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虎老雄风在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虎老雄风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首长,您身体还好吧?”

        看到孟老爷子亲自迎出来,胡保国连忙赶上前去,不过他却是没敢用手去搀扶老爷子,谁都知道孟老是老而弥坚,最反感别人动不动就要扶着他的。&{}{}

        前些年有一位刚上任的领导给孟老来拜年,就是不知道老爷子的这个脾气,当时用手扶了老爷子一下,却是被老爷子一把给甩开,搞的当时就有点下不来台了。

        “好,昨儿吃过晚饭,整整走了三里多路……”老爷子的笑声十分的爽朗,在他住的这四合院后面,就有一个不大的小公园,里面十分僻静,孟老以前经?;嵩谀抢镥尥?,只是近年来身体每况愈下,已经有段时间没去了。

        不过昨儿出院之后,他又恢复了到公园里遛弯的习惯,在没有让人任何人搀扶的情况下,老爷子整整走了半个多小时都没怎么感觉累,可是让随行的保健医生担心之余又大跌眼镜。

        “爷爷,秦风说了,你还不能有那么大的运动量,是不是昨天又把保健医生给训了?”听到老爷子的话,孟瑶走上前去挽住了爷爷的胳膊,说道:“以后规定你每天只能走一里路……”

        “哎呦,你比保健医生还厉害啊……”听到孙女儿的话,老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在家中他是最宠溺这个小孙女的,有时候老爷子发脾气,只要孟瑶过来一撒娇,那保准什么事都没有了。

        像是孟林小的时候顽皮,有一次不小心打碎了爷爷心爱的一个砚台,使得老爷子大发雷霆。

        不过孟瑶站出来说了句是她打碎的之后,老爷子居然立马转怒为喜,话风一转,说是早就看那砚台不顺眼了。碎了正好换新的,所以孟家中人谁都知道老爷子最是偏心眼儿。

        “爸,客人还在外面呢,让胡部长和小秦进去坐吧……”

        孟瑶的父亲工作比较忙,没法守在父亲身边,这几天都是孟瑶的母亲陪在老爷子身边的。眼见几个人就站在门内说起了话,连忙上来邀请胡保国到屋里去坐。

        “是,走,到屋里坐,小胡,听说你酒量不错,中午别走了,陪老头子我喝上几杯……”昨天感受到了身体的变化,所以孟老爷子今儿兴致很高?;赝范远彼档溃骸澳慊赝啡グ盐夷俏迨甑拿┨ㄕ页隼?,晚上要好好喝几杯……”

        “爷爷,您又找借口喝酒……”孟瑶在一旁说道:“医生不是说了嘛,这酒千万不能喝,您怎么总是不听呀?”

        “是啊,首长,您身体不好,还是不要喝了……”听到孟老爷子的话后。胡保国不由暗自叫苦,他这工作已经耽误两天了。原本想着一会就回去开会的,没成想老爷子留客,这面子还必须要给的。

        “这不是高兴嘛……”

        老爷子啊哈哈一笑,说道:“眼看着你这缠人的丫头要嫁出去了,以后没人再管我了,我怎么着都要喝几杯庆祝下的。不行,要把那瓶八十年的茅台拿出来,告诉你们,这可是长征路上路过茅台镇的时候留下来的,就这一瓶了……”

        “爷爷……”孟瑶不依不饶的拉了一下老爷子的胳膊。

        “瑶瑶。爷爷喝几杯没事的,少喝点对身体也有好处……”秦风开口说话了,其实现在老爷子的身体状态和六七十岁的老人差不多,而且身体还没有别的毛病,少喝点酒完全没有问题的。

        “真的?”孟瑶看了看秦风,终于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少喝点,只能喝三杯啊……”

        “你这丫头,爷爷的话还没秦风的话好使是吧?”老爷子在孙女儿头上敲了一记,开口说道:“走,到屋里面去说话……”

        “小秦,你这包里装的是什么东西???”看着秦风拿着个大背包跟在身后,孟瑶的母亲随口问道,送礼的人她见得多了,但还真没见过拿个齐人高的背包来送礼的。

        “阿姨,胡部长说了,这是彩礼……”秦风的脸皮何等之厚,这句话是脱口而出,顿时羞的走在前面的孟瑶俏脸扉红,转过头狠狠的瞪了一眼秦风。

        “哎呀,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要什么彩礼啊……”

        听到秦风的话后,孟瑶的母亲嗔怒的看了一眼秦风,说道:“你这孩子,来之前也不给阿姨打电话说一声,胡部长,你也是的,我们是嫁女儿,又不是卖女儿的……”

        虽然嘴上说不用送彩礼,但是能看得出来,孟瑶的母亲还是很高兴的,东西值钱与否她并不在乎,关键的是这心意到了,这比什么都重要。

        “嫂子,话不能这么说,总不能就这么便宜秦风这小子吧?”

        胡部长呵呵笑道:“秦风这小子神神秘秘的到现在都没告诉我彩礼是什么,回头要是拿不出手,嫂子你可不能轻饶了他……”

        “有这份心意就行了,秦风这孩子过的也不容易……”

        俗话说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喜欢,孟瑶的母亲知道秦风从小家庭就遭到变故,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创下这份产业,那心里早就已经是母爱泛滥了,恨不得把秦风当成儿子来看的。

        “对了,胡部长,他们两个现在就结婚,有点仓促……”在厢房客厅里坐下之后,孟母开口向胡保国说道:“我想在年前的时候,给这俩孩子搞个订婚仪式,你看好不好?”

        孟瑶的母亲知道,女儿这病需要秦风陪在身边,不过孟家在京城里也是高门大阀,这没婚没嫁的住在一起,她怕有人说闲话,于是就想到了订婚这一出,也是让别人知道一下两人已经是确定关系了。

        “好啊,当然好了……”胡保国一拍大腿,说道:“嫂子你说的是,这订婚仪式咱们一定要搞好,我来安排,嫂子和首长你们就放心吧……”

        “小胡。自己家里人吃顿饭就行,不用惊扰别人……”老爷子摆手打断了胡保国的话,说道:“这些事儿女人操办就行,你别管了,丫头他妈去置办,你到时候过来吃酒就行了……”

        “那好吧。我听首长的?!焙9懔说阃?,眼神瞄向了秦风,说道:“你那彩礼能拿出来了吧?告诉你,要是嫂子看不上眼,我这就饶不了你的……”

        “胡部长,秦风其实已经送给我彩礼了……”

        孟瑶也不知道秦风那背包里装的是什么,她怕秦风拿出来的东西不如那套翡翠首饰,当下抬起手腕放到母亲面前,说道:“妈。您看这是秦风送给我翡翠手镯,另外还有耳环项链和胸针,是一套翡翠首饰……”

        “嗯?这镯子颜色很正啊,拿下来给妈看看……”看到女儿的手镯,孟母不由愣了一下。

        “小秦,这镯子也太贵重了吧?”过了好一会,孟母抬起头来,对秦风说道:“搞这么一副镯子。你恐怕费了不少心思吧?”

        孟母是识货的人,单单从这色泽和绿意上就能看出来。这一对手镯恐怕价值最少也要在五千万左右,而且还是属于有价无市的那一种,想要买的话,一般都需要到拍卖场上碰运气的。

        生在大贵之家,孟母对金钱倒是不怎么在意,不过花钱多少。往往代表一个人的诚意,所以在见到这副镯子之后,孟瑶的母亲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单是这套翡翠首饰的彩礼,恐怕满京城就没有第二家能拿得出来。

        “阿姨。这是从《真玉坊》里拿的……”秦风笑着答道,他知道真玉坊是自己产业的事情,肯定瞒不过孟瑶的母亲的。

        “那淘弄这一套物件也不容易……”孟母点了点头,对女儿说道:“这镯子易碎,没事的时候不要戴着,回头放起来吧……”

        “知道了,妈……”孟瑶笑着答应了一声,五六千万的玩意儿戴在手上,孟瑶也是有点压力的。

        “行了,不就是个镯子嘛,丫头喜欢戴着就行了?!崩弦佣贼浯涫裁吹目墒敲挥幸坏愀芯?,眼睛看向秦风的背包,说道:“看你那意思,这背包里的物件,比这镯子还要好是不是?”

        “比镯子好倒是说不上,不过那镯子是别人雕琢出来的,这东西,却是我自己得来的……”秦风闻言笑了笑,说道:“而且这个是我送给老爷子的礼物,看您喜不喜欢了……”

        “专门送给我的?”孟老爷子拍了拍桌子,说道:“打开,打开让我看看,到底是个什么物件?”

        “这是一幅字……”秦风笑着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打开之后,说道:“爷爷,这是我手写的一副字,您帮着给看看……”

        “虎老雄风在!”

        秦风拿出的是一个横幅,上面一共就写了五个字,不过这五个字却是将秦风书法的精髓发挥的淋漓尽致,而且带着一种金戈铁马的感觉,摊开之后,一股杀意扑面而来。

        “好字!”

        老爷子戴上了老花镜,仔细的将每一个字都看过来之后,点头道:“小秦,你这书法又有精进啊,这比之王羲之的《兰亭集序》那副字完全不同,不错,这礼物我非常满意,瑶瑶,把这字给好好收起来……”

        “哎,爷爷,这幅字只是礼物中的一份啊……”

        看到老爷子心满意足的样子,秦风笑道:“我拿了这么大的一个背包,总不能就装着一幅字吧?要是这样的话,回去之后胡部长一定要找我算账的……”

        “嗯?还有什么?”老爷子来了兴致,就像是个好玩的孩子快要得到玩具一般,眼神中满是冀望。

        “既然是虎,那就必须应景啊……”秦风左右看了一眼,说道:“这桌子借用一下,不然东西放不下的……”

        秦风走到屋内的那长桌前站住了脚,想了一下又放了一张椅子在桌子上,这才从背包里将那东西给掏了出来,一张五色斑斓的虎皮,顿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尤其是当秦风将虎皮的脑袋架在椅子上,把整张虎皮完全铺开之后,一股肃杀之气顿时迎面而来,那身长两米多的老虎像是活过来一般。胆子小的甚至都不敢直视。

        “嗯?这……这可是稀罕物啊……”

        看到那张虎皮,老爷子猛地站了起来,走到桌子旁边伸手在虎皮上抚摸了一下,连连点头道:“好东西,秦风,这玩意在以前的时候能搞到一块皮盖着老寒腿。那就是大户人家了,你从哪里搞来这么一整张???”

        “小秦,这……这老虎可是?;ざ锇?,你……你怎么送这物件?”秦风尚未答话,孟瑶的母亲就开口说道,这旁边可还站着胡保国呢,这事儿貌似就归他管的。

        “老虎怎么了?什么?;ざ??虎能伤人,人还不能杀虎了吗?”老爷子对儿媳的话很是不满,当下开口维护了秦风一句。

        对于像孟老爷子这种经历过南征北战的人而言。死在他手上的人都不知道有多少了,脑海里压根就没有什么动物?;さ母拍?,当年在山中打游击的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亲手猎杀过多少珍稀动物。

        “秦风,不用怕,这事儿老头子我给你担着……”孟老爷子看了一眼胡保国,说道:“小胡,现在这张虎皮是我的了。你有没有什么意见?”

        “没,我哪儿有什么意见???”

        原本装着没看到这张虎皮的胡保国。见到火烧到自己身上了,连忙说道:“老爷子,这虎皮对老人家保暖很有效果,秦风这也是一片孝心,情有可原,情有可原啊……”

        胡保国前段时间才参加过一个工作会议。就是针对动物皮毛走私等犯罪行为的,可是眼下他只能装看不到,难不成还叫人来老爷子里将虎皮带走?恐怕他的人连门都进不去。

        “胡部长,我就说这礼物爷爷敢收吧?”看到胡保国吃瘪的样子,秦风不由笑了起来。

        “小秦。说说,你这虎皮是从哪里来的?”孟老爷子摸着那顺滑的皮毛,对秦风说道:“这硝制工艺不错,但时间应该不是很长,不会是你最近猎杀的吧?”

        “爷爷好眼力……”

        听到老爷子的话后,秦风一挑大拇指,说道:“还真是最近猎杀的,胡部长,您别担心,我不是在国内猎杀的这头老虎,而是在西伯利亚,俄罗斯人的动物?;しǹ墒枪懿坏轿业摹?br />
        “臭小子,走私不是犯罪啊……”胡保国嘴里微不可查的嘟囔了一句,开口说道:“你回头以工艺品的名义补个进口的报关程序,送给首长的物件,要有名有份才行的?!?br />
        “好,我回去就办这事儿……”

        秦风闻言点了点头,老爷子这么大年龄了,自然是不怕人说闲话,也没人敢说闲话,不过这事儿如果传出去,总归影响不太好,胡保国给出的办法倒是个正路,秦风正好连着自己那张白虎皮一起给申报了。

        “秦风,用什么枪杀的这头老虎???”

        老爷子这会正趴在虎皮上找抢眼呢,不过在几处要害的地方都没找到,不由抬起头奇怪的向秦风问了一句,这没抢眼的虎皮可是很罕见的,毕竟景阳冈上武松打虎的事情,那只是个传说。

        “爷爷,这头老虎比较笨,追我的时候一头撞在树上撞死掉的,没抢眼……”秦风嘿嘿一笑,随口编了个谁都不信的瞎话。

        “秦风,这……这老虎真是你打死的?”

        孟瑶的声音有些颤抖,她最让知道秦风很厉害,会很多东西,但是这么大一只老虎,即使是只死老虎都让人看着害怕,更不用提去面对还活着的时候的这百兽之王了。

        “瑶瑶,没事的,你老公可是很厉害的……”秦风笑着拍了拍孟瑶的手,不过最后一句话却是传音过去的,有那么多长辈在场,他还是会掌握说话的分寸的。

        “以后不许你再冒险了……”孟瑶被秦风说的脸色一红,紧紧的握住了秦风的手,上上下下的看了一遍,生怕他身上什么地方受了伤。

        “丫头,男人就应该像秦风这样,你爷爷我当年年轻的时候,也能赤手空拳打死这么一只老虎……”

        看到孙女儿的模样,老爷子不由得有点吃味,那大话说的是砰砰响。反正吹牛又不用报税,以他的身份和年龄,除了那几个和身份辈分差不多的人之外,谁敢反驳他的话???

        “那是,老爷子英明神武身经百战,打死一头老虎自然不在话下……”

        “咳??瓤?,现在老了,好汉不提当年勇啊,不说了,不说这事儿了……”

        拍马屁虽然不要钱,但是秦风的马屁拍的实在是太**了,听得孟老爷子的脸皮也有些发红,指挥打仗是一回事,个人的勇武又是一回事。在当年的军队里,敢说自己能赤手空拳打死一头老虎的,除了那位和尚出身的开国上将之外,还真没有第二个人。

        “回头给孟林打点话,将这客厅拾掇一下,字就挂在上面,虎皮在下面……”老爷子对这张虎皮是越看越喜欢,连怎么归置都想好了。孙女婿送的东西,他也不怕被人给看到。

        “爸。我去做饭,你们聊着……”看到老爷子高兴,孟母也没再说什么,家里虽然有保姆,但老爷子喜欢吃她烧的菜,既然在身边了。总是要尽尽孝心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老爷子果然拿出了当年从茅台镇上带走的那瓶酒,一瓶一斤装的酒留到现在,已经只剩下了半瓶多一点,那就的颜色虽然变成了深黄色。但却是十分清澈,下喉之后醇厚延绵,的确是秦风喝过的最好的一种茅台。

        吃过午饭之后,秦风和胡保国两人就告辞离开了,孟瑶由于今儿刚服过药,中间需要间隔一天,于是留在了家里陪爷爷,随着老爷子身体的好转,他也改了性子,时不时的会留些前来看望他的家人住下来。

        “臭小子,送什么不好?非要送老虎皮?”

        出得孟家之后,胡保国没好气的瞪了秦风一眼,“要送你私下里送好了,还当着我的面,不知道老子是干什么的?就不怕我把你给抓起来?”

        “胡大哥,一张老虎皮而已,至于嘛?”秦风闻言笑了起来,他就不相信当年在管教所里拿着把枪和自己上山偷过猎的胡保国,会如此在乎这件事?

        而且秦风能看出来,虽然胡老大吹胡子瞪眼的,但那眼中的羡慕之情却是无法掩饰得住,秦风知道胡保国当年最喜欢的就是打猎,那会谁要是给他说什么老虎是?;ざ?,胡老大一准会啐对方一脸吐沫的。

        “一张老虎皮而已?这玩意我现在都不敢沾手……”

        胡保国叹了口气,说道:“师父他老人家在监狱里呆的时间久了,那腿不太好,我想找张虎皮给他老人家护腿都没能找到,我这做弟子的,远不如你啊……”

        “胡大哥,您别这么说,师父活着的时候,我也没尽到多少孝心的……”听到胡保国提及师父,秦风的眼圈也有点发红,他长这么大真心对他好的人里面,第一个就是要数到师父的。

        “对了,胡大哥,我那还有一张虎皮呢,回头办好入关的手续之后,我就在四合院里给铺上,到时候就是你用了……”秦风忽然想到了自己那张白虎皮,原本是想留给苗六指的,可是这老家伙不知道跑去哪里了,正好孝敬胡保国了。

        “还有一张?臭小子,回去拿给我看看,比老爷子那一张如何?”听到秦风的话后,胡保国的眼睛都瞪圆了,这虎皮什么时候都改成批发的了,一拿就是两张。

        “放心吧,那张是白虎皮,送人不合适,咱们自己留着用……”秦风闻言笑了起来,古书中有白虎堂,那是肃杀的地方,彩头不是很好,所以秦风就没把那张更珍贵的白虎皮给送出去。

        “走,赶紧回去,这么好的东西你小子竟然都不告诉我……”胡保国这会哪里还管虎皮的来历,当下催着秦风将车开回到了四合院,忙不迭的去欣赏那张白虎皮了。

        ps:两章合一,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