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上门恭贺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上门恭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不知道任先生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你身上没有真元运转,肉身为何如此强盛呢?”

        皇浦荞能感觉得到,站在他面前的任独行就像是一只人形怪兽一般,虽然探查不到他的丹田,但如果真的动起手来,他和对方谁胜谁败还是处于未知之数。

        “我修炼的是禅宗……”任独行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当下说道:“前几日我曾经和秦东元前辈切磋过,你要是和秦前辈一起的,应该听他提起过我吧?”

        “秦东元那老家伙,修为不过尔尔罢了……”

        听到任独行的话后,皇浦荞不由撇了撇嘴,其实认真说起来秦东元应该算是皇浦荞的师兄,不过这皇浦一家对除了皇室之外的秦氏都没有什么好感,秦东元也算是被殃及池鱼了。

        “秦前辈的修为也不过尔尔?”听到皇浦荞的话后,任独行的眼睛差点都瞪出来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当年那几乎肉身成佛的师父,也未必就是秦东元的对手。

        “任先生,今儿是我订婚的日子,里面还等着举办仪式呢……”

        看到任独行站在门口和皇浦荞聊了起来,秦风心中微微有些不快,说道:“咱们有话一会儿说,还请任先生进去观礼,等会喝杯水酒……”

        说实话,对于任独行的到来,秦风并不是很欢迎的,他连何金龙等人都没喊,就像是将范围缩小化,只是他忘了现在张虎等人都算是任独行的手下,这事儿却是被他给知道了。

        “师父,我不小心说漏嘴的,您可别怪我……”看到秦风不善的眼神,张虎不由缩了下脖子。

        “德彦。过来,他是你的洋师弟,你认识一下……”

        秦风先是没有搭理张虎,而是对着皇浦德彦招了招手,将他介绍给尼科之后,才对着张虎说道:“你这俩小子这两天玩野了是吧?直到现在才过来?还把我订婚的事情给传出去了?”

        “师父。我错了,您责罚我吧……”张虎垂下了脑袋,没有再为自己解释什么,事实上这几天他和尼科的确是玩野了。

        首先在异能者的基地里,有无数种包括世界各国最新型号的枪械和冷兵器,男人没有不喜欢枪的,即使是武者也不例外,所以光是这些东西,就让尼科和张虎玩了两天。两人打出去的子弹恐怕都要以十万发来计算。

        玩了两天枪张虎和尼科也厌烦了,原本就想着要回去,可是刚好异能组织的基地回来了一批异能者,在听闻他们将基地中的好多人都放翻了的事情后,马上就有人向两人挑战起来。

        张虎和尼科都属于那种没事还琢磨着要找点事的人,一见有人挑战,顿时就不愿意走了,于是又在基地里和人打了几天架。又放倒了十多个人,打的那些异能者们是心服口服。

        还好在异能者的世界里。讲究的也是强者为尊的丛林法则,包括彭洪在内,三人都得到了异能组织的认可,甚至就在任独行宣布由彭洪暂时管理一些组织内部事务的时候,反对的声音也不是很大。

        不过总算彭洪和张虎几人没忘记秦风订婚的事情,今儿在向任独行说要离开的时候。张虎顺口说是师父订婚的日子,这才搞的任独行跟着一起过来了,张虎倒真不是有心的。

        “回头再和你俩小子算账……”眼看着任独行已经走进了中院,秦风瞪了一眼张虎和尼科,却是没再说什么。那还一院子客人等待着仪式进行下去呢。

        “嗯?孟老也来了?”

        任独行进到院子里后,一眼就望见了坐在最上首两个位置上的孟老爷子和齐功二人,不由微微愣了一下,他当年虽然不是直接对孟老负责的,但两人却是见过几次,孟老也知道他的身份。

        至于胡保国和孟瑶的父亲,则是直接就被任独行给过滤掉了,那两人虽然是省部级干部,但是在任独行眼中身份还是差了点,很多封疆大吏们,都未必知道异能组织的存在。

        “咦?任先生,你怎么来了?”孟老在服用了秦风那粒丹药之后,目力和听力都变得好了起来,当任独行一走进中院,孟老就吃惊的站了起来。

        虽然曾经位高权重,但是对于这位当年领袖钦点的异能组织的创立者,孟老也不敢有丝毫的托大,因为只有他们这些核心领导人,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批远远超出人们理解范畴的异能人士。

        而且当年周边几个小国挑衅中国,甚至在边界发起战争的时候,国家派出几支特种部队想要围剿那些诸如降头师和忍者之类的人物均告失败,而且还死伤了一些军队精英。

        但任独行一出马,却是圆满的完成了任务,让这几十年中那些小国的异能者,都不敢在逾越雷池一步,这就是一个顶级异能者所带来的威慑力。

        所以即使以孟老爷子的身份,在见到任独行之后也是站起身迎了过来,老爷子心里很明白,任独行此人是不能以常理度之的,要是得罪了他,自己虽然不怕,但后辈子孙们却是后患无穷。

        “孟老,你是孟瑶的爷爷,我是秦风的朋友啊……”任独行闻言哈哈一笑,在和孟老爷子说话的时候,完全是一副平等的口吻,听得旁边的孟父还有胡保国直皱眉头。

        孟瑶的父亲是从小就在京城长大了,呆了五十多年的时间,对京城中各个部门的领导是了如指掌,对下面的那些封疆大吏们也是很熟悉,但却是从来没听过有什么任先生这号人物。

        而胡保国作为警察头子,他对所有部级以上的领导比孟瑶的父亲还要了解,但是这里面也没有姓任的,胡保国的脑子一瞬间甚至将一些开国将领都想到了,也没能对号入座找到这位任先生的来历。

        “没想到秦风还认识你?任先生,坐到我那边去吧?”老爷子此话一出,孟瑶的父亲和胡保国脸上惊容更甚。老爷子的话分明就是认可了对方与自己平起平坐的身份。

        “孟老,不用了,我坐在那边一桌就行……”任独行摇了摇头,指了指张虎和尼科还有彭洪后入席的一张桌子。

        “那好吧,任先生请入座,瑶瑶和秦风的订婚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老爷子知道任独行身份特殊。既然他坚持要坐在下首的桌子上,孟老爷子也就没有再相劝。

        “春日春风春相伴,新年新景新情缘,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亲朋好友,在这喜迎新春的日子里,我们欢聚一堂,秦家和孟家,也迎来了一件喜事,那就是秦风先生和孟瑶小姐的订婚仪式。现在开始……”

        在早一些的时候,主持婚礼这种事情,原本就是下九流的老行当,于鸿鹄这张嘴白话起来,那也是一套一套的张嘴就来,而且随口编的歪诗也是朗朗上口,话声刚落就赢得了一片掌声。

        “首先要进行的第一项,那就是由男方。也就是秦风,向女方孟瑶小姐送定情之物……”掌声停歇之后。于鸿鹄高声喊道。

        “哥哥,东西在这呢……”于鸿鹄话声刚落,秦小虎兄妹俩就从一张桌子上站起来小跑了过去,每个人的手上都拿着一个盒子。

        “男方送的是一套翡翠首饰,大家都能看得出来,这套首饰都是由极品翡翠雕琢而成。最难能可贵的是,这套首饰全都是出自一块原石,没有任何色差和瑕疵,这一套首饰恐怕最少要上亿了吧?”

        于鸿鹄虽然也是第一次见到秦风拿出来的翡翠,但盗门出身的人。最毒的不是在手上也不是在嘴上,而是在眼睛上,只是搭眼那么一瞅,于鸿鹄就判断出了这套首饰的大致行情和价格。

        还好院子里今儿来的人,大部分都是知道这套首饰存在的,他们并没有感觉怎么惊讶,也就是尼科那财迷的眼睛在翡翠上盯了好一会,如果这不是师父送给师娘的礼物,怕是尼科还真有出手抢夺的心思。

        等秦风给孟瑶戴上这一整套首饰后,于鸿鹄继续喊道:“下一步由女方向南方赠送衣服……”

        按照北方的传统,女方回礼大多都是12件的衣服,这12件里也包括领带皮带等物件,在于鸿鹄喊出声后,孟林将两个袋子交到了秦风的手上,说道:“这些都是老师傅手工做的,你试试合不合适?”

        按照规矩,秦风是需要当场换上新衣的,于是回到房间将那衣服给穿了出来,极少穿西装的秦风出来之后,顿时让众人眼睛一亮,原本穿着休闲装显得有些慵懒的秦风,换上西装后却是异常的精神。

        “嗯,年轻人就该有朝气,小秦,以后多穿西装吧……”孟母点了点头,穿着西装的秦风和穿着一身大红旗袍的孟瑶站在一起,给人一种十分般配的感觉。

        “第三步,请南方和女方互戴订婚戒指……”等秦风出来之后,仪式继续进行了下去,戒指是被秦小佳送到两人手上的。

        “瑶瑶,我爱你……”秦风神识一动,一个声音在孟瑶脑海里响了起来,秦风脸皮虽然挺厚的,但是当着长辈晚辈还有平辈的面,这话他还真有点不好意思说出口。

        “秦风,我也爱你……”孟瑶将嘴唇凑到秦风耳边,轻轻的亲吻了一下。

        “好了,下一步是亲家喝订亲酒……”

        于鸿鹄将流程继续了下去,那张嘴是口灿莲花,“情投结成两家亲,意合牵成百世缘。不结亲是两家,结了亲是一家,这订亲酒一喝,也就象征着咱们今天的订婚仪式圆满成功……”

        听到于鸿鹄的话,胡保国和孟瑶的父母均是站起身来,将秦风和孟瑶呈上去的酒一口给干掉了,订婚仪式也算是完成了,下首几桌的人开始嚷嚷了起来,要让秦风和孟瑶介绍他们的恋爱经历。

        “妈,爸,您和爷爷入桌吧……”

        以秦风的脸皮之厚,对于改口喊孟瑶父母爸妈,那是没有丝毫的心理压力,一声爸妈喊出去之厚,是脸不红心不跳,不知道的还真以为秦风就是他们的儿子呢。

        “哎,好孩子,这是爸妈给的红包……”

        听到秦风这一声喊,孟母的眼睛不由有点湿润了,按照老辈的传统,订婚基本上就等于是嫁女了,如果订婚不结婚,那其严重性是可以和休妻女方不守妇道之类的事情相提并论的。

        “谢谢爸,谢谢妈……”看着父母鬓角的那一丝白发,孟瑶也是忍不住眼睛红了,感觉到一只手握住了自己的手掌之后,孟瑶看了一眼秦风情绪才稳定了下来——

        ps: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