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零七章 公平

    第一千零七章 公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奶奶的,跑得倒是挺快的……”秦风正想解决最后一架直升机的时候,却是发现那架直升机已经远远的飞了出去,和自己拉开了五六百米的距离,而且正在往地面降落着??疵Щ募妥钚抡陆?,首推眼kuai看书.

        “哒哒……哒哒哒……”

        一阵枪声传来,秦风抬起头看去,自己那记名弟子正在山林中抱头鼠窜着,身后紧紧跟着十多人,不停的射出子弹,逼迫着乌姆尼科只能往山顶方向逃。

        不过那些人显然不想要乌姆尼科的性命,那些子弹均是打在了他的身旁,要不然十多把枪齐发,早就将乌姆尼科达成筛子了,哪里还能如此活蹦乱跳?

        “这个笨蛋小子,运气实在是不怎么样??!”看到这种情形,秦风知道乌姆尼科一时半会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忍不住笑骂了一句。

        说起来乌姆尼科的运气真是挺背的,那么大的一座山,就是上万人进来搜索都未必能找到一个人,但乌姆尼科偏偏被一阵乱枪和火箭弹给炸了出来,这就让秦风有些哭笑不得了。

        “这种场合,正好磨砺下这小子……”

        秦风心中一动,看了一眼远处降落的武装直升机,却是掉头向乌姆尼科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他知道自己再不出手的话,乌姆尼科真有可能被那些军人给活捉住。

        “该死,他往右边跑了,快点堵住他……”

        十多个特种士兵以三人为了一小组,将乌姆尼科下山的道路完全给封死掉了,不过他们想抓住乌姆尼科也很困难,因为这个小子在山林就就像是只猴子一般,上蹿下跳的根本就无法锁定他的身体。

        “亚力克。你说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小个子士兵向身边的人说道:“为什么两架直升机全都坠毁了?我觉得事情好像有点不对……”

        阿基姆和小杰夫等人联系的对讲机频道,和他的队员们是不一样的,所以阿基姆和小杰夫之间刚才的交谈,这些在山林里追捕着乌姆尼科的士兵们根本就没有听到,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本来就不对……”

        那个叫亚力克的士兵不满的说道:“咱们是巷战的特种兵,不是到山林里来抓猴子的,真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等回去之后,我一定要去问问将军……”

        国外讲究民主。即使在军队中等级森严,这些挂着军官军衔的队员们。也是不怎么在意上下等级的,径直闯进将军办公室的事情也是时有发生。

        “卡姆死了……”另外一个人语气低沉的说道:“我看到他的直升机坠毁了,他的孩子才八个月大,我想……丽娜一定会非常伤心的……”

        说话的这人是刚才那架直升机驾驶员卡姆的好朋友,在亲眼见到直升机坠毁的经过之后,他心里未免起了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好像自己这些人都被抛弃了一般。

        “前面那个小子不是中国人,把他干掉……”亚力克说着话抬高了枪口,恶狠狠的说道:“他和那个中国人是一伙的。先把他干掉给卡姆报仇……”

        “好,干掉他,将军要是责罚下来,咱们一起承?!闭飧鋈峭换餍∽榈募父鋈嗽谒枷肷洗锍闪艘恢?,加快了几分脚步,准备在乌姆尼科再露出身形的时候就直接对其要害开火。

        “哦。不,这不公平……”突然,一个声音在亚力克的耳边响了起来。

        “什么不公平?”亚力克愣了一下,他似乎没有听过这个声音,而且对方的俄罗斯语讲的有点生涩,亚力克也是回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的。

        “你看,前面的那个小家伙是赤手空拳的,你们这么多人拿着枪,这公平吗?”那个声音继续响起,这一次除了亚力克之外。其他的两个人也听得清清楚楚。

        这让亚力克等人大为恐惧,要知道,作为一个特种兵,被人如此悄无声息的侵入到了身前还毫无察觉,那就代表着他们已经处在死亡的边缘线上了。

        “谁,你是谁?”三人的反应还算迅速,在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之后,马上背靠背的站在了一起,枪口对准了他们身体前方的空地上。

        “我?我是你们要找的中国人……”随着秦风的声音。他的身影出现在了三人身前十多米的地方,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

        “小子,我们找你很久了!”

        看到秦风现身,亚力克等人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因为在进山之前阿基姆就曾经说过,抓住秦风的小队将得到极为丰厚的奖赏,最低每个人也能拿到五万美金。

        钱财很容易就会让人冲昏了头脑,所以在见到秦风之后,亚力克甚至忘了秦风带给他们的危险感觉。将手中的枪交给同伴之后,赤手空拳的就要上前捉住秦风。

        “小子。我看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亚力克用力攥着指关节,发出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一脸狞笑的说道:“我可是俄罗斯全军拳击大赛的冠军,不过小子你放心,我只会打断你的肋骨,不会要了你性命的……”

        连日来的追踪,让这些特种兵们都是一身的戾气,眼下亚力克只想用拳头好好的教训一番这个中国人,然后再将他交给阿基姆去领赏。

        “北极熊都是这么狂妄自大吗?”

        听到亚力克的话后,秦风无语的摇了摇头,身形一动,已然来到了另外两人面前,没等他们做出任何的反应,两人手上外加亚力克的那一把的冲锋枪,都已经落在了秦风的手上。

        “为了公平起见,这东西你们就没必要带着了……”秦风双手一抖,那三把俄罗斯最新款的突击步枪,顿时扭曲的像是麻花一般,被秦风随手扔在了地上。

        “妈的,身上带的东西还不少啊……”

        秦风的双手快如闪电般的在几人身上分别拍了一下,亚力克等人装备的手雷手枪包括闪光雷等物件,全都被秦风妙手空空的给掏了出来,只给每人留下了一把带有指南针和针线包的特制战术匕首。

        带着这些东西,秦风身形一晃就消失在了亚力克等人的视线之中,他知道一共有十二个人在追捕着乌姆尼科,这仅仅是其中的一个小组而已。

        “发……发生了什么事情?”在秦风消失后过了足足几十秒之后,石化在当场的亚力克等人才反应了过来,呆呆的看着地面上的三把突击步枪,神情恍惚不已。

        “他……他是用手掰歪的这些枪吗?”

        一个人的声音响起,说实话,在俄罗斯军队里也有些大力士,能掰歪这些枪管,但像秦风这样将其掰的像是麻花一样的程度,却是没有人能够做得到。

        “我……我的手枪不见了……”失去了突击步枪,亚力克习惯性的向腋下掏去,却是发现枪套已经空空如也,别说是手枪了,就连枪套上的两个弹夹也是不翼而飞。

        “我……我们是在做梦吗?”

        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装备后,亚力克等人顿时是欲哭无泪,除了一把战术匕首之外,他们那些装满了各种装备的衣兜现在比他们的脸还要干净。

        “不是在做梦,那……那人是魔鬼……”亚力克喃喃说道,脸上连一丝血色都没有了。

        “我们该怎么办?”被秦风打击的一丝信心都没有的几人面面相觑,心中生出了一丝逃跑的念头。

        在国外的军队里,投降和逃跑都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他们脖子上挂的号牌除了有死亡后标明身份的作用之外,还可以方便投降后地方的管理,因为号牌上的信息很丰富,根本不用审讯就可以得知俘虏的身份和军衔了。

        “去阿基姆上校那里……”亚力克想出了一个主意,士兵们在战场上遇到问题,总是习惯性的喜欢向军官靠拢,这样即使事后追究责任,也有军衔高的人在那里顶着呢。

        “这些家伙身上的零碎还真是不少……”

        在亚力克等人商讨着如何退出战场的时候,秦风已经像一阵风一般的光顾了所有追在乌姆尼科身后的那些特种兵们一遍,缴获了一大堆的东西,光是手枪就有十八支,因为有好几个人身上都是带着两把枪的。

        一边走一边往山下扔着东西,抬头看了看在自己头顶三四百米外的乌姆尼科,秦风的神识瞬间锁定在了他的身上。

        “师父?”跑得像只兔子一般的乌姆尼科忽然停下了脚步,经过这几日在山林中的接触,他对秦风的神识特别的熟悉。

        “小子,就你这个样子,怎么帮师父???”秦风哂笑道,之前乌姆尼科那大话说的是震天响,这会跑的却是比兔子他爹还还快。

        “师父,他……他们有枪啊……”乌姆尼科一脸委屈的说道,他虽然不知道秦风在什么地方,但很清楚自己说出来的话秦风一定是能听到的。

        “好了,现在他们已经没有枪了……”秦风一缕神识传了过去,“去吧,干掉他们,是展现你能力的时候了……”

        对于秦风而言,甭管杀鸡还是宰羊,只有见过血的男人,那才能被称之为男人。

        而他秦风的弟子,更是要做到山崩于面前而不惊,如果连杀人所带来的心理压力都承受不了的话,秦风是绝对不会承认那是自己弟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