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十八章 生意【第三更】

    第九十八章 生意【第三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风哥,现在玩文房四宝的文化人越来越少了,咱们这生意真不怎么样……”

        谢轩为人机灵,脑子活泛,在古玩街混了三个多月,和周边的人是打成一片,不过越是在古玩街面上混的时间久,谢轩越是看不上现在的买卖。

        从开业到现在三个多月了,也就是偶尔有些退休的老干部,来买点毛笔宣纸之类的物件,开业至今最大的一桩买卖,还是个八岁孩子望子成龙的家长,花了六百块钱买的一套笔墨纸砚。

        这些东西原本利润就极低,而且还不是天天都有生意,三五天的能开张做次买卖就不错了。

        三个月下来,谢轩一算账,一分钱没赚到不说,连着房租水电外加人工和古玩街的管理费,他们居然净亏了近两万块钱。

        这让自诩具有经商天赋的谢轩很是不甘心,因为他每日里看着别的店铺那些搞歪门邪道的人,最少一个月也能进账个万儿八千的,更有甚者一个月都能赚上十几万,那才是真正的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呢。

        今天带着老爸来找秦风,谢轩就是想提出整改意见,对《文宝斋》日后的发展,做出一个完整的规划。

        当然,初中没毕业的小胖子是想不出这些的,都是身边的老子教给谢轩的。

        把自己的想法给秦风说了一遍之后,谢轩开口道:“风哥,咱们虽然还有点钱,可也不能坐吃山空吧?依我看,再这样下去《文宝斋》非关门不可……”

        最早从石市搞来的二十五万,去掉购买修缮四合院和接手《文宝斋》的开销后,大概还剩下五六万的样子。

        谢轩和李天远离开津天的时候,秦风让他们带走了两万,这哥俩都不是会过日子的人,半年时间将两万块钱花了个精光。

        谢轩回到津天之后,秦风把剩下的三万多块钱都给了他,这几个月差不多又开销出去两万块钱,所以谢轩这会开始着急了。

        “秦风,你们没钱了吗?”

        要不是听到儿子说,谢大志还真不知道那古玩店居然经营成了这个样子,当下开口说道:“要不我先拿点钱放店里,你们周转着用?”

        从濒临破产到起死回生,谢大志只用了两年的时间,新开发的房地产项目,给他带来了丰厚的回报,现在随手拿出来个百八十万的绝对没有什么问题。

        “谢叔,钱暂时还不缺,我有办法的……”秦风摇了摇头,拒绝了谢大志的好意。

        他去年从袁丙奇的保险箱里“顺”两捆钱,回制药厂之前给藏了起来,后来取回来一查,整整有六万块,短时间内秦风还不用担心资金的问题。

        秦风修长秀气的手指在椅背上敲了会,抬起头说道:“轩子,关于这店,你有什么想法?”

        秦风做事情不喜欢事事亲为,俗话说“授人以鱼,三餐之需;授人以渔,终生之用”,他之所以放手不管,就是想让谢轩和李天远成熟起来。

        而古玩街那种地方,龙蛇混杂,每天都上演着尔虞我诈,怕是除了监狱之外,最容易让人成长的地方。

        事实也证明,谢轩和李天远的确要比以前成熟太多了。

        谢轩就不用说了,李天远居然也学会了陪人笑脸,那最大的一笔六百块钱的“生意”,就是他做出去的。

        按照那家长现身教法的话说,不好好学习学书法,以后就会和李天远一样站柜台卖东西,当时就把李天远的脸给气黑了。

        只不过李天远心还不够黑,要是换成谢轩,最起码卖他一套价值两千以上的笔墨纸砚,现在除了女人的钱,就数小孩子的钱好赚,多难得的一次机会啊。

        “风哥,我想了,咱们就卖翡翠!”

        听到秦风问自己的主意,小胖子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这一条街我都打探过了,卖玉的不少,不过卖翡翠的还真没有,凭您的手艺,肯定能做红火起来!”

        在古玩街混了这么久,谢轩也知道了翡翠的价值,尤其是像秦风做出来的那种翡翠,价比黄金还要贵,也不用多,一年只要能卖出去个一件,就能保得他们衣食无忧了。

        “凭我的手艺?”

        秦风闻言苦笑了起来,轻轻用手在谢轩头上拍了一记,笑骂道:“要真是手艺做出来的翡翠,你就等着被砸店吧,那玩意戴不了几个月就褪色,而且还会对身体造成伤害,这生意太缺德了,不能做?!?br />
        经过和载昰学艺期间的潜移默化,秦风对于坑蒙拐骗并不是很抵触,这也是项技术活,不过他做人有自己的底线,那就是谋财而不害命。

        那种制假的翡翠如果把活给做细致的话,的确可以保证两三年内不褪色,但是里面所含的放射性物质,却是会对人身体造成很大的伤害。

        “风哥,那咱们能做什么???卖字画咱又没路子,搞别的更不行,谁知道那些东西都是从哪里来的?”

        听到秦风的话后,谢轩顿时苦起了脸,按理说经营文房四宝的店铺,来的都是些文人雅士,对字画多有兴趣,像莘南的爷爷以前店里就摆满了名人字画。

        只是莘南的爷爷本就是书法界的名人,老着脸皮求画或者出钱购买名人的字画,对他而言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秦风这几个小屁孩一没名气二没人脉,别说那些知名书画家了,就是美院刚毕业的学生,怕是都不愿意将自己的作品摆在他们店里的。

        至于那些青铜器杂玩之类的东西,各个店家对自己进货的渠道都讳忌莫深,任凭谢轩如何套话,都不肯说出来,也断了谢轩的这个念想。

        “哪儿来的?”秦风看了一眼谢轩,说道:“轩子,你想卖那东西?”

        “当然了,风哥,你不知道,前几天那个麻老五,就是长了一脸麻子的那个家伙,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个青铜烛台,说是战国的,就那破玩意竟然卖了八万!”

        谢轩脸上露出愤愤不平的表情,接着说道:“那东西上面全是锈,连个字儿都没有,依我看麻老五最多就是花五十块钱收来的,可是这一出手就是八万,还不带还价的?!?br />
        这种事情在古玩街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经营的东西不一样,谢轩也只能看着别人大把赚钱,说不眼红那绝对是假的。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下乡去淘弄东西那是要眼力的,别以为乡下的玩意都是真的,没点眼力,有再多钱都不够赔的……”

        在八十年代的时候,下乡收古玩到是个发财的捷径,那会人们对这些破碗烂铁都不在乎,随便给个块儿八毛的,他们都愿意卖。

        但是近几年来人们手上闲钱多了,玩古董的人也多了,古玩的价格自然是水涨船高,再想下乡淘宝捡漏,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而且那些以前便宜卖了东西的老头老太太们吃过几次亏之后,一个个也都学的精明了起来。

        他们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一些高仿的古董赝品藏在家里,等到上门收古玩的人来了之后,故作偶然的将物件显露出来,引得想去钓鱼的人,反而被鱼儿给拉下了水,鱼没吃到,还沾惹的一身腥。

        久而久之,除了一些退休没事干并且是真的喜欢收藏的人,还会下乡去捡漏之外,古玩街的这帮孙子和老头老太太们斗智斗勇连着被忽悠几次之后,却是谁也不愿意往乡下跑了,干脆自己就卖起赝品来。

        古玩造假,这在行内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清朝康熙雍正乾隆三位皇帝就是造假的祖宗,他们模仿了宋明诸多的字画瓷器。

        当然,到了现代,那些当时的赝品也都成了珍贵之极的文物古董,不过现代制造出来的,却不具备这种收藏价值。

        谢轩也想干这个,只是苦于没门路,平时古玩街上喝酒吃肉无话不谈的那些奸商们,一提到这事儿就全变成了哑巴。

        听秦风将自己的建议都否决掉了,谢轩有些赌气的说道:“风哥,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咱们还不如把店关了呢,省的这样亏下去?!?br />
        “轩子,别急,我这段时间要复习考试,回头等高考结束了,咱们出去做趟活!”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从跟着载昰学艺之后,他就从来没有为钱发过愁,不是吹的,就是秦风现在去火车站摆个摊,一天赚个千儿八百的像玩似的。

        “干什么活?还是搞翡翠?”

        谢轩的眼睛亮了起来,那次秦风的空手套白狼,对他的感触实在是太深了,几百块整了块破石头,一转眼功夫居然就赚了二十多万。

        秦风想了一下,说道:“这几年缅甸局势不稳,翡翠的价格涨的很厉害,以后可以考虑做那个,不过要做就做正规的,不能砸招牌?!?br />
        听到秦风的话,谢大志插嘴道:“秦风,做翡翠生意本钱可不小啊,随便进点货再压点库存,那就是上千万了,你们现在可没那么多本钱……”

        不光是石市,这几年高端翡翠在国内各大城市都很有市场,尤其是那些最先富起来的人,谁手指上要是不戴个猫眼大小的翡翠戒指,都不好意思出门见人的。

        谢大志看向秦风,说道:“你们要是真像做这个,要不……我来出这个钱,算是给谢轩入的股份,秦风你看怎么样?”

        谢大志虽然对秦风挺欣赏的,但如果是在今天之前,他绝对不会张口就要做千万元的投资,那不符合谢大志谨小慎微的性子。

        但是在见到秦风和胡局长的亲密关系后,别说一千万了,就是让他谢某人将现在的身家全拿出来,谢大志都不带愣神的,在津天这地界上,身后有胡保国这尊大神,秦风就是想赔钱都难。

        “还是不用了,谢叔,等我们自己有了资本,再考虑做翡翠生意的事吧?!?br />
        秦风摇了摇头,再一次拒绝了谢大志的好意,对着谢轩笑道:“轩子,你说咱们自己赚的钱自己花,那样才有成就感不是?”

        “对,风哥您说的对,花老子的钱算什么本事?”

        谢轩挺了挺胸,看着老爸说道:“爸,您就瞧好吧,以后儿子我一准比您有钱的……”

        “**,你小子以前花老子的钱,花的还少?”看到儿子这幅模样,谢大志是又好气又好笑,不过见到儿子有志气,他心里也有一分宽慰。

        “风哥,翡翠生意现在做不了,咱们咋办呢?”

        刚充完英雄的谢轩,一转脸功夫又变狗熊了,现在家里的帐都是他在保管,再不赚钱又不要老爸接济的话,那很快就要喝西北风活着了。

        “别急,我不是说了吗,等参加完高考咱们就去赚钱?!?br />
        秦风看了一眼谢大志,还是没把赚钱的路子说出来,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不能说。

        秦风所谓的赚钱路子,其实是想去客串一把五行三家中的“倒斗”,也就是盗墓,既然没渠道进赝品,那干脆就卖真的好了。

        秦风和师父载昰有一个相同的观点,那就是天下财物,为天下人所有,凭什么那些王公将相把好东西都卖墓里陪葬了?这些凝聚是当时匠人精华的宝贝,就该公诸于世。

        当年孙殿英盗取东陵消息传出之后,满清的遗老遗少们是如丧考妣,纷纷出言指责孙殿英的行为。

        而载昰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沉默了半晌,就吐出了两个字:“活该!”

        所谓有其师必有其徒,载昰都不在乎祖宗陵墓被盗,秦风更加不当回事了,眼下古玩店里缺物件,去客串一下“搬山倒斗”倒也无伤大雅。

        现在学术界之所以对盗墓行为深恶痛绝,一来那些人是为了自己的私欲,二来他们的活太潮,往往偷出来十件东西,光是破坏掉的就有几十件,损毁率实在太高。

        当然,秦风的这个想法自然不能给谢大志说的,否则即使谢大志再欣赏秦风,在得知他要带儿子去扒人祖坟后,怕是也会拎把菜刀和秦风拼命吧?

        PS:为叶少盟主加更,也是老朋友了,非常感谢!

        三更万字,求月票支持,很多朋友保底忘投的,请投给宝鉴吧,恩,推荐票也笑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