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六十一章 库尔镇(上)

    第九百六十一章 库尔镇(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风,走吧,我现在感觉自己一口气就能跑到库尔镇……”

        感受到了身体的变化,彭洪这会正处在兴奋之中,说实话,彭洪以前练的那些诸如硬气功之类的东西,都是在压榨他的身体潜力,直到现在,彭洪才意识到自身强大的美妙。

        “一口气跑到库尔镇,你这身功夫差不多也废了?!?br />
        听到彭洪的话,秦风有些哭笑不得,这哥们虽然有明劲武者的修为,但是却没有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方法,要知道,能够合理的分配体力,才是一个武者最大的依仗。

        “怎么会呢?”彭洪不以为然的说道:“当年我三天三夜的强行军,也只不过就休整了半天,现在我感觉自己的体力不比那时候差,一气赶到库尔镇绝对没有问题?!?br />
        “算了吧……”秦风叹了口气,说道:“我教你一套在行路时呼吸吐纳的功法,能领略多少,就看你的悟性了?!?br />
        秦风知道,彭洪刚刚作出一些突破,现在的修为并不稳定,尤其是他没有学过内功心法,不能引导体内那丝真气的游走,要真是赶上一天路,之前增进的修为怕是都要付之东流的。

        “嗯?你肯教我?”

        听到秦风这话,彭洪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早就有像秦风请教的心思了,只不过彭洪知道江湖上门第森严,一般是不会将功夫外传的,这才强忍着没有说出来。

        “秦风,要不……要不我拜你为师吧?”

        彭洪是亲眼见到秦风在集镇上显露的身手的,后来又看见他掌毙猛虎,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当下也顾不得自己年龄比秦风大了近二十岁,连拜师的话都说了出来。

        彭洪这是怕秦风不肯教给他真功夫,当年在部队的时候,有个教官是正宗嫡系的谭腿传人,不过那人所教授的,尽都是些皮毛功夫,就算彭洪和他关系极好,也是没能学到一点真功夫。

        “得了吧。洪哥,你要是能年轻三十岁。我就收下你这徒弟……”

        秦风没好气的打断了彭洪的话,开口说道:“我教你的是道家功夫,虽然粗浅一些,但只要你能持之以恒的练下去,让自己延年益寿和突破到下一个境界,问题还是不大的……”

        “下一个境界?那是什么境界?”彭洪对延年益寿什么的没多大兴趣,他本身就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这条命早就是赚的了,但是对于武学的划分他却是一点都不懂。而且兴趣极大。

        “唉,边走边说吧?!鼻胤绶⑾?,自己居然碰到了一个对武者修炼体系一点都不懂的人,偏偏这样的人本身的实力还达到了明劲武者的境界。

        “在练武之人的眼中,分为许多个等级,在普通人之上。是明劲武者,也就是你现在的境界,明劲武者之上是暗劲武者,也就是能发出暗劲隔山打牛的境界,至于暗劲之上,你现在也没必要知道……”

        一边走着路,秦风一边将明劲和暗劲这两个境界中的许多细节告诉了彭洪,这让彭洪大开眼界,往日里很多不明白的问题都是豁然开朗。

        常年的军旅生涯,使得彭洪的自制力非常强。在秦风教给了他呼吸吐纳的方法后,彭洪一边走着路,一边严格按照秦风所教呼吸着,心无旁骛之下,有好几次甚至都撞到了大树上面。

        整整走了八个多小时,彭洪居然一点都没感觉到累,这期间除了补充了一些饮食和水之外,两人一直在走着山路,速度比出境的时候足足快了一倍都不止。

        “还有大概两个小时的时间。咱们就能到库尔镇了?!?br />
        又一次休息过后,彭洪看了一下地形,他以前偷渡到俄罗斯的时候,都会在距离边境处的一个俄罗斯农场里休整一下,运气好的话还可以跟随农场的车子到库尔兹。

        但这次彭洪却是直接用双脚走到了库尔镇,并且到现在一直都没怎么感觉到累,脸上红光闪现,就是彭洪自个儿都觉得有些不真实。

        “嗯?洪哥,我看你这是要突破了……”

        秦风看了一下彭洪的脸色。不由愣住了,他没想到彭洪的资质居然如此之高。在经过**个小时长途跋涉的过程中,竟然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了明劲巅峰,并且马上就即将迈过暗劲这道门槛了。

        “突破,是到暗劲境界了吗?我……我的修为还没到吧?”彭洪闻言也是一愣,刚刚听秦风讲解了明劲和暗劲的区别,他自问还没能修炼到明劲巅峰,为何突然间就面临突破了呢?

        秦风看到彭洪头顶上雾气蒸腾,这是他体内真气激荡的表现,连忙说道:“别想那么多了,你赶紧坐下,按照我所说的呼吸吐纳之法运功……”

        “好,我听你的……”彭洪也感受到了体内的变化,仿佛有一种力量要打破身体的桎梏,正在往外猛力冲击着,不过那层隔阂却是需要自己再加上一把劲。

        盘膝坐在地上之后,彭洪按照秦风教授的吐纳之法行起功来,引导着体内的真气在经脉中游走,随着一个个周天,原本体内那如同小溪般的真气,也变得逐渐壮大起来。

        “看来这里也不乏练武的奇才的?!?br />
        感应着彭洪体内的变化,秦风不由长叹一声,如果不是武风衰退,以这个世界的人口基数,恐怕武者的数量绝对要远超自己祖先生活的那个空间。

        这个念头在秦风脑海中一闪而过之后,秦风突然明白了过来,其实像彭洪这样的人,也是万众挑一的,遇到了秦风,也算是彭洪的一种际遇。

        要知道,彭洪虽然练的是外家功夫,但根基打的却是很牢固的,加上他又经历过枪林弹雨和人生起落,心志坚毅无比,这也是练武之人必备的素质。

        彭洪体内有隐疾,同样也有积累,在秦风的灵液治疗好他的隐疾之后,那些积累也就显现了出来,当他真正接触了内家心法,整个人顿时就发生了质的变化。

        “嗯?彭洪的肋部受过重伤?”

        秦风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因为他发现,每当彭洪的真气游走到左肋部位的时候,总是会滞碍一下,在哪里似乎有团淤血尚且没有完全划开,这给彭洪的突破带来了一些障碍。

        “还是帮他一把吧!”秦风对彭洪的人品是非常佩服的,眼看着彭洪接连行走了七八个周天,都没能冲开肋部的经脉穴道,当下轻轻一掌印在了彭洪的后面上。

        “抱元守一,全力冲关……”

        就在彭洪感觉到一股庞大而又柔和的力量冲入体内,身体一颤的时候,耳边传来了秦风的话语,彭洪也是心智聪颖之人,连忙借着那股外力,将真气运行于左边的胸部。

        “噗嗤……”随着一口黑血吐出,彭洪只感觉胸腹一阵顺畅,忍不住昂起头长啸一声,那声音连绵不绝,延续了整整好几分钟。

        “秦风,我突破了!”

        啸声停歇,彭洪长身而起,在进入到暗劲境界之后,他才真正体会到了生命层次的进化,整个人的精气神和之前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秦风,多谢了……”当兵之人不善言辞,彭洪知道自己所欠秦风的,那是怎么都还不清的,当下对着秦风深深的鞠了一躬,那脑袋都差点接触到了地面。

        “要不是你胸腹间的暗伤,你早就该突破的?!鼻胤缫皇址銎鹆伺砗?,说道:“暗劲修为,在当年的武林中已经算的是是一代宗师了,彭洪,你有此功夫,万万不可为恶……”

        虽然秦风很相信彭洪的人品,但修为的增进,也代表着心境的变化,尤其是刚刚突破之人很难完美的掌控自身的力道,这个时候是最容易出手伤人的。

        “秦风,你放心吧,我知道练武之人要讲武德,绝对不会胡乱出手伤人的?!迸砗楹苋险娴牡懔说阃?,他在纪律部队呆了那么多年,骨子里其实还是个军人,大奸大恶的事情他是不会去做的。

        “屁的武德,那都是用来忽悠人的?!?br />
        听彭洪提到武德两个字,秦风不由呲之以鼻,摇头说道:“练武之人讲的是一个率性,让你不要为恶,不是让你事事退缩的,那样的话,你练这一身功夫还有什么用?”

        武术这个称谓是建国后才叫起来的,原本应该称之为国术,在现如今的江湖中有句话,那就是武术表演,国术杀人,彭洪现在已经是暗劲境界的武者了,如果事事都被心念禁锢,那他的修为也就仅此于此了。

        “秦风,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就是当出手就出手,是吧?”听到秦风的话,彭洪若有所思的想了好一会,脸上露出了了然的神色。

        “对,不要压抑自己的情绪,否则念头不通达,修为也是停滞下来的?!鼻胤绲懔说阃?,心中暗赞彭洪的悟性高,要不是他年岁实在大自己太多,秦风还真想收他为徒了。

        “嘿嘿,我心里正好有个执念,这次去库尔镇,不知道能不能解决掉?”

        彭洪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狠色,抬头看了眼快要黑下来的天色,开口说道:“秦风,咱们走快一点,晚上或许还能有场好戏看呢……”——

        ps:求几张年度作品票,在书的页面就有投票的地方,每人都有几张免费的,拜托大家了!。()