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代言人(下)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代言人(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当然知道了……”

        白振天苦笑了一声,开口说道:“这是洪门最大的一桩隐秘之事,向来只有洪门之主和执法堂堂主才知道的,你们二人切切不可外传,否则将会受到洪门执法堂不死不休的追杀……”

        “哎,白老大,既然这么隐秘,那你还是别说好了……”秦风连连摆手,表情夸张的说道:“万一我做梦说出去被人听到,岂不是要整日里受到你们洪门的追杀,这事儿你还是别说了……”

        “现在不想听?”白振天撇了撇嘴,说道:“晚了,知道了秘境,想必你也能猜出洪门和秘境有关系,你现在是不听也得听了……”

        在支开陈世豪的时候,白振天就已经在心里拿定了主意,要将有关于洪门的这件事情告诉秦风和刘子墨。

        其实白振天早就有意提拔刘子墨为执法堂堂主,所以告知刘子墨这件事,白振天没有任何的心里负担,他刚才纠结的只是是否要告诉秦风而已。

        “得,那您接着说……”秦风忍住了笑,殊不知他早就去过那武道空间了,偏偏白振天还将其作为多大的一个秘密,在这里吊着他和刘子墨胃口呢。

        “子墨,我洪门的创始人,其实就是来自那个秘境之中……”

        白振天开口说道:“那个适合武者生存的秘境,和这个空间的联系相当的紧密,几乎每个朝代之中。都有他们的代言人存在,我洪门就是在清中期的时候,由那个秘境中一个超级大族所推出的代言人……”

        原来。清廷入住中原之后,对汉人盘削的很严重,明末时武道空间的代言人,几乎全都被牵扯到了战乱之中,等到清朝立国,当年的代言人差不多全都死伤殆尽。

        那些活动在外界的代言人,有很多都是武道空间各大家族的旁系分支。那么多人死在清廷手下,这也导致东大陆各大汉人家族。对清朝统治很是不满。

        于是从清早期,以黄宗羲傅青山为主的一些名为明朝遗老大儒,实际上却是武道空间代言人的他们,就从未停止过对清廷的抗争。

        不过按照武道空间的规矩。是严禁各大家族干涉到外部世界进程的,尤其是在改朝换代的时候,别族对其监管的更是非常严格,在清朝初期,那些汉人大族极少有机会插手外界的事物。

        一直到了清中期,一些汉人超级大族中的子弟,才有机会悄悄来到这个世界发展势力,像是什么白莲教义和拳甚至包括太平天国在内,背后都有武道空间的影子。

        而最早出现的洪门。其实也有着武道空间的背景,所谓的当年的少林五祖,只是当时从武道空间里出来的一个化劲武者的五个弟子而已。为了掩饰武道空间的存在,才给他们赋予了少林弟子的名头。

        几百年下来,虽然朝代更迭,但洪门来自武道空间的传承,却是从来都没有断过。

        只是由于时代过于久远,洪门中的一些生意已经脱离了那个家族的控制。但白振天丝毫都不怀疑,如果哪一任门主敢于宣布自己脱离武道空间那个家族的话。等待他的绝对是灭门之灾。

        “白叔,你……你的意思是,咱……咱们洪门只是别人的傀儡?”

        听到白振天讲完这断秘辛,刘子墨的眼睛都快瞪出了眼眶,他怎么都没能想到,在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大社团洪门,竟然只是那什么秘境中一个家族缔造出来的。

        “也不能说是傀儡……”

        白振天摇了摇头,说道:“我洪门每年只需要向秘境中的那个家族缴纳三分之一的利润所得,剩余的全都归门内所有,而且他们不会插手任何洪门的具体事务,在咱们需要帮助的时候,还会出手相助……”

        “咱们需要他们什么帮助?”刘子墨没好气的说道:“都几百年的事情了,现在还从咱们洪门身上吸血,这些人未免也过分了吧?”

        “你知道个屁……”

        听到刘子墨的话后,白振天说道:“当年咱们与黑手党和山口组争抢地盘,你以为你白叔是超人?一人一刀就能打下来整个旧金山?要不是那个秘境出人出力,咱们洪门发展不到现如今这个样子的……”

        当初白振天的确是带了一帮大圈杀入美国,给老朽的洪门注入了活力,但在那个枪支泛滥混乱不堪的年代,就凭白振天他们十多个人,如何能与山口组和黑手党的数万人抗衡呢?

        事实就是,当时的洪门会长,联系了秘境之中的主门,由他们派出了三位化劲武者,专门对山口组和黑手党在美国的负责人进行斩首行动,几乎将他们在美国尤其是旧金山的帮派头领,杀的一个不剩。

        在山口组和黑手党失去头领陷入到混乱之中的时候,白振天这才带着他们的手下异军突起,将这两个帮派打的是落花流水,从而奠定了洪门在美国乃至欧洲的地位。

        “当年的黑暗时代,他们有插手?”听到白振天的这番话,刘子墨点了点头,说道:“这还差不多,要是光拿钱不出力的话,这样的主门不要也罢……”

        六七十年代时的美国和欧洲,都经历过经济大萧条时期,那时的各国的黑社会都很猖獗,所以被地下世界称之为黑暗时代,在那个年代里,一些帮派甚至都能左右一个国家,所以也有人称之为黄金时代。

        而且作为秘境中那个家族的代言人,洪门也是有很多好处的,就像是现在白振天修炼的功法,就来自于那个家族,并且每年还都会向他提供一定数量的灵石。这些都算是代言人的福利。

        “这些在洪门内部都有记载,等你当上执法堂堂主的时候,自然能看到……”

        白振天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道:“话题扯远了,还是回到澳岛这件事情上来吧,你们要知道,咱们洪门固然有背景,那山口组和国际杀手组织,其实身后也是有人的……”

        “他们也是那个秘境在这个世界的代言人?”听到白振天这句话,刘子墨顿时明白了过来??谥蟹⒊隽艘簧纸?,“妈的。怪不得有那么多暗劲武者,原来是他们的后台出手了……”

        刘子墨出道以来都是顺风顺水,还是第一次吃如此大的亏,要不是秦风出现。他甚至都已经对自己的身体绝望了,所以在得知围攻自己的那几个人的真实身份后,才会表现的如此愤慨。

        “行了,你小子幸亏没遇到菊次郎那两人,否则哪里还能像现在活蹦乱跳的?”白振天说道:“你就知足吧,要不是我见机的快,恐怕前几日就要被留下了……”

        想起那天带人准备去给刘子墨找场子的事情,白振天还是心有余悸,在感应到对方那两股庞大的气机之后。他当机立断马上就决定离开,即使如此还是和赶出来的菊次郎对了一掌,到现在右胸还有些隐隐作痛呢。

        “白叔。既然山口组和黑手党都请外援了,那咱们的外援呢?”刘子墨愤愤不平的说道:“每年从洪门拿走三分之一的利润,这出了事情怎么不见他们露面了?”

        “我哪里知道……”

        听到刘子墨的话后,白振天没好气的说道:“求助的信息我早就传出去了,那边好像最近发生了一件什么大事,但凡化劲以上的武者都不允许外出。主门现在是派不出人手……”

        说起来白振天要比刘子墨郁闷多了,在最初刚发出信息的时候。主门那边回复最多三天之内,就有人会出现在澳岛,可是到了三天的期限时,那边却是变了卦,说是秘境发生了大事,无法调动化劲武者了,只是派来了三个暗劲武者。

        如果放在平时,三个宗师级的暗劲武者,也足以处理很多事情了,但是现在对方却是有两个化劲武者,实力根本就不对等,杀过去指定会全军覆灭的。

        没有化劲武者坐镇,白振天哪里还敢去找山口组和国际杀手组织的麻烦,只能龟缩在陈世豪的这个据点,好在他带来不少顶级的枪手,有这些人护卫,山口组和国际杀手组织的人倒是也没杀上门来。

        只是这种艺不如人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赌场现在每天都往外大笔输着钱,二期工程被搁浅,现在的这家娱乐公司,几乎每天都要亏损上千万美元,就是白振天也有些撑不住了。

        讲诉完事情的经过之后,白振天的眼睛盯在了秦风的身上,开口说道:“秦风,澳岛政府下了通牒,谁要是再敢使用枪械,一定会将其赶绝掉的,所以现在我们只能指望你了……”

        “把他们的地址给我,我今晚就过去……”

        秦风闻言点了点头,说起来这家娱乐公司他可是大股东,所以秦风出头那是责无旁贷,而且秦风始终觉得这件事里面透着蹊跷,他总感觉山口组和国际杀手组织的联手,或许起因于当年拉斯维加斯那件事情。

        “对了,我看你还是先去赌场吧……”

        白振天想了一下,说道:“那几个西方人现在把咱们赌场当成了提款机,每天都要从里面赢走上千万,这十几天已经有一个多亿的美金被他们给卷走了……”

        “一个多亿,不至于让白老大你这么肉疼吧?”

        看到白振天那一脸菊花痛的样子,秦风不由笑了起来,身份地位决定一个人的眼界,现在不管多少金钱财富,都已经无法让秦风心生波澜了。

        “那一个多亿只是被他们赢走的……”

        听到秦风的话后,白振天的脸色愈发难看了,“算上跟风押注的人,咱们赌场这半个月已经赔付了九亿多美元,二期的工程款都被挪用过来了,再不解决那几个人,咱们赌场就能关门大吉了……”

        “我明白了,这几个人的确是个祸胎……”

        白振天一说秦风就明白了过来,其实不管是那个赌场,都不会害怕前来砸场子的人的,因为赌桌上对于个人的押注都是有限制的,放开了让一个人赢,他一天一夜最多也就是赢个几百万美元。

        但是一个赌术高明的人,带给赌场的危害却不仅仅如此,在他个人赢钱的同时,往往会带动很多人跟着他押注,就像是百家乐的庄家和闲家,就算赌桌有限制,那些跟风所押下去的金额,都会使得任何一家赌场大伤元气。

        秦风他们的这家赌场就是如此,除非关门歇业,否则就要一直赔下去,但是关门歇业容易,再想开起来就难了,所以就连白振天也不敢下这个决定。

        “那几个人玩的百家乐是吧?”

        秦风想了一下,说道:“我先休息一会,晚上再去会会那几个高手,赌桌上输出去的钱,总是要赌桌上赢回来才行……”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秦风也感觉自己这个老板有点不太称职,年盈利数十亿美金的赌场已经开业一年多了,他居然连一次都没去过,如此不负责任的老板恐怕这世界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