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准备

    第一百二十七章 准备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冷雄飞来到津天市,除了那件鎏金佛像是个值钱玩意儿之外,身上再无长物,他对那建筑工地是苦大仇深,甚至连欢喜的内衣都没去拿,就住进了秦风等人的四合院里。

        小胖子谢轩虽然之前黑吃黑的摆了冷雄飞一道,但既然大家是兄弟了,他也不小气,带着冷雄飞去到商场,从头到尾给他置办了些衣物。

        从和冷雄飞谈妥了条件之后,秦风就消失不见了,一连三天都没看到他的人影,这种事情谢轩等人早就习以为常,每天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冷雄飞也不着急,每天不是跟着李天远练拳,就是和谢轩去古玩街开店。

        这种生活对冷雄飞而言,非常新奇,他能见到许多以往接触不到的人和事,往日爷爷所教的那些江湖经验,也在慢慢和他融合着。

        而且四合院吃的东西,也是让冷雄飞大开眼界,由于李天远和秦风都是练武之人,几乎每天都是牛羊肉不断,连那只大黄狗都享受同等待遇。

        另外还有一些中药煲出来的汤,喝的只修炼过功法没练过任何打法的冷雄飞,都感觉体内的真气异常的活泼。

        “胖哥,我说风老大去干什么了啊,这都四五天了还没露面?”

        这一天关了《文宝斋》回到四合院后,冷雄飞终于是忍不住了,俗话说吃人的最短,每日在这大鱼大肉的吃着,他心里越来越不好意思。

        见到二人进来,李天远双手合到胸前,缓缓的将一口真气压入到了丹田中,收了拳架子后笑道:“我说飞子,着什么急呀。风哥办完事自然就回来了?!?br />
        原本李天远还会跟谢轩去古玩街看看店,现在有了冷雄飞,他连《文宝斋》都懒得去了,整日里就在这四合院打熬身体。

        “远子哥,我就是问问,整天跟着你们吃喝又不做事。我这心里慌啊?!?br />
        冷雄飞嘿嘿笑了起来,和李天远与谢轩在一起十分自在,平时都是有什么说什么,不用去动什么心眼,活的十分开心。

        当然,谢轩和李天远都是只服秦风的人,也不愿意平白招惹来一大哥,经过两天的洗脑,就将冷雄飞这老实孩子给洗脑了。

        按照谢轩的说法。学无先后、达者为师,谁的本事大,自然是谁来当大哥。

        秦风就不用说了,这还不到二十岁,就在津天创下了这份家业,是谁都比不了的,那是当之无愧的大哥。

        而李天远在几人之中是除却秦风之外,武力值最高的人。想当他老大没问题,先问问他那双拳头。谢轩曾经打过一段时间主意,最终还是感觉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李天远当了二哥,谢轩说什么都不会将老三的位置让出去了,在冷雄飞面前他是很有心理优势的,那黑吃黑的一幕,让冷雄飞自认智商和江湖经验都远不如谢轩。

        被谢轩这么一忽悠。原本年龄最大的冷雄飞,到最后只能在这个小团伙里当了个老四,整天被谢轩指使来指使去的。

        但谁都不会想到,就是这籍籍无名的几兄弟,日后都在不同的行业里大放光彩。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张妈,今儿晚饭做好了没有???”

        谢轩伸头往厨房喊了一嗓子,回头压低了声音对冷雄飞说道:“慌什么,跟着风哥以后是做大事的,我说飞子,眼皮子别那么浅!”

        这两天除了给冷雄飞洗脑辈分排行的事儿,谢轩还成功的将冷雄飞由临时成员,发展为了团队待考核人员,还需要秦风点头,那冷老四的名头才算是能坐实掉。

        “你这小胖子,也不学学远子,没事练练身体多好啊,就想着吃?!?br />
        随着谢轩的喊声,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从厨房走了出来,把腰间的围裙一解,说道:“菜都烧好了,放厨房桌子上的,饭你们自己打,吃完扔那里就行了,明儿我来刷?!?br />
        “我这喝凉水都发胖的,练不练都一样?!毙恍俸傩ψ?,说道:“张妈,晚上吃完再走吧……”

        要说谢大志还真是做了件好事,这四合院住的几个老爷们就没一个爱做饭洗碗的,于是平时那张妈叫的一个亲啊,生怕老太太不伺候他们了。

        “不了,二儿子大学放暑假回家了,我得回去给他们做饭?!?br />
        张妈摇了摇头,洗了下手就打开了院门,“咦”了一声说道:“小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大妈都好几天没见你了?!?br />
        “张妈,我出去了几天,辛苦你了啊?!?br />
        秦风说话的声音传到院子里的时候,他的人也走了进来,在秦风的背后,还背着一个几乎和他一般高的大背包。

        “风哥,您回来了???”

        “风老大,这背的是什么东西???”

        见到秦风进来,李天远和谢轩等人顿时围了上去,就连冷雄飞憋了半天,也喊出了个“风哥”来,让秦风看向他的目光都带着疑问。

        “没事,你们吃吧,大妈先走了?!闭怕杓父鲂∽咏胤绺ё×?,笑着出了院子关上了大门。

        “风哥,看你黑了不少啊,哎呦,这什么东西???那么沉?!”

        看见张妈走了出去,小胖子自告奋勇的用双手接过秦风的大背包,只是就在秦风一放手的当口,谢轩差点没一头栽到地上。

        谢轩按着腰站直了身体,试着又用双手拎了下那背包,喃喃道:“这……这玩意不是怕要一百多斤?”

        “一百多斤?”

        李天远推开了谢轩,一把将那背包给拎了起来,随手背在了身后,说道:“这也没多重???小胖你的身体是太差了?!?br />
        “我能和你们比嘛?”

        谢轩嘴里嘟囔了一句,紧接着看向秦风,说道:“风哥,您这几天都去哪儿了?这包里准备的是什么东西???”

        在几天前的时候,秦风问谢大志借了一辆黄面包车,也没和谢轩等人说去了哪里,这一走就将近一礼拜,谢轩等人说不担心也是假的。

        “远子,去把大门给插上?!?br />
        秦风接过了李天远身上的背包,随手放在了地上,看向冷雄飞说道:“冷兄,大家都是江湖一脉,你刚才那称呼,我实在是当不起啊……”

        秦风虽然是当今外八门主脉的门主,但外八门早就不复当年风光,现在做的都是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几乎每一件事儿都能被政府判上个三五年的。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秦风也不会将其整合起来,那等于是树个靶子给国家打。

        而且话再说回来,冷一眼当年是走单帮的,和外八门也没什么关系,即使论江湖交情和辈分,秦风也当不起冷雄飞一声“大哥”的。

        “风老大,我……我以后想跟着你们干?!?br />
        冷雄飞期期艾艾的说道:“我家里也没什么亲人了,你们要是愿意接纳我,轩哥说了,以后我就是老四,几位都是我大哥?!?br />
        “轩哥?”秦风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小胖子。

        从监狱里出来之后,谢轩还是头一次被人喊哥,当下开口说道:“风哥,是这样的,我看飞子也挺可怜的,家世与咱们都差不多,就想叫他一起过来混?!?br />
        弱弱的看了一眼秦风,谢轩的声音低了几分,接着说道:“风哥,这……整个我只是说说的,还要您拍板啊?!?br />
        “原来是这样???”

        秦风点了点头,转脸看向了冷雄飞,说道:“我和天远都算是孤儿了,雄飞你与我们的情况也有些相似,真要留下来也不是不行?!?br />
        “风哥,我真的很想和你们在一起,爷爷去世之后,我……我就再也没有亲人了?!?br />
        冷雄飞闻言红了眼睛,从爷爷去世到现在已经有四五年了,他只有在秦风这四合院里,才找到了一点家的感觉。

        “成,只要你愿意把我们当兄弟,当亲人,那以后就留下来吧!”

        看到冷雄飞真情流露的样子,秦风拍了拍他的肩膀,算是认可冷老四了这个称呼,笑着说道:“先吃饭,我开了二十多个小时的车,可是饿坏了?!?br />
        正式加入了四合院,几人之间的关系无形中融洽了许多。

        尤其是有人喊哥,小胖子谢轩的那张脸,一直都没断过笑容,如果不是排在老三,怕是早就将哥罩着你的话给说出来了。

        吃过饭后,几人来到了正堂屋,看到三个小伙伴一脸好奇的样子,秦风这次没卖关子,直接将大背包给拉开,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小包裹后,任凭他们翻看了起来。

        “咦,这玩意是铲子?风哥,这是洛阳铲吧?”

        冷雄飞拿出了一个半圆长形、下面极为锋利的圆筒状物件,脸上露出了惊愕的神色,说道:“我以前只听爷爷说过这东西,还从来没见过呢……”

        “风哥,您这从那弄的京城车牌子???”谢轩从背包里掏出了一对用报纸包着的铁皮,撕开来一看,原来是挂着京城牌照的汽车牌子。

        谢轩话声未落,李天远也从里面鼓捣出了个东西,举在手上说道:“还有这个,风哥,这玩意是什么,怎么好像电影里的防毒面具似的?”(未完待续……)

        ps:ps:上午打了三瓶吊水,一下午头晕咳嗽发汗,实在写不了,刚才写这章还有点烧,我休息下,争取再写一章吧,写不出大家也别怪俺,唉,看着这月票名次直往下掉,最着急的是我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