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十三章 覆灭(上)【第八更】

    第九十三章 覆灭(上)【第八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话说那秦琼秦二哥,为人最是仁义……”

        海河别墅区的门卫正摇头晃脑的听着单田芳老师的隋唐演义评书,忽然发现窗外闪过数道人影,不由站起身来。

        只是还没等这保安拉开门,大门就被从外面一脚踹开了,一股劲风夹着暴雨顿时洒落到了那保安的脸上。

        “警察办案,把那评书给我关了?!?br />
        一个身穿防弹衣全副武装的警察关掉了收音机,将门卫室控制了起来。

        与此同时,二十多道人影从小区外没有开灯的车上鱼贯而下,呈扇状向正对着小区大门的二号别墅围了上去。

        鉴于袁丙奇在津天的势力,此次专案组动用的警力,都是从周边城市抽调过来的精兵强将,为了以防万一,甚至动用了京城的一支特警大队。

        此时门口的保安室已经被改成了临时指挥所,从二号别墅的角度虽然能看到大门,但却是看不到门卫室里面的情形。

        一位武警少校推门来到胡保国的面前,表情坚毅的说道:“胡副指挥,人员都已到位,一号目标还在别墅里,请您指示!”

        石市管教所的前身是石市监狱,本是一个正厅级的单位,后来改成少管所后降了半格,不过身为所长,那也是副厅级了。

        所以胡保国这个副指挥从级别上来说,还是名副其实的,因为总指挥是部里禁毒局局长,也就是正厅级别。

        “刘大队,目标是穷凶极恶的贩毒分子,他们手上很可能有枪,让战士们注意防范,我带人上去!”

        刚下车进到房里的胡保国抹了把脸上的雨水,神情有些兴奋。

        从战场上下来十多年了,他经?;峄衬钅侵盅牖鹣蠢竦娜兆?,现在这种工作,才是他所需要的,而不是去管教所当坏孩子王。

        胡保国沉吟了一下,说道:“刘大队,这个案子十分复杂,指挥部要求抓活的,你带战士们在周围布防,我带人上去?!?br />
        “胡副指挥,我们可是一线作战队伍,抓捕工作还是由我们来做吧?!?br />
        刘大队一听顿时急了,他手下都是些训练有素的小伙子,怎么可能让胡保国这么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赤膊上阵呢?

        而且刘大队有句话没好意思说出口,你胡保国虽然是专案组的副指挥,但干的却是狱警的工作,要不是这个案子是他发掘出来的,他连进专案组的机会都没有。

        “怎么,你们是一线,老胡我就是混吃等死的?当年老子在越南钻猫耳洞的时候,你小子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一听刘大队的话,胡保国顿时瞪圆了眼睛,这些年来冀省监狱系统手枪速射的比赛,他可是年年拿第一,自问还没有到马放南山的时候呢。

        “胡副指挥,反正我不同意!”

        武警少校不管胡保国怎么说,就是不同意,他们每天训练,就是为了应付这种亡命徒,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可能置之身外呢?

        “死脑筋,好吧,别墅中就一个人,你带五个战士和我一起从正面上去……”

        胡保国想了一下,继续说道:“另外再安排两个战士从窗台爬过去,记住,如果嫌犯手上没枪的话,尽量不要开枪,要抓活的!”

        “是,保证完成任务!”

        少?!芭尽钡木戳烁隼?,冒着大雨钻出了门卫室,胡保国紧跟着走了出去,几人均是贴着墙根,即使从别墅里面往外看,也很难发现他们——

        “怎么回事?难道阿豹出问题了?”

        从蛮豹走后,袁丙奇就一直感觉心神不宁,这或许是袁丙奇多年来游走在危险边缘的一种直觉,从走上贩毒制毒的道路之后,这种感觉就伴随着他。

        袁丙奇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能得善终,他现在已经萌生退意,或许明早离开津天港之后,他再也不会回到这片土地上。

        “不行,这里不能呆了!”

        像困兽一般在客厅里走了几分钟后,袁丙奇望向窗外,在那瓢泼大雨之中,只有不远处的门卫房还有些晕黄的亮光,但也看得不是很真切。

        “走,现在就走!”

        那种寂静让袁丙奇心中发慌,转身就上了二楼,虽然资产大多都转移到了国外,但出门还是需要带一些现金的。

        来到卧室后,袁丙奇拉开了衣柜,那个保险箱顿时显露了出来,输入密码后,保险箱门往外弹开了。

        此时袁丙奇的心已经有些乱了,也没发现柜子里似乎少了两捆钱,随手拿过一个背包,就往里面扔起了钱。

        “咦?这……这是什么?”

        当那五六十万的现金都转移到包里之后,袁丙奇右手拿起了那把枪,与此同时,他突然发现在保险柜的最底层,有一包用密封袋封存起来的东西。

        “这……这是海-洛-因?”

        虽然从来没有在自己的制毒工厂里露过面,但袁丙奇对手中的东西,却是一点都不陌生,尤其是密封袋里面的记号,清楚的告诉他,这就是从他的制毒工厂里稀释过的毒品。

        “怎……怎么可能呢?这东西……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呢?”

        在这一瞬间,袁丙奇的脑子有些发蒙,在几秒钟里甚至变得有些空白,作为北方毒品市场最大的拆家,袁丙奇最忌讳的就是在他身边出现毒品。

        这也是袁丙奇要求手下不能吸毒的主要原因,他要摆脱一切能将他和毒品拉扯上关系的因素,最大限度的减轻别人对自己的怀疑。

        “陷害?难道是阿豹陷害我?”

        所以在袁丙奇的住所,出现毒品是一件极其不可能的事情,袁丙奇的第一反应就想到了蛮豹,也只有他能将这些毒品放到自己的保险柜里。

        “啪!”

        就在袁丙奇胡乱猜忌的时候,楼梯口传来了一声花瓶掉在地上的声音,这也将袁丙奇惊醒了过来,下意识的就将那一大袋毒品塞进了包里。

        “袁丙奇,你被捕了,举起手来!”

        当袁丙奇刚刚将背包拎起,想要从阳台逃走的时候,两个人影冲进了房间。

        胡保国可不是那种按规矩做事的人,抓人之前还要先吆喝一声,在喊出话声的同时,他的身体也向袁丙奇扑了过去。

        “警察?!”

        袁丙奇先是一愣,继而想到了包里的毒品,面色随之大变,想都没想就抬起了右手,对着扑向自己的身影狠狠的扣动了扳机。

        “刘大队,让开!”

        胡保国到底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虽然有一身功夫,但还是比不上年轻的刘大队长,身形稍稍落后了一些,不过也正是如此,他看清了袁丙奇举枪的动作。

        没有丝毫的迟疑,胡保国重重的用身体将刘大队长靠在了一边,将自己暴露在了枪口之下。

        “砰!”

        一声略显沉闷的枪声,在房中响了起来,这让刘大队目眦欲裂,这么近的距离,袁丙奇就算是瞎子,也能击中胡保国的。

        而且就在枪声响起的同时,刘大队长清楚的听到了一声惨叫。

        “老胡!”

        刘大队右手闪电般的将枪口对准了袁丙奇,左手却是准备去扶胡保国,不过就在刘大队右手食指将要扣动扳机的时候,整个人忽然愣住了。

        因为胡保国的身体并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往后倒,而是继续扑向了袁丙奇,刘大队长的左手抓了个空不说,还眼睁睁的看着胡保国和袁丙奇厮打在了一起。

        “队长,你没事吧?”

        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阳台上的特警也爬了上来,他们刚才都听到了枪声,不仅有些担心的看向了刘大队。

        “**,问那么多干嘛,还不上?”

        刘大队这会也反应了过来,随手将枪插入到腰间,上前揪住了袁丙奇的头发,将人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胡副指挥,你没事吧?来人,快点叫救护车!”

        看到胡保国胸前的血迹,刘大队眼中已经噙满了泪水,在他看来,胡保国这是在用生命最后的力量,与犯罪分子做着殊死搏斗。

        “老胡,你可千万不能出事??!”

        等到部下七手八脚的按住了挣扎着的袁丙奇后,刘大队长一把抱住了胡保国,想用手去堵住他胸口的伤口。

        “**,抱着我干嘛???还摸我的胸?”

        胡保国的身材虽然不怎么高大,但力气可不小,两手往外一蹦,顿时将刘大队长给弹了出去。

        “我说小刘,你干嘛呢,放着犯人不管,你抱我干什么?”直起身来的胡保国中气十足,哪里有丝毫受了伤的样子?看得刘大队长的眼睛都有些发直。

        “那……那一枪没打中你?”刘大队长喃喃道:“不可能的,那么近的距离,怎么会打不中呢?”

        “想什么呢?那一枪炸膛了,受伤的是袁丙奇!”

        胡保国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刘大队,喊道:“把他拉起来,去洗手间拿条毛巾,先将他的右手给抱起来!”

        “**,还真是炸膛??!”此时刘大队长也看清楚了,被手下死死按在地上的袁丙奇,右手处血肉模糊,拇指和食指已然不见了。

        PS:感谢PearW盟主前来助阵,也是老朋友了,第八更送上,没月票的朋友,支持一张推荐票吧,谢谢大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