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零二十章 余波

    第一千零二十章 余波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怎么回事?追兵为什么突然撤走了?”

        趴在地上观察了大约有半个小时之后,彭洪终于可以确定了,在他们对面的那些俄罗斯军人,全都辙退了。

        为了怕彭洪他们跟在后面追杀,那些人甚至还布下了一个小疑阵,就是抛出了几枚定时爆炸的手雷,用以来迷惑彭洪和卡拉切夫。

        只是这个小把戏半个小时之后就被卡拉切夫给识破了,他当年干掉的工兵最少有五六十个人,不管是地雷还是手雷他都熟悉的很,一眼就看出了那些定时手雷的不同来。

        “不知道,难道俄罗斯发生了什么大垩事吗?”

        卡拉切夫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撤走了,而且走的很匆忙,要知道,现在他和彭洪没有水也没有食物,只要困上他们个一两天,彭洪和卡拉切夫要是不想自杀的话,那就只能选择束手就擒的。

        “难道是秦风干掉了他们什么重要的人物?”彭洪也胡乱猜测了起来,不过他的神经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仍然观察着对面的动静,生怕那些人再杀一个回马枪。

        “不知道,不过凭我的感觉,这次咱们两个算是保住了这条小命……”

        卡拉切夫可不像彭洪那么紧张,比今日还要激烈百倍的战斗他当年都曾经经历过,在解除了危险之后,卡拉切夫马上躺倒在了地上,这也是放松身体的最好办法。

        彭洪总是感觉有些不放心,当下说道:“卡拉切夫大叔,咱们还是尽快到山里去,然后再和喀秋莎大婶他们会合吧……”

        “好,不过彭你要背着我,我可是伤员啊……”

        卡拉切夫可怜兮兮的看向了彭洪,他那条伤腿实在是走不动路了,毕竟也是七十开外的老人了,架着拐杖打了这么一仗,已经是卡拉切夫所能达到的极限了。

        “我也是伤员啊……”听到卡拉切夫的话,彭洪不由苦起了脸,他肩胛上的伤势最初并不是很严重的,但这几日不停的用那里抵住枪托射击,却是让伤势加重了很多。

        “唉,谁让我们国家讲究个敬老爱幼呢?”

        彭洪最终还是背起了瘸着一条腿的卡拉切夫,直到进入高加索山脉之后,才拨通了白振天的电话,得知喀秋莎等一行人已经进入到了格鲁吉亚的境内。

        而且为了保险起见,白振天也没有让他们前往俄罗斯,而是直接在格鲁吉亚办理了去土耳其的护照,如果说俄罗斯在格鲁吉亚还有很大影响力的话,那么到了土耳其之后,俄罗斯方面就是鞭长莫及了。

        又费了一番周折,白振天派出的人才接应到了彭洪和卡拉切夫,会合了喀秋莎以及伊莲娜那些孩子,在格鲁吉亚取出了肩胛的子垩弹后短暂停留了几天之后,彭洪将喀秋莎等人送上了前往土耳其的班机。

        彭洪之所以没有离开,是因为他曾经答应了秦风,要在巴库镇附近等候,所以在格鲁吉亚养了七八天伤,等到肩胛的伤势不再影响他行动指挥,彭洪又回返到了巴库镇。

        在这七八天里,彭洪从白振天那里,也知道了不少有关于俄罗斯方面的消息。

        首先是驻扎在车臣和俄罗斯边境的一个少将自杀身亡,紧接着那位铁腕总统,对俄罗斯军队内部进行了一番清洗,有不下于十个还没有到限的将军退出了现役。

        在军队将领被清洗的同时,著名的俄罗斯黑帮,也遭受了俄罗斯军警的打击,俄罗斯黑帮的高层老伊万被迫偷渡去了美国。

        而老伊万和俄罗斯黑帮在西伯利亚训练营的股份,则是被另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司所接管,让人惊异的是,原本的那些股东们没有一个提出异议,反而适当的让出了一些股份,使得那个公司成为西伯利亚的实际控股人。

        按照白振天的话说,其实俄罗斯军方的清洗,和老伊万也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因为在亚历克斯抓捕老伊万的时候,有一位军中将领提前通知了老伊万,这才使得老伊万有时间跟随艾伯特离开了俄罗斯,否则他早就成了俄罗斯军队的阶下之囚。

        也正是这个原因让那位总统暴怒,于是通风报信的将领被送上了军事法庭,连带着在军中掀起了一阵清洗的浪潮,从这一点上说,老伊万还真像是个扫把星,只要和他沾上了边的人,一准全都倒霉了。

        事态还在持续发酵着,俄罗斯的外交部门,又向中国发出了照会,指其有特种兵进入到俄罗斯境内,袭击并杀害了数名俄罗斯军人,希望中国方面将其交出云云。

        不过中国方面自然不会承认这一点,义正言辞的驳回了俄罗斯的说法,而且中国的相关部门还很纳闷,什么时候他们的特种兵那么厉害了?竟然能在干掉了好几个俄罗斯军人之后还能安然逃脱。

        也只有像是孟林这样的有心人,才在这次事件里看出了一些端倪,因为秦风所去的阿诺钦克山脉,刚好要经过俄罗斯和车臣边境,在知道这件事知道,孟林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是秦风所为的。

        不过孟林却是没有办法求证这件事,因为当他拨通了秦风的手机之后,接电话的彭洪死活都不肯说出秦风的下落和做了什么事情,即使孟林说出自己是秦风的大舅哥,也没能从彭洪口中套出一句话来。

        事态发酵的结果就是两个大国打起了嘴皮子官司,虽然关系一度紧张,但随着其后没几天就召开的亚太会议又缓和了下来,至于这一段事情,也就随之揭过去了,这倒是让孟林松了一口气。

        秦风自然不会知道这些事情,此时他的心神,已经全部都被面前这一片长满了灵芝的地面给吸引住了。

        当然,最吸引秦风注意力的,还是那株足有十几平方的大灵芝即使只是站在旁边秦风也感觉到了那支灵芝所蕴含的庞大灵力,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支吸收了天地精华的灵物,绝对有上万年的成份了。

        而这支万年灵芝旁边的那些稍微小一点的灵芝,年份恐怕也在千年以上,因为这个隐秘的山谷除了一些蝴蝶蜜蜂之外,没有任何的野兽生物,这恐怕也是它们在万年的岁月里没有受到伤害的原因了。

        “可惜了,如果有别的药材,在这里直接炼丹,那药效绝对是最佳的……”

        秦风一脸惋惜的看着这支万年灵芝虽然他只需要摘采这支灵芝的一点根茎和叶子,并不会使得灵芝死亡但采摘下来的灵芝药性终究会流失一些,远不如当场炼制丹药的效果好。

        “师父,怎么样?那是不是万年灵芝???”乌姆尼科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

        “是万年成份的灵芝,你小子在外面别乱跑,我去看看这里面有没有生长人参?”秦风回了乌姆尼科一句,转身往山谷内走去反正这灵芝放在这里又不会长腿跑掉,秦风这是想在临走的时候再将其采摘保存下来。

        “嗯?这……这玩意是金钗石斛?”

        当秦风走在谷中从一块大石旁边经过的时候,无意间看到那石头缝里竟然长着一株植物,仔细看去差点没让秦风惊掉了下巴,因为这居然也是孟瑶治病炼丹所需要的一味药材。

        “怕是最少也有上千年的年份了吧?”

        秦风知道金钗石斛即使在干旱中也能生长,有着千年润的别称,但像面前这一株年份的金钗石斛他却是从来没见过,当下小心翼翼的将其摘采了下来把金钗石斛的根茎收到了自己怀中所带的一个玉盒里面。

        一路往山谷行去,秦风是惊喜不断,因为他又接连碰到了好几种孟瑶都需要的草药,而且年份最少都是千年以上,倒不是说它们比灵芝的年份短,主要原因是这些草药生长千年后就会自然凋零,这也是年份最多只能达到千年的原因。

        “有了这些东西,瑶瑶的病一定能够治愈的……”

        秦风此时心情是异常的舒畅,虽然这些草药在外界也很常见,远不如人参和灵芝难寻,但年份如此久远的却是外界找不到的,其所含的药性,自然也是天差地远的。

        这个山谷从外面看上去不大,其实里面却是另有乾坤,占地足有数平方公里,秦风为了怕有所遗失,基本上是用步量走遍的整个山谷,当他的足迹踏遍了山谷所有的地方之后,已然是过了整整十天的时间。

        这十天秦风几乎是不休不眠,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在那些灌木丛和溪流旁边寻找着,十天下来之后,秦风搞的是蓬头灰面,就连身上的衣服也都被那些带刺的山藤划成了一条一条的了。

        “奶奶的,怎么没有人参?”

        寻遍了整个山谷,秦风的背后多了一大背包的草药,但唯一让秦风感觉到失望的是,在这个山谷中,在这个著名的人参生长地阿诺钦克山脉里,他竟然没有看到一支人参的存在。

        “奶奶的,这里为什么不多长些树林???”秦风冲着山谷吼叫了一声,不过回应他的只有自己的回声和山谷外乌姆尼科的问询声。

        秦风之所以喊出了这么一嗓子,是因为他知道,人参对生长的环境是十分苛刻的,它特别喜欢生长在茂密的森林里,但不是所有茂密的森林中都能生长的。

        早在一千多年前,民间就流传着“三桠五叶,背阳向阴,欲来求我,椴树相寻”的说法,这说明最适合于人参生长的森林是针阔叶混交林和杂木林,其中以有椴树生长的阔叶林为最佳。

        这个山谷虽然隐秘,又符合人参喜阴的特点,但山谷内全都是低矮的灌木丛,并没有树林的存在,也没有落叶做人参的养料,所以在整个山谷内,秦风都没能找到一支人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