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栽了【三更求月票】

    第一百一十五章 栽了【三更求月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老云,你他**给我让开??!”

        就在老云回头的时候,阿丁终于将他给推开了,看着秦风蹲在地上,阿丁口中骂了一句,抬脚就踢了过去。

        只是阿丁抬起了脚后才发现,在秦风身边站立着的大黄,口中正在往下滴淌着鲜血,那狰狞的样子像是一头狮子一般。

        “别动,大黄!”

        看到大黄的尾巴竖了起来,秦风知道这是危险的动作,当下左手一把揽住了大黄的脖子,右手一拨一掀,阿丁的身体随之往后倒去。

        “小子,你敢打人?”

        见到这一幕,脸面尽失正在外面打手机的蔡东,也无法装聋作哑了,挂断手中电话,蔡东走了进来,说道:“斗狗赢了就算了,你干嘛还出手伤人?”

        “蔡少爷,是不是他踢了我就没事,我挡一下就叫出手伤人???”

        秦风闻言眼睛一冷,送来了揽住大黄的手,站到了蔡东的面前,冷笑道:“我记得咱们的赌注里,有你输了就叫风哥的条款吧?叫一声我来听听!”

        从监狱里出来之后,秦风一直都很低调的在做人,即使从聂天宝手中骗了几十万,也只是用脑子而已,不过眼前这两个无耻之尤的家伙,却是把他惹怒了。

        秦风本来身材就很高大,此时没有再掩饰心中的怒火,凶悍之气尽显,一双眼睛中透出的冷冽杀机,就是让旁边早年在道上混的时候拿菜刀砍过人的老云,都不禁一阵骇然。

        “你……你想干什么?”

        蔡东平日里在京城打架,无非就是一群纨绔子弟在酒吧群殴某个不长眼的小子,哪里单对单的和人放过对?脚下情不自禁的往后退去,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了地上。

        “我不想干什么?!?br />
        秦风摇了摇头,伸出了右手,说道:“第一,叫声风哥,第二,拿出一万块钱来,然后滚蛋,以后不想喊风哥的话,就别在我面前出现!”

        从蔡东和阿丁那怨毒的目光中,秦风就知道,他和二人结下的梁子,怕是没那么容易化解开了,既然已经得罪死了,秦风并不介意在上面再踩上一脚。

        “小子,做人不要太过,做事不要太绝了!”

        听到秦风的话后,蔡东一阵愕然,他虽然在京城混的不算最好的,但名头也不小,出入各种俱乐部如履平地,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当面打过脸的。

        “愿赌服输,别说那些废话,我给你十分钟时间考虑,不然就找四爷去解决吧!”

        秦风摇了摇头,再也没有看脸色阴晴不定的蔡东一眼,目光在场外的人群中扫了一下后,对提着医药箱的兽医招起了手,说道:“李医生,您在外面干嘛???赶紧进来帮大黄打针呀!”

        狗是杂食动物,从生肉到馒头,几乎什么都吃,口腔里往往含有各种病毒,所以每次斗狗结束后,破伤风是必打的针剂。

        “哎,我先给它打麻药吧?!崩钜缴呓硕饭烦?,手里拿着一管子麻醉剂,躲躲闪闪的来到了大黄身边。

        在斗狗场也干了四五年了,李医生知道,有些狗在拼斗撕咬过后,神经还处于兴奋之中,有时候连主人都咬,更不用说外人了。

        “李医生,没事的,直接打破伤风吧……”

        秦风摇了摇头,麻药对动物的影响远比人类要大,而且大黄从小身经百战,有时候独自出去回来,身上的伤口比这还要多,那会也从来没打过麻药。

        李医生犹豫了一下,说道:“那……那你要抱住它啊?!?br />
        场内没人嘲笑李医生胆小,因为大黄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实在太大了,大黄站起身后的那声嘶吼,在很久以后都会停留在他们的脑海之中。

        被秦风安抚的大黄,果然非常的安静,针管插到身体之后只是微微颤抖了下,伸出舌头在秦风脸上舔了舔。

        “靠,那么臭,少舔我……”

        秦风一把将大黄的脑袋给推开了,看得旁边的众人却是一阵羡慕,要是他们有条这样的狗王,怕是睡觉都要搂着吧?

        “秦风,大黄真的咬死过藏獒?”

        这会吴兵也挤了进来,刚才大黄赢了之后,小胖子谢轩就介绍起大黄的战例来,先前之所以不说,估计也是谢轩不大相信大黄的战斗力。

        “嗯,成年藏獒,比这只高加索犬还要大一点?!?br />
        秦风点了点头,说出来的话让不远处的蔡东差点吐血,敢情这小子一直是扮猪吃虎???拿一只咬死过藏獒的狗,来和从未上过斗狗场的高加索犬争斗。

        “哎,小兄弟,我说你这条狗卖不卖?”场外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喊道。

        “是啊,小兄弟,多少钱你开个价,都好商量?!泵坏惹胤缁卮?,又是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我说老孙,可是我先开口问的啊?!?br />
        “郑老板,谁价高谁得,哪个先问不是一样嘛?!?br />
        “哎呦,两位老板,那我也插一杠子,这狗真不错!”

        正主儿秦风一句话还没说呢,场外却是吵成了一团,虽然大黄看上去有些老迈了,但会用战术的狗,任谁也都会眼红啊。

        “无聊……”

        见到众人似乎都没拿自个儿当回事,在一旁吵的不亦乐乎,秦风也懒得搭理他们,径直用清水给大黄冲洗了一下之后,接过李医生手里的药水,亲自给大黄的伤口处上起药来。

        正如之前所说的那样,大黄的身上只是些皮外伤,不过撕咬了这大半个时辰,精神却是显得有些疲惫了。

        “轩子,你牵一下!”

        秦风给大黄套上了脖套,将狗绳交给了谢轩,走到蔡东的身前,说道:“蔡先生是有身份的人,说出来的话,不会赖账吧?”

        “小子,废那么多话干嘛?”

        阿丁从一边冲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叠钱扔给了秦风,说道:“这是一万块钱,他**的,以后不要让我在京城里见到你!”

        “嗯?你的嘴还是那么臭?”秦风的脸色骤然阴沉了下来,说道:“你应该叫我风哥的,不要让我打得你叫!”

        原本秦风是想收了钱也就算了,可是阿丁说话又牵扯到了秦风长辈,这样秦风已经压制下去的火气“腾”的一下又冲了上来。

        “阿丁,别冲动!”

        蔡东一把拦住了想要动手的同伴,转脸看向秦风,很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小兄弟,愿赌服输,钱……我们已经给了,别的就算了吧,我们哥俩认栽!”

        “东哥,这怎么行,传出去咱们还怎么混???”

        阿丁不满的嚷嚷了起来,在场有不少从京城过来的人,虽然没他们那圈子里的,但也都是腰缠万贯的老板,和他们的圈子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恐怕过了今夜,满京城的人都知道今儿在津天发生的事情了。

        “栽了就是栽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蔡东向秦风拱了拱手,看向老云说道:“老云,四爷和彪哥都不在,回头你帮我说一下,这赌局的钱我已经给了,算是两清了……”

        蔡东心头那叫一个郁闷,原本想找点乐子,却没想到被打击的体无完肤,偏偏在常四爷的场子里,他还不能做出别的事情来,说完这番话,蔡东拉着阿丁扭头就走。

        “好,蔡少您放心吧?!?br />
        老云答应了一声,在蔡东二人快要出了栏杆的时候,高声问道:“蔡少,您这条狗怎么处理???”

        斗狗场中的斗犬死亡率是非常高的,一般狗主人都会死掉的斗犬拉回去卖掉,当然,在常翔凤这场子里玩的,都不会在乎那点钱,大多都是交给狗场来处理。

        “炖了吃肉吧!”蔡东脚下一个踉跄,摆了摆手连头都没回。

        “东哥,不能这么便宜那小子??!”

        在被拉着往停车场走的时候,阿丁还是一脸的不服气,“东哥,我过几天就去南方了,到是无所谓,可您这面子往哪儿放呀?”

        蔡东教下一顿,回头看向灯火通明的斗狗场,咬牙切齿的说道:“便宜不了他,你忘了这辖区派出所的所长是谁???我让老黄等在外面了,咱俩出去看热闹就行……”

        “对啊,姓常的场子不能动他,出去还玩不死他?”

        阿丁终于想到了自己和蔡东的身份,以势压人,才是他们这种人应该做的事儿,只要交到老黄手上,把秦风整个死去活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想到这里,阿丁心情大好,伸手在身边小模特的屁股上狠狠的捏了一把,他们哥俩儿一向是有女人一起上的,自然也不怕蔡东吃醋——

        “哎,哎,各位,这狗多少钱都不卖,大家就别忙活了?!?br />
        给大黄清理完伤口的秦风,这会却是被那群斗狗“爱好者”们围住了,经过刚才的一番竞价,有人居然出到了十五万,这才力压群雄跑来找秦风谈的。

        “云叔,您帮着挡挡,回头给我向四爷赔个罪,这钱就当是场地费了?!?br />
        别说十五万,就是一百五十万,秦风也不会将大黄给卖掉的,当下把阿丁给的那叠还没拆银行封条的钱扔给了老云,拉着谢大志等人是落荒而逃。

        PS:第三更,小蕾又飘红了,真的很感谢大家,其实有订阅和月票推荐这些,打眼已经很满足了,再次谢谢朋友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