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十六章 平息【第一更】

    第九十六章 平息【第一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四爷,您叫我们来是什么事儿???这当口可是不怎么太平……”

        在常翔凤市郊庄园那豪华奢侈的主楼大厅里,此时已然是坐满了人,由于袁丙奇事件引起的全城大抓捕,让这些在道上都算是有脸面的人,不免感觉有些人心惶惶。

        在资本积累的初期,极少有人是干净的,这些人没躲出去,主要是因为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否则怕是早就出去避风头了。

        看到手下乱糟糟的吵成一团,常翔凤皱起了眉头,喝道:“慌什么,咱们做的可是正经生意,有事也找不到你们头上?!?br />
        “正经生意?”常四爷的话让场内众人不禁面面相觑,难道国家政策放宽了?他们这些开赌场放高利贷的,也算正当生意了?

        “咱们现在都是公司化了,你们只要按章纳税,国家就不会找麻烦的,懂了吗?”

        看到面前这些家伙们的表情,常四爷不由叹了口气,幸亏他听了外甥的话,将自己的产业进行了整合,否则这次说不定政府就会搂草打兔子,把自个儿也给严打了。

        不过阿彪在资产整合的时候,也将许多股份和公司的控制权,交给了场内的这些人,这也导致有些人动了小心思,常四爷对他们的掌控也是大不如前了。

        “嘿,还是四爷有眼光远大,四爷有什么交代,您就直说了吧?!?br />
        听到常翔凤的话,众人均是松了口气,他们没一个屁股干净的,就怕这次的事情牵扯到自己,眼下事不关己,自然可以高高挂起了。

        “这次袁丙奇是咎由自取,连毒品都敢沾,牵扯不到咱们的,我喊大家来,就是给你们交个底,这段时间都收敛点……”

        常翔凤有些意兴萧索,袁丙奇怎么说也是津天道上的狠角色,这些年将生意做的也很大,但政府说办就把他给办了,连一丝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四爷,娱乐城那一块空出来了,咱们是不是把盘子接下来???”

        “对啊,袁丙奇以前死守着那块不放,以四爷您的面子,南区那些人都会让步的?!?br />
        “就是,袁丙奇又不是玩赌的,那赌场真被他糟蹋了,换成咱们干,利润最少翻三倍?!?br />
        知道这次严打不是冲着自个儿来的,场内这些家伙们又动起了心思。

        谁都知道,袁丙奇的娱乐城可是个聚宝盆,那里面可是吃喝嫖赌一条龙的服务,而且地段极佳,每天可以说是日进斗金。

        常翔凤虽然在里面也有些股份,但数额极小,眼下能有机会将娱乐城吃下来,众人顿时都兴奋了起来,在心里盘算着能占据多少娱乐城的股份。

        “各位叔伯前辈,四爷今儿叫大家来,其实还有一层意思的?!痹谥谌顺吃拥囊槁凵?,阿彪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四爷,有什么吩咐您只管交代?!?br />
        众人将目光集中到了常翔凤的身上,他们现在虽然都成了气候,但底蕴却是比常翔凤差了太多,还是以常翔凤马首是瞻的。

        “各位,你们跟了我都最少的也有十年了吧?”

        常四爷拍了拍旁边真皮沙发扶手,感慨道:“咱们当年都是一穷二白,打拼到现在,不说功成名就,最起码是衣食无忧了?!?br />
        能坐进常翔凤这个客厅里的人,无疑都是当年跟着他打天下的老人,现在一个个也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那凸起的肚子无不在显示着养尊处优的气度。

        “四爷,这还不全靠跟着您啊?!?br />
        “就是,没有四爷,哪有我们的今天?”

        “四爷,有话您直说,兄弟们上刀山下火海都不带打愣的?!?br />
        常翔凤的话也引起了众人的感慨,能有今天的江湖地位,是他们当年在摆地摊设赌的时候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的。

        “好,那我就直说了?!?br />
        常翔凤向四周拱了拱手,说道:“我年龄大了,精力有些不济,各位公司里的股份,我就退出来吧,除了狗场我留着玩之外,别的事情我就不过问了?!?br />
        常翔凤此话一出,顿时让场内众人变了脸色,因为常翔凤的话无疑在告诉大家,他这是想金盆洗手了,各人的脸上均是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要知道,阿彪接手常翔凤的生意之后,将原本散乱的产业注册成了十二家公司。

        在这十二家公司里,常翔凤占据着大部分股份,他这一退出,等于将这些赚钱的买卖全部交给在场的这些人了。

        “四爷,您可不能扔下兄弟们不管了啊?!闭馐嵌猿O璺镏倚墓⒐⒌睦先?。

        “四爷,离了您我们可玩不转,这还是要您拿主意的?!彼嫡饣暗娜?,态度就有些模拟两可了,即使没了股份,那不也是能帮着拿主意吗?

        “行了,大家不用说了……”

        常翔凤叹了口气,说道:“跟了我那么多年,我也有一句话忠告大家,钱赚够了就早点收手吧,袁丙奇的例子可就在眼前?!?br />
        说实话,在袁丙奇团伙被连根拔起覆灭之后,常翔凤也不是没动接管他生意的心思,但来自京城的一个电话,将常翔凤刚刚燃起的野心给浇灭掉了。

        对方直接告诉常翔凤,“黄-赌-毒”是国家严令禁止的,现在的纵容,将会带来更加严厉的打击,他让常翔凤好自为之。

        打电话的那人是从津天市出去的,现在身居中枢高位,也是靠着他的关系,常翔凤这些年才混的风生水起,对方说的如此直白,常翔凤岂有听不出的道理?

        接到这个电话常翔凤才意识到,他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国家不动他的基础上,如果他做的太过火了,那下场怕是比袁丙奇还要凄惨。

        常翔凤心里明白,只要自个儿退出江湖,有京城那人保着,这辈子是不用担心什么了,所以常四爷才将自己的这些手下都召集了过来,明确表达了自己想要金盆洗手的意愿。

        “四爷,您放心吧,现在生意都在洗白,我们会注意的?!?br />
        “四爷,我们不会乱来的,袁丙奇贩毒制毒,那是自己找死?!?br />
        当常翔凤说出这番话后,场内变得寂静了下来,众人虽然听懂了常四爷话中的意思,不过都以为是袁丙奇的案子,对四爷造成了触动。

        “好,那我就多谢大家了,股份变更的时候,我会让阿彪去和你们办理的?!?br />
        常翔凤心中算是落下了一块大石,他可不想都五六十岁的年龄还跑到国外去做寓公,到了他这年纪,无非就是想舒舒服服的养老了。

        常四爷退出江湖,虽然让津天道上混乱了一段时间,不过没有了组织,那些人很快就变成了一团散沙,对社会的危害性也大大降低了。

        不仅是常翔凤的组织,就是津天的另外几位江湖大佬,在袁丙奇出事之后,也都变得低调了许多,让整个津天的风气为之一变。

        其实这也是意想之中的事情,作为京城的门户,津天出了那么大的案子,直接惊动了最高层,在这种情况下,对津天的治理自然就势在必行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袁丙奇案件的影响也在慢慢减弱着,很多人甚至都忘了半年多以前发生在津天的这个案子。

        不过在十个月后,袁丙奇贩毒制毒案件的公开宣判,又在津天引起了轩然大*,无数人到了会场听取了这宗建国后北方最大的贩毒制毒案件的宣判。

        袁丙奇本人以及制毒工厂的四个技术人员,分别以贩毒制毒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法律的尊严在审判席上得到了体现。

        而袁丙奇犯罪集团中的骨干分子,也纷纷受到了严惩,龙虎熊三人因为故意杀人罪,被判处了死刑,算是和袁爷共患难了。

        至于陈宇这些人,则是根据个人所犯的罪行,被判处了三年以上直至无期徒刑的判罚。

        原本在津天黑-道叱咤风云的袁丙奇犯罪集团,在这一刻成为了历史的尘埃,很快就被从普通人的生活中剔除了出去——

        “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红脸的关公战长沙,黄脸的典韦,白脸的曹操,黑脸的张飞叫喳喳……”

        冬去春来,已经在津天呆了近一年的秦风,坐在四合院中摇头晃脑的听着京味十足的《说唱脸谱》,从这首歌今年上了春晚之后,很快就红遍了大街小巷。

        已经年满十八岁的秦风,下巴上长出了硬硬的胡须,而不是再是细软的绒毛,只是那张清秀的脸庞,使其看上去仍然像是个大男孩。

        “哎呦,你小子真会享受,奶奶的,老子怎么就没这福气?”

        大门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趴在秦风脚下的大黄身形一动就要扑上去,只是看清楚来人后,又懒洋洋的趴了回去。

        “胡大局长,您老现在是春风得意马蹄疾,过我这种生活还不要憋死掉???”

        看着肩膀上挂着警监警衔的胡保国,秦风不由笑了起来,虽然胡大所长现在已经变成了胡大局长,但那豪爽的性格却是丝毫未变。

        PS:第一更,来点月票刺激胖子码字吧,今儿是一点稿子都没有了,全部新鲜出炉,嗯,没有月票也支持几张推荐票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