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订婚(上)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订婚(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老师,您早点休息吧,等到我订婚的那天,会让车子来接您的……”

        看着齐功一脸兴奋的样子,秦风有些无奈,这搞学术的人一旦进入到了状态,就像是抽了鸦片一般,几天几夜不合眼都很正常,当年秦风在面对故宫博物院那海量的文物时,也是这一副模样。

        “好的,小秦,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看看你这字……”良好的素养让老先生站起身来,将秦风和孟瑶送出了小院,不过看他那还没等秦风上车就匆匆往回走的样子,恐怕今儿一夜是睡不着觉了。

        “秦风,你说的师父,和齐老师也有关系吗?”

        孟瑶虽然不是很好奇的人,但到了车上之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因为就她所知,秦风身上种种异于常人的本事,都是那位师父教授的,只是她没想到这种江湖奇人和齐功竟然也认识。

        “他算是老师的族叔,在老师年幼的时候曾经有过交集……”

        秦风大致解答了一下孟瑶的问题,他打算等孟瑶身体完全好了之后,就将自己的秘密告诉她一些,甚至包括那个空间的存在,在秦风看来,夫妻之间原本就是要坦诚相待的。

        “秦风,你以前吃苦了……”

        听秦风提及到当年在监狱里的事情,孟瑶脸上露出了一丝柔情,她真的无法想象,曾经受过那么多苦难的秦风,是如何达成现在的成就的,即使秦风快要成为自己的未婚夫,他在孟瑶眼中仍然有着很多的谜团。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秦风闻言笑了笑,说道:“瑶瑶。等你身体完全好了,我有些事情告诉你,不过你要答应,这是咱们两个人的秘密,不准告诉任何人的……”

        秦风是何等聪明的人,从孟瑶那略显不自然的神态中。就猜出了她的心思,只是现在孟瑶的心脏不好,秦风不想让她知道或者是承担太多的事情。

        “好,我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的?!?br />
        听到秦风这话,孟瑶的甜甜的笑了起来,女人有时候对一些事情并不是非知道不可,她们更为看重的是男人的态度,秦风说出了这话孟瑶就已经是非常的高兴了——

        随着秦风归来。那原本变得清静起来的四合院,又逐渐的热闹了起来。

        和前几年都是光棍时的情况不一样,现在李天远谢轩都已经有了女朋友,而莘南则是在去年结婚了,现在老婆肚子里的孩子都有四五个月了,也是跟着莘南住进了四合院。

        另外像是秦风的那两个死党同学,作为《真玉坊》的股东之一,冯永康和朱凯现在身家也早就过千万了。在京城都属于有车有房一族,与当时同期的同学相比。他们两个无疑都能算的是成功人士了。

        秦风这几年在京城里呆的时间是越来越少,所以这些老朋友们都从各地赶了回来,好在四合院足够大,将前院和中院的房子收拾出来之后,住上七八户人家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原本按照秦风的意思,是在外面包个酒店来举办这次订婚仪式。但是被老爷子否决掉了,他说就在家里办,考虑到老爷子的那边的安全问题和四合院有点小,最后将地方定在了秦风这里。

        今儿就是秦风订婚的日子,老天也很作美。下了好几天的大雪在昨儿夜里终于停了,从院子门口到里面挂了一长排的红灯笼,映照着那皑皑白雪,却是平添了一分喜庆。

        “秦风,没想到你竟然是结婚最早的那个啊……”

        冯永康那跳脱的性子比前几年沉稳了许多,他现在除了是《真玉坊》的股东之外,也接管了家里的生意,一身西装革履的模样,像极了电视中的那些成功人士。

        “怎么着?眼馋了?”秦风笑着递过去一根烟,说道:“你和那小护士谈了有好几年了吧?合适就结了呗,不想结婚也别耽误别人……”

        说起冯永康的那个女朋友,秦风和孟瑶都认识,因为她本来就是孟瑶的同学,只是专业不一样,但是两人关系非常好,这几年也都保持着联系。

        “我倒是想结婚,可……人家不愿意啊……”

        听到秦风的话后,冯永康苦起了脸,看了一眼不远处陪着孟瑶说话的女朋友,说道:“去年我就提起来这件事了,可她说刚刚参加工作,等稳定一下再结婚,秦风你评评理,我难道还需要她赚钱养家吗?照我说,结婚后在家里就行了,赚钱不有我吗?”

        “哎,我说老冯,你这种想法可不对……”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宋颖的家境不是很好,这样的女孩子自尊心一般都很强,你要是真喜欢她的话,就不要整天没事把钱挂在嘴上,那样会给宋颖很大压力的,她不肯和你结婚的原因,恐怕就在这里……”

        其实秦风还有一点没说出来,那就是宋颖在冯永康身上缺乏安全感,这年头越是有钱的男人越容易变坏,而冯永康表现出来的大男子主义,让宋颖很难下定决心嫁给他。

        “秦风,是这么回事吗?”冯永康一脸狐疑的看着秦风,说道:“哥们少说也谈了七八个了吧?经验比你丰富的多,我怎么没感觉到你说的这些???”

        “我看你小子是赚了俩钱开始膨胀了……”

        秦风没好气的瞪了冯永康一眼,说道:“信不信由你,你要是不信的话,回头给宋颖说以后会全力支持她的工作和事业,然后再向她求婚,你看她答应还是不答应?”

        秦风恋爱的经验的确是不多,自始至终就孟瑶一个人,但是他对人心理的揣摩,却远非冯永康能比的,秦风的这番话其实就是宋颖现在心里的写照。

        “她做事业。那家里谁管???”冯永康大男子主义的心思又涌现了出来。

        “你猪脑子???”秦风指了指冯永康,说道:“你赚的那些钱干什么用的?请保姆啊,一个不够请两个,别人上了十多年学,凭什么就在家里给你相夫教子???”

        “说的也是啊……”听到了秦风的话后,冯永康挠了挠脑袋。他还是真喜欢宋颖,要不然按照他那种玩完就扔的性子,是不可能和宋颖谈了这些年的。

        “行,哥们,我回头就按你说的方法试试……”

        冯永康琢磨了一会之后,眼睛亮了起来,重重的在秦风肩头捶了一拳,说道:“要是真成了的话,我准备五一就结婚。到到时候请你来喝喜酒啊……”

        “废话,你结婚不喊我的话,信不信我半夜砸你们家玻璃去?”秦风同样一脚踢在了冯永康的屁股上,说道:“我这主意可就是份子钱了,等你结婚的时候,我可不送东西了啊……”

        “你敢,要不送我个十万八万的,我到你这里来搬家……”冯永康忽然看到女朋友和孟瑶分开了。连忙说道:“赶早不赶巧,我去找宋颖去……”

        “去吧。成不了别回来见我……”秦风笑着摆了摆手,缓缓的坐在了大树下的一张椅子上,这会孟瑶的父母长辈还没来,大多都是秦风这边的人,是以也不需要他到处招待人。

        随着财富的增加和身份地位的变化,虽然秦风的修为早已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别人并不能从他身上感觉到压力,但这些实质的变化,还是让别人对秦风说话时都保持着一种尊重。

        所以能和冯永康像以前那样无拘无束的说话开着玩笑,秦风还是很高兴的,他不想当自己走到生命的巅峰时?;赝芬豢慈词且桓雠笥讯济挥辛?,那不是秦风需要的结果。

        “老板,恭喜!”就在秦风想一个人安静一会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回头看去,窦健军正举着一杯酒像自己示意呢。

        “老窦,过来坐……”秦风招了招手,等窦健军坐过来后,说道:“怎么样,在澳岛还习惯吗?那边的生意有没有什么问题?”

        自从在港岛假死之后,窦健军就被秦风送到国外整了形,然后换了个名字和身份去澳岛秦风的娱乐公司里任职了。

        现在的窦健军身上草莽气息已经是完全消失掉了,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大公司的高官,恐怕就是他以前在国内的老婆见了他,都无法认出来自己曾经的老公了。

        “老板,我还以为你不关心澳岛的生意了呢?!?br />
        听到秦风问出的这句话,窦健军不由苦笑了一声,昨儿他来的时候就见过秦风,只是秦风只字没提生意的事情,窦健军主动提了几次,都被秦风给打断掉了。

        “我是不关系,我只是想问问你在那边过的怎么样?”秦风耸了耸肩膀,澳岛的生意是和洪门合作的,秦风相信白振天是不会坑自个儿的。

        “过的不错,老板,你给我的那个赌厅,生意非常好,要是按照这个势头的话,一年大概能带给我一千多万美元的收入……”

        秦风承诺过他给窦健军一个赌厅,由于是自己的生意,窦健军也做的很上心,虽然赌场开业不过几个月的时间,但是窦健军就已经推算出来了他日后的收入。

        “那是你应得的,好好干吧……”秦风闻言点了点头,现在金钱对他而言就是一个数字,无法让秦风提起丝毫的兴趣来。

        再说秦风给窦健军一个赌厅,也是对他的一种补偿,毕竟窦健军无法在港岛立足的原因,就是因为秦风在拉斯维加斯招惹出来的祸事,牵扯到了窦健军身上。

        “老板,我知道的?!瘪冀【酒鹕砝?,说道:“我到门口去迎迎客人……”

        虽然自己现在也是一方人物了,在澳岛那家赌场里倍受人的尊敬,但窦健军知道,这一切都是秦风带来的,他今儿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忙前忙后一个跑腿的角色。

        “你去前面把老于换回来,我有事儿要问他……”秦风也没拦着窦健军。出言说道。

        “秦爷,您找我?”

        过了几分钟之后,于鸿鹄从前院一路小跑了过来,身后还跟着秦小虎和秦小佳,这兄妹两个原本正被于鸿鹄带着在院子门口放炮玩呢,好像是从去年开始的时候禁炮令又被取消了。这也让过年的喜庆气氛变得愈发浓厚了。

        “哥哥,和我们一起放炮去吧?”秦小虎的脸被风吹的通红,不过神色却是很兴奋,小孩子本来就喜欢热闹,今儿来了那么多人,对他们又很友善,是以兄妹两个一直都在院子里窜来窜去的。

        “哥哥还有事……”秦风对着那兄妹俩摆了摆手,说道:“小虎,你带妹妹继续放炮去。小心别炸到手了……”

        “哎,哥哥,一会过来玩啊……”兄妹俩答应了一声,又是兴冲冲的跑了出去,因为门口有华晓彤和刘子墨两个长不大的家伙正陪着他们玩儿呢。

        “老于,坐……”秦风指了指面前的座位。

        “秦爷,您面前哪有我的位置,我站着就行了……”于鸿鹄摇了摇头。说什么都不肯坐下,他这辈子除了师父苗六指之外。最信服的就是秦风了。

        “这又不是在旧社会,讲那么多干什么呢?”

        秦风无奈的摆了摆手,也没勉强于鸿鹄,开口说道:“有老苗的消息了吗?我订婚的大日子,他竟然也不来参加了……”

        说实话,秦风一直都认为苗六指还和于鸿鹄保持着联系的。毕竟于鸿鹄是以后给老苗养老送终摔盆的人,当真是像亲儿子一般对待他的,要是有事一定会告诉于鸿鹄的。

        “没有,秦爷,真是没有……”听到秦风的问话。于鸿鹄苦笑了起来,说道:“秦爷,师父去干什么的我是知道,不过他除了到金陵的第二天给我打过一个电话之后,就再没音讯了……”

        说话的时候,于鸿鹄脸上也露出一丝担心的神色,虽然苗六指是江湖上的大行家,但年岁实在是太大了,他真的担心师父别出了什么事情。

        “早知道我就不让他看到那藏宝图了……”秦风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句,他也没想到苗六指的执念如此之盛,在自己还没回来的时候,居然就忍不住跑到金陵去寻宝了。

        “你也不用担心,在这世上,还没人能让老苗吃亏呢……”

        秦风出言说道,他这话倒不是在安慰于鸿鹄,而真是这么认为的,毕竟苗六指是盗门嫡系传人,这辈子什么事情没见过?他年龄大了攻击力或许不足,但自?;故怯杏嗟?。

        “秦爷说的是……”于鸿鹄点了点头,他这段时间之所以不太担心,也正是出于对师父实力的信任,跟了们苗六指那么多年,于鸿鹄对师父的了解还要更甚秦风。

        “秦风,我爸妈过来了……”正当秦风和于鸿鹄说着话的时候,孟瑶拿着个手机从屋里跑了出来,脸上稍微有些紧张,虽然订婚不是结婚,但是现在最流行订婚,在很多人眼里,订婚仪式甚至要比结婚更隆重。

        “走,咱们出门去迎一下……”听到孟瑶的话后,秦风连忙站起身来,开什么玩笑,老丈人丈母娘架到,那绝对是要迎出去的。

        “叔叔,阿姨,林哥……”

        在院子门口稍微等了一会,秦风就看到孟林的车子停到了巷子口处,秦风动作那叫一个快,还没等他们推门下车,秦风就已经闪到车门前拉开了车门。

        “哪个房子是你的?”

        孟瑶的母亲对公公要在秦风宅子里举办订婚仪式的这个决定,还是有些不满的,她虽然不指望大操大办,但女儿订婚,就算不将国宾馆定下来,也要找个像样点的地方吧?

        “阿姨,就是那个挂着灯笼的房子……”秦风指着二十多米外自己那四合院的大门,说道:“小孩子放炮玩的有点乱,我回头让人打扫一下就行了……”

        “嗯?秦风,你这宅子可不小啊……”

        顺着秦风手指的方向看去,孟瑶的母亲眼睛不由一亮,她是从小在京城里长大的人,从大门处一眼就看出了这房子的规制,放在百十年前的时候,除非是皇室掌权的王爷。差一点的人根本就住不上这种高宅大院。

        孟家和孟母的娘家,说起来其实都是京城中的新贵,就是以他们的权势,也没法独占这么样的一栋大宅子,就算秦风没有什么底蕴,但住的却是真正的大宅门。

        “妈。秦风这宅子,以前可是王爷们住的……”孟林在一边插嘴帮秦风说了句话,这一路上他就发现母亲脸色不太好,生怕到了地方再给秦风难堪。

        “妈还不知道吗?用你说?”

        孟母横了一眼儿子,在秦风的陪同下来到了四合院的门口,这一看是愈发的满意了,那重新规整过的四合院富丽皇堂而又不失大气,这样的宅子在京城里可是不多见了。

        “孟大哥,嫂子?;队?,欢迎啊……”在秦风迎出门的时候,胡保国也是已经等在了门口,在他身后,还有一群秦风的兄弟和朋友,齐声喊起了欢迎,那架势就差没敲锣打鼓了。

        “一群混小子……”胡保国往身后瞪了一眼,有谢轩李天远这些人在。就是在这种场合里,他们也是敢架秧子起哄的。

        “喜事。热闹点才喜庆嘛……”孟瑶的父亲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和胡保国说着话进了院子,孟母那边自然有华晓彤和孟瑶陪着,一行人往院子里走去。

        “嗯,你们倒是费心思了……”

        来到中院一看之后,孟母是更加的满意了。因为诺大的一个院子中搭了一顶大帆布棚子,虽然四面通风,但是在棚子里面的几张桌子旁边,却是放置了好几个火炉子,那温度比屋里怕是都差不多的。

        “阿姨。今儿的主厨是王义军大师,菜都准备好了,等仪式结束马上就能上菜……”秦风低声在孟母耳边说道。

        “嗯?你把王义军给请来了?小秦,你这面子可不小……”

        听到秦风的话后,走在前面的孟瑶父亲有些吃惊,他是知道的,王义军那可是国宝级的烹饪大师,多次获得国外烹饪大奖,在老一代领导人接待外宾的时候,大多都是他做主厨的。

        王义军同时也是鲁菜系的泰斗级的人物,他的厨师证号是001,可见其在烹饪界的身份和地位了,现在的王义军已经是七十多岁的年龄了,早已不再亲自下厨,所以孟瑶的父亲才会吃了一惊。

        “阿姨,可不是我的面子大,是老师帮我请到的……”

        秦风闻言苦笑了一声,他也没想到为了这次自己的订婚仪式,老师齐功竟然拉下了脸面,亲自去请了王义军过来主厨,作为多年的老友,王义军还真带了几个徒弟,从早上就开始在厨房里忙活了。

        “秦风,带我见下王老……”孟瑶的父亲站住了脚,他年轻的时候曾经跟着老爷子出席过一些国家级的宴会,和王大师也是相识的。

        “王老在屋里休息呢,叔叔您请……”秦风点了点头,将自己未来的岳父岳母送到了屋里,几人见面又是一番寒暄。

        “小秦,你去忙吧,我们在这里说话就行了……”孟母见到秦风有些局促,当下笑着摆了摆手,心中的那一丝不快,在见到王义军之后已然是烟消云散了。

        “好,阿姨,孟爷爷今天来不来?”秦风出门的时候问了一句,虽然那天老爷子说了要来的,不过他的身份太过特殊,这一出动不知道要牵扯到多少人的关注。

        “父亲会来的,不过应该没那么早……”孟母笑道:“来的时候会打电话,到时候咱们一起迎出去……”

        “我先去门口等着去……”

        秦风还真不想在屋里呆着,尤其是丈母娘看他的眼神,让秦风很是难受,当下告了声罪出了厢房,要不是他今儿是准新郎官的话,秦风一准会跑到门口和刘子墨放炮仗去的——

        ps:两章合一,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