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相见父母(下)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相见父母(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宝儿,你真的是我的宝儿……”

        要不是之前秦风给母亲服下的药产生了疗效,这会看着儿子脸庞的唐正琴差差一点又晕了过去,用手摩挲着秦风的脸庞,喃喃道:“不,应该叫秦风,你三岁之后就不喜欢我们叫宝儿了……”

        要说秦风也是挺有性格的一孩子,在长到三岁的时候,他就要求父母要叫自己的大名,因为他不喜欢幼儿园的一群小朋友都叫自己宝儿。

        “妈,我喜欢,我喜欢您叫我宝儿,叫一辈子都行……”

        能再次见到父母,算是秦风此生最大的愿望了,别说父母叫自己乳名,就是叫个阿猫阿狗秦风会答应的很干脆,因为他知道,自己永远都是父母心中最宝贝的儿子。

        “他爸,儿子回来了,你……你也不说去做个饭?”

        做母亲的不管什么时候,都怕孩子饿着了,只是此刻唐正琴拉着儿子的手实在是不舍得放开,说不得只能瞪了在一旁傻呵呵笑着的丈夫一眼。

        “哎,我这就去,这就去……”平时从来不下厨房的秦国涛连忙答应了一句,只是他也同样舍不得让儿子离开自己的视线,期期艾艾的总是走不出房间。

        “妈,我来给您和爸做个饭吧……”

        ∠,w○ww.秦风笑着拉住了父亲,开口说道:“儿子这些年一直都没能在二老身前尽孝,今天这饭就由我来做,你们等着吃就行了,儿子的厨艺可是很不错的……”

        听着秦风懂事的话,唐正琴鼻子一酸,那泪水又是涌现了出来,看着视线中变得模糊的儿子。唐正琴连连点头,看到儿子如此孝顺,她只感觉这些年吃的苦全都值了。

        虽说是秦风去做饭了,但实际上这一家三口还是没能分开,因为秦国涛夫妻全都跟到了那简陋的厨房里,秦国涛负责引火。唐正琴则是在洗菜,然后交到了切菜的秦风手里。

        秦国涛夫妻平日里所吃的菜都是自己种的,吃的鸡蛋也是自己养的鸡下的,但肉食却是不多,只有一条腊肉还是秦国光过年的时候送过来的。

        秦风传承自外八门的技艺还真不是吹的,虽然只是简单的几样青菜和一道野山笋炒腊肉,但却是被他做的色香味俱全,闻的秦国涛食指大动,在端菜的时候就偷偷的吃了几口。惹来了妻子的一阵训斥。

        感受着父母之间那真挚的感情和对自己浓浓的爱,秦风只希望这一刻能永远的延续下去,当然,这个家庭里面还缺少了妹妹和孟瑶,有了她们,才真正算是一家团聚了。

        “小风,你这些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在饭桌上。唐正琴问起了之前丈夫也曾经问过的话,要知道。母亲对孩子的爱,那是绝对要超过父亲的。

        “妈,我当年和妹妹走散了,自己去一个寺庙里拜了个师父学艺,一直到现在……”

        秦风和父亲已经商量好了,他在外面吃苦的那些事情。一丁点都不能告诉母亲,所以就随便编了个理由。

        “在寺庙里拜师?”

        唐正琴一听儿子这话,顿时就急了,连忙说道:“小风,你……你怎么能出家呢?妈……妈可是还等着你娶媳妇生孙子呢。不行,你不能出家,必须得还俗……”

        这个空间并没有寺庙的存在,唐正琴对于寺庙的记忆全都存在于外界,在她的印象里,生活在寺庙里的人全都必须是和尚,别人当和尚唐正琴管不着,但儿子是绝对不能做和尚的。

        “妈,您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做的和尚???”

        听到母亲的话,秦风是一脸的哭笑不得,他没想到自己随口编造出来的个理由,竟然惹的母亲着急了起来,还有就是,秦风所练的是道家功夫,要做也只能是做道士,怎么可能做和尚呢。

        “正琴,你没看到儿子穿的衣服和头发吗?他只是拜师,又没有剃度……”秦国涛帮儿子说着话,这也是他们父子之情就商议好了的,要把秦风这些年的经历给隐瞒过去。

        “没有出家?那就好,那就好……”

        看着儿子的打扮,唐正琴也是笑了起来,开口说道:“儿子,你就住在这里吧,回头让你二叔给你介绍个不错的姑娘,咱们一家都住在这里……”

        虽然一开始极不情愿呆在这个空间里,但是时间长了之后,唐正琴却是慢慢的喜欢上了这儿,因为她和丈夫的性格都是安静恬淡的人,这种与世无争的生活非常适合他们。

        “妈,您已经有儿媳了,我年前才订了婚,她是个好姑娘……”听到母亲要给自己找媳妇,秦风那是生出了一脑袋瓜的黑线,看来当妈的操心这些事,真的是做母亲的本能。

        “???你……你竟然订婚了?姑娘是哪一家的?脾气怎么样?”

        唐正琴也顾不得追问儿子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了,一连串的问题全都集中在了自己那未见过面的儿媳身上,虽然和儿子分开了那么多年,但这做婆婆的本能同样也是天生的。

        “妈,她叫孟瑶,是外界京城孟家的人,性格很好的……”秦风苦笑着将孟瑶的情况介绍了一番,言语间自然将孟瑶好好的夸上了一顿,什么贤淑知礼之类的词汇全都是用上了。

        “外界京城?”听到秦风提起的这个名词,唐正琴却是愣住了,这个地名她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听闻过了。

        “怎么了?妈?”见到母亲忽然间沉默了下去,秦风不由问道。

        “儿子,你……你这进来了,还……还能出去吗?”

        唐正琴脸上露出了愁闷的神色,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她自然知道想要进出这里是一件极难的事情,别说自己的丈夫从来都不搭理秦天豪,就算是丈夫去求他,秦天豪也未必就会答应送他们出去的。

        “妈。我能进来,自然就能出去……”

        秦风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对旁人很难开启的空间通道,在秦风眼里却是不算什么,如果那些超级大族真惹急了他的话,秦风并不介意出手抢上一个。作为以后自己家的专属通道。

        “真的?”

        唐正琴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就连旁边的秦国涛也激动了起来,他之前虽然知道儿子修为高深,但也没听秦风说起过他能使用空间通道的事情。

        “当然是真的,妈,只要您想出去,随时都可以……”秦风像个孩子一样拍着胸脯给母亲打了包票,只要能让父母高兴,现在叫秦风做什么他都愿意的。

        “可……可是现在还不能走……”

        唐正琴忽然泄了气??谒档溃骸澳忝妹媚茄就酚植恢琅艿侥睦锓枞チ?,咱们要走也是一家人一起走,可不能把葭葭丢在这个地方受人欺负……”

        提起女儿,唐正琴不由一脸的无奈,在女儿进入这个空间的时候,已经完全不记得他们了,过了好几年才肯认他们是自己的父母,但秦葭受不了这里的冷清。所以平时也不怎么过来,唐正琴已经半年多没见过女儿了。

        “妹妹到底去哪了?我也很想她的……”

        提起妹妹。当年兄妹俩相依为命的往事不由浮现在了心头,秦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他真不知道小时候懂事老实的妹妹,为何会变得像秦天豪口中那般古灵精怪?

        “我们俩是管不了葭葭,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回头等二弟过来咱们问问……”

        不知道什么原因。秦国涛和唐正琴来到这个空间之后,这么多年都没能再生出孩子,所以对秦葭这个女儿简直就称得上是溺爱,根本就管束不了长大了的秦葭。

        “不用等他了,咱们直接去前山询问就好了……”秦风哪里还等得了秦国涛过来。当下站起身来,说道:“爸,妈,我给你们安置个地方先住下,等找到妹妹之后,咱们一起离开这里……”

        后山这地方虽然是一处灵气极佳的所在,但生活在这里未免太不方便了,秦风知道父亲不想面对秦天豪,在心里稍微一思量之后,却是打算将父母暂时先安置到药王谷中去。

        “现在就走吗?”听到秦风的话,秦国涛有些着急了,连忙说道:“我还有一些书要拿,这……这走的也太仓促点吧?”

        “书?那都带着呗,别的东西就不用拿了……”

        秦风随口一句说的轻巧,但是当他看到父亲的书房时,整个人却是有些傻眼了,那偌大的一间木屋里,几乎全部都摆满了各种书籍,其中有秦国涛搜寻来的古籍善本,也有秦国涛自己著作出来的文集稿件。

        “爸,回头我让人都给你整理好带上吧……”秦风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那可不成,这些书我都是做了标识的,顺序也不一样,别人一搞全都要乱掉的……”秦国涛摇了摇头,这些书可以说是他这十多年的心血,每一本秦国涛都不舍得丢弃的。

        “那好吧,我就在这里陪您把它们全都整理出来……”

        秦风无奈的点了点头,正想说话的时候,忽然神情一动,身体转向了房门处,说道:“东元大哥,我说你既然来,怎么不来拜见一下我的父母?枉自我平日里还喊你一声大哥……”

        “妈的,老子求你喊了吗?”

        手中举着一个丹炉正行走在往后山路上的秦东元,听到秦风的这句话后,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他的年龄比秦风的爷爷都要大不少,秦风竟然敢让他以晚辈之礼去见自己的父母?

        ps:四月最后一天了,大家的月票别浪费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