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规矩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规矩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就是这几个人吧?”

        秦风刚一走进总控室,目光就放在了一块屏幕上,在那个屏幕上有三个西方人的面孔,其实也由不得秦风不注意,因为这个屏幕是总控室内最大的一个,往往是在放大镜头的时候才用得到,不过此刻却是用在了那张百家乐的赌桌上。

        和西方人认不清楚亚洲人一样,秦风搭眼看了一下,也只是记住了这几个人脑袋上的头发都不怎么多,想必是因为用脑过度了。

        “就是他们三个人,还有一个人是在后面做技术指导,这个人非常的厉害……”

        亨利卫熟练的在总控台上操作了一下,顿时那个大屏幕上又出现了一个身影,不过和那几个人端坐在赌桌上的人不同,这个人却是手里拿着几枚筹码,只是在赌桌旁边站着观看荷官的动作,却是没有上场去赌。

        “赌场外面也有他们的人做接应……”

        亨利卫又调出了一个摄像头,这次出现在画面中的景象,却是到了酒店的外面停车场,借助着那亮如白昼一般的灯光可以清楚的看到,三辆没有熄火的商务车上,隐隐闪现出烟头的亮光。

        “这三辆车上,最少有两个暗劲武者……”

        白振天指着那几辆车,开口说道:“不过菊次郎和另外一个人却是没出现过,以他们的身份,自然是不会给这几个洋鬼子做保镖的……”

        “赌场上的事情?;故且诙淖郎辖饩觥?br />
        秦风轻轻敲了一下总控台的面板,说道:“他们巴不得你们在赌场内用强呢,然后这几个人就能冲进去大闹一番。不管事情怎么解决,传出去咱们赌场的名声也就没有了……”

        “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啊……”

        白振天闻言点了点头,他憋屈也就憋屈在这个地方,对方明明是出千,但亚洲赌场却是没有驱赶靠概率出千者的先例,如果他们赌场这么做了,那招牌也就算是砸掉了。

        “亨利。百家乐虽然是机器在洗牌,但发牌还是有荷官的吧?”秦风盯着大屏幕上的画面看了一会。扭头对亨利卫说道:“以你的手段要是想出千换牌的话,这几个人应该发现不了的吧?”

        秦风的意思很明显,既然这几个西方人是用概率计算在出千,那么赌场做出一些举措来对付。其他人也是说不出什么来的。

        因为抓赌场出千和警察抓嫖是一个道理,抓嫖必须抓现行,而抓出千也是一样,只要在现场没抓住,那么谁都不能只是因为怀疑就指责赌场出千的。

        亨利卫这个赌场技术总监的职责就是防止老千在赌场出千的,不过在遇到高手的时候,作为赌场赌术最高的人,亨利卫有时也会下场去做荷官,用精湛的千术将对方给逼走。

        “我去那一桌做过荷官。也出过手……”

        听到秦风的话后,亨利卫的脸上露出一丝赫然的神色,指着屏幕上那个被他刚才说是很厉害的人??谒档溃骸昂湍侨鑫鞣饺艘黄鹄吹?,是赌坛在去年世界排名第二的人,我不是他的对手,在他面前出千,一定会被他当场抓住的……”

        “世界排名第二?他是哪家赌场的人?”

        秦风闻言愣了一下,开口说道:“你们那圈子里不是有规定吗?除非是来踢场子的。否则不允许别人家的赌术高手,去到别的赌场里去赌钱的……”

        秦风虽然赌很精通。但是对于现代赌场的这些规则却是不怎么明白,他之前也是听陈世豪和亨利卫提过那么一嘴,就是世界排名前十的赌坛高手,一般是不允许下场赌钱的。

        “他是米高梅的人,黑手党在米高梅也有股份的……”

        白振天开口说道:“而且这人也不算是坏了规矩,因为他只是在旁边呆着,并没有参与到大筹码的赌局,所以按照规矩,我们是不可能将他给赶走的……”

        “山口组,国际杀手组织再加上黑手党,白老大,你可真是四面树敌???”

        听到白振天的话,秦风哈哈笑了起来,那样子好像这家赌场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听得白振天和陈世豪这会连掐死秦风的心思都有了。

        “你小子要是再这么幸灾乐祸的话,我就将洪门再娱乐公司的股份转出去,让你一个人玩……”白振天的声音已然是有些气急败坏了,现在每天都将近要亏损上亿港币,秦风居然还有心情和他们开玩笑。

        “别生气啊……”

        秦风嘿嘿一笑,说道:“就这么几个人,今儿我就让他们出不了这个赌场,想怎么揉捏他们白老大你说了算,好好让你出口恶气怎么样?”

        “秦先生,你千万不要乱来,赢他们钱可以,但不能动粗的……”

        亨利卫在一旁有些担心的说道:“豪哥前段时间动了枪,咱们赌场现在算是被人给盯住了,要是不占理的话,澳岛政府那边就会给予很大压力的……”

        那位老而弥坚的赌王在澳岛几十年不是白经营的,最初秦风他们赌场什么事情都按照规矩来,那么就是大家一团和气各自发财,只是在争抢赌客上面动动手脚,完全是无伤大雅的正常竞争。

        但是当陈世豪的手下闹出了枪击事件和白振天带领枪手进入澳岛之后,那位老赌王终于露出了锋利的獠牙,不动声色的几次对澳岛政府的施压,就让陈世豪他们那娱乐公司的二期工程停了工。

        而且就是正在营业着的赌场,也受到了澳岛政府的警告,要他们完全保证赌客在其赌场内的安全,否则就会根据发生事件的严重程度,考虑收回或者是吊销赌场的赌牌。

        胳膊总是拧不过大腿的,陈世豪纵然是濠江大佬,但面对的对手却是政府,他也只能低头认怂,这段时间整个赌场从上到下,谁都不敢招惹是非。

        “放心吧,一切按照规矩来……”

        秦风看向亨利卫,开口说道:“你去找一身荷官的衣服,等会我上场去发牌,记住,让赌场的保安准备好,如果出了什么事,马上就要他们进场把这几个洋鬼子给带走……”

        “哎,秦风,不都说了不能惹事的吗?”白振天在一旁插进来了一句,前段时间还是他通过欧洲的一个政要和澳岛的行政长官打了招呼,才勉强将这件事先给压下去的。

        “咱们不惹事,总不能别人惹了事,咱们也不管吧?”

        秦风回头说道:“白老大你也别闲着,回头带着你的人守住停车场,只要是赌场这边动手了,你马上把那几辆车上的人全都给我拿下来,一个都别放跑了,要不然我没法对子墨交代……”

        原本今儿刘子墨死活都要跟过来的,不过秦风没同意,最后答应他会把那天伏击他的人带回去,刘子墨这才罢休的,秦风自然是不愿意对兄弟失言了。

        “真的不会出事?”听到秦风的话后,白振天将信将疑的问道。

        “白老大,你还不相信我吗?”

        秦风虽然没说出什么豪言壮语,但就是这淡淡的一句话,让白振天下了决心,一拍大腿道:“干了,妈的,要是放走了一个,等回去我管刘子墨叫叔!”

        在秦风来之前,赌是赌不过别人,打是也打不过别人,白振天这段时间可是憋屈的不行,眼下听到秦风有办法解决那几个西方赌徒,顿时是红了眼睛。

        “白老大啊,你小心一点,三个暗劲武者,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秦风提醒了白振天一句,要知道,白振天虽然摸到了化劲境界的门槛,但真气尚未转化成真元,一个人对付三个暗劲武者,说不定就会栽个跟头。

        “我这就让人过来,化劲武者咱们没有,暗劲武者还是有的……”

        白振天伸手拿出电话就拨打了出去,上次向秘境主门求援,那边虽然没能派来化劲武者,但却是派出了三个暗劲武者,只是因为忌惮菊次郎那两个化劲高手,白振天这才一直按兵不动的。

        “衣服拿来了……”

        白振天打电话的时候,亨利卫让人去拿的荷官衣服也送了过来,衣服很简单,就是一件白色短袖衬衣和一条西裤,另外还多了一个领结,秦风直接就在总控室里将衣服给换上了。

        “豪哥,你在总控室指挥全局……”换好衣服后,秦风对陈世豪说道:“我会在耳机里提示你们动手的,赌场内一发动,你马上就告诉白老大,让他那边同时动起来……”

        “好,你放心吧,我这边会做好准备的……”陈世豪重重的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他也只能选择相信秦风了,因为这段时间陈世豪想尽了办法,都无法扭转赌场现在所面临的不利局面。

        “亨利,你也呆在这里,找个大堂经理带我过去把那个荷官换掉就行了……”看到亨利卫也要跟随自己出门,秦风摆了摆手阻止了他的动作。

        “好的,那让关叔送你下去吧,这里所有的荷官都是关叔训练出来的……”亨利点头答应了下来,他知道秦风不让自己出面的意思,就是不想引起那几个欧洲人的警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