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七十九章 借刀杀人(下)

    第九百七十九章 借刀杀人(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找不到我就不说了……”秦风一脚踩下了刹车,说道:“这事儿好办,咱们把这些信号发射器找出来再赶路……”

        秦风发现,在自己修炼到化劲巅峰的时候,冥冥中似乎只要是和自己有关联的事情,他隐隐都能察觉到一些,倒是有点像佛家所说的因果关系一般。我要大声告诉全世界,我为你承包了岩块看书

        就像是这车里的跟踪器,秦风即使不动用神识,都能感觉车内好几个位置不对劲,那些地方肯定是被老伊万动过手脚的。

        “洪哥,你座位底下有一个……”秦风开口说道。

        “嗯?没有啊……”听到秦风的话,彭洪连忙跳下车去,探头到车座下面看了半天,又有手掏了一下,也没发现什么东西。

        “在这个位置了……”

        秦风也没用眼睛看,俯过身体探出手去一摸,再伸出来的时候,手指上面已然是沾着一个嚼过的口香糖,在口香糖上,赫然有一个指甲大小的黑色物体。

        “妈的,亏得他们想得出来???”看到那口香糖上的跟踪器,彭洪的眼睛都差点瞪了出来,一把从秦风手上抢了过去,往地上一扔就要用脚去踩。

        “哎,洪哥,别毁了这玩意啊,留着还有用呢……”秦风一把拉住了彭洪,开口笑道:“你说这东西要是放在了别的车子上或者一些动物身上,会出现什么情况?”

        “放在别的物件上?这个主意好……”

        彭洪眼睛一亮,也是笑了起来,老伊万和艾伯特在他们车上装跟踪器,显然是没存了什么好心思,但如果他们发现最后追踪到的人并不是秦风和自己。到时不知道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脸色?

        “还有两个……”

        紧接着秦风又从后排的座位底下找到了两个跟踪器,看的彭洪眼皮子直跳,要不是和秦风在一起,没有专业设备的他,一举一动恐怕都逃脱不了老伊万的眼睛。

        “秦风,这是干什么?”

        在找到了那三个跟踪器后,彭洪看到秦风打开了后备箱,从里面翻出了一个千斤顶。不由愣了一下,这些跟踪器大小也不过就是和指甲差不多。没必要往车底藏吧?

        “车底下还有点东西……”

        秦风支起了千斤顶,将车子抬起之后,身体一翻钻了进去,等他再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打火机大小的东西,上面还有线路。

        “妈的,他……他们这是想要咱俩的命???”

        看到这物件,彭洪忍不住霍然色变,虽然离开部队那么多年了。但是他仍然一眼就分辨了出来,这东西分明就是c4炸、药和一个引爆器。

        “要命就未必,这玩意并不是放在油箱下面的?!?br />
        秦风将那雷管从c4炸、药上给抠了下来,在手上掂量了一下,说道:“这个是放在发动机下面的,只要一引爆。发动机就会失去动力,我看他们的意思只是想让这辆车停止运动而已……”

        秦风玩过c4,他知道这玩意威力巨大,如果老伊万和艾伯特真想要他的性命,只需要在油箱上动点手脚,到时候一引爆,他和彭洪都会直接飞上天的。

        “妈的,我饶不了这两个王八蛋……”看着秦风手上的c4,彭洪一脸杀意的说道:“秦风,要不咱们拐回到库尔镇去吧。不干掉这两个老家伙,我这心里怎么都不舒服……”

        按理说彭洪帮老伊万打了一场拳,对他只有恩而无怨,老伊万在车子上动了那么多的手脚,真的是惹怒了彭洪,就算老伊万在库尔镇根深蒂固,彭洪也生出了杀个回马枪的心思来。

        “用不着干掉他们?!鼻胤绨诹税谑?,说道:“他们活着要比死了更加难受……”

        “这话怎么说?”彭洪闻言愣了一下。

        “我在他们身上做了点手脚,每到子午二时。他们身上的血脉就会被阻隔住,到时候那滋味……”

        秦风一边说一边笑了起来,他这一手截脉的手法是从另外那个空间学来的,原本是逼供所用的,因为血脉被阻隔开来,会使得全身筋脉抽搐,一米八的人,身体会缩小到一米六七的样子,那种滋味会让人生不如死的。

        而且这种状况每天都会发生一次。秦风相信,等自己再次回到库尔镇的时候。这哥儿俩如果还能活着,那真的算是心志坚毅之辈了。

        “断经截脉?这手段好,比让他们死了还难受……”

        听到秦风解释了他临走时拍了两人一下的行径,彭洪脸上这才露出了释然的神色,他原本也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哪里忍受得了老伊万几次三番的在自己身上动手脚。

        “对了,秦风,你说老伊万和艾伯特究竟想干什么?”彭洪挠了挠脑袋,他实在是想不通老伊万和艾伯特,为何会绞尽脑汁的在这车上动手脚?

        “想干什么?”秦风哂笑了一声,说道:“无非就是想要我手中的股份罢了,只是这两个人胃口虽好,但未必就能吃得下来……”

        对于老伊万和艾伯特的心思,秦风是一清二楚,只是这两人想事情未免有些太简单了,澳岛赌场这么大一块肥肉,洪门虽然让给了秦风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但并非是没有任何条件的。

        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条件就是,秦风在赌场开业五年之内,不能擅自转让或者出售自己手上的股份,而且他要出售转让股份的时候,必须提前通知董事会,由其他股东优先购买。

        所以说,在五年之内,秦风的股份是不得动用的,就算他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在法律程序上也将不会被承认,老伊万和艾伯特最终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股份?秦风,你手上到底有多少澳岛赌场的股份???”

        彭洪有些好奇的问道,他现在是越来越琢磨不透秦风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有一身本领就不说了。居然还有着万贯身家,而且举止做派还不像一些世家子弟,他真不知道秦风是如何做到这些的。

        “不是很多,只是朋友给的一些友情股……”秦风虽然很欣赏彭洪,但是对于这些商业上的事情还是不愿意多谈,毕竟这是一次多方合作,秦风要顾及到别人的一些感受。

        彭洪在社会上混了那么多年,自然也能看出个眉眼高低来。见到秦风不愿意多谈,当下闭上了嘴巴。再没有追问下去。

        “洪哥,你说咱们是上山抓只狼呢,还是找辆车把这几个玩意扔上去?”看着手中的那几个跟踪器,秦风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到底哪个办法才能更好的阴老伊万和艾伯特一道。

        “这事儿交给我来办……”彭洪嘿嘿一笑,指着前面说道:“再往前开出一百公里,就进入高加索山脉了,到时候我有办法?!?br />
        “好,那就交给你了……”秦风点了点头。收好了那些东西之后回到了车子上,不过这次换了彭洪开车,秦风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往前又开出了一个多小时,地形已经从平原进入到了山脉,在道路两旁尽是连绵起伏的群山。

        西伯利亚的温度要比国内底上许多,此时虽然只是八月底。但这里已经进入到了秋季,漫山的树叶呈现出了七彩缤纷的颜色,景色十分的美丽。

        “秦风,等我一会儿……”彭洪将车子停到一处山坡的地方,推开车门走了下去,身形如同猿猴一般的钻进了山林,几分钟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要是不动用神识,在山林里还真不如他?!鄙袷豆鄄斓脚砗樵谏搅种写┧蟮纳碛?,秦风在心中想道,他猜到几分彭洪的想法。当下收起了神识在车上闭目休息了起来。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秦风突然睁开了眼睛,刚好看到彭洪的身影从林子里钻了出来,在他的右手上,拎着一个浑身长着黄色毛发的动物。

        “奶奶的,这东西还真厉害,衣服都被撕破了……”走到近处,彭洪将那动物往地上一丢,秦风看到。彭洪胸前的衣服被抓破了几道口子,差一点就要伤到里面的皮肤了。

        “洪哥,这是什么动物?”

        见到没有伤着彭洪,秦风就将注意力转到了那只动物身上,这动物比猫大一些,但是比豹子又要略微小一点,看上去就像一只缩小版的老虎一般。

        “山猫,这玩意可厉害的很,豹子见了它们都要躲着走……”彭洪从车里找出了一根绳子。将那山猫的四肢都给困住了之后,这才将自己的武装带从山猫腿脚处给解了下来。顺手将其扔到了车子的后备箱里。

        “洪哥,不将这些追踪器放到它身上?”看到彭洪像是想把山猫带着一起走,秦风不由愣了一下,这玩意浑身腥臭,往后备箱一放,整辆车的味道都变得难闻了起来。

        “还不到地方呢,现在放出这只山猫,他们一定会知道跟踪器被咱们发现了?!?br />
        彭洪笑道:“老伊万这是要借刀杀人,他要是想动手的话,肯定不会在俄罗斯境内动手的,前面七百公里的地方就将进入俄罗斯和车臣交界的地域,我想老伊万一定是将人埋伏在那里的……”

        车臣打了十多年,彭洪十分了解那片地域的混乱,地方武装俄罗斯军队再加上来历不明的雇佣军,那里简直就是罪犯的天堂,无论你做了什么,都不会受到法律制裁的——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前进……”

        一边开着车,彭洪那粗犷的嗓门一边在唱着军歌,与其说是唱,倒不如说是在吼,不过听在耳朵里,却是别有一番韵味,至少秦风听着比那些所谓歌星们唱的情歌要好听多了。

        “洪哥,还有多远能赶到巴库镇?”

        俄罗斯白天的时间似乎很短,此时也不过刚刚四点多钟,天色就已经昏暗了下来,而在这条道路上还是看不到丝毫人烟存在的迹象。

        “还要一个多小时……”

        彭洪看了下天色。说道:“再有一个小时就能到巴库镇的外围,到时候咱们这辆车可就用不了了,老伊万他们一定会把车子的信息告诉驻守在那边的俄罗斯人的……”

        “什么时候把后面那家伙给放出去?”对于秦风而言,什么俄罗斯军队他压根就没放在心上,倒是后面那只不断发出呜咽声的大山猫,让秦风产生了不少的兴趣。

        “不急,等会我还要给它加点料,让他去折腾那边吧……”

        彭洪闻言笑了起来。脚下的油门几乎踩到了底,悍马车那庞大的车身像是坦克一般在马路上疾驰着。惊起了两边山林中不少的动物。

        “这里差不多了,车子就扔在这地方好了……”

        来到一处树林旁边吧的是黄昏,彭洪停住了车子,左右观察了一下,彭洪直接将车子开向了树林,在接连撞断了几棵树之后,整辆悍马车的车身都开了进去。

        “先把咱们这辆车给藏起来,说不定回去的时候还能用到呢?!?br />
        彭洪以前应该没少干这种事,下了车后手脚麻利的砍了不少树枝铺在了车身上。几分钟过后,悍马车身就被做了一层绿色的伪装,稍微站的远一点,根本就无法发现这里居然还藏着一辆车子。

        忙活完车子的时候之后,彭洪将那只大山猫给拎了出来,把那三个追踪器都塞进了山猫的毛发里。本来口香糖的黏性就很足,再用手一搓,恐怕不剪掉山猫的那些毛都无法取出追踪器来。

        “嗯?洪哥,你在干什么呢?”

        就在秦风以为彭洪会把山猫放掉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彭洪竟然将山猫翻了个身子,然后把口中嚼着的一大团口香糖,塞入到了山猫的肛门里。

        原本被关了**个小时有些萎靡不振的山猫,在肛门中突然被塞入了东西之后,身体开始剧烈的扭动了起来??谥胁欢戏⒊龅统恋奈匮噬?,转动着脑袋想去咬彭洪的手。

        “有了这玩意刺激,它就会不停的跑……”

        彭洪说道:“要是有泡过水的豇豆哪些东西塞进去就更好了,等上几个小时一发涨,保准这家伙会发疯的,到时候就让守在前面的人去和它玩捉迷藏吧……”

        “原来是这一招???不过口香糖好使吗?”听彭洪这么一说,秦风顿时明白了过来,其实这种事情他小时候就干过。

        那会秦风带着妹妹住在铁路边上,最常见也最恨的就是老鼠。秦风半夜的时候脚趾头都被老鼠给啃过,要不是疼醒过来,右脚恐怕就废掉了。

        有一次秦风抓住了一只不是很大的老鼠,他找了一?;贫谷氲搅四歉隼鲜蟮母孛爬?,然后又将老鼠给放掉了。

        一天之后,每日里大摇大摆出入秦风那破屋的一窝老鼠,突然起了内讧,被秦风放掉的那只小老鼠发了疯,变得异常的凶残。将自己那一窝八只老鼠全给咬死掉了,自己最后也是撞墙而死。

        那会的老鼠都是田鼠。剥了皮吃起来很香的,于是秦风将那几只老鼠收拾干净用火烤了吃了,不知道内情的刘子墨,在吃下了那些老鼠肉之后,整整吐了一个多小时。

        “秦风,你怎么了?没有豇豆,这口香糖也是勉强能用用的……”看到秦风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彭洪有些不明所以的拉了他一下。

        “没事,有效果就好,把这东西给放了吧?!?br />
        从儿时的回忆中醒来,秦风不由叹了口气,每当回想起当年的往事之后,他总是特别的想小妹,恨不得马上就找到妹妹,让她回到自己的身边。

        “你可别恨我,要是生气的话,回头多咬死几个人吧……”

        彭洪对着那只山猫絮叨了几句之后,左手拎起山猫的后腿,右手却是闪电般的一划,将绑缚山猫的绳子给割开了,没等那山猫回头咬时,左手猛地一挥,将那山猫抛出了十几米外。

        没有了身体上的束缚,又回到了熟悉的山林中,山猫的身体在半空中一个翻转,已然是爬到了一棵大树上,不过肛门的不适让它有些抓狂。疯狂的往山林中窜去。

        “秦风,咱们也走吧,要是没什么意外的话,再过上几个小时,咱们就能在巴库镇喝着红酒看女人跳脱衣舞了……”

        彭洪背上了秦风的那个大背包,在进入到暗劲之后,他整个人都像是脱胎换骨一般,力气之大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眼下拎着这包,已经感觉不出多少重量了。

        “我只对你说的那个俄罗斯采参老人敢兴趣……”

        秦风耸了耸肩膀跟在了彭洪的身后。相处的时间久了秦风才明白,敢情彭洪不结婚并不是因为负担太重,而是他天生不喜欢被约束,但生活中一直都没少了女人,仅是在俄罗斯,他最少就有好几个相好的。

        两人说着话,沿着公路的小树林一直往前行去,方向却是和那山猫的位置刚好相反,没有了追踪器。就算把整个俄罗斯的军队全都给调来,恐怕也无法能在这山林里找得到秦风二人——

        在距离巴库镇还有三十多公里的地方,就是车臣共和国和俄罗斯的交界处了,在这里驻扎着六万多俄罗斯军人,将整个边境围的是水泄不通。

        “奥古斯特维奇将军,信号距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这个军营里的军人住的大多都是简易帐篷。只有一些高级军官们才能住上板房,在一个二层小楼里,就有着一支部队的指挥部。

        和普通的军队不同,这个军营周围并没有部队驻扎,看上去松散无比,实际上最少有三个以上的狙击手在做着外围警戒,而那些睡在军营里的士兵,从睡梦到做出作战反应的时间,可以不超过十秒。

        “派出一队人去,把带有信号源的那辆车上的两个人给带回来……”

        被称做奥古斯特维奇的这个人五十出头的年龄。长着一副鹰钩鼻子,眼神犀利的让人不敢直视,在他的肩膀上,却是赫然挂着一副中将的军衔。

        “是,将军!”站在将军面前的那人舔了舔嘴唇,笑道:“在这里呆那么久了,也该让下面的人活动一下了……”

        “阿基姆,带两个小队的人过去,不要大意了?!?br />
        见到属下转身要走。奥古斯特维奇开口说道:“能给让老伊万千叮万嘱的人,肯定有不寻常的地方,中国有句古话,那就是不要阴沟里翻了船……”

        奥古斯特维奇和老伊万是当年的战友,两人出生入死经历了很多事情,不过最终一个留在军队里青云直上,另外一个却是加入了俄罗斯黑帮,也是混的风生水起。

        地位上的差异,并没有能影响到两人的友谊。在接到了老伊万的电话之后,奥古斯特维奇一口就答应了他的请求。对于他来说,在自己驻扎的地方解决两个中国人,那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当然,老伊万也并非是空口白话请奥古斯特维奇帮忙的,他承诺在事情办成之后,会在俄罗斯的郊区送给奥古斯特维奇一栋别墅。

        “是,将军!”

        挂着上校军衔的阿基姆立正行了个军礼,这才转身出了房间,粗鲁的走到一栋房子前,一脚踹开了房门,大声喊道:“第一二小队马上集合,快点,要不然老子踢烂你们的屁股……”

        看着那些睡在床板上的俄罗斯大兵们一个个很笨重,但他们的动作却是非常的灵巧,几乎就在阿基姆踹门的时候,二十多个人已经齐刷刷的从床上跳了下来,有些反应快的更是将枪口对准了阿基姆。

        “头儿,什么事要我们出动?”看到是阿基姆,那些人手上穿衣服的动作虽然丝毫都没放缓,不过神色却是松弛了下来。

        “是不是要把车臣的副总统也给干掉?”

        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房间里满是暴戾的气息,他们小队前几天刚刚干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将车臣的总统给干掉了,最近边境局势的紧张,也正是由此而引发的。

        “少说废话,是将军的命令,去抓捕两个中国人……”

        阿基姆看了一眼手中的那个仪器,发现上面的绿点移动的速度突然加快了,转身就往门外走去,口中说道:“一分钟后出发,记住,这次行动要抓活口,谁要是打死了目标,就等着将军踢你们的屁股吧……”——

        ps:白天断网,两章一起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