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药效奇佳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药效奇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文火烘焙讲究的是个火候,秦风不但要注意火势,还要注意那些被烘干了的药材粉末,万一火势太大将这些药材给烤糊了的话,那这几味珍贵之极的药材可就全部都要废掉了。

        “秦风,还没好吗?”

        在知道这些药草的珍贵之后,彭洪也产生了很大的期待感,在旁边有些坐立不安起来,尤其是这个时间延续到三个小时之后,他终于忍不住开口向秦风询问了起来。

        “快了,洪哥,这慢工出细活啊……”

        如果换做另外一个人,恐怕根本就无法分心出来说话,不过对秦风而言这不是什么问题,他一直在用真元控制着炉火,绝对不会让这次炼药出现意外情况的。

        又等了大概五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就连秦风都感觉心神消耗的很厉害的时候,他看到那瓷器底座上的药材已经被烘焙成了黑色中透着一丝金黄的时候,右手猛地一个虚按,那炉火顿时熄灭掉了。

        “成了……”

        秦风那不顾那瓷器底座烫手,直接用左手将其给拿了起来,放在地上之后,秦风右手在上面一刮,将那些药粉的粉末全部刮在了手心里,回头对彭洪说道:“把我准备的温水给拿过来……”

        在开始的时候秦风就倒了一杯开水愣在哪里,每当水温下降的时候,他就让彭洪再加一些,只是秦风也没想到炼药的时间竟然有七八个小时那么久,那一缸子谁已经换了好几次了。

        “来了,来了……”彭洪端过那个茶缸子,手足无措的说道:“秦风,要怎么办?”

        “来,往我这个掌心里倒点水……”秦风伸出了左掌??谒档溃骸耙坏愕憔秃谩?br />
        在彭洪往秦风手掌里倒了点水之后,秦风小心的将那几滴水滴入到了右掌的粉末之中,然后马上用左手食指揉搓了起来,不一刻的功夫,秦风的手掌心上就出现了几粒黑乎乎和黄豆粒大小的药丸。

        “成了……”

        秦风左手一翻,手中出现了三个小瓷瓶。然后分别往每个瓷瓶里放了两粒药丸,将其中的一个装起来后,把另外两个扔给了彭洪,说道:“洪哥,每天一粒,连服三天,我保证你药到病除……”

        说实话,秦风闻着这丹药的气味虽然和药方形容的很像,但药效如何他根本就不知道。心里也没什么底气,所以这才多给了彭洪一粒。

        “这……这玩意能吃吗?”看着手中的药瓶,彭洪苦瓜起了脸,他可是亲眼看到秦风用那双烧柴火被烟熏的漆黑的手去搓弄的药丸,他看着就犯恶心,别说去吃了。

        “哎,洪哥,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这木柴灰也是能治病的啊……”

        秦风那张老脸也是红了一下,他刚才只顾着搓药了。却是忘了自己一双手还没洗,这也就是彭洪,如果换成了别的患者,恐怕立马就会去医药部门举报秦风这个庸医的。

        “你……你可别忽悠我啊?!?br />
        彭洪的神色有些犹豫不定,他打心眼里不相信这草根子熬成的药能治疗他枪伤引起的肺病,但秦风的话又让他抱有一丝希望。所以这会彭洪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吃下这药丸了。

        “洪哥,你要是不吃,那就还给我吧……”秦风伸出手去,说道:“就这四粒药我拿到港岛去,一粒做实验。另外三粒我能卖出两个亿来,你信不信?”

        这个世上最惜命的人,绝对是有钱人,而这药丸不但能治疗肺病,还能治疗哮喘,就秦风所知,港岛有好几个富豪都有哮喘的毛病,这几粒药卖出个天价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别介啊,我……我又没说不吃……”见到秦风伸手来抢药瓶,彭洪连忙将其揣进了口袋里,犹豫了一下之后又掏出了一瓶,从里面倒出了那黄豆粒大小的丹药。

        “这……这玩意真能吃???”打量着两指之间的药丸,彭洪鼻端闻到了一股清凉的味道,这倒是让他精神一振,因为他原本以为这药丸会散发出刺鼻的恶臭味呢。

        “有什么好看的,你就给我吃下去吧……”

        秦风忽然一伸手捏住了彭洪的下巴,往下一拉,彭洪的嘴巴顿时张大开来,还没等他有任何的反应,秦风的另外一只手就在彭洪拿着丹药的手上一拍,那粒药丸顿时飞入到了彭洪的口中。

        看到彭洪吞下了药,秦风手掌往上一抬,同时在彭洪胸前拍了一记,那粒丹药已经被他送入到了腹中,就算是彭洪想吐都吐不出来了。

        “哎,我说你……”被秦风摆了这一道,彭洪有些哭笑不得,手指着秦风却是说不出话来了。

        “别愣着啊,快点说说反应……”

        对于自己的首次炼丹,秦风也没什么把握,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彭洪,说道:“洪哥,有没有感觉到小腹中升起一股热力?”

        “哎,你别说,还真是……”

        听到秦风的话后,彭洪顿时感觉到胸腹之间有些暖烘烘的,而且这股暖意还在不断扩大着,转眼之间自己的半边身子都暖和了起来,连那被秦风桶穿了窗户吹进来的寒风都感觉不到了。

        “快点坐下运功打坐……”秦风开口说道:“行功到肺经的时候,一定要一鼓作气,将堵塞的肺经给打通掉……”

        俗话说通则不痛、痛则不通,彭洪的肺经受损之后就被堵塞住了,只有先将这条经脉给冲开,然后在经过药力的蕴养,从而将伤势给治愈。

        “好!”

        见到身体有了反应,彭洪顾不得多言,当下就盘膝坐在了地上,按照秦风所教授的行功路线运起气来,一时间只见彭洪身周像是鼓起了个耗子一般,沿着周身经脉不断游走着。

        不过当这股真气游走到了肺经位置之后,却是停滞了下来,行功中的彭洪额头渗出了豆粒般大小的汗水,显然肺经的伤势让他的真气难以运转通过,被卡在了这里。

        “借助药力冲过去……”

        旁边的秦风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如果彭洪经脉完好的话,秦风倒是能帮他度气冲脉,但是此刻彭洪是经脉受损,那就只能靠他自己了,如果秦风冒然插手的话,说不定会让他的伤势进一步加重。

        听到秦风的话,彭洪身体颤抖了一下,他能感觉得到,那粒只有黄豆大小的药丸,居然还在散发着热力,而这些热力融合在四肢百骸中后,一股莫名的力量在他体内滋生着。

        “给我破……”彭洪口中发出一声暴喝,不管不顾的将真气往肺经逼去,强忍着真气游走在经脉中那有如刀割般的痛苦,真气缓缓的冲刷着经脉,缓慢但却坚定的一点点疏通着肺经。

        而此时的彭洪浑身上下的衣服早已被汗水给浸透了,那种疼痛就像是有人拿着把小刀子在割着他五脏六腑,要是一般人恐怕早就疼晕了过去,哪里还顾得上运气冲脉啊。

        “开了,冲开了……”

        足足过了五六分钟之后,彭洪忽然长吁了一口气,整个人的神情瞬间变得松弛了下来,彭洪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真气犹如溪流一般的经过了肺经,往他小腹丹田中汇聚而去。

        而小腹中丹药所产生的药力,同时运行到了受损的肺经处。

        原本呼吸都感觉有些火辣辣的彭洪,这会整个人都是舒畅无比,因为那股散往四肢百骸的药力,对肺经的伤势似乎更有效果,短短的几个呼吸间,彭洪就觉得自己的伤好了大半。

        “神药,真是神药??!”

        为了巩固药效,彭洪足足用了五六个小时,一直运行了三个大周天才站起身来,此时外面早就是晚上了,皑皑白雪在月光下反映出一片亮银般的色彩。

        肺伤好大半,彭洪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的景色,都感觉异常的美丽,起身之后对着秦风就是深深的鞠了一躬,开口说道:“秦风,这次又是多亏了你,老彭话不多说,上刀山下火海,只要你一句话就行……”

        “得,我救了你再把你扔到刀山火海里去?”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洪哥,你这伤原本就是因为我的事情才得下的,治好你那是我应该做的,就不用说那些话了……”

        秦风之前帮彭洪的那些事,都只是顺手为之的,而且不过是花点钱,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反倒是彭洪帮他将卡拉切夫等人送出了车臣,让秦风觉得自己欠下了彭洪天大的人情。

        “好,跟你我就不客气了?!迸砗橹刂氐牡懔说阃?,他早就在心里打定了主意将自己这条命卖给秦风了,多余的话是没必要说的。

        感受了药丸的效力之后,彭洪连忙将随手揣在口袋里的那两个小瓷瓶取了出来,小心翼翼的藏在了自己贴身的胸前衣兜里,又用手拍了拍,那小心的样子顿时让秦风笑了起来。

        “好东西嘛,自然要收好的?!?br />
        彭洪老脸一红,往窗外看了一眼,将话题岔开道:“秦风,乌姆尼科那小子可是去了十多个小时了,怎么还不见他回来,会不会出什么事?”

        “没事,那小子鬼精着呢……”秦风说着话耳朵忽然一动,开口笑道:“这不已经过来了吗?”

        “过来了,我没听到有车的声音???”

        彭洪一脸狐疑的望着外面,一直等了差不多有三分多钟的时候,发动机的轰鸣声才传入到了他的耳朵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