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二百章 麟马(上)

    第一千二百章 麟马(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风,这……这里就是你所说的那个武道空间了吗?”

        一天之后,原本昏迷不醒的孟瑶和老爷子等人,都相继醒转了过来,在被人带到秦风的房间之后,孟老爷子的脸上满是兴奋之情,他感觉到在这个地方,自己的呼吸似乎都通畅了几分,整个人的状态就像是个年轻人一般。

        “爷爷,没错,就是这里了……”

        秦风笑嘻嘻的看着老爷子,他早就知道这个空间的灵气对普通人是大有裨益的,因为生活在这个空间里的人,即使没有练武的天赋,也能轻而易举活到百岁左右的。

        “真是不想出去了啊……”孟老爷子叹了口气,说道:“等我处理完外面的事情,就来这里定居,秦风,你要给爷爷寻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等我百年之后,再埋到外面去吧……”

        “爷爷,不准你说这种话……”孟瑶不依的摇起了爷爷的胳膊,她不像老爷子那般经历过无数次的生死离别,对这种话题向来都是特别的忌讳。

        “谁还能不死???”

        老爷子闻言大声笑了起来,和孙女说了几句闲话之后,转脸看向秦风,说道:“秦风,咱们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这地方虽好,但不是自己的地盘,总是感觉有点那么不自在……”

        老爷子虽然不谙武事,但一辈子身居高位,对人情世故还是能看得明白的。别的不说,就从自己醒来的这半日间,他就发现。这里的人对他们客气的有些过份,但眼底的那抹不屑神色,也是被老爷子看得清清楚楚的。

        “爷爷,这里的人崇尚武力,他们只佩服强者……”

        听到老爷子的话后,秦风不由苦笑了起来,老爷子世俗的权势。在这个地方根本就是一文不值,如果不能及时的扭转心态??峙滤拐娴奈薹ǔぞ镁幼∠氯?。

        “得,打了一辈子的仗,我还成了弱者了……”孟老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你放心吧。这心态我能扭转过来的,只是在这里有点寄人篱下的感觉,浑身上下都不怎么自在罢了……”

        “秦风,我也想离开了,要不你带我们去转转吧?”对于爷爷的话,孟瑶自然是要支持的,而且初到此地,孟瑶的确是想到处看看,感觉一下这里和外面那个世界的不同之处。

        秦风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我先问一下这边武道大会召开的时间。如果时间充裕的话,我带你们先回秦家庄……”

        秦天豪在回返这个空间之前,就和秦风说过,他决定将武道空间内的赢家庄,更改成为秦家庄,正式宣布秦氏在这里的存在。

        “秦先生。您要离开?”得到秦风的通知之后,严南山很快赶了过来。说道:“天鉴兄家族的人到会场了,他要去安排一下,让我对秦先生您说声抱歉……”

        此时的严家堡,可谓是武道空间风云聚集之所在了,东西方大陆的各大家族,均是派出了族中的最强武力,想要在此次大会中分得一杯羹,就目前而言,已经有不下于八百位化劲武者云集严家堡了。

        “无妨,南山长老,不知道大会将于何时举办?”

        秦风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我妻子初次来到这里,我想带着她先回秦家庄,不知道时间上是否能来得及?”

        原本秦风对这武者大会,抱的是可参与也可不参与的态度,但对那几个日本氏族家中的空间通道有了兴趣之后,秦风就是非参加不可了,而且还要凭着武力去抢夺一个通道。

        “本来计划大会在三天后举行的,不过西大陆还有一些家族没有赶到,所以要推迟到半月之后,秦先生想回秦家庄,时间上应该是来得及的……”

        严南山看了一眼孟瑶和孟老爷子,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不过尊夫人有孕在身,恐怕不合适长途跋涉,还有这位老兄的身子骨,怕是也撑不住吧?”

        虽然通过外界的信息,严南山知道孟老爷子是何许人,但他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毕竟他在外界再大富大贵,到了这里都是普通人一个,因为在武道空间中人的眼里,只有强者和普通人之分。

        “那么严家不是有车子吗?借我几辆就是了……”

        秦风闻言皱起了眉头,他知道严家这处基地距离秦家庄可是还有一段不近的距离,如果单凭双腿走路的话,估计最少也需要十天半月,那时武道大会怕是已经召开了。

        “秦先生,车子是有,但没有通往秦家庄的道路啊……”严南山苦笑了起来,想了一想之后,说道:“我这里有几匹用作代步的麟马,如果他们会骑马的话,倒是可以乘坐这麟马去秦家庄,秦先生你看如何?”

        “麟马?”听到严南山的话后,秦风愣了一下,开口问道:“那是什么马?我怎么没听说过?”

        秦风虽然来过一次武道空间,也呆了差不多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但是除了那次出海遇到两只十级海兽之外,对于这空间的物种,他还是了解的很少,最起码这麟马的名字他就从未听闻过。

        “传说是麒麟和骏马的杂交种,只是麒麟难见,这种马很难圈养,我族中的几匹还是从深山里扑捉的马崽驯服的……”

        说起麟马,严南山脸上露出一丝自豪的神色,这种麟马极其稀少,甚至要比十级海兽更为难见,整个东大陆也就只有他严家才有三匹,如果不是秦风要用,严南山根本就舍不得拿出来的。

        “爷爷,怎么样?”秦风回头看向了孟老爷子。他可以和孟瑶单独骑一匹,不过老爷子年龄大了,不知道能否经得起那马儿的折腾?

        “我没问题……”见到秦风望向自己。孟老爷子一挺胸脯,说道:“我这前半辈子就是在马背上过来的,你不用担心我……”

        “秦先生,我去安排一下,马上就回来……”见到秦风在和家人商议,严南山站起身来,那几匹麟马可是他严家的宝贝。除了严南山和家主的手令之外,一般人是不能使用的。

        “多谢南山长老了……”秦风站起来欠了欠神。将严南山送到了门口,搭眼一看,却是笑了起来,因为他正想让人去喊妹妹秦葭呢。没成想妹妹就和苗六指还有二叔等人已经来到了门前。

        “哥哥,严家堡来了很多西方人,他们带来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咱们要不要去看看……”一进秦风的客厅,秦葭就嚷嚷了起来,“听说还有闪电鸟的幼崽卖呢,哥哥,咱们也养一只吧?”

        在武道空间里,不光是人的能力可以得到进化。动物一样可以,所以才会有那十级海兽的存在,除了闪电鸟和刚才严南山所说的麟马?;褂行矶嗟亩锒际强梢酝ü毖次死喾竦?。

        就像是在东大陆的深山里,有一种极具灵智的猕猴,这种猴子对人极其忠诚,一旦认主之后,终生都不会叛变,很多大的家族都喜欢用这种猕猴当做仆人。当然其价值也是十分昂贵的。

        “你嫂子初来这里,我先带他回秦家庄看看……”秦风笑着揉了揉妹妹的脑袋。说道:“你怎么样?是跟我们回去,还是呆在这里?由你自己决定……”

        “哥,从这到秦家庄,就算是坐马车,也需要好几天啊……”听到秦风的话后,秦葭不由苦起了脸,而且她对秦家庄也没有多少感情,打心眼里就不想回去。

        “南山长老将他的麟马借给咱们,不用乘坐马车赶路的……”秦风笑着答道。

        “麟马?哥,你说的是真的吗?”听到麟马两个字,秦葭的眼睛顿时亮了,连声说道:“回,我和哥哥一起回去,严晓晓一直吹嘘她们家的麟马有多好,可是就连她都没坐过呢……”

        麟马虽然稀少,但名头却是大的很,在武道空间里几乎是人人皆知,只是见过麟马的人却是没有几个,所以秦葭一听有麟马骑,顿时就改变了主意。

        “秦风,那……那我呢?”

        跟着秦葭一起过来的苗六指开口问道,他虽然是一辈子的老江湖了,但是来到这个地方,却是感觉有些惶恐,在这个以武为尊的空间里,普通人的身份,基本上就是和奴役差不多的。

        “你跟着我二叔吧……”

        秦风嘴唇不动,声音却是传入到了苗六指的耳朵里,“这次武者大会,就是一场利益上的分配,我二叔和皇浦长老的修为不错,但谈判的能力差了点,到时有关于争取利益的事情,就全权由你来做主……”

        在孟瑶等人陷入昏迷的时候,秦风就和二叔还有皇浦无敌商议过,只要是和谈判相关的事情,就由苗六指来主导,自知脑袋在这方面不是很灵光的秦国光和皇浦无敌,自然是没有什么异议。

        “对了,青狼獒和金隼,我会放它们出去历练一下,这原本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能否更进一步,就看它们自己的造化了……”

        秦风之所以带着青狼獒和金隼进入这个世界,就是想看看经过这里灵气的滋养,它们是否能进化成为真正的凶兽,也惟独是凶兽,才能对现在的秦风有些微的帮助,否则他们就算留在秦风身边,那也只不过是累赘。

        “好,那我就留下来……”

        听到秦风对日后这段时间的安排,苗六指的眼睛放出光来,论起江湖经验,他比秦风还要丰富,像此次武道大会这种聚众分赃的事情,自然是苗六指最为拿手的了。

        “秦先生,我已经让人把麟马牵到外面去了,你们看何时上路?”正说话间,严南山走了进来,说道:“一共三匹麟马,可以乘坐八人,秦先生这边的人就是全去也应该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