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零八章 斗狗(九)【第三更】

    第一百零八章 斗狗(九)【第三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狗舍就在狗场的后面,拐个弯就能看到,吴兵怕他那只比特欺生,也跟在秦风后来追了上去。

        当两人来到关着吴兵那只叫做“佐罗”的比特犬狗舍前,一个跟在老云身边的人走了过来,歉意的对吴兵笑了笑,说道:“对不起,吴哥,我们要检查下你身上有没有带兴奋剂,这规矩您也是知道的?!?br />
        “没关系,检查吧,老齐那边你也看清楚,省得他玩花招?!?br />
        吴兵无所谓的在身上拍了拍,玩斗狗的人,岂会不知道兴奋剂的事情?像那种特质的兴奋剂针管,不过五厘米大小,不仔细检查的话,还真的很容易被人作弊。

        “吴哥,您就放一百个心,四爷亲自交代的,老齐要是敢动手脚,直接就废了他!”

        检查的人和吴兵很熟,在身上摸了几下之后就放过去了,只是在检查秦风的时候,却是非常的仔细,甚至连裤脚袜子处都摸遍了。

        “行了,别没完没了的了,我小兄弟还信不过?”

        吴兵没好气的瞪了那人一眼,侧脸看向秦风,有些不确定的说道:“秦风,你真的会调教斗狗?这临阵磨枪,能行吗?”

        说实话,现在吴兵心里还真是有些发虚,他那条比特犬,从来没上过斗狗场,一直都是请的专业的训犬师在调教。

        对斗狗的调教,那是从斗狗成年前三个月的时候就要进行的,吴兵从来没听说快要上场比赛了再调教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鬼使神差的就相信了秦风?

        而且他的比特也并不是战斗力有问题,而是被秦风的大黄咬败之后,心理上出了毛病,吴兵听说过狗医生,但狗心理医生,怕是世上还真没这职业。

        “不用调教,这狗和人都一样,被逼到了绝处,也是会拼命的?!?br />
        秦风笑着从狗舍里牵出了“佐罗”,笑着说道:“吴叔,这条狗跟着你,算是运气不错了,至少你不会将它给宰了吃肉吧?”

        秦风知道,斗狗的下场一般都是很凄惨的,即使赢下一场比赛,斗狗也会被咬的遍体鳞伤,打了破伤风之后,休息几个月还要继续战斗。

        而一些斗输了的或者伤势严重的狗,下场就很可怜了,它们不是主人宰杀掉吃肉,就是任其自生自灭,只有一些为人比较厚道的狗主人,才会将一些功勋狗当成宠物来继续养着。

        “废话,我哪儿舍得???”吴兵拍了拍佐罗的脑袋,说道:“只要你赢了这场比赛,以后我养你到老!”

        “那就好?!?br />
        秦风牵着佐罗往斗狗场走去,压低了几分声音说道:“佐罗斗过这一场,以后怕是不能再进行斗狗了,吴叔您别亏待它就行?!?br />
        秦风是很喜爱动物的人,也就是看出吴兵不是那种薄情寡义的人,他才愿意出手相助的,刚才这番话,却是要了吴兵一个承诺。

        “你放心吧,吴叔不是那种人,养条狗对我来说没什么的?!?br />
        吴兵点了点头,有些奇怪的看着秦风,说道:“你这是打算怎么调教???马上可就上场了?!?br />
        狗舍距离斗狗场也就一两百米的远近,两人说着话,已经是来到了狗场外面,在另外一边,老齐也牵着条齐腰高的比特,正一脸冷笑的望着这边。

        要说比特还真不能是王王相见,虽然两边隔着二十多米,但两只狗都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了,就连之前表现的有点懦弱的佐罗,口子也发出了低吼声。

        “吴叔,佐罗这表现不是不错嘛……”

        秦风笑着蹲下了身子,双手搂住了佐罗的脖子,谁都没发现,在秦风右手的拇指和食指的指尖,多了一根细细的大头针。

        左手板住了佐罗的脖子,秦风右手看似在抚摸佐罗,却是闪电般的在佐罗的头部和心脏位置,连连刺了几针,随着秦风的动作,佐罗的身体轻微的颤抖了起来。

        在旁人看来,秦风这是在斗犬开始之前的加油鼓劲,并没有怀疑什么,不过站在对面的老齐眼中却是充满了疑惑。

        就在常翔凤想要宣布比赛开始的时候,老齐忽然高声说道:“四爷,我要求比赛之前,要用水清理下各自的狗?!?br />
        “嗯?有必要吗?在我场子里你还不放心?”常翔凤闻言皱起了眉头,将目光看向吴兵。

        “洗就洗吧,这是怕咱们用麻醉剂呢?!鼻胤缫×艘⊥?,老齐还真够小心的,见到自己抚摸了一下狗,居然想到了麻醉剂上面。

        斗狗使用的花招,除了打兴奋剂之外,还有一种就是在狗身上涂抹麻醉剂,当对方咬在身上之后,麻醉剂就会通过口腔传播,使得对方瘫软无力,从而赢得战斗。

        不过麻醉剂的气味很大,涂抹后一般都能闻出来,现在斗狗已经很少有人敢如此做了,老齐对这场斗狗的重视和小心谨慎,由此可见一斑。

        只是老齐怎么都想不到,秦风用的这手金针刺穴,却是百年前那些八旗纨绔们独有的手段。

        为了达到刺激狗的兴奋度和完全开发出其潜力,那些整天游手好闲的八旗纨绔们,不知道玩死了多少斗狗,才琢磨出了这个法子。

        和服用兴奋剂不同,这种法子是刺激斗狗本身的生命潜力,在一两个小时内,斗狗的精神和身体状态,都会达到这一生最顶峰的时期。

        不过当这个阶段过去之后,斗狗的腑脏和精神都会受到很大摧残,死是不会死,但终生别想再上斗狗场了,最多只能留在家里当个宠物。

        “**,真是多此一举?!?br />
        老齐既然提出要求,吴兵这边也答应了,马上就有人拿着水管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很显然,工作人员对老齐的节外生枝也感到有些不满。

        比特本来就是短毛狗,被水一冲,浑身的毛色在夕阳下显得异常光亮,身体一甩,身上的水也就干的差不多了。

        相距差不多二十米的两条狗,都在死命挣脱着主人手中的脖套,当斗狗场的裁判下了比赛开始的口令后,吴兵和老齐同时松开了斗犬的脖套。

        低吼咆哮着的两只斗犬,闪电般的向对方冲了过去,距离还有六七米的时候,同时跃了起来,张口就往对方的脖颈处咬了过去。

        只是就在老齐的斗犬将要咬到佐罗的时候,佐罗的前爪突然拍在了它的脸上,划出了几道带血的抓痕,将对方重重的拍到了地上。

        “咦,老齐的火车头竟然没有那佐罗跳的高?”

        两只斗犬的表现放在行家眼里,很多人都情不自禁的在心里“咦”了一声。

        他们都知道老齐的那只狗之所以叫做“火车头”,就是因为力量大跳的高,撕咬时最喜欢用身体去战斗,可是刚才却显然在弹跳上落了下风。

        两犬落地之后,马上又撕咬在了一起,这次“火车头”的经验却是占了上风,一口咬在了佐罗的脸上,只差那么一点就咬到了鼻子。

        “佐罗,加油,咬它的肚子,对,就咬那里!”

        “火车,干掉它,咬死它,往喉咙处咬!”

        场内斗犬在战斗着,场外的吴兵和老齐也变得无法淡定了,因为他们俩不管是谁,都很难承受这场比赛的失利。

        吴兵几乎将半个身子都探到了斗狗场里面,不断的大声在给佐罗加着油,看到此时佐罗并没有落在下风,吴兵对其也多了几分信心。

        只要不被对方咬住脖子下方喉管的地方,斗犬的战斗是没有那么快结束的。

        两只狗撕咬了大概十多分钟后,火车头咬住了佐罗的后腿,佐罗则是死死的咬住了火车头的前肢,拼命撕扯着那里的肌肉。

        比特犬的特点是,只要那张嘴咬实在了,一般是不会轻易松口的,而体内传来的疼痛,会让它们咬的更紧。

        眼看两只斗犬陷入到了僵局,场外有人拿着撬棍跳了进去,分别用撬棍敲开了狗嘴,将两只比特分离开来。

        裁判看了下两只身上已经是血迹斑斑的斗犬,开口说道:“冲洗一下,一分钟后继续开始!”

        一盆水泼了下去,殷红的鲜血从狗身上流淌在了地摊上,让那暗红色的血迹变得鲜红了起来,短短的休息之后,两只狗又向对方冲了过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只斗犬状态的好坏,也慢慢显露了出来。

        一开始的时候,火车头凶猛无比,连连咬伤了佐罗的后腿和脸部,但是当第二次暂停之后,火车头的速度和耐力,似乎逐渐变得弱了。

        而与其相反的是,佐罗的体力却是十分充沛,在撕咬的时候,经常把体型大过它的火车头给压在了下面,力量的比较上,佐罗已经完胜火车头了。

        “怎……怎么会这样?”

        场外的老齐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他怎么都没想到,一只从来没有上过斗狗场的斗犬,耐力和体力竟然会如此的好,连他那身经百战的火车头都不是对手。

        且不说老齐想不通其中的关节,此时场内的两只斗犬,也终于分出了胜负。

        身上被撕咬出了无数伤口的“火车头”,由于流血过多,再也无力抵抗佐罗的进攻,趴在地上完全丧失了还击的能力——

        PS:第三更,这章是团长的加更,祝愿团长基友越来越多啊

        和总榜第二只差了20张月票,你们今儿要是能爆了关嫂,还会有第四更!

        另外有微信的加打眼啊,号码是:dayan-Real。(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