,堆积在盗洞外面的泥土尽数被填了回去。

        而冷雄飞则是用玉米杆,在盗洞外面清扫了一番后,又用干土在地面上行洒了一层,盗洞四周再也看不出任何的痕迹。(未完待续……)

        ps:ps:第一更,四千字章,周一求推荐票,只要今儿在周榜上,最少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