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出千(下)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出千(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买定离手……”秦风重复着这一句说了差不多有上百遍的话,只不过这一次下注的人却是不多了。

        别的且不说,能在澳岛赌场贵宾厅里赌钱的人,就没有一个是傻瓜,在清醒过来之后,他们均是知道遇到高手了,面前的这个年轻的荷官要是没有出千的话,那就是气运好的惊人。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都选择了退让,因为赌这东西是很讲气运的,如果没有气运,那一晚上输个倾家荡产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庄家三点,闲家五点,闲家赢……”见到赌桌上只剩下那三个西方人下注了,秦风直接就发了牌,不过这一局虽然是那几个西方人赢了,但赌注却是小的可怜。

        或许是这一局赢了,那三个西方人并没有起身离开,而是在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又押了二十万在闲家上面,现在他们也有些不确定,到底是自己的概率计算出了差错,还是那个年轻荷官从中搞了鬼?

        不光是赌桌上的那几个人不清楚,现在就连站在他们身后做技术指导的那个去年的赌王,也是有些稀里糊涂的,他同样没弄明白,为何自己这边的人输了好几千万自己竟然都没提醒他们要离???

        “庄家六点,闲家九点,闲家赢……”开出了这一局牌,同样是那几个西方人赢钱,这让那几个人的脸色缓和了几分,在下一把的时候。每个人均是押上了庄家五十万。

        而之前输了很多钱没有再跟注的那些赌客们,也开始纷纷下注了,在他们看来。应该是秦风这个年轻荷官的气运用光掉了,此时正是捞回本钱的最好时机。

        “庄家四点,闲家两点,庄家赢……”这一次的庄家改成了赌客,但依然是那几个西方人赢,秦风不动声色的将筹码赔付了出去,从他的脸上??床怀鋈魏蔚谋砬?。

        在这之后的差不多有五把牌里,不管是那几个西方人押庄还是押闲。赢的始终都是他们,赌注也从最小的十万块一把,逐渐又涨回到了百万大注,加上之前的那几把。几个西方人已经赢回去了差不多有一千多万的筹码。

        旁边那些跟风的赌客,此时又变得坚定了起来,加上他们押下去的筹码,秦风这几局差不多赔付了有两三千万,这一桌的气氛又逐渐变得热闹了起来。

        “给我来杯咖啡……”秦风对着身后的一个侍应交代了一句,对着牌桌上的众人说道:“几位需要喝点什么吗?”

        “我要一杯咖啡……”

        “给我一杯矿泉水……”

        “我也要咖啡,少加点糖……”

        听秦风这么一说,那些人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有差不多两三个小时都没有进食或者是喝水了,顿时几乎每个人都要了水或者是饮料。有几个人更是让侍应送一些点心进来。

        “咱们需不需要休息一下?”秦风开口问道。

        “不,不需要,继续吧……”

        “你要是需要休息??梢曰蝗恕?br />
        秦风的提议被众人给否决掉了,开什么玩笑?刚才输出去那么多,现在刚刚有点起色,他们自然不愿意休息了,很多人甚至连换荷官都不愿意,毕竟这个年轻人之前赢的够多。现在已经开始走背运了。

        “那好吧,咱们继续……”

        听到那些人的话。秦风耸了耸肩膀,继续发起了牌,说来也奇怪,就像是那些人所想的那样,秦风的气运真的没有了一般,接下来的七八局牌中,他同样一把没赢。

        如此一来,赌场这边又是三千多万赔付了出去,此时赌桌上的情形就连那几个西方人也感觉有些诧异,因为他们根本就不需要计算了,简直就是押庄庄赢押闲闲赢,杀的秦风是丢盔弃甲。

        所以虽然心里感觉有些不对,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别说是普通的赌客了,就连那几个西方人也有些红了眼,那是决计不肯退场的,因为眼看着就要赢回之前输出去的筹码了。

        “不好,这……这不对啊……”

        这次最先清醒过来的,却是几个西方人身后的赌王,他忽然意识到,能连输上个一二十把,那几率也是和中彩票差不多,这是极其不正常的。

        想到这里,那人的眼睛不由紧紧的盯住了秦风,心中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如果真的是面前的这个年轻荷官控制着每一把的输赢,那这个人未免有些太可怕了。

        “走,今儿到此为止,咱们回去……”

        赌王在一个西方人耳边低语了一声,同时给另外两个人打了个手势,看到他的手势之后,那两个人脸上均是露出了诧异的神色,似乎有些不明白为何在如此大好形势下离开?

        不过几个人的配合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那位赌王发出要离开的信号后,三个西方人也均是叠起了面前的筹码,准备等这一局结束后就起身,而其中的一人,更是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咖啡。

        不知道是不是坐的太久的缘故,那人喝完咖啡正准备将其放到桌子上的时候,手肘处忽然感觉一阵无力,还剩了半杯咖啡的杯子一歪,里面的大半杯咖啡尽数洒在了自己的身上。

        “*……”

        看到洒在自己身上的咖啡,那个人忍不住骂出了声,手忙脚乱的站起身来,一边回头让身后的侍应去拿纸巾,一边将自己身上那件价格昂贵的西装给脱了下来。

        “快点,把这该死的咖啡给我擦掉……”

        那人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在嘴里咒骂着,他这次被人雇佣了过来。吃喝住什么的自然都有人买单,但是像这种一件就要几十万的奢侈品服装,却都是这人自己掏钱买的。

        “嗯?你还愣着干什么?”见到那个侍者拿了一条毛巾过来。却是站在自己面前发着呆而不是将毛巾递给自己,顿时很是不客气的呵斥了那个侍者一句。

        “你……你们怎么这么看着我?”

        那个西方人忽然发现,不光是面前的侍者眼神诡异的看着自己,身边的那些赌客们,看向自己的目光似乎也很不同,他从那些目光里分明能看到猜忌怀疑震惊和惊愕。

        “我……我怎么了?”顾不得擦拭身上的咖啡,那个西方人不由摸了下脸庞。自己只不过是将咖啡洒掉了而已,又不是喝到了脸上。那些人至于如此看着自己吗?

        “这位先生,请你解释一下,你身上是怎么回事?”手里拿着毛巾的侍者,面色不善的看着那个西方人。眼睛盯住了他的胸口和两肋的位置。

        “我身上怎么了?快点帮我把咖啡擦……”

        西方人一边说着话,一边低头往自己胸前看去,这一看,他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了起来,因为他分明看到,在自己胸前的衬衣里面,分明斜插着一张牌。

        而在那人的两肋处,更是各有五张扑克牌,不知道是用什么胶水给粘在了那里。这些扑克牌的位置选择的十分巧妙,只要穿上西装,即使是敞开了怀。也无法让人从外面看到扑克牌的存在。

        “*!”

        那人手忙脚乱的将自己胸前的牌拿了出来,开口说道:“这……这不是真的,上帝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的身上会有这么多牌?”

        “上帝肯定是不知道为什么……”

        秦风的声音响了起来,“但是先生你一定知道答案的。那么现在请你告诉我,你身上的这些牌都干了些什么?我想。你需要给赌场一个交代……”

        随着秦风的声音,贵宾厅的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十来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安从外面冲了起来,将那个西方人给牢牢的围在了中间。

        “原来这人竟然是在出千?”

        “怪不得赢了那么多钱,敢情是出千了???”

        见到面前的这一幕,除了那个西方人的同伙之外,几乎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他们刚才也觉得自己连赢十多把有些奇怪,但现在却像是得到了解答。

        就在保安围着了身上藏有扑克牌的西方人之后,站在他身后的那个赌王悄无声息的退后了一步,开口说道:“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我想,我们是不是需要离开???”

        “是啊,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们是否能离开???”在赌王说出了这句话之后,一些不明真相的赌客也纷纷出言说道,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最怕的就是牵扯上麻烦。

        “你们可以离开,不过……”秦风的目光看向了另外那几个西方人,开口说道:“不过你们几个需要留下来,我怀疑你们是和他在一起的,也都在赌场出了千……”

        “你……你不要胡说,我们怎么可能出千呢?”

        被秦风点了名的几个人均是露出了不满的神色,其中一人似乎是为了证实自己的清白,直接就将衣服给脱了下来,只是当他脱下衣服之后,整个人却是愣在了那里。

        和之前的那人一样,这人的两肋旁边,同样藏了有七八张扑克牌的样子,而在他的西装口袋里,还有十几张的散牌,在袋口朝下的时候,那些牌纷纷散落到了地上。

        见到了这一幕,还剩下的那个西方人,脸上瞬间也变得煞白,因为他悄悄摸往怀里的手,分明也碰到了一张扑克牌,这让他顿时失去了脱掉衣服的勇气。

        看着那几个呆若木鸡的西方人,秦风微微笑了起来,指了指房间的几个角落,开口说道:“这里发生的所有一切,都有目击证人和录像为证,我想……这几位先生是需要换个地方谈话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