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赔本生意

    第一百二十四章 赔本生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风哥,这东西就还给他了?”

        谢轩在柜台下面鼓捣了好一会,将那个花了四千多块钱买来的保险柜打开后,小心翼翼的将那尊鎏金佛像给抱了出来,放在了里间的茶几上。

        这尊铜鎏金佛像是一尊佛陀像,高不过二十公分,头扎莲花冠,脸庞发圆,腮发胖,高额髻,身着僧祗支,外披袈裟,宽衣下着百褶裙,垂于双足,是典型的隋唐铜佛的造型。

        不过冷雄飞显然不会保存文物,这尊佛像原本应该是全鎏金的铜佛,但是现在风化的比较厉害,在肩膀部位的鎏金已经看不太出来了。

        “秦兄弟,这……这东西,你们还收吗?”

        看着这尊自己千辛万苦搞来的鎏金佛像,冷雄飞搓着手,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置了。

        经历了谢轩这黑吃黑的事件后,冷雄飞对爷爷留下的那些所谓的“江湖经验”,已经产生了严重的怀疑,如果再被黑一次,怕是他又要去建筑工地搬砖了。

        相比别的商家,秦风总还算是“同道”中人,所以冷雄飞思付了一番之后,还是决定将鎏金佛像卖给《文宝斋》。

        “收!”

        秦风点了点头,很干脆的说道:“不知道冷兄弟你出个什么价?合适我就要了!”

        秦风之所以将这件鎏金佛像一直留在手中没有出售,也是有原因的,第一这佛像很容易就看出来是出土文图,而国家对出土文物买卖的打击力度,是非常大的。

        所以秦风要先将佛像放置一段时间,再对风化的地方进行修补,将之变成一尊传承有序的佛像之后,再想办法出手。

        还有一点就是?!段谋φ芬郧熬氖俏姆克谋?,秦风也缺乏出售古玩文物的渠道。

        这些日子小胖子谢轩一直都在留意,哪些人能成为古玩交易的对象,甚至还一度跑到别人店里聊天扯淡,就是想挖个客户过来。

        不过像那种高端的古玩客户,各个店一向都是宝贝的很。有交易的时候大多闭门谢客,有些人甚至干脆不在店里交易,而是去到家里或者茶座等地方。

        “这东西上面鎏着金,又是从墓里掏出来的……”冷雄飞犹豫了一下,试探着说道:“怎么说也能值个万儿八千的吧?”

        虽然听爷爷说过自己解放前出入豪门大宅的风光事迹,但冷雄飞打小就过惯了穷日子,他身上从来就没装超出一千块钱过,在他心目中,万儿八千的就是很大一笔数字了。

        “万儿八千。冷兄,你确定?”秦风笑了笑,看向冷雄飞,说道:“咱们做生意明买明卖,你卖了就不要后悔??!”

        佛教是世界上最大信徒最多的三个宗教之一,作为佛教供奉的主体佛像而言,一向都受到世界各地佛教徒们的追捧,这些佛教徒中。不乏财力雄厚的商界大佬。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鎏金佛像就引起了国际藏家的重视。进而带动了国内收藏热潮的兴起。

        1989年11月,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一尊明代鎏金弥勒佛像,以21万多美元成交,获得了国际收藏市场的注意。

        而到了九十年代后,海外各大拍卖公司??贾鹉暝黾遇迢探鸱鹣竦呐穆羰亢捅壤?。

        就在去年的苏富比拍卖会上,一件明代鎏金铜观音以132万港元成交,而前不久的佳士得拍卖会上,一件明代鎏金佛座像的成交价为220万港元。

        隋唐两代的鎏金佛像,从造型和工艺上来说。比明清时的佛像稍微要差一点,但作为佛文化最发达的两个朝代,又有其独特的代表性。

        按照秦风对现在佛像市场的了解,这尊鎏金佛像虽然稍有瑕疵,但品相还算是比较完整,要是能找到对口的买家,五十万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在听到冷雄飞的话后,秦风也有些惊愕,他真的没想到,冷雄飞出来卖佛像,居然连行情都不打听清楚,张口开了个白菜价。

        说实话,冷雄飞这人挺对秦风脾性的。

        空有一身的江湖经验,冷雄飞却不知道如何去运用,居然混到去建筑工地当小工的境地,这也说明,冷雄飞为人比较秉直,没有像一些江湖败类那样,为了金钱图财害命、无所不用其极。

        “秦兄弟,您就甭逗我了,我是真不知道价格?!?br />
        冷雄飞闻言苦笑了起来,他是会风水堪舆不假,但古玩鉴定却是一窍不通,这尊在秦风眼中价值千金的佛像,在他看来,就是个既不能吃也不能喝的铜疙瘩而已。

        最重要的一点是,冷雄飞这物件来的见不得光。

        别说一万了,就是五千冷雄飞也愿意出手,在这年头,盗墓虽然已经发展成为一种产业,但产销一条路的盗墓团伙,还是不怎么多见的。

        秦风的这个店,在此时就显现出其优势了,虽然是卖文房四宝的,但接触的都是文人雅士,里面也不乏一些玩收藏的老板,秦风出手这些“见不得光”的物件的渠道,自然远非冷雄飞能比。

        “秦兄弟,要不这样吧,东西一万块钱你拿走,赚多少,我姓冷的都不会眼红,要不会找后账,你看怎么样?”

        冷雄飞只是社会经验不足,但不代表他这个人傻,秦风那几句话一说出来,他顿时就知道自己出价低了,不过他没有接触直接客户的渠道,自知没有和秦风讨价还价的资格。

        秦风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一万块钱倒是可以,不过冷兄你这亏吃的可不小啊?!?br />
        “风哥,一万太贵了吧?”

        听到秦风的话后,小胖子冲着他使了个眼神,这店里的财务都是谢轩兼任的,几个月都没什么进账,再掏出去一万的话,那他们都要喝西北风了。

        冷雄飞被谢轩给黑怕了,弱弱的说道:“要不……八千块钱也行……”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一万其实你也吃大亏了?!?br />
        “风哥,您今儿怎么了?”

        谢轩闻言翻了个白眼,他实在是想不通,原本能一分钱不花留下来的东西,风老大偏偏要给这小子送钱,这不符合秦风一向雁过拔毛的性子???

        “轩子,你别说话?!?br />
        秦风制止了一脸疑惑的谢轩质询的冲动,转脸看向冷雄飞,说道:“冷兄,我有一个方案,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秦兄弟,有话你直说,都是道上中人,你就是想要这佛像,我也会拱手相送的!”

        谁说冷雄飞没心眼的,他这几句话说出来,就是怕秦风黑吃黑,先用语言挤兑住对方,让秦风打消那种念头。

        秦风摇了摇头,脸上露出笑意,淡淡的说道:“冷兄,你也忒小看我了,这东西虽然值个十来万,但还没放在我眼里?!?br />
        这尊鎏金佛像,对隋唐时期佛文化的研究,会有很大的促进作用,要是上拍卖会的话,三五十万的起拍价是跑不掉的,最终成交价,恐怕也要在八十万左右。

        秦风之所以开出了十多万的价格,就是因为他无法将这东西送上拍卖会,而私下里交易的东西,卖家们就是图个便宜,自然不能卖出那种高价了。

        “十多万?”

        秦风的话让冷雄飞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即使大着胆子,也不过就开出了一万的价格,没成想这尊佛像真正的价值甚至还要超出十倍。

        “没错,我估计应该在十五万左右……”

        秦风抬了抬手,制止了急着想要说话的谢轩,接着说道:“不过这东西要碰买家,不是一天两天能卖出去的,说不定要在手上放一两个月甚至一两年……”

        冷雄飞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我明白,秦兄弟,我还是刚才那句话,一万块钱卖给你,赚多少我不管?!?br />
        “我话还没说完呢,冷兄,我刚才不是说有个方案嘛……”

        秦风话题一转,说道:“这件东西,冷兄你可以放在我店里寄卖,等到卖出去之后,我拿四成的钱,算是寄卖的手续费,另外的六成,则都是冷兄你的?!?br />
        “六成,十五万,那……那岂不就是九万块钱?”

        听到秦风的话后,冷雄飞有点发傻,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秦风那张年轻的面孔,这人不像是神经不好???为何从谈到佛像以来,他就总是想着给自个儿送钱呢?

        别说冷雄飞了,就是谢轩也想不通啊,他在一旁早就急的抓耳饶腮了,他给自己划分的定义向来都是奸商,哪里见得了秦风这般做生意的???

        “对,就是九万块钱?!鼻胤绲懔说阃?。

        “秦兄弟,我是个直脾气的人,你有什么要求,都说出来吧?!?br />
        冷雄飞沉默了半晌,开门见山的将话挑明了,他从高中毕业之后,也打了好几年的工了,知道这天上不会白白掉馅饼的。

        “好,冷兄爽快,那我就直说了?!鼻胤缫慌乃?,扭过脸对谢轩说道:“轩子,关门,今儿不做生意了,咱们回远子里去说话?!?br />
        “哎,风哥,好嘞!”

        听到秦风这句话,谢轩顿时满面春风,要说嘛,精明到了骨子里的风哥,岂是那种做赔本生意的人?

        ps:ps:外面折腾几天,浑身骨头都松了,今儿两更,明天争取爆发,大家的推荐票和月票多支持下宝鉴啊,非战之罪,这几天实在是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