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零三十章 白虎皮

    第一千零三十章 白虎皮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风兄弟,你看看这东西怎么样?”

        等到秦风三人酒足饭饱的时候,姜军走进了里屋,出来之后手上却是多了一个大包裹,将包裹放在了他办公的桌子上,姜军将其打了开来。

        一张完整的老虎皮出现在了几人的面前,整张皮毛完好无损,从口头到尾巴连个针眼大的小孔都没有,而且这虎皮硝制的水平很高,没有丝毫腥臭的味道。

        “怎么,秦风兄弟,这张虎皮硝制的不错吧?”

        姜军用手抚摸着黄白相间的虎皮,开口说道:“就这玩意要是拿出去,两百万就有人要,秦风兄弟,你要是什么时候想卖了,给我打个电话,我帮你去寻找买主……”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姜军守着这么大个农场,后面就是最原始的森林,要说平时不偷猎点野生动物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不过姜军可不是皮毛贩子,他只是认识一些做生意的朋友,有好东西的时候只要给他们打个电话就行,像是这只老虎的两根獠牙,就是卖给了能信得过的朋友。

        像是这张虎皮那个做生意的人也看到了,当时就给出了两百万rmb的高价,这要是姜军自个儿的东西,一准就会卖给那个人了。

        听到姜军的话后,秦`长`风`文学``cfwx`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军哥,这事儿您就甭惦记了,我这人是属貔貅的,好东西到了手上一定是只进不出……”

        虎皮尤其是西伯利亚虎的虎皮,在冬天的时候对老寒腿有着奇效,像是老师齐功还有苗六指等人都能用到,就算秦风现在是个穷光蛋,他也不会出售这种物件的。

        “师父,两百万是多少卢布?”吃饱喝足的乌姆尼科一听钱就来了精神??谙蚯胤缥实?。

        “大概两千万左右的卢布吧?!鼻胤缢婵诖鸬?。

        “那么多???奶奶,以前那些人都在骗我和爷爷呀……”乌姆尼科一脸气愤的说道:“我爷爷三张老虎皮才卖了八百万卢布,那些人真是太黑了……”

        虽然在俄罗斯西伯利亚虎也是?;ざ?,但是在战乱的车臣地区,谁会管这些闲事,所以死在卡拉切夫手上的老虎最少也有四五只。只是有些是用散弹枪打的,那虎皮千疮百孔却是无法硝制出来了。

        “直接从山里人手上收东西,当然价格会低很多了,那人也不算坑你们,八百万卢布差不多的?!?br />
        秦风改正了乌姆尼科的话,在前几年的时候,一张虎皮直接卖到卖家手上,根据虎皮的成色应该是六十到一百万人民币之间,最高不会超过一百二十万。秦风的这一张能卖到两百万其实已经算是高价了。

        而卡拉切夫完全不认识俄罗斯的富豪,所以他就要被皮毛贩子从中间砍一刀去,三张虎皮卖个八十万人民币,这说明那皮毛贩子还算是有良心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蔽谀纺峥蒲壑榈氐瘟锪锏囊蛔?,开口说道:“师父,咱们不是有一张老虎皮了吗,那张比这一张好多了。要不……就把这个老虎皮给卖掉吧?”

        “哎,我说尼科。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你能再找出一张比这个好的虎皮?”

        长期在边境工作,姜军对于俄罗斯话并不陌生,乌姆尼科那半汉语半俄罗斯的话他完全能听懂,听到尼科说他手上的虎皮比自己找人硝制的要好,姜军顿时不乐意了。

        西伯利亚虎可是百兽之王。就算是被人下了陷阱围猎,也很难不伤毫发的将其捕捉住,就姜军所知,这几年偷猎东北虎的人,就没有一个能得到完整皮毛的。

        所以在姜军看来。自己硝制出来的这张皮毛,可以称得上是完美无瑕的,他相信这世上任何人收藏的虎皮都无法与这一张相提并论。

        “军叔叔,我还真能找得到……”乌姆尼科很别扭的称呼了姜军一句,伸手就把放在墙角的包裹拿在了桌子上。

        “臭小子,有什么好显摆的?”秦风眼睛一瞪,他早看出乌姆尼科的心思来了,这小子除了想把虎皮卖钱之外,还想满足一下自己那小小的虚荣心。

        “师父,不看就不看嘛……”见到秦风瞪起了眼,乌姆尼科顿时蔫了,他长这么大最怕爷爷生气,而最服气的人就是秦风这个中国师父了。

        “别介啊,秦风兄弟,有好东西给我开开眼呗……”乌姆尼科不显摆了,可姜军心里却是痒痒了起来,听秦风那话,似乎这包里装的东西,还真是张虎皮。

        “得,想看你就看吧……”

        听到姜军如此说,秦风也就没再拦着乌姆尼科了,别人帮了自己那么大的忙,看一眼那白虎皮算是多大点事,而且秦风压根就不怕姜军宣扬出去,到了京城后孟家的招牌,相信没多少不开眼的人敢来招惹自个儿。

        “军叔叔,要不咱们打个赌吧?”

        乌姆尼科眼珠子一转,开口说道:“如果我的虎皮比你的好,你就输给我……输给我一万美元好了,要是我的不如你,我就输给你一万美元,怎么样?”

        说着话,乌姆尼科轻车熟路的从身上掏了一万美金出来,“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

        “哎呦,你小子哪来的那么多钱?”

        看到那一万美金,姜军不由愣了一下,靠着这座大山,他一年也能赚过二三十万,一万美元对他来说不算是个大数目,只是乌姆尼科这个孩子能拿出来,还是让姜军有些吃惊。

        “军子,你别上这坏小子的当,他那一万美元是赢我的?!迸砭缓闷脑谖谀纺峥颇院笊咨吓牧艘患?,说道:“快点把钱收起来,再和人赌钱,我让你师父将你的钱全给收走……”

        “就是玩玩嘛?!蔽谀纺峥仆笛矍屏饲剖Ω?,发现秦风的面色也不怎么好看,连忙将钱收到了口袋里,谄笑道:“玩笑,彭洪叔叔,我在和军叔叔开玩笑呢?!?br />
        “你小子还真是能伸能屈啊?!闭獯尉土砗槎急晃谀纺峥聘豪至?,那么大个子低头哈腰的做出这幅表情来,那当真是不容易。

        “他的虎皮还真的比这张好?”听到彭洪劝阻自己,姜军真的有些不淡定了,也没让乌姆尼科动手,上前直接解开了那个包裹。

        “白虎皮?”当姜军一眼见到那浑身白色中透着浅淡黑色条纹的虎皮时,忍不住惊叫了起来,他怎么都没想到,秦风随身竟然带着这么一张珍贵的皮毛。

        要知道,白虎是虎类的变异种,和狮虎兽一样,都是极为罕见的珍稀物种,不管在哪个国家都是受到严格?;さ?,要搞到白虎皮,要比搞到西伯利亚虎的虎皮难上百倍也不止。

        所以不管这张白虎皮是否完整,从这一点上而言,姜军就已经输掉了,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就像是野生人参和种植人参一样,根本就不是在一个档次上的。

        “行去,秦风兄弟,得到这个东西,你出去这一趟可就算值了……”

        仔细的欣赏了一下这张虎皮之后,姜军啧啧赞道:“不错,真不错,只有脖子上方有一个小枪眼,这子弹是从嘴里射进去的,这张虎皮要是拿到国际黑市上去,最少能卖到一百万美元……”

        “留着自家用,再多钱也不卖……”

        秦风呵呵一笑,他自然不会告诉姜军,自己这一趟最大的收获其实并不是这张虎皮,而是那个大背包里的万年灵芝的根茎和叶子,单单是万年灵芝价值绝对就值上亿美金了,岂是这区区一百万能比的?

        “豪气,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汉子……”

        姜军冲着秦风翘了个大拇指,说道:“今儿天不早了,你们好好休息一晚上,等到明天上午我送你们出去,不过这一路上你们千万不能坐飞机,否则东西一定会被查出来的……”

        秦风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怎么回去我有安排,就不用军哥您操心啦?!?br />
        在到达俄中边境的时候,秦风就给孟林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马上就要回国,只是身上携带的东西无法通过安检,他让孟林想办法安排一架飞机将自己接回去。

        事关妹妹的生死,孟林在接到秦风电话后马上就做出了安排,他甚至假报了老爷子的名头,让一架要从边境城市飞往京城的军用运输机停在当地等秦风五天,所以回京城的事情秦风根本就不担心。

        “那就好,最近对走私珍贵皮毛查的很紧,千万不要出事……”陪着秦风等人聊了一会天之后,姜军忽然看向了彭洪,欲言又止的说道:“班长,我……我有点事想和你说……”

        “什么事?”彭洪闻言愣了一下。

        “班长,咱们去外面说吧?!苯淘チ艘幌?,还是没说出来。

        彭洪在自己手下的兵面前可没那么好的脾气,张口就骂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有事就说,有屁就放……”

        “是……是韩排长那边出了点问题,我前段时间刚去了他哪里……”

        看到彭洪发了火,姜军提到了一个名字,他口中的韩排长,其实和彭洪是同年兵,只是姜军入伍的时候他调到别的部队去了,所以和姜军并不是很熟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