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盗墓(二合一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 盗墓(二合一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李天远摇开车窗,对着刚刚走到田坎上的秦风喊道:“风哥,两大扇猪肉,还买了一只羊,拉了二十斤酒,够了吧?”

        “叫我什么?”秦风听到李天远的话后,脸色却是拉了下来。

        “哎,这一没外人就忘了?!?br />
        李天远挠了挠头,说道:“何教授,当然是叫您何教授了,风哥您放心,回头我当哑巴,一句话都不说?!?br />
        李天远虽然练武的天赋极佳,但为人处世的反应却是远不如冷雄飞,有好几次在称呼秦风的时候都差点说漏了嘴,后来被秦风严令在人前不许开口了。

        “多长点脑筋,走吧,飞子,上车?!?br />
        秦风招呼了冷雄飞一声,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说道:“今儿晚上你们俩一口酒都不许喝,远子你装拉肚子,飞子你去照顾他……”

        “明白了,风哥!”看到秦风面色严肃,冷雄飞和李天远齐齐答应了一声。

        城里来的何教授要请客,这在平庄可是件大垩事,而且两扇白晃晃的猪肉摆在村头,还有那一只刚剥了皮的羊,无不让众人花了眼。

        虽然进入到九十年代末期了,但平庄的生活,还是比较艰苦的,一年的人均收入不过就是千儿八百块钱。

        村里各户平时家里养的猪羊鸡鸭,只有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才舍得宰杀,而且一大部分还都要送到集市上去卖,家里最多只留个几斤肉解解馋。

        就算大炮这些老猎手们,平时进山打了狍子或者野猪什么的,也大多都卖给山外的饭店了,那肚子里也是缺油水。

        眼下秦风请客的举动,顿时让整个小山村都轰动了,唐村长带着大炮一些在村子里德高望重的老人,都迎了出来。

        “何教授,你看这事整的,怎么能让你掏钱呢?”唐村长离着好远就冲秦风嚷嚷了起来。

        杨所长介绍来的城里人,第一天没招待好不说,竟然还要别人花钱请客,这让好面子的唐村长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

        “唐村长,我明儿就要回去了,说不定过几个月就会带学生来……”

        秦风一脸诚恳的说道:“到时候带的人多,估计还要麻烦乡亲们,这点东西不算什么,大家今天吃好喝好’算是何某先谢谢大家了……”

        “那也不能让你一个人破费啊?!?br />
        唐村长想了一下,说道:“大炮你家里还有半只狍子准备卖的吧?拿出来吧,晚上烧了吃,我那里还有一坛二十年的老酒,咱们晚上也给喝了……”

        唐村长当过兵,退伍之后在这小村子里当了差不多快三十年的村子,说话绝对是一言九鼎,当下把各家存的那点好东西都给点了出来。

        农村平时嫁娶婚丧之类的事情,都是自家村子操办的,别看留下的都是些老头老太太,这做起饭来却是麻利的很。

        唐村长一声吩咐,村头顿时支起了几口大锅,先是将肥肉熬出油来,然后从菜地里摘了些蔬菜,配着炒了起来。

        夏天天色黑的晚,到了七点多钟的时候,整个村子几十户人家都坐在了村头,不管是老爷们还是大媳妇,基本上人人面前都倒了碗酒。

        作为今儿的主角,秦风自然是被众人特别照顾的,从唐村长开始到大炮,村子里的老人轮流向秦风敬起了酒。

        秦风也是碗到酒干,只是还没走过一圈,秦风说话就开始大起了舌头,再有几碗酒弟啊杜,身体顿时滑到了桌子底下,引得一阵哄堂大笑。

        在农村,喝醉了就等于是招待好了,见到秦风喝醉后,唐村长等人也是放开酒量喝了起来,一直喝到了晚上的九十点钟,一个个才醉醺醺的回到了家中。

        “都准备好没有?”

        当小山村恢复了寂静之后,睡在唐村长家中的秦风翻身而起,他清楚的听到了唐老头那匀称的鼾声,这会就是天上打雷,怕是都惊不醒他了。

        晚上看似秦风喝了不少酒,其实除了第一碗酒故意喝洒了一身之外,其余的全都是水。

        这种手法对于能在瞬间切换出五十四张扑克牌的秦风来说,压根就没有一点儿难度,也不会被人看出任何的端倪。

        “风哥,都准备好了……”

        李天远拎着那齐人高的背包,脸上满是兴奋,对于他这种年龄的人来说,今儿发生的一切无疑都是很新奇的事情。

        “风哥,要不要再等一会?”有过下墓经验的冷雄飞倒是很镇定,他怕这会庄子里的人睡不沉,别出现什么意外。

        “没事,晚上他们喝了几种酒,这会怕早就睡死了,走吧,路上动静小点……”

        秦风摇了摇头,他今儿也被这平庄的老爷们给吓了一跳,李天远买的那二十斤酒根本就不够喝,最后他们连家里烧菜用的黄酒料酒都给拿出来,这才喝的大醉而归。

        随着秦风的话声,三人鱼贯出了院子,借着天上星星点点的光亮,快速往村子外面走去,七八分钟后,几人来到了唐大爷家的玉米地中。

        “远子,你趴在田坎那望风,飞子,你把鼓风机准备好……”

        到了地头,秦风将背包拿了过来,吩咐冷雄飞道:“回头我打通盗洞之后,你用大衣盖在鼓风机上面发动起来,不然声音太响了,……”

        这大墓虽然盗洞众多,但到底是尘封千年,而且盗洞被填堵后,里面还会产生新的有害气体,秦风还没活够,他可不想像初出茅庐的冷雄飞那样,一头就扎进墓里去。

        听到秦风的话后,冷雄飞说道:“风哥,你等会还要下墓,要不你休息会,我来挖这盗洞吧?”

        这一次的盗墓之行,冷雄飞完全就是跟着混吃混喝了,就算到了地头找主墓室,那也是秦风看出来的,冷雄飞这是想出把子力气,心里也能舒服点。

        “行,我看看你手艺?!鼻胤缥叛糟读艘幌?,继而笑着将那工兵铲递给了冷雄飞。

        秦风从豫省顺来的这工兵铲是特制的,铲柄非常的短,而铲刃十分锋利,完全借助双臂的力量进行铲土,和普通的铁锹有着很大的区别。

        “这东西好使!”

        冷雄飞蹲下身体试了一下,脸上顿时露出喜色,那被太阳晒的异常坚硬的土地,在这工兵铲下就像是豆腐一般柔软。

        秦风四下看了一眼,用脚步测出了一个方位,对冷雄飞说道:“从这往下挖吧,记住,盗洞直径开出一米,否则要是有大物件,我把拿不出来?!?br />
        “放心吧,风哥!”冷雄飞往手心吐了口吐沫,按照秦风所指的地方铲起土来。

        看了一眼冷雄飞的动作,秦风摇了摇头,径直将鼓风机的柴油机部分打开,把一直带在车上的一小桶柴油倒了进去。

        “怎么着,飞子,挖不动了?”

        忙活完鼓风机后,秦风看向了冷雄飞,不由哑然失笑,这才不过十来分钟,冷雄飞的双臂已然是像灌了铅一般,动作变得缓慢无比。

        “风哥,这……这东西锋利是挺锋利的,可……可就是胳膊借不上力啊?!?br />
        冷雄飞喘了口大气,看着挖出的还不到一米深的盗洞,脸上也不知道是累的还是羞愧的,从额头一直红到了脖子上,双手还在不断颤抖着,显然是使发了力。

        “成了,你歇歇吧?!?br />
        秦风笑着接过了冷雄飞手中的铲子,说道:“用这东西也是有窍门的,三铲一拨,省事又省力?!?br />
        一边说话,秦风的身体已经下到了冷雄飞挖出的盗洞里,斜着铲子就往泥土上铲去,将铲子的锋刃尽数陷到土里后,秦风却是不往外拨土,连着在其周围又铲出了两铲子。

        这三铲子呈三角形,当秦风松开铲子后,一堆泥土自动脱落了下来,秦风只需要将其给铲出地面就行了。

        秦风开挖的本就是个盗洞,虽然被以前的盗墓贼给填上了,但泥土还是松的,只要找到窍门,挖起来并不是很费力气。

        没过半个小时,秦风的身体就已经完全消失在了地面之下,看着地面上不断累积起来的泥土和下面两米多的深坑,冷雄飞是目瞪口呆。

        “通了……”

        两个小时后,整个人已经在地面四米之下的秦风,在探出工兵铲时,耳边传来了“?!钡囊簧?,顿时让秦风脸上露出喜色。

        轻轻拨开下面的泥土在身后培实,秦风眼前出现了一块完整的青砖,为了怕之前的盗洞塌方,秦风在三米之后就改了方向,他现在挖掘的地方,应该是主墓室的天井位置。

        屏住了呼吸,秦风用铲刃将那块青砖给撬动了起来。

        这是个双层砖瓦结构的典型唐朝墓葬,起出了四块青砖后,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往外散发出了一股霉朽的臭味。

        好在秦风早有准备,强撑着憋着那股气拉动了缠在腰间的绳子,上面察觉到动静的冷雄飞,马上将秦风给拉了上去。

        长长的吸了口气,秦风对冷雄飞说道:“下面已经打通了,氧气罩给我,还有,把鼓风机发动起来……”

        “风哥,你小心点儿?!崩湫鄯山跗值萘斯?,然后把鼓风机的管子插进了盗洞。

        秦风接过氧气罩并没有戴上,而是拿过了那件带有弹性的紧身皮衣穿了起来,最后才将氧气罩给挂在了脖子上。

        “风哥,你小心点儿?!?br />
        趴在田坎处被咬的苦不堪言的李天远,也回过头轻声喊了一声,在他那固有的思维观念中,这死人墓葬总归是有些神秘和诡异的。

        “没事,你们俩看好点?!鼻胤绨诹税谑?,身体往下一滑,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了盗洞口处。

        来到打通墓葬的地方,秦风将氧气罩戴在了口上,用工兵铲将底部铲出十多块青砖后,打开了头顶连体帽子上的强光灯。

        “咦?这不是主墓室?”

        看到底下的情形后,秦风不由愣了一下,因为在这间地面有些淤泥的墓室中,他并没有看到棺椁的存在。

        高高的呈圆形的天井下方,除了两具早已腐烂成白骨的尸体之外,还堆积满了一团团黑乎乎的东西,在灯光的照射下,有些像是五谷粮食。

        “这应该是唐朝早期的墓,居然开了双天井,主人一定是二品以上大员啊?!?br />
        秦风将鼓风机的管子插了进去,拉动绳子示意冷雄飞发动机器,一分多钟过后,一股强风吹入到了墓葬之中,里面的空气顿时为之一清。

        “妈的,真是狠,这不过是个粮谷仓,居然就设置了暗器?”

        秦风没有急着下去,而是用强光灯在四周砖壁上仔细观察了起来,这一看,却是让他心中惊出了一身冷汗。

        青砖砌就的砖壁和墓道上,绘满了日月星辰以及各种鞍马‘明驼‘牛车‘列戟‘步骑仪卫‘属吏‘男女侍者和乐舞伎。

        但就在几个位置上,却是缺失了一些青砖,它们所对应的方向,就是倒在地上的那两具枯骨。

        看了好大一会,秦风小心的垂下了绳子,这墓室虽然只有两米多高,但秦风怕其地下有翻板,还是坠着绳子踩到了实地。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拨开两具挂在尸骨身上腐朽不堪的衣服,秦风赫然看到,在他们胸前各插着三个乌黑的箭头,想必箭杆也早就被岁月腐蚀掉了。

        除了这些东西,两人身上再无他物,秦风知道,这也是以前盗墓贼的规矩。

        前文中曾经说过,从古至今,除了官盗之外,盗墓团伙一般都是村子里胆大的穷汉、地痞、二赖之类的人,挖掘时也没什么固定的规矩,都是一哄而上,撬开棺木后平分财物。

        但是在挖掘大墓时,就出现了问题,因为大墓表层封土多,不可能向日常一样铲平坟包,挖出棺椁,此时只有一个法子,便是挖掘盗洞直入墓室。

        挖盗洞时,大家须齐心轮流动手,但是进墓室的人只能有一人进去,这人一般是抽签决定的,而且此人必须穿戴紧身衣物,腰系长绳进洞找宝物。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消除大家对他的怀疑,此人拿得宝物后出洞前,还要先扔出一半,这是告诉外面的人此行有收获,大家必须齐心让自己出去,才能平分自己手中的宝物。要是这人没扔出去一半宝物,就意味着此人想要独吞,盗洞外守候的人就有权力将到洞口封死,让这人活活闷死其中。

        当盗洞的人出洞后,要主动张口翘舌,让大家观看,表明自己口中无物,正是这种彼此间的不信任,导致日后的盗墓团伙,逐渐发展成为以家族纽带为关联的团伙。

        “妈的,死了一个还不甘心,真是锲而不舍??!”

        秦风心中暗骂了一句,按照他的设想,这两人身上腐朽的衣服很像,应该是一个盗墓团伙中分两次下来的人,只是他们全都栽在了这里。

        “说不定是个王爷墓葬,看来这里面,最少也有十条八条的人命!”

        见到这一幕,秦风心中也略微有些紧张起来,对于唐朝墓葬的规格,他是非常了解的,而墓葬中有机关暗器的,其主人身份必定贵不可言。

        隋唐五代在以黄河流域为主的北方地区北魏以来的墓葬制度,经隋代至於盛唐一脉相承。

        当时贵族官僚的大墓,都是采用斜坡式的墓道,包括一段很长的隧道,隧道顶部开天井两壁设龛。

        懿德太垩子墓(唐中宗李显的儿子)有天井7个‘壁龛8个章怀太垩子墓(武则天二子)有天井4个‘壁龛6个。

        而根据历史上记载的,司刑太常伯墓则是有天井3个、壁龛2个,由此可见,天井和壁龛的多寡’基本上与墓主人的官品爵位相一致。

        秦风身处其中的这座墓葬不但还有别的天井,而且还学着汉王墓的特点,设置殉葬所用的五谷粮仓,这主人的身份怕是最少也应该是皇室中人。

        既然来了,自然就没有入宝山而空回的道理,在墓室里小心的观察了好一会,秦风推动了一座雕着像是图腾怪兽的墙壁。

        墙壁发出一声嘎嘎生涩的响声,缓缓往里陷去,一条四五米场的墓道,顿时出现在了秦风面前。

        “翻板?还真他妈的狠??!”

        当灯光照射在墓道上,秦风的眼神又是一凝,因为在这墓道正中的位置,一块青石板翻转了过来,只是被一根铁棍卡在中间,留下了一道肉眼可见的缝隙。

        翻板也是古代墓葬中的机关之一,那些修建墓室的匠人们,会在墓道中挖掘深约3米以上的陷坑,长短与宽度视墓道具体情形而定,坑下分布约10厘米左右的刀锥利器。

        坑上层平覆数块木板,木板中间有轴,下缀一小型相同重量的物体,呈天平秤状,板上有掩盖物,若盗墓者踏上木板,板的一端随之下陷,人必掉到坑内的刀锥之上。

        当秦风走到翻板处,用灯光照在缝隙中后,发现里面居然埋葬了不止一人,那森森白骨在灯光的反射下,现出了幽幽荧光,头颅上空洞的眼圈,让秦风心底也生出一股寒意。

        “别他妈的再有铁索吊石了!”接连见到两种墓葬机关,秦风感觉自个儿真是走了大运。

        要知道,虽然大墓中机关是很常见的,但由于年代久远,很多机关暗器都会因为腐朽而失去效用,像这里利用率如此之高的,秦风也没从师父口中听闻过。

        小心翼翼的过了翻板墓道,秦风愈发的谨慎了起来,不过这次他的运气不错,在推开另外一个墓室大门时,没有任何的状况发生。

        “主墓室?”

        看着眼前大约占地十二三个平方的青砖墓室,秦风的眼睛有些发直,喃喃道:“难道是曹司空保佑,合该着我秦风发财吗?”

        虽然盗墓自春秋之前就有之,但发扬光大却是曹操,所以秦风免不得念叨几句,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之所以说这是主墓室,是因为在青砖墓室的正中间,摆放着一个两米左右的棺椁,而且这是一个石头棺椁,上面虽然有斧劈砍凿的痕迹,但石棺并没有被破开。

        “妈的,真是不专业,暴殄天物??!”惊喜过后,看清楚了墓室情形的秦风,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在墓室的四周,有三具早已化成枯骨的尸体,地面上散落着一些金银器皿,让秦风痛心的是,他教下就有一个破碎的唐三彩骆驼。

        天井上方的那个破碎了青砖处可以显示,应该是有盗墓者下到了这间墓室,而且这个团伙人数不少,在连死了三个之后,居然还将墓室内的东西洗劫一空。

        不过当时可能是发生了别的什么事情,他们没来得及劈开石棺,就仓惶逃离了,地面上散落的那些器皿就是最好的证明。

        因为一般而言,团伙作案的盗墓贼们,是不会留下任何能带走的东西的。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推演着或许是几百年甚至更早发生的事情,秦风脸上露出了笑容。

        墓室内的东西虽然大部分都被盗走,但所有的盗墓者们都清楚,一座墓葬中陪葬最丰厚的地方,一定是在棺椁内的。

        “是石榫卡扣在一起的,一共有四个!”

        强忍住心中的激动,秦风围着石棺观察了起来,片刻之后,脸上露出了了然的神色,将手中的工兵铲插入到了石棺顶头的缝隙之中。

        右手使劲往里一推,“咔嚓”一声轻响,那根石榫已然被秦风别断,如此反复几次之后,秦风双手用力的推在了棺盖上。

        “咔……咔咔……”一阵难听的摩擦声响起,而那棺盖随着声音缓缓的滑落开来。

        “人点烛,鬼吹灯,祖师爷保佑!”

        棺盖打开后,秦风面色凝重的往后退了几步,从身后背囊里拿出了一根蜡烛点燃,恭恭敬敬的放置在了石棺盖上。

        这是古来盗墓者启棺的规矩,如果蜡烛不熄灭,就证明祖师保佑顺风顺水,可以将棺椁中的东西全部都拿光。

        但如果蜡烛万一灭掉了,那就说明此行不顺,有邪气冤魂盘踞墓中,盗墓的人必须马上离开,当年在传授秦风盗墓经验的时候,载是可是千叮万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