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将军卸甲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将军卸甲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就是一直在追踪我的人?”看着长的有些猥琐的拉布拉多,秦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说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这一路上我似乎没留下多少痕迹呀……”

        秦风的修为早已臻至化境,即使他平时走路都不会留下一个脚印,气机更是收敛在了体内,按理说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能追在他的身后,所以秦风对这人的异能也有几分好奇。

        “我……我是根据你的气味追上来的……”

        见到秦风突兀的出现在眼前,拉布拉多脸上露出了惊骇之色,身体连连往后退去,却是冷不防的将那把枪的枪口对准了秦风,右手食指一动,就准备扣下扳机。

        “给了你一次机会,你还想要第二次吗?”也没见秦风如何动作,只是将手一招,拉布拉多就感觉右手一轻,那把足有五六斤重的手枪就落在了秦风的手上。

        “这枪倒是挺沉的,怪不得能打出穿甲弹来……”秦风掂量了一下那把手枪,顺手插在了自己腰后,看向拉布拉多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到底是怎么跟在我身后的?”

        “你……你不是人……”

        之前都是在远处看着秦风动手,拉布拉多所感受到的压力并不是很大,但此刻当秦风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拉布拉多才发现这个年轻人就像是一座高山大岳一般,压的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我绝对是人,比那位会变身的要纯粹多了?!碧嚼祭嗟幕昂?,秦风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要不去死。要不说出是怎么跟上我的?”

        没谁想死,尤其是身具异能活得比一般人都要好的人,所以一听到秦风的话,拉布拉多马上开口说道:“你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很独特,我是追着这股味道跟在你后面的……”

        “嗯?体内生香,怪不得,我却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秦风闻言一愣。耸动了一下鼻子之后顿时有些哭笑不得,看来面前这人的异能还真的是很强大。那么微弱的气味它竟然都能闻得到?

        “进山之后,我跟的是另外一个人,你的气味太弱了,不是很好追踪……”拉布拉多实话实说道,到了这个时候,他早已没有了翻盘的心思,和马格努斯一样,他只想秦风放自己离开。

        “真的假的一问就知道了……”秦风也没全信拉布拉多的话,一伸手抓住了他的脖子。直接封住了拉布拉多全身的穴道,将他带到了马格努斯中枪的地方。

        “这……这是怎么回事?”

        当秦风来到马格努斯中枪倒地的地方之后,顿时愣在了当场,他发现原本腿部中枪的马格努斯整个下半身都不见了,在他的身下,只有一摊散发着恶臭味的黄色水渍。

        而且那似乎带有腐蚀性的黄色水渍?;乖谕下幼?,此时的马格努斯脸上的皮肉也在溃烂着,嘴里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只有喉咙里发着“嗬嗬”的沉重呼吸声,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秦风手上的拉布拉多。

        “妈的,这就是那把枪的威力吗?”饶是秦风见惯了大场面,在见到马格努斯的时候,那肠胃还是忍不住翻滚了起来,连忙封闭住了自己的嗅觉,这味道真的是很难闻。

        被秦风拎在手上的拉布拉多也是脸色煞白。他的异能就是嗅觉,对味道特别的敏感,所以那股子带有硫磺的腐臭味道传入鼻子里之后,要不是被秦风封住了穴道,他恐怕直接就喷出来了。

        “嗬嗬……”

        倒在地上只剩下半边身子的马格努斯喉咙间发出着嘶吼,还在挣扎着,他想通过变身来抵抗那子弹中蕴含的化学毒素,可惜的是他之前受伤实在是太重了,现在根本就没有了变身的能力。

        “这到底是把什么枪?”

        秦风拿出了那把比沙漠之鹰的块头还要大出一倍的手枪。向拉布拉多问道,他现在还真是有点后拍,如果当时自己一个大意,那么倒在地上的人或许就是自己了。

        “杀……杀戮之光……”拉布拉多颤抖着声音说道:“这……这是小杰夫的武器,是他专门订制的……”

        “杀戮之光?”

        秦风的卸下了弹夹,数了一下里面的子弹,他发现这种子弹光是弹头就有普通的7.62毫米的子弹那么大了,而且不是那种普通的铜质,应该是特殊合成的材料。

        “是……是专门用来对付异能者的?!蔽抛拍乔罕堑奈兜?。拉布拉多大声喊道:“求求你,让我离他远一点吧。求求你了……”

        越是嗅觉灵敏,也就越发的无法忍受,尤其是想吐又吐不出来,拉布拉多几乎快要疯掉了,他一刻都不想呆在这里了。

        “杀……杀了他……”

        此时那强烈腐蚀已经蔓延到了肠胃出的马格努斯,忽然瞪大了眼睛,双手猛地在地上一拍,冲着五六米外的拉布拉多就扑了上来,紧紧的将其抱住之后,一口咬在了拉布拉多的脖子上。

        只不过此时的马格努斯,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这一口并没能咬穿拉布拉多的脖子,但即使如此,也吓得拉布拉多大声嚎叫了起来。

        “拉开他,求求你了,帮我拉开他……”拉布拉多眼泪俱下的看着秦风,他虽然没有被马格努斯咬死,但一个满脸脓疮的人趴在自己的脸上,吓也快吓死掉了。

        “我……我……杀……杀了他!”似乎听到了拉布拉多的话,马格努斯猛地抬起头来,一双发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秦风,喉咙里吐出了几个含糊不清的话来。

        要说此时的马格努斯,绝对是恨拉布拉多更甚于恨秦风,因为他本来已经能逃出生天了,却是没想到拉布拉多的一发子弹,将他从天堂拉回到了地狱之中。

        “不。拉开他,我求求你了……”拉布拉多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哀求着,要是能让他重新选择一次的话,他绝对不会受到小杰夫的蛊惑,在这里等着暗算这个中国人的。

        “你开枪打中的他,他要找你报仇,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鼻胤缢柿怂始绨?,说道:“对不起。这是你们两个人的死人恩怨,我还是不用管了……”

        虽然马格努斯性情残暴。秦风并不怎么喜欢他,但是相对而言,秦风更厌恶躲在一边偷袭他的拉布拉多,而且秦风还差一点就中了道,所以内心里对拉布拉多的憎恶却是更加多一点。

        “不……你不能这样……”

        拉布拉多忽然感觉小腹间一疼,却是发现马格努斯身上的那些黄色带有腐蚀性的液体滴在了自己的身上,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起来,他可是知道,这种化学毒素的可是连钢铁都能给融化掉的。

        “好像已经有些晚了……”秦风摇了摇头??醋爬祭喽亲由系囊路杆俚谋桓吹艉?,他的皮肤也泛着黄色的汁液快速的消融了起来,眼见已经是救治不及了。

        “不……你不能这样……”身体上的疼痛和精神上的恐惧,让拉布拉多大声嚎叫了起来。

        由于马格努斯是直接中的枪,毒素几乎在瞬间就摧毁了他的神经,所以马格努斯基本上没能喊出声来。但拉布拉多不同,他现在只是小腹处被那强酸给腐蚀了,并没有影响到声带,所以那声音听着马格努斯多刚才的嘶吼声还要凄惨百倍。

        “天作孽,犹可存,自作孽,不可活啊……”

        看着被马格努斯死死抱着在地上翻滚的拉布拉多,秦风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其实这两个人原本都不用死的,但拉布拉多的那一枪在干掉了马格努斯的同时。也将自己送进了地狱。

        也就是短短的几分钟后,马格努斯率先没了声息,他整个人都被消融成了一摊黄水,甚至连骨渣子都没剩下一点来,而拉布拉多的大半个身体,也都消失不见了。

        拉布拉多的生命力比马格努斯可是要差多了,在马格努斯死去之后,他也处在了弥留之际,那双微微睁开的眼睛里。闪烁着一丝对这个世界留恋的光芒,最终慢慢逝去了光彩。

        “跑的那两个,还真是坑队友的典范啊……”站在二十多米外看着这一幕的秦风,牢牢记住了那个叫做小杰夫的名字。

        倒不是因为这威力巨大的手枪,而是出于对小杰夫临事时那种果断的警觉,因为只有先?;ず米约?,才能对敌人产生威胁,这样的对手,才是真正最可怕的。

        “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扣动扳机……”

        在马格努斯和小杰夫同归于尽之后,秦风忽然仰起头。对着山下淡淡的说道,他的声音虽然不大,却是穿过了两百多米的距离,清晰的传到了趴在一块岩石后面的彼得诺维奇的耳朵里。

        “早就发现我了?”彼得诺维奇苦笑着摇了摇头,手指从那把跟随了他几十年的ak47的扳机上拿了出来。

        彼得诺维奇在这里已经趴了最少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了,枪口一直都对准着秦风的脑袋,但他怎么都无法扣动扳机,因为彼得诺维奇心里有种感觉,秦风一定能躲得过自己射出的子弹。

        这种感觉来源于彼得诺维奇在战场上的经验,他每打出去一发子弹,都能知道这发子弹是否杀伤了敌人,在没有把握的时候,一个好的狙击手是不会冒然开枪的。

        “出来吧……”等到彼得诺维奇再次听到秦风的声音时,秦风的身影已经在他五米开外的地方了。

        “这么大的年纪,不好好在家里养老,为何还来趟这次的浑水呢?”看着须发皆白的彼得诺维奇,秦风无语的摇了摇头,这个年龄的人早就该在家抱孙子的,哪里还有拿着枪上战场的?

        “受雇于人,不得不来啊?!北说门滴嫒酉铝烁孀抛约菏甑睦匣锛?,站起身后忽然用有些拗口的汉语说道:“小伙子,你是中国人吧?”

        “嗯?你会说普通话?来过中国?”

        说实话,对于面前的这个老人,秦风要比对马格努斯这些异能者们还要好奇。因为秦风发现,在这个老人身周,有一种血色的域场,而当他的手指放在扳机上之后,就连秦风都隐隐能感应到一丝?;?。

        “是的,那是五十多年前的事情了?!?br />
        彼得诺维奇想了想,说道:“应该是一九四五年的事情吧?我跟随军队去过你们的东北,中国人很热情。在那里我们受到了很好的招待,我的中国话。就是那时候学会的……”

        “原来是个参加过二战的老兵???”秦风开口说道:“你杀过不少人吧?”

        现在秦风有些明白了,这个老人身周的血色,或许是杀气凝结而成的。

        秦风曾经在一本古籍上看过一段记载,说是古代的将军杀人盈野,身上会带有浓厚的血色,传说那是死人的怨念所造成的,如果是胆子小或者身体弱的人,根本就无法接近这种浑身血气的人。

        “打仗哪有不杀人的?”

        彼得诺维奇自嘲的笑了一下,说道:“从我拿起枪的那一天到现在。死在我枪下的人少说也有好几千了吧?只是当时的俄罗斯没宣传,否则这世上第一侩子手的荣誉就是我的了……”

        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世界上有一个狙击手杀伤人数的排名,当时排在第一的是来自芬兰的席摩.海赫,根据官方统计,他一共有效的杀死了五百四十二个敌人。

        除了第一的席摩.海赫之外。第二到第十四的排名,都是来自苏联的狙击手,但这些人里面,却是没有彼得诺维奇的名字,因为当时的斯大林为了让彼得诺维奇组建特种兵部队,而亲手将他的名字给勾掉了。

        “原来如此……”

        听到面前这个老人报出的杀敌数字,秦风顿时肃然起敬,几千人这个数字看似不大,但那可是几千条鲜活的生命啊,杀了这么多人。就是将这个老人称之为杀神也不为过。

        “打了一辈子的仗,我就感觉自己会死在战场上的?!北说门滴嬖缫芽创┝松?,慢悠悠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香烟,说道:“能不能让我抽根烟?”

        “请便……”

        秦风摆了摆手,他一向都很尊重老人,即使是敌人,因为他们的经验都是从活生生的教训中总结而来的,有时候多听听老人说话,是可以学到很多东西的。

        “咳……咳咳……”

        点燃了手中的香烟抽了一口之后。彼得诺维奇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捏着那根香烟说道:“原来香烟是这种味道?真是不好抽,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还喜欢抽烟?”

        “你不会抽烟?以前也不抽烟吗?”见到彼得诺维奇的样子之后,秦风不由奇怪的问道,他原本还以为这是个烟瘾很大的人呢,在面临生死的时候都不忘抽根烟。

        “这是我这辈子的第一根香烟?!?br />
        彼得诺维奇又狠狠的抽了一口烟之后,开口说道:“作为一个狙击手,即使身上留下香烟的味道,都有可能会送掉性命。所以我发过誓,在我退出这个行当或者死亡之前。永远都不会去抽烟的……”

        “你既然不抽烟,那你为什么身上还带着烟呢?”秦风对这个老人的思维有些难以理解。

        “因为我很好奇,香烟抽在嘴里究竟是个什么味道?”彼得诺维奇苦笑了一声,说道:“我有很多老伙计,在临死之前总是会让我给他们点燃一根烟,难道抽着烟死去,就能进入天堂吗?”

        “只是一种恶习罢了?!?br />
        秦风闻言摇了摇头,他偶尔也会抽上一根烟,不过香烟中的尼古丁却是无法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在进入秦风体内的时候,就会自动的被排除出去了。

        “好了,年轻人,能让我抽完这人生中的第一根烟,我要对你说声谢谢……”

        猛吸了一口香烟的彼得诺维奇扔掉了烟头,说道:“打了一辈子的仗,我早就有死在战场上的觉悟了,不过我喜欢能死在自己这个老伙计的枪下,你能帮帮我吗?”

        说着话,彼得诺维奇拾起了地上的那把ak47。不过他并没有对着秦风开枪的意思,或许知道这种举动只会是自取其辱,彼得诺维奇将枪托的位置递向了秦风的手边。

        “膛线都磨没了,这种枪还能打得准吗?”

        接过那把ak47,秦风顿时摇起了头,这把枪的枪柄是新换的,不过也应该有十年以上的念头了,枪口处的膛线更是被磨的看不见了。不管放在那里,这都是一把可以报废了的枪。

        “打枪是要凭感觉的?!?br />
        彼得诺维奇开口说道:“只要我一握住它。似乎就有一种力量在我身边,我可以知道自己是否能击中目标,或许这就是它加持给我的力量……”

        “和这把枪没关系的?!?br />
        秦风摇头说道:“是你杀的人太多了,那么多死人的精神力在你身周形成了一个域场,那些死人的精神力非但没让你神经错乱,竟然还给予你力量,说实话,这种情况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嗯?还有这种说法?”

        彼得诺维奇应该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一时间连让秦风对自己开枪的事情都忘记了。奇怪的问道:“我知道你们国家有很多神秘的人,难道这是他们总结出来的吗?”

        “这是我总结出来的!”

        秦风闻言苦笑了一声,他和国内的道派以及异能组织没有任何的接触,不过在那异空间里,秦风观看了海量的典籍,那上面记载的东西对他帮助很大。

        “好了。这些都不重要了?!?br />
        彼得诺维奇脸上露出了坦然的神色,用手点了点自己心脏的位置,低下头说道:“这把枪再老,也能打死人,年轻人,请打这里,还请你给我一个体面的死法……”

        “我说过要杀你了吗?”秦风闻言笑了起来,双手分别抓住枪托和枪管,随意的往中间一弯,说道:“玩了一辈子的枪。这东西对你已经没用了,回家好好过日子吧……”

        随着秦风的动作,那把枪在他手中就像是个面条一般,被他随意扭曲的像是一根麻花,中间还被秦风打了个结,别说打响了,换个人根本就看不出这曾经是把能杀人的枪了。

        “你不杀我?”听到秦风的这句话,彼得诺维奇是真的震惊了,猛地抬起头来。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了秦风。

        在彼得诺维奇的世界里,敌对之间的关系,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再也没有另外一条路可走了,他曾经在二战的时候潜伏了七天七夜,就是为了干掉德军一个厉害的狙击手,对于他而言,体面的死亡,就算是给予对手最大的尊重了。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将军卸甲马放南山,你回去之后告诉老伊万。贪婪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如果他现在停手的话,等我办完事之后,或许会留下他这条命的……”

        其实秦风和老伊万之间,并没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怨,而且秦风也给予了老伊万足够的教训,那种断血截脉的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来的,老伊万如果能活到他回去的那一天,秦风也不介意饶他一命。

        “我知道了,我会劝伊万不要和你作对……”听到秦风这几句话,彼得诺维奇才真正相信秦风放过了自己,饶是他早已看破了生死,脸上还是难免的露出了一丝激动的神色。

        “行了,你可以离开了……”

        秦风摆了摆手,对于杀戮他现在已经有些厌烦了,当然,更重要的是秦风没有碰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就算是马格努斯,也是弱的让秦风提不起丝毫的兴趣来。

        “多谢你了,我会记住你的话,从此彻底退休的……”

        彼得诺维奇对着秦风深深的鞠了一躬,却是往阿基姆等人死亡的地方走去,因为凭着他现在的体力和赤手空拳的状态,是无法走出这片山脉的。

        “这老小子倒是什么都会啊……”

        十几分钟后,秦风看到重新发动起来的那架直升机飞上了蓝天,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今天放过彼得诺维奇,做的到底是错还是对?——

        ps:继续六千多字的二合一大章,一月没几天了,大家有月票存货投给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