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灵丹妙药(下)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灵丹妙药(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好,我知道了……”老爷子头也没回的答应了一句,不过走路的幅度却是比刚才要小了很多,好在这厢房的面积足够大,屋里的人也不多,倒是能让老爷子折腾开。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到孟老直接就站到了地上,原本就没回过神来的邬医生愈发的傻眼了。

        要知道,由于年事已高,孟老在日常行走的时候不但拄着拐杖,还需要有人搀扶,邬医生最近一次见到孟老爷子如此走路的时候,那已经是十年以前的事情了。

        “秦风,你……你这药力莫非是有什么兴奋剂吗?”

        邬医生一把拉住了秦风,他真的很害怕老爷子走着走着就会一头栽倒在地上,要真是那样的话,作为孟老爷子的保健医生,邬医生这一辈子的名头全砸了不说,恐怕还会有牢狱之灾。

        “兴奋剂?有什么兴奋剂能让老爷子走这么长时间?”秦风闻言撇了下嘴,自己和东元大哥耗尽真元才炼制出来的一炉丹药,居然被这医生说成了是兴奋剂。

        “那……那这到底是什么药???”

        邬医生也知道自己失言了,所谓的兴奋剂虽然能激发人体潜能,但那需要一个过程,绝不会像孟老这样刚吃过药就变成这般生龙活虎的模样。

        再者兴奋剂最主要的作用就是激发人体内潜在的能力,可是孟老爷子都已经年逾九旬了,身体中的潜力早就被压榨的一干二净,就是世上最强力的兴奋剂,恐怕都不足以支撑让他接连行走好几分钟的时间。

        “这……这真的是你那药的作用?”

        虽然自己是国内最知名的中医国手,但是邬医生很清楚,中医是能治病不假。不过却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像秦风这般随便拿出颗药来就能让病人药到病除的事情,邬医生别说见了,就是做梦都未曾想到过。

        “当然是了……”秦风点了点头,说道:“万年灵芝和数十种千年草药炼制出来的丹药,效果岂能差了?邬医生。你现在不反对我给孟瑶用药了吧?”

        “我一开始也没反对啊……”

        邬医生闻言苦笑了起来,他是孟老爷子的保健医生,眼下出的事情是孟老服用了那不知来历的药丸,反倒是给秦风准备救治的孟瑶做了一次实验。

        “那就好……”秦风笑着冲还在屋里慢步行走的孟老爷子喊道:“老爷子,您那筋骨都舒展开了,现在能歇歇了……”

        虽然药力强劲,但秦风还是不敢让老爷子多走,毕竟丹药中的药性完全挥发出来还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老爷子只需要静养几天。就能尽数将那些药性给吸收掉。

        “好,好药!”听到秦风的话后,孟老爷子站住了脚,大声笑道:“秦风,你是如何将这灵丹妙药给炼制出来的?我看这简直就是仙丹了……”

        十多年都没如此畅快的行走过了,唯物主义了一辈子的孟老爷子能说出仙丹两个字来,可见他对这丹药的推崇,能让一个人拄着拐杖十多年的老人健步行走。这不是仙丹又是什么呢?

        “您老说是仙丹,那就是仙丹了……”

        秦风笑嘻嘻的说道。这要拿去被检验他会感觉可惜,但是被老爷子服用了,秦风反倒不在乎,对这个经历了两个世纪,见证了许多历史大事件的老人,秦风还是心怀敬意的。

        “首长。我来给您把下脉……”见到孟老终于坐回到了椅子上,邬医生连忙抢上了一步,用两指打住老爷子的脉搏,一分多钟过去之后,邬医生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那淤血果然消掉了……”邬医生猛地抬头看向了秦风。一号脉他就发现老爷子的脉络跳动远异于平时,仅从脉象上来看,孟老最多也就是七十出头的年龄。

        “那就证明这药是有效用的喽?”老爷子高兴的一拍大腿,说道:“孟林,去准备纸墨,我今儿要写几个字,嗯,给秦风写几个字……”

        “首长,是否有效,还需要到医院检查一下的?!泵娑匀绱松衿娴氖虑?,邬医生心里总是感觉有些不落稳,把了一辈子的脉,他此时居然连自己的专业技能都怀疑了起来。

        “小邬,行了,你先回去安排医院的事情吧,不过要等到明天……”

        孟老爷子此时兴致正高,听到邬医生这泼凉水的话不由皱起了眉头,俗话说事实胜于雄辩,自己都不用拐杖的站起来了,小邬居然还这么说,未免有点太让人扫兴了。

        “首长,万一您要是……”老爷子刚服用完的药,邬医生可是不敢离开,谁知道这药有没有什么副作用?自己还是留在这里观察一下比较好。

        “诅咒我老头子是吗?”孟老爷子大手一挥,说道:“让你回去就回去,这是命令……”

        如果换做是在美国,美国总统告诉医生他的话是命令的话,恐怕会被啐一脸的口水,不过在中国这句话却是很好使,老爷子此话一出,邬医生只能悻悻的收起了急救箱,一步一回头的往门口走去。

        “对了,小邬,有件事你要记清楚……”

        没等邬医生出门,孟老爷子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服用了秦风丹药这件事,不准和任何人提及,就是组织上问你也不能说,知道吗?”

        十分之一粒的丹药,就能让自己恢复几十年的青春,老爷子算是深知这丹药的可贵了。

        而国内像孟老这样的老家伙,少说还有好几个,如果他们知道了这件事,秦风包括孟家,将永无宁日,对于有些看不开的人而言,别说延寿十年了,就算是只能拖延一天的生命,他们都会用尽各种手段去达成的。

        “首长,我知道,这件事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br />
        听到孟老爷子的话。邬医生的身体顿了一下,他做了那么多年的保健医生,自然知道这件事的影响,要真是被人知道秦风手上有这种灵丹妙药,那绝对是件捅破大天的事情。

        “知道也无所谓,这药我服了一粒。老爷子用一粒,再加上瑶瑶,谁要都没了……”秦风适时的加上了一句,算是给邬医生个台阶下了。

        “秦风,真的只有四粒药吗?”等邬医生离开之后,老爷子开口问道,眼中满是希冀的神色。

        看淡生死,不代表孟老爷子就想死不想生,能多活十多年的诱惑。就是他也难以抵挡得住。

        “准确的说,只剩下三粒了,去掉瑶瑶那一粒,就只有两粒了……”

        秦风开口说道:“这两粒我都有用处,老爷子您就甭打主意了,再说了,以您的身体状况,最多需要服用十分之三的分量就够了。而且多服无益,也不会再让您延年益寿的……”

        既然知道了丹药的用处。秦风对剩下的这两粒丹药看的就比较重了,除了准备拿出一粒分给苗六指胡保国还有自己的老师之外,剩下的那一粒就是秦风保命用的,轻易秦风是不会拿出来的。

        “能多出十年的寿命就已经是白捡的了……”

        听到秦风的这番话,老爷子并没有露出失落的表情,而是开口说道:“秦风。你尽快给瑶瑶治病吧,等瑶瑶身体好了之后,老头子我亲自给你们主持婚礼……”

        “婚礼?”秦风闻言愣了一下,继而大喜了起来,有了孟老爷子的这句话。他和孟瑶之间的事情,那绝对是板上钉钉,再没可能有意外发生的了。

        “爷爷,人家还要再陪你几年啊……”孟瑶终究脸皮有些薄,一边帮爷爷敲着腿,一边故作嗔怒起来。

        “再陪我几年,那可就是老姑娘喽……”老爷子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等过完年,爷爷我就给你们操办这事情,丫头,回去和你爸妈说一下,就说是我的意见……”

        在孟家向来都是孟老爷子的一言堂,不管是国家政事还是家事,只要老爷子张了嘴,就容不得人反驳了,当年将孟瑶指婚给周逸宸的时候,孟瑶的父母其实是不同意的,但还是没敢违逆老爷子的意愿。

        “瑶瑶,你还是先服药吧,这些事我去忙活就行……”在老爷子吃了那十分之一份的丹药之后,孟林再也不提什么检验的事情了,他恨不得让妹妹现在就服下丹药,治愈身上的病。

        “林哥说的对,瑶瑶,先吃药……”秦风将那碗无根水放到孟瑶的面前,然后又掏出了那个瓷瓶,从里面倒出被分解成了十份的一粒丹药来。

        “好,秦风,谢谢你……”孟瑶答应了一声,从秦风手里取到了那粒丹药后,直接用水送服了下去。

        “感觉怎么样?”

        一分钟后,秦风和孟林异口同声的问道,就是坐在椅子上的老爷子,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孙女儿,他服用过这药,知道这丹药见效是十分快的。

        “感觉身上有点热……”孟瑶皱了下眉头,说道:“胸口还有点痒痒,咳……咳咳……”

        说着话孟瑶忽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孟林连忙递过去一张纸巾,用纸巾捂着嘴咳嗽了好一会,孟瑶才停了下来,因为缺氧的缘故,她的面色有些苍白。

        “这……这是怎么回事?”

        眼见的孟林看的孟瑶手上的纸巾沾染了一丝鲜血,不由急了起来,一把拉住秦风,说道:“秦风,瑶瑶怎么会吐血?你……你快点过来看看……”

        “吐血?这应该不是……”

        秦风拿过孟瑶手里的纸巾仔细看了一下,又用鼻子闻了闻那鲜血的味道之后,脸上露出了喜色,说道:“瑶瑶这病只需要连服二十天的丹药,就能治愈了……”

        孟瑶心脏的疾病,除了前年挨了一枪之外,主要是出于对秦风的思念,这才导致心脏周围淤积了不少淤血。

        而孟瑶刚刚吐出来的那丝鲜血,就是心脏部位的淤血,这说明她的病情是在好转,等到心脏处的淤血都被清理出来之后,孟瑶的病也就算是“治愈”了。

        “瑶瑶,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听到秦风的解释后。孟林继续向妹妹追问道。

        “哥,我感觉心里像是一下子轻松了很多,很舒服……”在咳出了那丝鲜血之后,孟瑶觉得自己的呼吸都一下子顺畅了许多,胸口压抑的感觉也消失了大半。

        “秦风,你……你这丹药还真是神奇啊……”

        连续让爷爷和妹妹的病情好转。已经由不得孟林不相信了,而且他对于秦风那近乎可以起死回生的丹药也很眼热,如果秦风不是自己妹夫的话,说不得孟林也会干一出豪取强多的事情来。

        “林哥,这药你就别惦记了,你那身体吃了反而会虚不受补的……”

        秦风自然看得出孟林的意思,一句话就断了他的念想,开什么玩笑,这救命的药又不是菜市场的大白菜。就算孟林是自己大舅子那也没得谈。

        “我也没说要啊……”孟林嘴里嘟囔了一句,拿出电话道:“我问问邬医生联系好医院没有?咱们还得带爷爷和妹妹去拍个片子检查下……”

        孟老爷子要看病,其实是根本就不需要联系的,孟林打完电话后还没十分钟,一辆经过改装的救护车就停在了四合院的门外,还是邬医生带队,将老爷子连带着孟瑶等人,都给拉到了医院里。

        孟老的身体恢复健康。孟林自然是要通知家中长辈的,在老爷子和孟瑶检查身体的时候。孟林的父母也赶到了医院。

        “伯父,伯母好……”见到孟林父母到来,原本坐在病房沙发上的秦风连忙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打了声招呼。

        “哦,原来是小秦啊,你也在这里?”孟瑶的父亲淡淡的回了一句。说实话,对于秦风这个算是出身草莽的准女婿,他心底并不是非常满意的。

        “爸,妈,这次多亏了秦风。要不是他带来的药,爷爷和妹妹的病会很麻烦的……”看到父亲不怎么搭理秦风,孟林连忙在一旁说道:“爸,爷爷说了,他要亲自操办秦风和妹妹的婚礼,这事儿过完春节就办……”

        “爸怎么那么着急???”听到儿子的话,孟父显然有些生气,不过他也知道,女儿的婚事他说了并不算,只要老爷子还在世一天,这些事情都要有老爷子拍板才算数。

        “小秦,来,别和那老头子说话,过来和阿姨聊聊……”与孟父相反,孟母对秦风的印象倒是很不错,当下对着秦风招了招手,拉着他和女儿走到一边说话去了。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孟老爷子和孟瑶都分别做完检查回到了病房,见到两人气色都不错,孟瑶父母脸上均是露出了放心的神色。

        “邬医生,我父亲和瑶瑶两人检查的结果出来了吗?”跟随老爷子一起回到病房的自然是邬医生,在扶着老爷子躺在床上后,孟父回头想邬医生问道。

        “孟兄,首长身体有明显的好转……”

        邬医生拿出了两张面子挂在了床前一处灯光投影的地方,开口说道:“老爷子胸口和腰胯部的淤血已经消散了大半,或许不用三贴药,只要再服用一次的话,那淤血怕是就能完全消散?!?br />
        “邬医生,多谢,多谢你了……”听到邬医生的诊断结果,孟父连忙开口道谢了起来。

        “别谢我,是秦风拿出的丹药,要谢你去谢他吧?!彼谆八滴薰Σ皇苈?,邬医生知道这件事从头到尾他就没帮上多大的忙,老爷子病情的好转,和他也没一毛钱的关系。

        “真是秦风治好的?”听到邬医生的话后,孟父变得有些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才向邬医生开口问道:“那瑶瑶的病怎么样?有治愈的可能性吗?”

        其实孟父对秦风也没有太大的成见,但老话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当父亲的最疼的也是女儿,好不容易养这么大就被秦风给拐跑了,他对秦风能有好脸那才是怪事呢。

        “瑶瑶病情也有缓解,有一瓣闭合的心瓣张开了,这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邬医生实事求是的将诊断的结果告诉了几人,不过在得到了老爷子的警告之后,邬医生对秦风使用那丹药的事情,却是绝口不提了。

        “那我爷爷和瑶瑶还需要住院吗?”

        孟林在一旁插口问道,像孟老爷子住的这种病房。条件比家中都要好很多,不过要是身体没事的话,那孟林还是希望爷爷和妹妹都回去,好端端的干嘛要在医院里面住呢。

        “先观察三天吧,三天之后要是没事,首长和瑶瑶就可以回家去休养了……”虽然检查的结果很乐观。但是邬医生还是保留了几分说的情况,到了他这一把年龄,早就明白凡事都不能说死的道理的。

        “对不起,我接个电话……”

        原本秦风也想询问一下孟瑶的检查结果,但就在这节骨眼上,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却是彭洪打来了,告了声罪之后。秦风走到了病房外面。

        “洪哥,怎么样?那些人去了没有?”秦风没和彭洪客套,而是开门见山的问了出来,在秦风想来,异能者吃了那么大的亏,一个人都被扣住了,没道理就这么罢手的。

        “来了,秦风。一共来了八个人……”彭洪的声音里有些兴奋,“我放倒了两个。尼科也制服了两个,张虎一个人打倒了三个,不过他的头发和眉毛却是被人给烧掉了?!?br />
        “头发和眉毛怎么会被烧掉的?”秦风闻言愣了一下,这几日来京城可是小雨不断,就算是起了火灾,以张虎的身手那也是能做到全身而退的。

        “别提了。对方有个会玩火的家……”

        彭洪好气又好笑的说道:“虎子是最后和那个人动手的,他没想到对方的异能是操纵火焰,在张虎完全没有提防的情况下,对方出其不意的将张虎的的头发和眉毛给烧了个精光……”

        “这臭小子,离开丛林还不到一年。就忘了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的道理,活该让他吃点亏……”听到张虎并没有受伤,秦风也是松了口气,他虽然收了好几个弟子,但男性比较有出息的也就是皇浦荞和张虎了。

        “洪哥,最后怎么解决的?”秦风沉声问道,他并不想和国内的异能组织闹翻掉,这对于根基在国内的秦风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而且到时候恐怕会连孟家都给牵扯进来。

        “来的这几个人份量不够……”彭洪说道:“他们没有一个能话事的人,我把他们都给放了,让他们换一个有资格做主的人过来,到时再和那个组织谈条件……”

        彭洪这番话说的是志得意满,因为就在几个月之前,他还需要去仰望异能组的人,但是现在异能组那神秘的面纱却是被他亲手给揭掉了,这种变化甚至让彭洪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谈判的底线就是我不能加入那个组织,其他的你自己掌握……”

        秦风交代了一声彭洪,他知道国内是绝对不允许个人凌驾于国家之上的,所以秦风的姿态就是自己的几个徒弟都可以加入,再加上他是孟家的女婿,相信到时候相关部门也会睁只眼闭只眼,不会再追究这件事了。

        “秦风,我现在相信你不是异能组的人了……”

        电话另一端传来彭洪的话声,“你要比异能组的人更加牛逼,我还真没见过有谁能在京城调动军队的,你可是让一个连的人整整护卫了一个多星期啊……”

        直到现在彭洪都还没摸清秦风的底细,但是他知道,秦风绝对不可能是异能组的人,因为那个姓董的老家伙就是被秦风亲手给擒下的,这会正在秦东元的房间里哭爹喊娘呢,那凄惨的叫声已经喊了好几个小时了。

        “洪哥,那是别人正常演习,可不关我的事情?!鼻胤缈戳艘谎鄄》?,开口说道:“好了,这件事你处理就行了,我现在还有事,就不多说了……”

        秦风之所以把彭洪给带到京城来,就是预感到他会和异能组的人有所交集,而且他身边也缺乏和相关部门打交道的人,谢轩和官面打交道倒是行,但自身实力太弱,和异能组织的人去谈判,却不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瑶瑶,检查怎么样?”

        回到病房之后,秦风发现不管是孟林还是他的父母,脸上都是露出了高兴之极的神色,不过秦风还是问出了这句话,西医之所以能在全世界占据着主要地位,还是有其可取之处的。

        “秦风,我的病情减轻了……”孟瑶不顾房间里都是人,一把搂住了秦风的胳膊,开口说道:“爷爷说了,等我的病全好之后,他就会为咱们主持婚礼……”

        “咳……咳咳……”孟瑶话声未落,孟父就重重的咳嗽了起来。

        “哎呀,羞死人了……”

        听到父亲的咳嗽声,孟瑶才知道自己情难自禁之下说漏了嘴,那张俏脸一下子变红了,甩开秦风的胳膊就往外跑去,那娇羞的样子却是引来了一阵大笑。

        “秦风,你家中可还有长辈吗?”

        孟瑶的母亲摇了摇头,将秦风拉到了边上询问起来,她知道秦风从小身世凄苦,但既然要谈婚论嫁了,秦风那边总是要出个能商量着办事的人才行的。

        “胡保国胡部长可算是我的长辈……”秦风想了一下,开口说道:“至于我的至亲,到现在都没能寻到,要是有人主持的话,那就只能麻烦胡保国了……”

        “你说的是老胡???他倒是可以……”

        听到秦风的话后,孟母的眼睛顿时亮了一下,原本孟瑶嫁给秦风还有些门不当户不对,但要是胡保国出面保媒提亲的话,那在这个圈子里就算是名正言顺了。

        “那行,我回头让胡部长帮我上门求亲……”秦风的脸上也露出了喜色,他孤苦伶仃了那么多年,向来都渴望自己能有个家庭,眼下这个愿望就要达成了,就算是秦风也难免有些心怀激荡。

        “嗯,这事你和瑶瑶就不要过问了,专心把瑶瑶的病治好把……”很显然孟母在家里是说了算的角色,她根本就没去询问丈夫的意见,就将这件事的基调给定了下来。

        “好的,阿姨,我先去看看瑶瑶……”秦风点了点头,就算自己未来的丈母娘不说,秦风这段时间的重心也会放在孟瑶身上的。

        “嗯?邬医生,有什么事吗?”刚出了病房,秦风就被邬医生给喊住了,只能停下了脚步。

        “小秦,我……我这有个不情之请……”邬医生期期艾艾的纠结了好一会,这才开口说道:“我想向你讨一份那丹药用于化验,不知道行不行……”

        在见识了秦风那丹药的灵验之处后,邬医生自然知道这药的贵重,讨一粒他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的,所以退而求其次,只想从秦风手中得到一粒的十分之一。

        “没问题……”

        秦风点了点头,不过还是说道:“邬医生,你就不要惦记着这种灵丹妙药是能复制的,且不说那些千年药材你无法凑齐,就是凑齐了,当今之世也没有人能够炼制出来的……”

        ps:又是两章合一,七千字大章,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