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生撕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生撕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如果我告诉你,伤你的人活得很好,你信不信呢?”

        秦风忽然往前走了一步,挡在了秦葭的面前,他看出伊藤健一有点困兽犹斗的意思了,而包括伊藤秀英在内的那些伊藤家族子弟,也是纷纷亮出了随身携带的武器,摆出一副想要突围的样子来?!?br />
        “不可能,他的心脉已经被我给震断,就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的……”

        伊藤健一对秦风的话是嗤之以鼻,作为一个十级武者,伊藤健一自然知道自己那一拳的份量,错非是秦天豪和自己修为相当,如果是一个九级武者,恐怕当场就会被他给打死了。

        “神仙就未必有,不过心脉被震断也未必就一定会死……”秦风摸了摸鼻子,如果是寻得那千年人参之前,秦风还真不一定能救得了秦天豪,因为他的伤势要比孟瑶的还重。

        但秦天豪也算是有大气运的人,刚巧炼制出来的那炉天王护心丹,却是能救得他的性命,距离秦风离开已经大半个月了,如果秦风没有猜错的话,现在的秦天豪,估计早就伤势痊愈了。

        “小子,少在这里妖言惑众……”

        伊藤健一看着秦风冷笑道:“你叫秦风是吧?今日事后,我会亲自去拜访你的家族的,到时候我会让你知道得罪一个化劲武者的后果是什么样子的……”

        伊藤健一数十年前就和欧阳天鉴等人是老对头,所以对于严南山的落井下石,他只是气愤,但是对于秦风,伊藤健一简直就是恨到了骨子里去了,因为这件事从头至尾。都是秦风挑唆起来的。

        “你不用有这种机会的……”

        看着伊藤健一的断臂,秦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断了两只手臂,你周身气血不畅,怕是连化劲境界都无法维系了,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来威胁我。我看你们伊藤家族,还是等着被赢天豪报复吧……”

        和人身体内的器官一样,人身的经脉也是十分重要的,越是修炼到高阶,经脉通畅与否越是重要。

        像伊藤健一这样伤了一条手臂的人,终身怕是也只能勉强身处九级武者的境界了,要是再断去一条手臂,那么他估计直接就会跌落一个大等级的,神识也会跟着受损。

        “你……你竟然知道赢天豪……”

        听到秦风的话后。伊藤健一面色顿时大变了起来,他发现事情似乎有些复杂了起来,秦风和那欧阳天鉴好像就是冲着自己来的一般。

        “你这条手臂是被赢天豪伤到的?”

        一旁的严南山也是大奇,他认识赢天豪,但是他上次见到赢天豪的时候,赢天豪还是化劲初期的修为,所以严南山刚才心里想了许多化劲武者的名字,却是没往赢天豪身上去想。

        “你……你去了我们赢家……”

        在严南山说出赢天豪的名字之后。各人的反应都是不大一样的,其中却是以秦葭的反应最为激烈。她没想到伊藤健一竟然真的敢找上赢家。

        “没错,你那死鬼爷爷,被我一拳给打死了,你现在赶回去或许还能来得及赶得上丧事……”伊藤健一的笑容显得有些狰狞,想到自己这只被赢天豪撕断的手臂你,他的脸庞顿时变得扭曲了起来。

        “你……你骗我。爷爷已经是十级武者了,你打不过他的……”

        虽然秦葭不要喜欢赢家庄,甚至和自己的父母都不怎么亲,但秦天豪对她还是很不错的,而且秦葭顶着一头杀马特发型的秦风。其实是个善良的孩子,想到爷爷被自己的行为给牵连到了,秦葭顿时不淡定了。

        “妹妹,没事的,你别听他吹?!?br />
        看到秦葭的眼眶里已经有泪水打转了,秦风刚想开口劝解的时候,神色忽然一动,不由笑了起来,用手揉了下妹妹的脑袋,说道:“你爷爷已经来了,你不用担心了吧?”

        “我爷爷来了,他在哪儿呢?”

        对于秦风对自己的称呼,秦葭感觉很舒服,也不想去改变,只是听到秦风说爷爷来了之后,秦葭转头往四周看去,却是没有发现爷爷的身影。

        “哼,年轻人,那赢天豪要是能活着来到这里,我将这一只手臂送与你又有何妨?”和秦葭的惶恐不同,伊藤健一听到秦风的话后,脸上却全是冷笑。

        “哎,你说话算数?”

        听到伊藤健一的话,秦风不由乐了起来,他的神识之强,岂是伊藤健一所能相比的,说着话的时候,秦风的神识分明看到了秦天豪正和秦东元二人,在往自己这个方向赶来。

        “当然算数?”

        伊藤健一所住的这处地方前面就是一段开阔地,以伊藤健一的目力,可以看到五六里之外的地方,在他目力所及之处,根本连人影都没有一个。

        “嘿,大家都听清楚了啊,这可是他自己说的……”

        秦风哈哈一笑,回身伸手揽住了秦葭的肩膀,说道:“妹妹,回头这老家伙要是再反悔,我帮你把他那条肩膀给撕下来好不好?”

        “好!”

        秦葭脆生生的答道,对于秦风亲昵的举动她居然一丝反感的感觉都没有,只是有些奇怪的说道:“我怎么觉得你这人好熟悉???你难道不会真是我的哥哥吧?”

        秦葭失忆之后刚进入到这个空间的时候,只要秦国涛夫妻一提到有关于她哥哥的事情,秦葭就会头疼欲裂,如此几次三番之后,赢家也就没人在她面前提起她哥哥的事情了。

        所以秦葭只是隐约记得从父母口中知道自己有个哥哥,但却是忘记了秦风的名字,此时听到秦风喊自己妹妹,顿时不由自主的问了出来。

        “葭葭,你……你想起来了?”听到妹妹的话后,秦风脸上一喜,不过继而又失望了起来,因为他发现秦葭的脸上满是迷惘的神色,显然并不记得以前的事情。

        “想起什么?以前的事情吗?”秦葭脸色忽然一变,用手抱住了脑袋,说道:“不行,我……我脑袋好疼……”

        “别想了,不想就不疼了……”看到秦葭那痛苦的样子,秦风连忙用手帮她揉起了脑袋,心中暗自骂道:“妈的,那些千刀万剐的家伙……”

        就算是现在让秦风再选择一次,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干掉当年的那几个人贩子的,而且秦风一直都认为,那些对没有反抗能力的妇女和小孩下手的人贩子,全部都该抓了去枪毙。

        “难道这人真是这女孩的哥哥?”

        见到秦风的举动,众人脑海里浮现出一个问号来,这会就连一肚子醋意的严晨昊也看出了点不对,因为秦风在轻抚赢葭的时候,眼中露出了全是关心的神色,绝对不参杂有一丝的男女之情。

        “严老匹夫,你要是敢伤我家族一人,就等着我伊藤家族的报复吧……”

        此时的伊藤健一,却是没有心情再呆下去了,他的伤势还没有痊愈,如果再来几个化劲武者的话,恐怕自个儿真的要走不掉了,当下交代了一声,就准备抽身离去。

        “伊藤健一,你往哪里走?”

        就在伊藤健一准备离去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暴喝,两道人影突兀的出现在了千米之外,就在其中一人喊出了这句话的当口,那两道人影已然是又往这里逼近了数百米。

        “赢……赢天豪?!”

        看到其中一人的面部,伊藤健一像是见了鬼一般,整个人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使劲的眨巴了一下眼睛,伊藤健一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

        伊藤健一的反应也算是快,在确定了来人是赢天豪之后,身形一闪,已然是往后退了四五十米,速度之快就连欧阳天鉴和严南山都来不及拦阻。

        “想走?那有那么容易?给我站住那里!”

        看到妹妹没有恢复记忆,心情正在不爽的秦风,哪里会容得伊藤健一跑掉?当下神识狂涌而出,瞬间就将伊藤健一给笼罩住了,那近乎实质的杀机,让伊藤健一真的不敢再走一步,生怕引来秦风的攻击。

        “忘了你刚才所说的话了吗?”秦风的身形摇晃了一下,没等众人看清楚,他已然是将四五十米外的伊藤健一抓在了手上,又回到了原地。

        “你说了如果赢天豪还活着,你会把这条手臂送我的……”

        秦风脸上现出一丝厉色,在他此刻的心里,已经将伊藤健一看成了当年的人贩子,当下抓住伊藤健一的右手轻轻一抖,然后猛地往外一扯,伊藤健一的那条手臂,已然是硬生生的被秦风给拉扯了下来。

        只是秦风忘了妹妹秦葭还站在自己的身边,伊藤健一手臂处那狂喷而出的鲜血,却是溅了妹妹一身,那断臂血肉中白色的骨头,刚好就对着秦葭的脸,让秦葭看的是一清二楚。

        “???!”

        秦葭虽然习武,但基本上很少和人动手,除了今儿之外也没见过什么鲜血,突然见到秦风撕断伊藤健一手臂这对视野冲击力极强的一幕,再加上脸部溅到的鲜血,秦葭的口中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抱着脑袋就蹲了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