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挂羊头卖狗肉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挂羊头卖狗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风,你出来了?”听到秦风的声音,孟林猛地回头看去,不过却是没有见到秦风的身影。

        “我出来了,林哥,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几个人是谁?”就在孟林左右摇晃着脑袋在寻找秦风的时候,秦风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把孟林给吓了一大跳。

        “你小子怎么总是神出鬼没的???”

        孟林用手抚了下胸口,显然被秦风这一举动给吓的不轻,而站在庄园门口的那三个人,却是眼瞳猛地收缩了起来,孟林没能看出来的门道,这几个人却是看出了一丝端倪。

        这三个人年龄最小的一个大约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最年长的一人穿着一件道袍,已然是白发苍苍,看年龄应该在七十岁上下,不过面色十分红润,眼角间不见一丝皱纹,只是在他的脸上,却是露着一股子戾气。

        “你就是秦风?”那个年龄最长的道人往前走了一步,对着孟林摆了摆手,说道:“这里没有你什么事了,你可以回去了……”

        “董老,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那个老人的话,孟林的脸色有些难看,开口说道:“杨兄弟,我是给你面子才答应让你们来这里的,难不成你们是上门来欺我的???”

        “孟哥,你误会了,我们真的没这意思……”

        被孟林称做杨兄弟的是那个年纪最小的人,听到孟林的话后,苦笑着说道:“这次出来是董老带队,想请你妹夫去我们那里做做客,孟哥你千万不要多想……”

        “请人上门做客就是这种态度吗?”

        孟林的脸色依旧很难看,他虽然知道这几个人的身份十分特殊。就是自己这功勋后代也不会被他们看在眼里,但孟林还是很生气,出生在豪门世家的他,何时受过这种气?

        而且说起来这个姓杨的人还是孟林的朋友,也正是他接连给孟林打电话,孟林才告诉了他们秦风这个地址。但是孟林没有想到的是,这几人一过来就要强行去见秦风,要不是旁边演习的军队让他们投鼠忌器,恐怕几人早就冲了进去。

        “小杨,和他们废什么话?”

        被称之为董老的道人,脾气似乎有些火爆,伸手掏出了一个证件扔给了一边的陈光荣,说道;“带着你的人赶紧滚蛋,这里的事情不是你们能掺合得了的……”

        “妈的。你这老棒子……”

        陈光荣的脾气也不怎么好,只是他刚骂出了一个字之后就看到了那证件的内容,下面的话顿时说不出来了,因为这个证件有权调动团以下的兵力,而他们演习的队伍只是一个连队而已。

        “总参的证件……”陈光荣低声在孟林耳边说道:“没事别招惹这些人,他们可是有杀人执照的,就算不敢打死你,但是也能打伤你。到时候指定是白受罪……”

        都是在京城这个圈子里混的,对于这支神秘的队伍很多人都知道。陈光荣也和其中的几个人认识,不过面前的三个人他是一个都不认得,却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行了,林哥,这事儿我自己来解决就行了……”

        陈光荣的话自然逃不过秦风的耳朵,当下往前走了一步。对陈光荣说道:“陈哥,这事儿也麻烦您那么多天了,您和林哥一起走,请兄弟们找个地儿好好喝一顿,花费全都算我的。千万别帮我省钱啊……”

        “秦兄弟,他们这些人横惯了,你千万忍让一些啊?!背鹿馊僖膊幌氩蠛驼庑┦?,拉了一把孟林,说道:“林子,走,这里留给秦风就行了,他们这些人的事,不是咱们能过问的……”

        之前听了秦风那么多带有传奇性的故事,陈光荣对秦风倒是信心十足,再加上他的确不愿意招惹这些异能组的人,当下连拉带拽的架着孟林离开了,等孟林上了吉普车之后,才想起自己连秦风是否炼出了药都忘记问了。

        “你们都是异能组的人?”

        等陈光荣拉着孟林离开后,秦风皱着眉头看向了面前的三人,他有些纳闷乌姆尼科和彭洪两人去哪里了,有他们两个人在,恐怕早就将这三人打发掉了。

        老道人冷哼了一声,眼睛望天的说道:“小子,你既然知道我们的身份,就跟我们走一趟吧……”

        “老家伙,还真拿自己当棵菜了?”

        听到那老道人的话,秦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道:“老东西,别在那里倚老卖老,讲辈分,你给我当徒孙都不够,要是将修为,我分分钟就能让你首级落地,你信不信?”

        到了秦风现在的修为,早已就是万事随心了,当笑则笑当骂则骂,这道人在秦风面前托大,那纯粹就是在找骂。

        当然,秦风说这话也是底气十足的,外八门是明初张三丰的道统传承,到了现在只传承了十几代,如果论起秦风在道家的辈分来,那真是高的吓人,说对方是徒孙级别的,那都是秦风抬举他了。

        “小子,真以为自己在国外干出点事情来,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吗?”秦风的话让老道人霍然色变,阴沉着脸说道:“杀了几个普通人,竟然就敢在老道我面前卖弄,我看你是不知死活……”

        “董老,上面的意思是将他吸纳进来,可不是要干掉他呀……”

        见到老道的手收入到道袍下面,那个姓杨的年轻人连忙说道:“我再劝他几句,让他给董老您道个歉,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又何必闹的不愉快呢?”

        姓杨的年轻人终究还年轻,父母亲人又在京城地界生活,所以心底对孟林还是有几分忌惮的,并不想将这件事情搞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秦风没等那姓杨的年轻人开口,就摆了摆手,说道:“你心肠倒是不错,不过不用劝了,我今儿就是不知死活了。老家伙你出手试试?”

        要是放在秦风进入那个空间之前,他或许会选择委屈求全,毕竟自己还有偌大的产业,和国家闹翻了,对秦风而言没有丝毫的好处。

        但是现在的秦风却是有些不一样了,站在人类进化巅峰的他。做事全凭自己的心意,容不得丝毫的畏惧退缩,即使和一国一邦对上,他也不会有一丝退让的。

        而且秦风也知道,这老道人虽然年龄不小,但未必就是异能组的首领,否则以他那暴虐和容不得人的性格,恐怕早就将异能组给搞的七零八落了。

        “小杨,他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听到秦风的话,老道人气得面色涨红,双手忽然拢在了一起,高声喝道:“小子,看老道的飞?!?br />
        “飞剑?我靠,你袖子里的东西是飞剑?”

        原本神色淡然的秦风,听到老道人的这句话后,眼睛不由瞪大了几分。他神识早就看到老道袖子里有把长约三寸薄如蝉翼般的袖珍短剑,但这剑将将有十公分长短。实在是过于袖珍了,秦风还真没将它看成是武器。

        直到这老道喊出了飞剑的名字,秦风的神态才变得凝重了起来,他饱读道家典籍,自然知道道家传说中的飞??晌绞鞘值纳衿?,可千里之外取人首级。但秦风没想到现实中还真有飞剑的存在。

        “董老,还请手下留情……”见到老道动了真怒,那杨姓年轻人叫了一声苦,不过他见识过老道飞剑的厉害,当下只是口中劝阻。却是不敢上前阻拦。

        “给我中……”老道人并没有搭理那个年轻人,而是右手一扬,只见一道亮光对着秦风的胸口电射而去,正是被他藏在道袍袖口中的那把袖珍短剑。

        “这……这也叫飞剑?”

        虽然那把剑的速度在外人看来已经是非??炝?,但是在秦风眼中,速度却是慢的可怜,秦风脚下根本就没有动,只是微微一侧身,就让过了那把短剑,连他的衣服都没划破丝毫。

        “小子,真以为我的手段就仅此于此吗?”

        老道对秦风躲过飞剑并不是很意外,但他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阴笑,口中忽然发出一声暴喝,同时右手一引,从秦风身侧飞出的短剑骤然间在空中掉转了剑刃,对着秦风的后心却是又射了过来。

        “咦,我知道你的异能了,竟然是隔空控物?”

        秦风的脑门后面就像是长了双眼睛一般,他的身体和之前一样还是没有动,但右手忽然往身后一探,再收回来的时候,食指和中指之间,却是夹着那把袖珍短剑。

        “这材质真轻啊……”

        夹着那把短剑,秦风心中明悟了几分,敢情这老家伙将自己隔空控物的本事应用到了这把短剑上面,但由于实力不够,却是只能打造出这把薄如蝉翼几乎没有重量的袖珍短剑。

        “你……你怎么能接得住我的飞剑?”

        看到秦风轻描淡写的就夹住了自己的短剑,老道不由面色大变,他从出道以来用这一招不知道阴死过多少敌人,这还是第一次被人给破解掉。

        “秦风,真是飞剑吗?”

        就在老道问出了这句话后,一道身影忽然又出现在了三人面前,这也是个身穿道袍的人,不过身上那股子道骨仙风,却是要远胜对面的道人。

        秦东元读过的道家典籍比秦风只多不少,但他也从来没有在现实中见识过能使用飞剑的人,所以几乎在秦风夹住那把剑的同时,原本并没打算露面的秦东元也从房间里闪出了身形。

        “飞剑个屁,就是有控物的异能而已……”秦风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这老道士简直就是挂羊头卖狗肉,拿把破剑在这里吓唬人。

        ps:这个月只有28天啊,大过年的月票不要浪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