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十五章 覆灭(下)【第十更】

    第九十五章 覆灭(下)【第十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正如秦风所料想的那样,整个制药厂已经被警方完全控制了起来,能进不能出,他刚把车子停到了厂里,手上就多了副手铐。

        袁丙奇建立的这家制药公司,除了暗中制造稀释毒品之外,也生产正规的药品,由于去年洪水灾害,工厂的规模又扩大了不少,一共有着十多辆送货的大卡车。

        而且按照突审袁丙奇得到的信息,除了工厂内几个核心研究员之外,其它人并不知道内情,所以也只是按照常规对秦风进行了简单的审讯。

        当然,在这种案件尚未明了的情况下,秦风还是被收押关进了看守所。

        为了防止同案犯窜供,袁丙奇团伙的人分别被关在津天周围好几个城市的看守所,等胡保国得到秦风的消息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政府好……”

        当秦风被带到看守所的审讯室时,见到胡保国身边还跟着另外一人,喊到嘴边的胡大哥被他生生咽进了肚子里。

        “**,一看就是个惯犯?!?br />
        站在胡保国身边穿着警服的中年人,没好气的瞪了秦风一眼,进门喊政府的人,那一准在监狱或者看守所里呆过。

        “行了,走吧!”胡保国招了招手,对身边的中年警察说道:“李所长,麻烦你了,人我就带走了啊?!?br />
        在见秦风之前,胡保国就已经办理好了相关的手续,因为秦风并没有被批捕,也不是重要的犯罪嫌疑人,胡保国将他捞出去相对还是比较容易的——

        “说说吧,你小子是怎么将毒品放到袁丙奇保险箱里的?”上了停在看守所外面的警车后,胡保国脸色复杂的看着秦风。

        如果不是深知这小子的底细,胡保国怎么都无法相信,眼前笑容略显腼腆的秦风,竟然就是一手导致袁丙奇集团覆灭的关键人物。

        经过化验,袁丙奇背包中所装的那些胶囊,全部都是高纯度海-洛-因稀释过后的毒品,这铁板钉钉的事实,让袁丙奇有口难辩,他明白,招与不招,自个儿都是死路一条了。

        在得到蛮豹也就是贾林逃脱的消息后,袁丙奇终于开始吐口了,要说此刻袁丙奇最恨的人,当然就是蛮豹了,他就是死,也要拉着“出卖”自己的蛮豹!

        不过只有胡保国清楚,“出卖”袁丙奇的人根本就不是蛮豹,而是在袁丙奇眼中微不足道的一个小人物,也正是坐在自己身边副驾驶位置上的秦风。

        “胡大哥,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坐上车的秦风脸上露出迷惘的神色,左右看了一眼,说道:“我什么时候把毒品放到袁丙奇保险箱里了?您可别往我头上扣帽子??!”

        秦风对国家刑法的了解,远胜身边的胡大所长,他比谁都清楚这件案子将要引起的轰动,无论如何,秦风都不愿意将自个儿陷进去。

        纵然秦风相信胡保国不会卖了自己,但落人口实的话,他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臭小子,和我装傻不是?”

        胡保国一巴掌拍在了秦风的后脑勺上,说道:“这车是从派出所借来的,上面不会有窃听器那些玩意,就算有我也不会对你用,你怕个屁啊……”

        胡保国自然知道秦风担心什么,因为他本身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单是掩饰秦风是内线的事情,就让胡保国焦头烂额,好在在公安系统内部,是有特勤这个单位的,其工作性质和影视剧中的卧底差不多。

        由于工作性质的特殊性,为保证特勤们的安全,在公安部门中也有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特勤和内线,只对极少数人负责,胡保国不愿意说出秦风的名字,别人也拿他没什么办法。

        “胡大哥,其实也没什么,是袁丙奇恶贯满盈,该当遭报应了,和我关系不大?!?br />
        秦风摸了摸后脑勺,咬死了没有吐口,看到胡保国像是要发怒,连忙开口问道:“胡大哥,这案子怎么样了?抓捕袁丙奇的时候还顺利吗?”

        “还算顺利吧,事先也想到袁丙奇有枪了?!?br />
        说到这里,胡保国有些疑惑的看着秦风,说到:“你昨儿栽赃的时候,没看到那保险柜里有把枪吗?**,要不是那枪炸膛了,老胡我这会早就变成烈士了?!?br />
        在袁丙奇归案之后,那把炸膛的五四式手枪也被送去检验了,检验结果很奇怪,原因居然是枪膛内被不明物质堵塞,枪手扣动扳机后瞬间产生的压力过大,使得枪膛炸开。

        至于堵塞枪管的不明物体,则是早在枪膛爆炸时产生的高温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连一丝残留物都没能提取到。

        技侦人员无奈之下,也只能将原因归于袁丙奇平时不怎么保养枪支上了,不过玩枪玩老了的胡保国,却是不怎么相信这种说法。

        “你小子是不是在枪里面使坏了?”

        胡保国不能不怀疑秦风,说起来他也没什么原则性,当年没少把自己配的五四手枪拿给秦风玩,这坏小子有足够的嫌疑。

        “没有,绝对没有,胡大哥,我是那样的人吗?凭咱们俩的关系,我要是发现有枪,一准会先跟您说啊……”

        对于胡保国的怀疑,秦风是义正言辞矢口否认,要不然胡大所长指定要暴打他一顿泄愤,被枪指着的滋味可是不怎么好受的。

        “你啊,要是为祸的话,恐怕要比袁丙奇更甚一百倍!”

        胡保国盯着秦风看了半天,悻悻的说道:“要不是老爷子的关系,我一准把你丢监狱里关个几十年,等你老了想作恶也没力气了?!?br />
        胡保国现在有几分相信他那个心理学博士中队长说的话,秦风的心理素质实在是太好了,当年连杀五人后面不改色,每天在管教所里吃香睡的甜,就没听说他做过噩梦。

        现在将津天市捅破了天,秦风依然是这幅笑眯眯好像置身事外的样子,胡保国感觉,就是用世界上最先进的测谎仪,怕是都无法分辨出秦风话中的真假。

        像秦风这种人,他如果有心为恶,那恐怕将是世界上最危险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胡大所长正义感不是那么强的话,估计要找根裤腰带整天将秦风栓在身边才会放心。

        “胡大哥,您是大人物,和我较什么劲???”

        秦风浑然没把胡保国的威胁放在身上,笑嘻嘻的说道:“这么大一个案子破了,也该论功行赏吧?胡大哥,恭喜啊,您可不用再呆那监狱里面当孩子王了……”

        “哪有那么快?”胡保国摇了摇头,说道:“半年以内能将案子收尾就不错了……”

        像这种存在了近十年之久的贩毒网络,所牵扯的人员关系是极其复杂的,只有将那些下线拆家都抓获之后,案件才能算是告一段落。

        不过袁丙奇现在虽然吐了口,但所说的事情大多都是关于蛮豹的,对于自己的犯罪事实,他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并没有完全交代。

        所以这是件水磨石的功夫,有得一番纠缠,蛮豹和蛮狐两人的逃脱,也让案子多了一些变数,毕竟有些东西,都是这二人亲自经手的。

        当然,没有结案并不代表不能论功行赏,在抓获袁丙奇的当天,胡保国就已经接到老首长的电话。

        虽然电话中没有明说,但是胡保国知道,卡了自己好多年的正厅级别,这次是水到渠成了,而且以这次胡保国的功劳,至少也能到一个实权部门担任一把手的。

        “秦风,你有什么要求?”

        胡保国叹了口气,看向秦风说道:“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千万不要学袁丙奇这种人,走上那条路,就再也没法回头了?!?br />
        “胡大哥,您是了解我的,犯法的事,我从来不做?!?br />
        秦风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过看到胡大所长那张脸有发火的征兆时,连忙说道:“胡大哥,我就想老老实实的开个古玩店,没别的大心思,对了,我还真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你说!”

        胡保国眼睛亮了起来,不怕秦风提要求,就把这小子什么都不说,当年就是一声不响的溜出了管教所,差点没让他工作都丢掉。

        秦风笑着用手拧动了车钥匙,将车子发动起来后,说道:“胡大哥,送我回家啊,大黄给别人养了半个月了,我都想死它了!”

        “臭小子,又耍我不是?”

        听着秦风的玩笑话,胡保国心中没来由的轻松了不少,能笑得像秦风这么阳光的人,心底总是不会太过阴暗,即使秦风有过阴暗的过去。

        当秦风回到那个属于自己的四合院后,心情也是十分的放松,来自袁丙奇的威胁已经被完全解决了,现在的津天,治安好的怕是真能说的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了。

        整个津天道上的人,都被这次雷厉风行的严打给吓住了,火车站上的惯偷们纷纷南下,而那些平日里吆五喝六的大哥们,也是老老实实的闭门不出。

        这一切,都是袁丙奇集团覆灭所带来的深远影响,而谁都不会想到,在这其中起了决定性作用的秦风,正关着院门在屋里沾着吐沫数着钱。

        PS:第十更,为华雪鉴盟主加更,还有几位盟主,后面会一一补上,这是上架前说的,打眼会做到。

        最后用十更的名义,求正版阅读,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