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撕破脸【第三更】

    第一百一十二章 撕破脸【第三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赌不赌?”

        一万块钱的赌注,实在是太小了,说出去蔡东和阿丁都怕丢人,两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摇摆。

        阿丁在蔡东使了个眼色后,突然开口说道:“赌,就当是让屠夫熟悉下斗场了!”

        一万块钱的赌注虽然很小,但高加索犬第一次上斗犬场,就能捏个软柿子,对它以后的比赛是很有好处的,蔡东权当是练狗了。

        不过秦风的要求蔡东不能答应,因为他以后还要在京津地区混,连一万块的斗犬都赌,那传出去他的脸面真是没地放了。

        阿丁则是无所谓,从这里离开过不了几天,他就要去南方那个省份了,等他父亲回京城不知道是哪年哪月了,圈里怎么议论他也听不到。

        “我还有三个要求?!?br />
        见到二人答应了下来,秦风又竖起了一个手指,说道:“除了一万块钱的赌注之外,你们要是赢了,我秦风命贱,日后见了你们磕头喊爷……”

        盯着蔡东的眼睛,秦风接着说道:“不过我要是赢了,以后有我在的地方,你们喊声风哥就可以回避了,如何?”

        “你算什么东西,能和我们比?”

        虽然秦风看出的条件,对他自个儿是很苛刻的,但阿丁还是感觉到了不满,一个小屁孩而已,居然敢让他和蔡东以后见了绕道走?

        “随你怎么说,条件开出来了,不答应我转脸就走……”秦风向常老四看了一眼,说道:“四爷,不会有人拦着吧?”

        “当然不会了!”

        不知为何,常翔凤很给秦风面子,对着蔡东和阿丁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们哥俩加起来也有五十了,是你们提出的碰场,该由别人提条件,要赌就答应条件,不赌拉倒,有什么好磨叽的?”

        说起来蔡东和阿丁的行为真的让人有些不齿,秦风是带着狗来的没错,但一开始就说明了不参加斗犬,现在二人逼着秦风赌斗,这本身就不占理。

        所以秦风提要求,任谁看来都是合情合理的,只不过常四爷话说的比较直白,让两人的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

        “行,小子,以后和我东哥要是见了你,一定会绕道走的!”

        阿丁咬牙切齿的样子显示出了他内心的愤怒,不过他也不想想,不是自个儿主动找碴,秦风会提出这样的条件吗?

        “还有,要喊风哥!”秦风只看蔡东,在这二人里面,蔡东才是拿主意的人。

        “好,本来只打算随便玩玩而已,小兄弟要是当真,那蔡某也只能奉陪了,那两个是什么条件,一发说出来吧!”

        看着秦风那沉静的双眸,蔡东心里有些没来由的发慌,他突然感觉找这么个人寻乐子,或许会偷鸡不成蚀把米的。

        不过先前大话都说满了,现在蔡东也是骑虎难下,而且他也不相信自己花了好几万买来的高加索斗犬,会斗不过一只土狗?

        “这两件事儿和您二位没关系?!?br />
        秦风转脸看向常翔凤,说道:“四爷,我知道您这里用次场地的费用是五千块钱,我五千块我来支付,不过大黄的斗场,不能开赌!”

        “哦?”常翔凤眉头一挑,说道:“为什么???我可不是靠那五千块钱赚钱的……”

        常翔凤对秦风是越来越有兴趣了,这小子站在那里侃侃而谈,居然形成了一股气场,引得蔡东和阿丁只能跟着他的节奏在走而浑然不觉。

        “大黄是我的亲人,它从小就跟着我的,不管输赢,我都不会让他成为别人的赌注?!?br />
        秦风在大黄的背上轻轻抚摸着,抬起头看向了对面的两人,冷冷的说道:“要不是这二位相逼,那一万块我也不会赌的,四爷要是不答应,这场斗狗也就作罢了?!?br />
        “好,小小年纪就如此仁义!”常翔凤一拍巴掌,说道:“这个条件我答应了,还有什么,一并说了吧!”

        常翔凤此话一出,蔡东和阿丁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夸秦风仁义,那不是骂他们哥俩不讲究吗?不过常四爷他们实在得罪不起,只能对秦风的恨意又加深了几分。

        “第…就是我对蔡少的人品实在信不过,要亲自检查下他的狗……”

        秦风说话的时候虽然面无表情,但却是一点脸面都没给对方留,他们如此相逼,等于双方是撕破了脸,秦风也没必要再装孙子了。

        “行,只要你敢,那就上来检查吧?!?br />
        蔡东发现到招惹了这小子,真是个**烦,赢了他胜之不武也没多少实惠,如果输了的话,那笑话就大了,他现在有种搬了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您可牵好了啊,咬到我那是要赔医药费的?!?br />
        秦风忽然一笑,将拴住大黄的绳子交给了身边的谢轩,慢悠悠的向蔡东走了过去,眼睛看都没看对面虎视眈眈的那只高加索犬。

        “哼,爷赔的起?!卑⒍〗庸潭掷锏墓飞?,他真的是想使坏让屠夫咬上秦风一口,大不了赔点钱而已。

        “还是算了吧?!?br />
        秦风不知道何时已经走到阿丁面前,没等他和那只高加索犬反应过来,伸手一捞,就将狗绳抓在了手里。

        熟悉狗的人都知道,再凶悍的狗,只要牵住了它的狗绳,狗就不会咬牵绳子的人,因为狗潜意识里会认知,牵绳的人就是自己的主人。

        果然,本来蠢蠢欲动的高加索犬一下安静了下来,只是时不时的扭着头去看秦风,显然感觉非常的不习惯。

        “别怕,让我摸摸你!”

        秦风半蹲下身体,双手在高加索犬身上连摸了起来,偶尔还会扒开那厚厚的毛发,去嗅里面的味道,足足折腾了三分多钟,秦风才将狗绳交到了蔡东的手上。

        “四爷,这年轻人是个行家?!?br />
        秦风这边的冲突,早就引起众人的注意,狗场的主管老云将正在进行的比赛交给了别人,过来的时候刚好看到秦风检查那只高加索犬的情形。

        “哦?那吴兵的狗,也是他动的手脚了?”

        常翔凤闻言一愣,半信半疑的说道:“老云,这不大可能吧,你是斗狗场的老人了,他要是偷偷打针,应该避不过你的眼睛???”

        老云摇了摇头,说道:“没打针,比赛完我就让小李查了,狗血里不存在兴奋剂的成分?!?br />
        “那是往身上涂抹麻醉剂了?”常翔凤刚说完自己倒是摇起了脑袋,“那也不可能,比赛之前两条狗都用清水清洗了,而且也没有麻醉剂的味道?!?br />
        “是啊,四爷,我也想不通,按理说吴哥那条狗耐力没这么足的,它赢得很奇怪?!?br />
        说到这里,老云忽然压低了嗓子,说道:“四爷,那条狗比过之后,基本上就废了,再也不能上斗狗场,我怀疑,秦风是用了什么手法,去刺激狗的潜力了!”

        “还有这手法?”

        常老四的脸色终于变了,之前他只是认为佐罗比较年轻耐力足,这才赢得了比赛,没想到在老云眼中,有着那么多的疑点。

        为了规避风险,常翔凤已经将赌场等生意都让出去了,只维持了斗鸡和斗狗场,虽然只是留着养老玩玩的,但要是能掌握这种手法,那日后坐庄岂不是有赢无输?

        “四爷,我也只是听说过,听说解放前的时候,有些从京城过来的八旗遗老遗少们,懂得这种斗狗的技艺,但后来一解放,也就失传了,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老云的爷爷解放前的时候,在津天租界里当过几天有钱人的帮闲,跟着那些老爷少爷们见识过不少场面,这种说法就是老爷子闲暇的时候聊起来的,不过他本人却是不会。

        “这年轻人很不简单,老云,你十来岁的时候,遇到事情能如此冷静吗?”

        常翔凤此时看向秦风的眼神,变得异常凝重了起来,原本只是感觉这个少年有趣,但是经老云这么一说,秦风身上值得怀疑的地方真是不少。

        “我十来岁的时候?”

        老云笑了起来,“四爷您还不知道,那会谁要是敢指着我鼻子骂一句,我不拿菜刀和他拼命才怪呢?!?br />
        “所以我说他不简单,回头问问吴兵,这小子到底是个什么来历,我一直觉得他是道上的人,但又不像,很奇怪的感觉?!?br />
        常翔凤自嘲的摇了摇头,说道:“我都退出江湖了,还管那么多干嘛,至于是真是假?等这场比赛完了不就知道了?”

        “四爷,可以开始了,还麻烦云叔帮忙安排个裁判?!?br />
        秦风的话打断了常翔凤和老云的对话,此刻双方都已经准备好了,只不过两只狗的表现却是有点不同。

        那条叫做屠夫的高加索犬此时非常的兴奋,口中不断发出咆哮声,向对手挑衅着。

        而大黄的反应则是沉默,和他的主人秦风一样,始终显得那么淡然,对四五米外的高加索犬视而不见,让人感觉很是怪异。

        目光在大黄和秦风身上扫了几眼,常翔凤开口说道:“好了,老云,这次你就亲自做裁判吧,斗犬斗土狗,这场面可是不常见??!”——

        PS:第三更,为迷失冰泉盟主的加更,谢谢兄弟们的支持啊,大热的天,来几张月票呗,对了,有微信的加打眼啊,号码是dayan-Real。(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